美军现役外籍士兵约3.7万人,其中3万人被部署在伊拉克前线,如此高的比例恐怕美国政府免不去把外籍士兵当作炮灰嫌疑的,比如生前中国籍,死后归化入美国籍的士兵孙明,无论谁,总是要问,当美国人的兵值得吗。价值观不同,答案也不同,但有些东西总是全世界的人们共同的,比如生命的价值、生活的质量,不妨借此将阵亡在伊拉克的中国籍美军士兵孙明,与死在中国首都的民工王建民做个比较吧。

一.外籍士兵与外地民工,哪个不合理?

就公民权利与义务的角度来说兵役与劳动是同一类东西,前者保卫生存,后者建设生活。准确地说,孙明生前是中国籍的美国加州永久居民,美国永久居民和公民的主要区别在于公民有选举权而永久居民则没有。而其他权利义务则基本相同,包括相同的社会福利条件、相同受教育条件、都必须照章纳税,当然还有兵役权,基本来说,兵役权等于一半的公民权,在古罗马,当外围省份向元老院争取公民权利时,元老院的第一个重大让步就是让外围省份居民获得兵役权;美国南北战争,黑人获取与白人同等地位的第一步,也是获得兵役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千万别小看兵役权,让外围省份的居民掌握武器,既可以用来保卫罗马,也可能被用来推翻罗马;黑人掌握武器,既可以用来保卫一个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也可以用来反抗想把他们再次变卖为奴隶的国家。作为美国人,接纳一个外国人成为他们的一分子,恐怕喊几句热爱美国、忠于政府的口号是不够的,凭什么呀,凭什么让一个外国人享受自己祖上靠火枪从国王那里夺过来的选举权呀?对于孙明来说,作为中国籍公民,他没有义务保卫美国;但作为美国永久居民他必须保卫他生活的土地,这点不需要怀疑,就像出生在佛吉尼亚的英国人华盛顿,虽然英国是他的母国,但真正养活他的土地却是佛吉尼亚,所以当新大陆殖民地与英国对抗时,华盛顿选择站在生养他的土地,而非母国一边;再比如德国人拉贝,1937年日军已经与德国同盟,站在德国的国家立场上拉贝在南京不应该救助有被日军屠杀威胁的中国人,可是他在中国生活了十多年,他的内心认为他该为中国人做些什么,所以,他借着纳粹旗,为中国难民划出了一块安全区。个人认为,美国永久居民孙明加入美军,合理,更合情。

中国首都的民工王建民似乎和首都居民有着同样的中国公民身份,不同的是前者农村户口,后者非农村户口。王建民比首都居民多的是他在农村享有选举村长的权利,不过和大多数中国公民一样,我们痛恨,所以他选择去一个不能选市长的首都打工;王建民比首都居民少的是不享有义务教育(稍后会说明)、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没有义务教育会要了他的前途,而没有医疗保险,则可能要了他的命。同一个国家,同一座城市,讲着同样的语言,书写着同样文字,拥有着同样公民身份,却享受得到国家法律认可的完全不同的悬殊社会待遇,是否合理,是否合情?我不知道。

二.如果不死,他们能获得什么?

美国是个功利的国家,坏处是你必须做点有利它的事才能加入美国国籍,好处是为这国家作出贡献的人也可能多少得到点回报,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如果士兵孙明能活着走出了战场,他能获得什么呢,政治方面,按照美国总统的话说,他能更快地成为美国公民。在社会福利方面当他服役期满五年他可以获得5万美圆的助学金,不多,但这足够他读完公立大学。也许,他会有个并不十分暗淡的人生前景。

