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三卷 战狼怒嚎 第7章 战狼行动

flxlrh303 收藏 19 1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16.html


非洲——世界版图上的心脏,空间与光的帝国。从神秘深邃的森林到辽阔无比的沙漠,应有尽有,密布的河川,广阔似海洋的大湖,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一望无垠的大草原……

人类的祖先从这片大陆散布到全世界——这里是生命的发源之地。

梁爽和十二名当地最强悍的战士、一个小孩坐在卡车上,奔驰在茫茫的非洲大草原上,他望着车外疯高的野草和川流不息地各种动物,异国的绝美风景提不起他丝毫的兴趣,他的心情十分的压抑。

他和安娜、当地部落首领告别的情景历历在目,如放电影般一幕幕地在他的眼前掠过。

根据程上尉知会给他的我国最新情报,蜘蛛组织在遭受联军的强势打击后,乘坐直升机躲藏在和萨哈几内亚一河之隔的邻国L国的热带丛林——坎贝拉丛林里,而嚎狼方便面和铁狼易拉罐也被转移到那儿。

我国政府不能大张旗鼓地进入别国的坎贝拉丛林抓捕蜘蛛首领,救出嚎狼和铁狼。即使L国允许我国政府的军队进入坎贝拉丛林,军队也不能乘坐直升机空降部队进入丛林。只要空中出现不明的直升机群,蜘蛛他们马上就会转移阵地,并可能杀掉嚎狼和铁狼他们。而这片茫茫的、充满未知危险的热带丛林,即使是丛林作战高手的我国军人也不敢轻易进入。

我方已经把蜘蛛飞降坎贝拉热带丛林的大概地点圈定,希望梁爽以自由之身,借助当地人的力量进入坎贝拉丛林救出战友。即使方大队长不提出这样的要求,梁爽也责无旁贷去把战友救出来。

当梁爽向安娜和部落首领提出要孤身进入坎贝拉热带丛林解救战友,把战友解救出来后就为安娜效力时,他们的脸色骤然剧变。

首领的神情十分凝重,抬头望天,用手杖敲着地面,一言不发。

安娜的脸色沉重之中挂满浓浓的担忧之色。

令安娜和首领这些铁血战士也变色的地方肯定是是个谈虎色变的地方,是个充满诡秘怪异、充满危险陷阱的地方。

首领盯着梁爽,用英语问:“神勇的梁警官,你知道坎贝拉热带丛林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愿闻其详。”

“这是一个幽冥地狱恶鬼肆虐的地方,我们土生土长的人也不敢轻易到这个地方。”

首领顿了顿,接着说:“那里有无数的吃人树和花,吃人鳄以及不知道名字的吃人动物,有吃人沼泽泥潭,毒水横行,很多地方还瘴气浓郁,一不小心,你即使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首领的语言也像地狱使者发出的召唤,飘忽不定,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惧意。

他掀起袍子的长袖,露出上臂。

惨不忍睹,比世界上所有的酷刑都要残忍。

看之令人失魂丧胆,心神俱裂。

首领的上臂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肉,露出森森的白骨,迸射出死亡之色。

首领看了看梁爽骇然的神情,笑了笑,说:“我全身几乎都是这样的伤口,这是我在三十二岁孤身进入坎贝拉丛林追杀一个外族叛徒时被罗刹毒蚂蚁撕咬所致。但要知道,我当时只进入了这个该死的丛林的边沿,还没有进入到丛林的核心地带。那个叛徒也不用我动手,早莫名其妙地死掉。我挣扎着把叛徒的信物拿出来,侥幸不死,所以才能坐上首领的宝座,但我从此之后不能人道了。”

首领紧盯着梁爽,问:“梁警官,这是死亡之旅,你还要进去吗?”

“去。”梁爽的话绝没有丁点儿的犹豫,非常果断。

蜘蛛能安全进去,自己为什么不能?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是战狼永不低下高傲头颅的风格,也是战狼能威震四方的原因。

梁爽就是战狼,所以他一要去救战友,如果他不去救战友,他就没有资格称为战狼。

“不害怕?”安娜关心地问。

“当然害怕,但我还是要去,因为我的战友在那儿。”

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公式化的表白。

梁爽说完,露出招牌式的懒散笑容,笑容是那么的阳光,还有富家子弟的神韵。从他那纯真的笑容,绝不会让人联系到他就是一匹铁血纵横、神勇如九天战神的战狼。

首领和安娜肃然起敬,敬佩梁爽那种为了战友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战友情深如海,战魂浓厚如山,东方巨龙的脊梁怎能不骄傲地挺起?

