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幽灵从鹿鸣远的下丹田发出了一阵阵的热流,冲向了他的身体各个部分,最强烈的一股则一直向上延续到百汇。

“打开你的天眼。”

睁开了天眼,即使没有使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也能把目标牢牢地套住。

“用意念,观察着那个家伙,”

在幽灵的指挥下,鹿鸣远瞄准了牛战。

这时,幽灵突然说:“坏了,还有几道封印太强悍,我还破除不了,所以,老祖宗的这点儿法力还不能用,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鹿鸣远哭笑不得地抠动了扳机。

双臂一震。突地一声微弱的枪响。

人群里的牛战刚刚露出一个肩膀和半个脑袋。突然就晃了一下,倒栽到地上。

附近的人群顿时大乱。

一些杀手扭转了方向寻找着枪弹击发的源头,一些人则警惕地,本能地弯腰躲避。

那些普通的游客则惊慌地大叫着四下里乱窜。

于是,那个在人群中也晕头转向地趴了下来的李副关长就成了鹿鸣远枪口上清晰的目标。

准星瞄着他的眉心,轻抠了一下。

随着枪身的震动。李副关长的眉头中间骤然绽开了一朵殷红的花儿。然后不相信似的怔了一下,无力地垂到了甲板上。

血迹沿着他的额头很快就把甲板上染红了一大片。

接着,鹿鸣远把目光瞄准了那个酷似世界三大毒王的张星龙的家伙,不用说,他那颐和指气使的模样,华丽的衣着,簇拥的众多手下,已经显示出他特殊的地位。

连开两枪。

不料,明明看着那颗子弹打进了他的身体,却见他安然无恙地晃了一下就跳起来。大喊大叫地指挥着手下向这边包围过来。

他难道有异能吗?

什么事情也都有可能啊。

就在他迟疑地思考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可怕的强敌的时候,鹿鸣远的身边骤然已经是枪林弹雨,爆炒成一片了。

于是,朝着那些杀手蜂拥而来的方向,轻松地摆动步枪,连续地击发,一直把子弹打完。

十几名杀手被阻止在甲板上,鲜血淋漓地倒卧着,痛苦地呻吟着。

余下的人已经冲到了跟前,子弹把他身边的船体打得几啾直响。

鹿鸣远看着有两个家伙已经冲到,这才把枪抛出,砸掉了其中一个的鼻子。

迅捷地一闪,鬼魅般地跳下船舷侧,躲进了船舱的第一层房间。

身后的杀手犹豫着向前追来。

既然叛将已经转移,剩下的两个活口已经被灭,能完成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麻利地在客厅繁杂的人群中穿梭着,撞倒了一个又一个前来好奇疑问的男侍应,又敏捷地闪过一个个妖艳的女侍,很快就闪进了下层。

在一个层次的拐弯处,突然伸出了一柄乌黑的手枪,向着鹿鸣远射出三发连击。

鹿鸣远躲闪地极快,仍然被击伤了右臂。

当枪手在硝烟中稍一迟疑要观察自己的成效时,一把匕首已经压到了喉咙上,接着,他看到一个年轻英俊的面孔有些恼怒地瞪着他,眼睛里闪烁着寒冬里才有的光芒,于是,一道彻骨的冰凉划过他的咽喉,也漫过了他的灵魂。

“啊!”他的吼声噶然而止。接着就变成为一具奄奄一息的挣扎着的尸体。

鹿鸣远迅速地冲到了进水的阀门前。

还没等他穿上蛙人的潜水服装,左侧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出奇地强劲霸道,就连空气里也被震撼着,裹携着隐隐的风雷之声。

能达到破空之声的速度,已经有逍遥门第二层次的基础了。

或许更强,谁知道呢?

