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一章 归师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张家集居民张万科老汉上午发现集镇的气氛不对。今天虽然是赶大集的日子,但街上这些转悠的人面孔都特别生,他们虽然在摆满农产品的地摊前浏览、询问,但口音五花八门,而且大部分不是齐宗口音。一个熟悉的面孔闯进张老汉地眼帘,尽管那个人戴了顶破旧的皮帽,但可以断定,这个人是临街粮店老孔家的儿子小松。意识到什么的张万科老汉急急忙忙跑回了家,把大门紧紧闭上了。

原来赶集可不是这样。每逢双月的大集时,总有十里八村的亲戚朋友带着礼品上门,他则需准备几桌丰盛的酒菜,美美地招待他们一回。孩子们的婚事就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决定了。但战争来临了,距离边境500里的齐宗竟然被红发绿眼宛如地狱里跑出来的魔鬼的兰斯人占领,年初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张老汉实在不愿意回想,但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那混乱景象。那时张家集简直成了兵的世界,满街跑动的士兵和临街摆放的担架,操着各种各样口音的,态度凶恶或者和蔼的士兵们像丢了魂一样乱跑。许多血乎乎的伤员被他们的长官像一件破烂物品随便寄托给村民们。德高望重的主约大人逐家逐户劝说收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他家就留了3个爬不起来的重伤兵,另外还有一个清秀的如女孩子般走路都摇摇晃晃的病号。从他们的嘴里张万科老汉方才知道帝国军竟然打了大败仗!然后那些军车、大炮、骑兵都开向北方了。他们还没走半个钟点,兰斯人的带着长长炮管的铁皮车就从镇子东边的公路上隆隆驶过。北面隐约可以听到如雷鸣般的轰响。然后身穿土黄色衣服的兰斯人就小心翼翼地进了村,第一件事就是家家户户搜寻伤兵,街上到处贴着印好的布告,要求居民将藏匿的帝国军伤兵交出来,将藏匿的武器交出来,否则枪毙。镇东卖肉的屠户老李家就被搜出了两支步枪,兰斯人根本不听老李如猪嚎般的哭叫声,押到镇中心的广场就用手枪将老李打死了。那个开枪的军官拿着一支手枪在老李的后脑勺比划着,张万科以为他在吓唬老李,可他竟然开枪了,老李的脑袋就像西瓜被砸开一般,五颜六色地流了一地不知名的东西。村民们包括张老汉才知道兰斯人竟然随便杀人!

住在张老汉家的4个伤病号都被抓走了,可怜的年轻人,像送往老李家的猪,被兰斯人扔在车上就拉走了。

再后来张家集驻扎了很多兰斯人。再后来他们将主约的儿子杀了,把主约打伤了。

镇上的年轻人咽不下这口气,正商量着如何报仇,镇里突然打进来帝国军,他们干净利索地将打死主约儿子的那个凶恶的兰斯鬼子带的兵杀了一大半,在主约的授意下,镇上的青年们都跟那股帝国军走了。后来张家集就不太平了。原因是周围(主要是曹集)驻扎着一支叫“龙支队”的部队,他们几次在张家集周围和兰斯军打仗。其中一回帝国军还攻打张家集,但没打下来。一个多月前,就在张家集西南,兰斯人和那股帝国军狠狠打了一仗,枪炮声响了大半天,镇上的居民都提心吊胆地担心着,因为好多家子弟就在“龙支队”当兵。但龙支队还是没有能打进张家集,他们退回曹集了。兰斯人死了很多,胆大的村民看见好几卡车上拉着的都是兰斯人的尸体。村民们感到解气,企盼着下一次“龙支队”能杀进张家集,特别是那些有子弟在龙支队当兵的人更是如此。

但不久就传来消息,“龙支队”在肖村和兰斯人打了一大仗,然后就向西走了。大批的兰斯兵通过张家集向肖村方向去了,后来听说在水龙峪和“龙支队”打起来了,还抓了不少“龙支队”的伤兵,其中真有镇上的子弟。某家某家的说得活灵活现,不知道他们这些传播消息的人是如何知道的,把那些说到名字的家庭着急害怕的要命。一个可以肯定的消息是“龙支队”败了。这一带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一个旁证材料是原来非常小心的兰斯人变得轻松起来,镇上的检查搜查越来越松。驻扎的兰斯兵也调走了不少,听说北面的帝国军在反攻,他们大概是增援北面了。北面帝国军的消息村民们不是特别关心,但龙支队的去向却牵挂着村民们的心,那里有300多自己的子弟啊。村民们企盼着这支子弟兵真是向西走了,而不是让兰斯人杀了。