进入死亡丛林的准备工作紧张地进行着。

安娜把她父亲的豪华游艇也贡献出来,游艇里有两艘大功率的快艇。

部落首领挑选六个当地最擅长丛林作战的嚣悍战士配合梁爽的行动,安娜还为梁爽配备六个最强悍的侍卫,本来安娜把侍卫长索拉克也调配给梁爽使用,充当梁爽的翻译的。但梁爽坚决拒绝安娜的安排,索拉克是安娜和安利纳酋长最后的安全屏障,他不能这么私心。

最后,安娜派遣的翻译和向导竟然是那个充当人弹的孩童——索拉纳。

这个孩童年纪虽然小,但在这个死亡丛林受过特训,熟知这个死亡丛林的一些情况,并且这个小孩的方向感也不错。

对于安娜无私的帮助,梁爽无话可说。

安娜侍卫的枪支是m16,而部落的六个战士的武器就千奇百怪,除了大刀长矛和弓弩后,他们全都携带一根像笛子一样的东西,只要用嘴用力一吹,细小的暗器就激射而出。

这些暗器淬有见血封喉的剧毒,端的是霸道无比。

但光有这些还不足够,梁爽向方大队长求援。

方大队长很快就把梁爽需要的枪支弹药和物品秘密地送过来。

M16枪族太娇气,这次梁爽使用的全部都是出口装的95突击步枪,都下挂榴弹发射器,配备的都是高爆榴弹,防身手枪是威力强大的沙漠之鹰。

十三套避弹衣和防红外辐射的丛林作战服(没有适合小孩子穿的避弹衣),十四套防毒面具和钢盔、驱虫粉、驱蚊油、防狗跟踪的瓦斯粉末和防红外的迷彩液、全球卫星定位仪、红外报警装置等。

六个当地的祖鲁族战士坚决不用先进的武器和服装,只用他们的冷兵器和穿他们的衣服,梁爽也没有勉强。

梁爽用一天时间训练那六个侍卫使用95突击步枪,和一些常用的手语。

沙漠之鹰对于索拉纳这个小孩子来说,后挫力太强,就训练他使用92式手枪。

索拉纳拿着92式手枪爱不释手,翻来覆去地看。

训练之余,梁爽就逗索拉纳说笑,除了教给他一些作战技巧,还对他进行爱国、立志等的教育。

这个小小的孩童已经忘了对梁爽的仇恨,和梁爽打成一片。

奇特的“特种部队”集训完毕,就踏上死亡之旅,梁爽称本次行动为“战狼行动”。

日西沉,天无雨,却在狮群途径的上空,惊现彩虹。两道彩桥,一虹一霓,一明一淡,说不清两者间的距离,只看到并挂天边。狮群最终穿越彩虹而过,一个相依相生的家庭,一个天地间的奇景。

夕阳浸染,那橙子的色调,勾兑着某种静谧旋律。那无际草原,夕阳一线,肃穆如缄。一切,如同大戏开场前的黑幕,却总在你不经意的某个瞬间,主角登场!

旅途的未知性,危险性,却是孕育惊喜的所在,总使梁爽有“柳暗花明”,或惊艳于“山重水复”时刻。

就在梁视觉疲劳瞬间,他的视觉荒野中,突然出现几个红绿色小点——正是身披民族特色花布的马赛人!

马赛人,萨哈几内亚的一个古老游牧民族,至今仍处于半原始社会状态中。

马赛男性身材修长,面貌英俊,身披红绿绚烂的马赛花布,露出纤细长腿。因手中时刻执一根类似权杖般的木棍,身姿挺拔地游走在草原上,而被当时的欧洲殖民者称为“高贵的野蛮人”。

随着汽车的行驶,他们与远处的马赛人逐渐拉近了距离。遍野的牛羊,一两个红绿衣装的马赛人点缀其间。手执的权杖,淡定的眼神,旷野中的傲立,无边牛羊的归属——这一刻,马赛人正是这草原的王者。

汽车碾尘而过,渐行渐远,梁爽却仍忍不住将头回望窗外,那强光下的红绿身影,淡漠地与我们疏远,直至消逝,无法不谦卑。

此刻,是文明对于原始的膜拜。

进入了8月的萨哈几内亚,常常有突如其来的雨。

雨突然而至,豆大的雨帘在夜色中织就一张巨大的网。

那么突然的出现,仿佛心的波动,爱,恨,想念,再都是不遂人意的吧?

黑非洲的红土,好像更容易渗透,一个晚上的暴雨,可以在不经意间彻底消失,可惜人的烦恼却不能。

曾经静若处子的坎贝拉河在一夜暴雨的刺激下,突然变成了一匹狂怒的野马,卷起浊浪排空,转眼间就将横跨坎贝拉河的一座简易木桥冲垮。

梁爽他们冒雨在河边安营扎寨,不敢冒险上船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