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三章 赤字截君为报国 5、真情袒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5、真情袒露


第二天中午,宋忠才醒过来。他见自己臂膀上全是白布,知道重毒后被人救了过来,忙问宋义救他之人呢。

宋义此时已经换了女儿装,原来她是假扮男身。宋义见父亲醒来,高兴的递上一碗鸡蛋羹,说:“那位长老就住在这附近,一会儿他还得给您换药呢,他说他们是长白山护天庙的僧人,那位长老是护天庙的主持,叫鉴治,跟他在一起的叫宁聪,是他的小徒弟。”

宋忠一边吃着女儿喂的鸡蛋羹,一边问她:“我们的事你已经跟他们说了?”

女儿笑了:“那我能说么,连我是个女的他们都不知道。”

宋忠微微一笑:“不一定吧,看这个鉴治和尚,功夫了得,定是得道高僧,决非一般武士,你的行装打扮怎能瞒得过他,只是不去说穿而已。”

女儿一听,脸红了:“那我该怎么办?”

宋忠:“班门前休要弄斧,况且还是我父子俩的救命恩人,就这样实话实说,我们还得重重酬谢他们。还有多少黄金?”

女儿:“还有黄金50两。”

宋忠轻轻的摇一下头:“少了点,行了,送个心意吧。”

女儿点点头,收起碗勺,准备起黄金来。

宋忠又皱起了眉头,女儿见了,以为伤口又疼了,忙问:“爹爹,疼了?

宋忠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咳,我这是愧对黄相爷的托付啊!真想不到,天下之大,艺深技博,我秦忠乃井底之蛙,竟敢冒天下之大功,丢人纳。”

女儿忙劝道:“爹爹,不必伤心,寡不敌众人之常情,这也不是着急的事,佶、桓二帝还命不该绝,您先要养好伤再说,早晚还不要了他俩的狗命。”

宋忠不再说啥,他感觉前途莫测,可既来了,死也不能打退堂鼓。他只担心,自己的独生女恐怕要葬在这大东北了。突然,他心里猛地萌发了一线希望,要是老鉴治肯相助——,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定了定神,慢慢的坐起,盘好两腿,闭上眼睛,暗暗运动起任、督二脉,行起“小周天”功来疗伤。

鉴治和宁聪歇息一天,见天色已经黄昏,两人忙找了些吃的,吃罢,鉴治惦记着那位侠士的伤势,就先独自走了过来。

守在门里的宋义早就看见鉴治走了过来,忙开门迎出。鉴治看见宋义一身女儿装,也不露生色,免得宋义难堪,只是微微一笑道:“您父亲可醒过来?”

宋义嫣妍一笑道:“爹爹早就醒过来了,他正等恩人您换药呢。”

宋忠早已行完功,听见门外说话声,连声将救命恩人让进屋里。

鉴治见宋忠躺在炕上,正欲起身行大礼。鉴治早迅步上前止住,问道:“老兄弟,感觉可好?”

“多谢恩人相救,小弟学艺不精,惭愧之极,恩人理应受小弟一拜。”宋忠可是实心实意地说。

鉴治微微一笑:“你我同走江湖,匡扶正义,是我中华武术宗根,

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况且我本原籍大宋,老弟不必客气,先换药吧。”

宋忠边和闺女俩解下绷代,边说:“小女夜晚打斗,装扮男相,没能像恩人明示,还望恩公海涵。”

鉴治又是微微一笑:“江湖险恶,理当严谨,不必客气。”

宋忠也不再说废话,和闺女俩解下绷带。鉴治见宋忠的伤势已无生命危险,自然高兴,细心的为他换好了药,重新包扎好。宋义早把洗手水端来,鉴治洗罢,叮嘱了宋义几句,不要忘了定时给自己爹爹服药,欲起身离开。

宋忠忙说:“恩人稍等,我有话要说。”

鉴治知道宋忠要对自己说心里话了,这也是自己早就料到的,必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么,他停下脚步,望着宋忠。借机也细细的打量起宋忠来:只见宋忠五十多岁的年纪,两个鬓角已有灰白色的发丝,额上略有皱纹,单眼皮,长瓜脸,面色微黄,鼻正口方,唇下略有胡须,两眼均露出感激之情。