“小松回来了”张万科老汉和妻子说。

“谁回来了?”妻子有点耳背。

“老孔家小松。”

妻子失手将手里的面盆扔在地上。此时就听到外面响起爆豆般的枪声和巨大的爆炸声,夹杂着人们的呼喊声。

“龙支队真的打进来了。”张老汉将愣在院中的老妻拉回屋内,蹲在窗户底听着外面的响声。枪炮声足足响了半个钟点才停下来,然后就听见村民们的欢呼声。张万科老汉又等了一阵,确认确实是村民们在叫喊,他甚至分辨出了某个街坊的声音,才小心地将街门打开,上街去观望。

街上到处是扛枪的士兵,他们身上的衣服五颜六色,穿什么的都有,简直不像一支军队,难道这就是“龙支队”?

张万科老汉小心地来到镇中心,见越发苍老的主约大人正和几个军人说话,这几个军人有的穿着帝国军的灰色制服,有的则穿着兰斯人的黄军衣。一个年轻的士兵正和主约谈着什么,主约很恭敬的听着,说完后,主约连连点头。吩咐一个神庙的神职人员,那个神职人员立即跑着离开了,一会儿,有人逐家通知每户的户主到广场开会。张万科发现实际上每户的男人都已经在广场上了。

白发苍苍的主约站到临时用弹药箱搭起的台子上,一个士兵在他后面站着扶着他。主约大人接过一个铁皮扩音器,对下面仰望着他的村民们说,“太阳神的子孙们,我的乡亲们。我们日夜盼望的‘龙支队’终于回来了。他们走了几百里路,吃了不少的苦,打了不少仗,他们消灭了占据我们镇的兰斯鬼子,终于回来了。我们镇上的300多好青年,许多牺牲在抵抗兰斯人的战场上,有的负了伤,有的现在就站在父母的身边。无论是死了的,还是活着的,都是太阳神最优秀的子孙,都是张家集永远的骄傲。现在,我以主约的身份要求你们,帮助我们的子弟兵度过眼下的难关,冬天就要到了,他们缺少衣服、被褥,特别是粮食!乡亲们,在帝国军撤走后,只有他们没有抛弃我们,让我们感到心里有靠山,他们为被血洗的聂村村民们报了仇!我们不支援他们支援谁呢?乡亲们,把你们多余的东西拿出来吧------”

张万科老汉跑回家,让妻子找几件自己冬天的衣服包起来,自己装了一袋大米背到了广场,将粮食和衣服放在台子上,一个女兵立即登记物品,问他的姓名,张万科摇摇头走开了。人家把儿子都搭上了,自己出些东西实在不算什么。

他在拐角看着忙碌的人群,听见镇西响起了枪炮声。部队开始拿着东西撤退,他们分成了两股,一小部分人押着100多个兰斯俘虏走过广场,向南走去,另外的队伍则跑步向北去了。张万科老汉立即回了家,他知道,兰斯人很快就来了。


“龙支队”用十天的时间穿越了那道荒无人迹的山沟,严重的饥饿和难熬的寒冷考验着这支疲惫已极的部队。每天沿着山沟只能走3、40里左右。多亏高天成一行对野外生存有着“龙支队”成员难以比拟的优势,他们熟知一切可以食用的东西,天上的飞鸟,地上的走兽,甚至老鼠蚂蚁在他们眼里都是美味的食品。大部分野果都可以充饥,正好在秋天,野山沟里到处是熟透的野果子,虽然不足以支撑高强度的消耗,但终聊胜于无。除了2名士兵因病死亡外,全支队意外地在10月11日晚遇到了撤到水龙峪深处的留守部队——2大队4中队。双方在黄昏的暗影里没有辨认出对方,开火了,造成1死2伤,担任开路前锋的段鹏一枪就将4中队一个尖兵的脑袋打开花了。幸亏双方都意识到不对劲,用号音一联络,才知道误会了。