鹿鸣远不敢轻易接触,急忙运起修炼出来的最大能力,向边上本能地躲闪。

和那个乌黑的残影平行运动,一闪而过。

残影,确实快得象一道残影。

当鹿鸣远遥远地退到一边的时候,他才能看清袭击的敌人。

回身一看,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华丽的乌黑色的西服,鲜红的短小领结,一头精神的板寸,目光如刀,剑眉如戟,燃烧着凶恶的毒焰。

他的两只手捏成鹰爪的形状,胸膛急剧地起伏着。

嘴唇呲出两只尖利的牙齿。

“你是谁?”

板寸轻轻地呼吸了一下,强大的内力鼓动着,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语居然震得这个房间嗡嗡作响。

“你不配知道!”鹿鸣远在震惊之余,也生出了无穷的战意,年轻气盛的他毫不迟疑地开始反击,向着他那可恶的狰狞的笑脸就是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使出了他全身的力量,也抖擞起他最强大的精神力,速度也用到了逍遥门的第二层次。白驹过隙。

鹿鸣远的手法极为熟练。心思也极为平静,毕竟已经大开杀戒,手上亲自用冷兵器斩杀的人就有十人,步枪击毙的也有十数人,最初那种对待生命毁灭的犹豫和联系已经被强烈的胜利的渴望和征服欲所淹没了。

只有一个想法:打败敌人。杀死强敌。

鹿鸣远的速度极快,快到他极为自信,快到他准备听到那个骨头被击碎的清脆的咯嚓声。已经在心里预演了这个骄狂的家伙的悲惨命运。

一般的情况下,他应该能击中目标的!

但是,这一次,他失手了。

眼前恍惚一闪,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消失了!

怎么会?

鹿鸣远在极度的震惊之余,已经预防性地返身拉开架势。准备迎击对方。

敌人的速度居然在自己之上!

在他刚刚完成旋转,才得站稳之际,眼前五米的地方就传来了一个赞赏的声音,带着缓慢的间歇的鼓掌:“很好!速度不错,快追上本公子啦。”

板寸微微点着头,眼睛里放射出傲慢地,居高临下,胜券在握的冷嘲热讽。

“哼!”

鹿鸣远一招失败,马上就知道遇见了极为强大的对手,也可以说是他现在遇见的最为强大的对手。

难道,我们逍遥门的修炼法力竟然这样低微?

“你的身手也不错啊。”鹿鸣远一边若无其事地调侃着,一边在观察和寻思着破解和逃脱的方法。

取胜是没有把握了,但是,要逃脱还是有机会的。

“真想不到,你一个人类的速度能达到这样快的地步!”

年轻英俊的公子潇洒地一摆那锋芒毕露的板寸头发,嘴唇抿起来,眼睛也眯起来,认真地审视着鹿鸣远。

他的话给鹿鸣远以极大的震撼。

“人类?”

“是啊,你们人类。”

“难道你不是吗?”鹿鸣远惊奇地盯着这个年龄和自己相仿佛的气质高贵,桀傲不驯的人,感到他很象一个动漫人物,有一种虚幻的,另类的生疏感。

“原来是,现在不是了!”那人把右手在面前把玩着,舒展着修长的指头。

鹿鸣远忽然发现他的指甲异常地长!

两寸长的锋利的指甲,象五个老鹰的爪子,绝非人类!

还有,他在说话时,那昂起的眼睛珠子,竟然散发出一种深黄色的,边缘带着一圈鲜红色的光芒。

再有,他的牙齿,在他抿嘴的时候,稍稍暴露了前牙,两只长长的,尖利的牙齿怎么是人的呢?

“你看清楚了!”他这样说的时候,身上的皮肤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泛滥出透明的,羊脂玉一般的光泽。

鹿鸣远忽然看到,在他的白嫩帅气的脸上,有一个狰狞的蝙蝠的幻影。

“你不会是西方传说里的吸血鬼吧?”鹿鸣远突然想起了电视和电影里常演绎的故事,和那些惊恐的画面。

“不错,你小子有眼光!”

一旦得到证实,鹿鸣远更加惊奇!

现实中居然真的有神秘莫测的西方妖魔吸血鬼!

现在,他是自己的敌人,实力也非常强大,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