假设民工王建民没有死在"同仁"医院(多可爱的名字)门口,如果他不生病不遭灾的,他在首都打五年工能获得什么呢?很抱歉,至今我还未听说民工靠在首都打工五年就拿到北京户口的事。如果没有首都户口,王建民如果有子女,那么他的孩子要进首都的小学,就必须要两样东西,一是"五证",二是择校费。据说宪法规定,未成年人都是必须无条件接受免费的义务教育的,不过在首都打工的民工特殊点:家长或监护人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出具的在当地无监护条件证明、全家户口簿--很饶口吧,呵呵,五证不全,民工子女想入学,想升学,免谈。考虑到北京民工平均1200每月的薪酬,我是很怀疑有几位能够支撑孩子从小学到高中的高昂首都择校费的,请注意,即使民工子弟入学了,也是"借"读,在教育质量上与正式入学的孩子有着巨大的鸿沟,这使得民工子弟将来接受中、高等教育的可能性大大降低。王建民死在医院门口是凄惨的,如果不死,前景也未必是光明的,运气不好五证不全的,可能还要违反宪法让自己的子女辍学。

换句话说,王建民想改变自己民工的身份,在首都获得更好的待遇,他必须拿到首都户口,排除有首都亲戚的可能性,想要得到那个小本本有两个方法,一是有学历,不考虑韩寒那类天才,学历需要有本科;二是有房产证。XDJM们,最精彩的算术题要开始了,假设民工王建民每月工资1200,初中学历。算北京高中择校费2万,三本院校每年1万5千,月生活费算300,七年共计费用10万5千。那么假设(没考虑年龄)王建民想把自己培养成本科人才就需要打10年的工攒钱,再花7年时间上学,共计17年,如果上帝保佑他不生病的话。北京平均房价0.78万/平方米,一所35平方的住宅需要27万RMB,王建民需要打27年的工去攒钱换张象样的房产证,如果北京的房价别再往上涨的话。可爱吧,把这道计算题换成感性的文字,意思就是说:作为民工,王建民如果活着,想在首都改变自己的命运狠难,狠艰难。

三.魂归天国,获得什么?

在任何一个国家,为国家利益阵亡的士兵都会得到本国的认可,美军外籍士兵孙明在阵亡后获得一枚紫星勋章,一枚铜星勋章,一面覆盖在身体上的美国国旗,一个曾经想得到的公民身份,以及加州政府、加州议会共同的降半旗致哀仪式--这仅仅只是给一名普通士兵的礼节。有些人觉得这是做作,是些鼓舞外国人去做炮灰的表演秀。也许是的,不过当见义勇为的军人孟祥斌牺牲后,我们的浙江和山东政府却没有为这位勇敢的本国军人降半旗。究竟是孟祥斌不够资格还是大人们忙碌于大事件忘记了,不得而知。

在任何一个国家,一位非正常死亡的公民都应该有权获得一个公正的调查与裁决。很抱歉,我唯一获得的新闻资料是,希望说实话的北京同仁医院保安在庭审前遭到公司软禁,艰难出庭后则被公司辞退。同时,我也没有看有哪一位官员表示对一名中国公民的非正常死亡负责。如果有灵魂,我猜这位首都的民工会是向天使抱怨些什么的吧。

四.选择命运

假设美军与解放军作战,作为华裔美军士兵孙明会如何选择?

在二战历史上,发生过类似的事,珍珠港事件后,11万日裔美国人被关进了名为"重新安置中心"的集中营,5000名日裔士兵全部被勒令退役。而日裔美国人的选择是在集中营里背诵对美国效忠的宣誓词,当政府允许其重新服役后,便走上战场,日裔部队是二战美国陆军中最勇敢的部队之一,日裔第100营/第442团级战斗队累计有1.8万人因功受表彰,9486人次因战伤获紫星勋章(第100营因此被称为"紫星营"),559人次获得银星勋章,4000人次获铜星勋章,7次获总统部队嘉奖。在一次后世称为"拯救失踪营"的战斗中,442团援救221人自损800人,关于这场战斗的油画至今仍悬挂在五角大楼。战后,被拯救部队子弟所在的得克萨斯州宣布,每个442团的日裔士兵都是得州荣誉公民。有这样的先例在前,似乎孙明在一场中美之战中的立场是可以确定,但他已经阵亡,别人不能为他作出选择,可是我们知道,他会有选择的机会,当中美之战发生时,他可以选择实践效忠宣誓词,或者,选择退役。

留给首都民工王建民的选择题更难,假如在天国,天使问他,来生你还愿意做中国的民工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