重逢的双方都惊喜异常。4中队的欣喜的是终于和主力会合了,支队则意外地发现从商家堡东南攀援绝壁后的那条山沟,竟然是和水龙峪连着的。双方顾不上误会造成的悲伤,都急于知道对方的情况,当然,4中队首先汇报了他们的遭遇。在主力西进后,合围而来的兰斯军很快将他们压进了水龙峪,他们依托峪口早已筑好的工事,抵抗了一个整天,给了兰斯人不小的杀伤。然后撤进了水龙峪,兰斯人紧追不舍,携带不少辎重和俘虏的4中队行动迟缓,被兰斯人咬住了,丢掉了大部分伤员,俘虏则乘混乱跑掉了。到与主力重逢时,离别时210人的4中队只剩了98人。

龙行健没有责备4中队。这个中队是在张家集遭遇重创后紧急补充的,中队长是原来的1排长,没有经验,其实应该责备的是龙行健,他应该从战斗力最强的1大队中选一个中队留守的。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但4中队给穿行在峡谷中的“龙支队”带来了希望,终于走出山谷了。曹集成了“龙支队”十几天里最想往的地方,他们终于品尝了丧失依托的苦果。外面的情况也得到了许多,敌人封锁了水龙峪山口,大约有1个中队的敌人还跟在4中队后面。

一直与龙行健一起行军的高天成建议不要从水龙峪口打出去。那样或许不难,但对以后的行动不利。因为支队现在的情况是缺粮少弹,急需打一个歼灭战获得补充,那种击溃战是不能考虑的。

龙行健与齐平都同意高天成的意见。但不走出峡谷,怎么策划歼灭战?高天成笑了,“我们能进来,怎么出不去?”

一语提醒梦中人,水龙峪只有一个入口的固定概念已经牢牢印在“龙支队”脑子里,是啊,为什么不能另选出口呢?于是,经过一番慎重、细致的研究,组织了以段鹏为首的突击队寻找出路,然后全支队分成两支,一部分伤病员留在水龙峪,主力沿着突击队开辟与探索出的道路,再次翻越了翠岭,部队在当地士兵的带领下奔袭张家集,这是龙行健选定的第一战。因为张家集是兰斯军在齐宗城外最大的一个物资补给中心,曹集、汪肇等地的兰斯军都依靠这个物资中转站,打下张家集,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龙支队”面临的困难。

因为支队里有许多张家集的士兵,化装侦察非常顺利。驻守这个要点的兰斯军不到2个中队。在一番周密考虑后,龙行健确定了里应外合的作战方案,攻击张家集、阻击可能增援的援兵,搬运物资都考虑到了。龙行健特意征求了高天成的意见,一路上,博学多思的高天成上校给了龙行健非常深刻的印象,比如高天成对目前战局的分析和以后的走势,就让龙行健有醍醐灌顶之效。他直觉高天成一定有非常丰富的作战指挥经验,所以,他诚恳地征求高天成对作战方案的意见。高天成笑着说,“我知道‘龙支队’为什么能在敌人重兵包围中生存下来了。我对司令的方案表示钦佩,只有一个建议。张家集战斗结束后,我们主力不要向南,而要向北。”龙行健闭目想了1分钟,“高见。按高大队长的意见办。

战斗完全按照龙行健方案进行了,甚至比计划提前了15分钟,兰斯人在张家集驻扎的330名官兵被全歼,驻守张家集的警备大队长托马斯少校被俘。这个托马斯是“龙支队”的老朋友,以上校警备司令身份指挥对“龙支队”的第一次清剿失败,军衔被降为中校,职务变为副司令。第二次清剿再次失败,军衔被降为少校,职务被降为驻守张家集的警备大队长。尽管兰斯军军衔制度分战时军衔与永久军衔两种,托马斯被降的是战时军衔,战争结束后,他的军衔自动恢复为永久军衔。职务却不那么容易恢复了。郁闷异常的托马斯在张家集还没有想好如何立功,又遭受到“龙支队”第三次打击。这次更好了,干脆被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