宋忠半靠在炕上,吃力得抬起双手,抱着拳说:“这位恩人,听小女说您是长白山的高僧,小可不敢高攀,乞望恩人给小可一个谢恩的机会。”

说着一瞅宋义。宋义早已准备妥当,随手献上包袱一个。

鉴治一愣:“这是什么?”心理想:莫非他要拿钱谢我,这可就有意思了,我倒要看看这爷俩的城府。

宋义将包袱打开,黄澄澄的金子呈现在鉴治的面前。

宋忠一旁连连抱愧:“谢金太少,不好意思,万望恩公收下,来日返回江南,定再重取重金相谢。”说吧,两眼直望鉴治,分明是一片真心。

鉴治眼睛瞅着黄金,用手捋了捋长长的胡须,还是微微一笑说道:“您父女远道而来,必有大事要办,我也是身在江湖,岂肯袖手旁观,恰好巧遇,岂会在乎身外之物?如义士真有谢意,不妨道明渊源,老那乃荒山僻野之僧,愿闻其详,如何?”

“这个——”宋忠一时脸面通红,语言哽塞。这道出乎他的意料,这位高僧不要钱,都说出家人贪财,这位高僧可真是高,连黄金都不爱,倒想听听他的来历。这可乍说?

实说吧,这乃宋朝国家机密,不实说吧,对不起救命恩人。立时,这个宋忠的脑门竟也微微沁出汗水。

鉴治一见,知其有隐情,不便透露,就立刻收敛笑容说道:“义士不必为难,老叟不过开个玩笑,小老弟还是养伤要紧。”说罢就欲站身离去。

宋忠乃忠义侠士,这等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今见救命恩人欲走,不好再隐瞒,连声“恩人留步,听小弟实话告知”。

鉴治这才重又回身坐下。

宋忠示意女儿门外望风,自己把自己的使命详细道来——


宋忠其实不姓宋,乃姓秦,名忠,字孝义,独生女儿叫秦怡。

秦忠家在四川峨嵋山下,世代习武,父亲秦是非独炼短剑功法,十几年前病逝,传到了秦忠这一代,已传了六代。在中原武林界,堪称一绝。

赵构在南宋半壁江山继位大统后,在文武大臣和众军民的要求下,表面要抗金到底,为了做个样子,命手下人选能人,在全国公开招选“武状元”。

在科举场上,秦忠力挫众选手,本应拜将授命,可当时的奸妄之臣、尚书侍郎王伯彦,全权“督办”“武状元”人选,他嫌秦忠出身平民,不是达官显赫之家,将其划掉,定了另外一个出身将官的人家子弟。这事儿行丞相之职的黄潜山皆知晓,他也知道皇帝并不真心抗金,也不计较此事。可当金国派出使臣,要拿赵佶、赵桓两个皇帝要挟赵构时,赵构害怕父皇和皇兄回来,自己没得皇位坐,因此就想派一名武林高手,秘密潜入金国,杀死父皇和皇兄。赵构找黄潜善商量,黄潜善当然就想到了秦忠。

当时在宋朝,金国分两路大军进攻宋朝,完彦娄室只率领了五万骑兵,就一路披靡,杀的宋朝官军纷纷逃跑。

赵佶和赵桓两个皇帝根本就不思抵抗,整日沉溺在书画之中,最后完彦娄室领着金兵围攻首都京城,这两个糊涂的昏君,竟然不做任何抵抗,企图以“仁义之举”率领全城军民投降,以求和解。乐得完彦娄室落了个轻巧,没费大力,将大宋皇族2千余人和上千人的文武百官押解到金国,将全京城财宝囊括一空。解散了上万名禁卫军,不服者一律杀死。京城百姓中的妇女,均被金兵奸淫或掠走。京城每个家庭的财物,全部被金兵抢走。只有少部分不甘投降的官兵和百姓提前逃出京城。

金兵大胜,光用马拉车拉走财宝的运输队,就长达四十余里地,整整走了一个多月,才运回到金国。这个严重的事件,大宋朝全国轰动,整个宋朝老幼皆知,均恨腐败宋朝皇帝无能。——这是几年前的事了。因此,黄潜善就想让秦忠去金国刺杀二帝。

秦忠被丞相召见,秘传圣旨,历数二帝的腐败无能、祸国殃民之罪证。

那秦忠如何懂得宫廷政治斗争之险恶,只为大宋朝报国,竟然应允。

黄潜善密赠秦忠黄金五百两作费用,嘱托只可其一人知道,不得外泄他人。这秦忠慨然领旨,携带孤女,潜来金国,一路打探,追到这黄龙府的伏龙坡。这段情节,秦忠不说,谁人能知?

秦忠说完,在炕上起身,就地给鉴治跪下,拱手诚恳地说:“恳请隐侠高僧救命恩人,念我大宋百姓水火,您我同是源根于宋朝,为确保大宋江山,求恩人助我刺杀两个祸国殃民的废帝。为表小可的真心,敢攀结义之举。”说吧,磕头不止。

听了秦忠一番话,鉴治大吃一惊,想不到赵构皇帝如此阴损,更没想到赵佶和赵桓竟如此腐败。可鉴治仍觉杀死二帝不妥,那必定是大宋朝的象征啊。他也为秦忠的坦诚而感动,忙扶起秦忠,答应和他结为金兰,但却不同意刺杀二帝,应稍后再细细商议。

事到如今,秦忠也不好强求,好在有了好帮手,自己也不会孤立无援了。

秦忠当即让女儿秦怡买来香烛和笔墨,两个人在纸上写明生辰八字,共拜天地,同饮血酒,换了帖子,算是正式结拜为兄弟。那鉴治年长,为兄,秦忠为弟。

此时正好宁聪寻师傅过来,见师傅和秦大侠士结为兄弟,自然为师傅高兴,当即给师叔秦忠磕头,又见宋义变成了俏貌女子秦怡,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如此女子武艺高强,不惧强暴,女扮男装敢闯伏龙坡;喜的是自己今后有了姐姐。从宁聪懂事起,还是第一次接触女性。宁聪想起自己前天欲给秦怡强行换药的情景,顿觉不好意思,忙欲下跪给姐姐赔罪,让师姐原谅自己粗莽。这倒把秦怡臊了个大红脸,忙把宁聪扶起,说啥也不让行礼。

秦忠见俩人这样,一时莫名其妙。鉴治在他耳旁嘟囔了几句,秦忠闻听,哈哈大笑,深爱宁聪的耿直、呆巧。秦怡却羞红着脸,躲到了爹爹的身后,立时一种对宁聪的挚爱感,从心底迸发,她对这个小小的救命恩人,已产生了深深的爱慕之情。

鉴治见自己的憨徒弟还一味的要赔罪,心里也觉好笑,他瞅瞅躲在一旁的秦怡,羞似桃花的脸上,却藏不住暗喜之色。鉴治已知把兄弟之意,心里也想成全这两个年轻人,就说道:“聪儿,不知者无罪,你就罢了吧。可你倒是要给新结识的师姐见礼,不知秦怡姑娘可认我这个傻徒弟?

一句话,提醒了两个年轻人,宁聪要认姐姐,秦怡更要认这个武艺高强的弟弟,两个人不约而同,走到一起,相互行礼,各陈生辰。秦怡长宁聪三岁,当然是姐姐。这回她不躲也不避,大大方方的受了弟弟的礼,每次都还认真的还礼。

看着两个小辈认真的样子,两个老人欣慰地哈哈大笑。

喜庆的日子自然要喝酒。酒一落肚,两位老英雄自然谈论起江湖行道来。那宁聪和秦怡虽然不堪酒力,可是高兴也互饮了一些。姐弟俩儿人见师傅和爹爹唠的痛快,便悄悄退出屋外。

此时已是三更天了,外面无人,两个年轻人,借着酒力,也切磋起剑法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