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连 “集中营” 郁闷的训练、惨痛的回忆(上)

掠影 收藏 2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URL] 郁闷的训练、惨痛的回忆(上) 翌日清晨。本来我们是六点起床,但是按排长要求得提前一小时。没辙,四位班长四个闹铃五点整同时响起,睡门口的班长们迅即就把室内的灯全开了。(在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兵班长们都得睡挨着门口的那个铺,主要是防着新兵们逃跑。这理由说出来有点让人觉着不是滋味,但现实就是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


郁闷的训练、惨痛的回忆(上)

翌日清晨。本来我们是六点起床,但是按排长要求得提前一小时。没辙,四位班长四个闹铃五点整同时响起,睡门口的班长们迅即就把室内的灯全开了。(在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兵班长们都得睡挨着门口的那个铺,主要是防着新兵们逃跑。这理由说出来有点让人觉着不是滋味,但现实就是如此。)这时谁还敢在被窝里多耽搁一秒钟!也亏得那四个闹铃居然全是动物铃声:鸡鸣、犬吠、羊叫、牛嚎的好不热闹!整个一农场庄园般!

我睡上铺,属于“空军”。下铺的还好,尽可以在床上叠被子就行了,可我们“空军”可就不行了,本来就经验欠缺技术匮乏的,加上连点地利都没有,谁敢奢望能叠出班排长们所要求的饿豆腐块来!于是“空军”们只好抱着被子往上摊。室内摊不下,就往走廊、活动室等地儿抱去。

刚子和我一样都是“空军”,我俩一对眼色,抱上被子相跟着就往活动室行去。

到得活动室一瞅,乖乖,空地儿快让别排的兄弟们给挤满了!看着他们不少还趴在被子上呼呼大睡,我好奇把门口的一个也睡得正香的兄弟摇醒,问兄弟们怎么来了不赶紧叠被子却居然睡起大觉。那兄弟揉揉惺忪的睡眼带着哭腔回道:“我们四点就起来了!不抓紧时间睡会白天怎么活啊!”

我又问那你们就不怕被班排长们逮住?

那兄弟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道:“逮住就逮住,睡眠不足白天的训练你能保证不会出错?出错了他们不照样得收拾你!管他娘的!爱咋咋地!”说完那兄弟头一歪,继续闷头大睡。

刚子朝我挤挤眼,朝活动室的乒乓球桌下努了努嘴,我会意的笑笑。和他小心跨过地上七横八竖的可怜人儿,一块钻进那球桌下。然后两人就商量好由我先把风他先睡,理由是他昨晚挑灯夜读了,“组织”上得照顾照顾!

亏得我们躲在桌底下,还留了一望风的,期间果然有个班长来查看了一番。当时还是我把风,见势赶紧把刚子晃醒了才算躲过一劫。

六点起床号准时响起,我们赶紧抱上叠好的被子一溜小跑回宿舍戴帽子扎腰带准备出早操。

早操内容就一个,跑圈喊口令。班长们轮流着带队,“一 二 三四、一二三 四、一 二 三四、一二 三四 ”来回折腾,有些班长自己喊头一动,让我们大伙连着按序喊四动!半小时早操下来,人累,嗓子更累!

上午开练,今天是我们进军营来正式训练的第一天。首个科目自然是站军姿,不管你是何兵种还是军队院校,军姿训练绝对是入伍新兵们的第一科目。

队伍拉到队列训练场,连长下达完训练科目提完要求之后,各排就按制定场地各自带开进行训练。

各班排面相距五十公分四横儿排开。身为排值班员的张班长就在队列前不停的给我们念叨立正的要领:“两脚根并拢靠齐,两腿挺直脚尖向前分开约六十度,两臂伸直自然下垂,五指并拢中指贴于裤缝,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肩放平,挺胸昂首收下腭,两眼向前平视,身体微向前倾。”

而排长就带着其他三位班长在我们队列当中来回转,时不时拉拉你的手看看手是否贴紧大腿;踢踢你的膝盖提醒你注意站直了;扯扯你的领脖子叫你别忘了身体前倾;手掌搁你眼前晃晃提醒你眼要睁圆了目视前方别老眨眼别斜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说东北的冬天怎么怎么个冷,但那会我们除了露衣服外面的脸和手被冻僵了,其余的部位,还真感觉不到什么寒意。你别看那会冰天雪地我们又杵那纹丝不动的,但浑身都绷着劲儿呢!半小时下来,头上没冒白雾的只能说明你偷懒了!

班长对付偷懒的也有招儿,往地上随手抓起一把雪块就往脖领塞!想驱寒?那你就赶紧的站好了绷紧了身子!可别小看了军姿这个基础科目,它可是所有队列动作的基础!想练好,你浑身都得卯足吃奶的劲儿!

估摸着有两小时吧,其他排的开始结束训练稍息了,有人可能没料到自个儿腿麻到何等程度,正想原地小蹦一下活活血,不想猛一抬脚人就不受控制的往一边栽倒,大伙情况都差不多,一个倒下,旁边的兄弟就跟多米诺骨牌般哧溜溜跟着倒过去。倒地的兄弟干脆就坐雪地里互相帮忙敲打麻木的双腿……

看着那场面,我们兄弟没有一个不心酸的。在家谁受过这种罪啊?但我们现在是什么?我们是军人!就这点小罪还是扛得住的!

眼看着其他排的兄弟都渐渐缓了过来,可张班长却还没有停止休息的意思。全排四十号新兵兄弟每当他在自个儿跟前过去时无不投以恨不能嚼其肉饮其血的可怕眼神。

可能又扛了半小时左右吧,我突然瞥见鼻尖的汗珠子在发颤了!这时,我才发觉自个儿已经在抖了。两腿早已麻木得没有半点知觉,浑身上下还能活动自如的就剩那双眼珠子。在完全不听使唤的颤栗中,我开始觉着有点精神恍惚了,于是赶紧用力咬咬舌尖,疼痛立刻使大脑清醒了过来。

由于我班是全排的第一个排面,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其他人是何种情形。瞅着班排长们都转到后面去了,我快速斜瞟了一下身旁的老唐,他竟然不止浑身发抖,脸色更是铁青的怕人!眼瞅着他是快要顶不住了,我正欲开口替他打报告。就听见他嘴里蹦出了一句:“我操你妈的部队!”然后直挺挺的就往前倒了下去。

队列里纪律的相当严格的,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得先向指挥员打报告并经他允许才能动。我看着老唐就那么直挺挺的往前倒下,赶紧急声大吼:“报告班长,唐朝倒下了!”吼完,也不顾班排长们还没回话,我就准备俯身去拉老唐,谁知我的下半身竟然也早已全部没了知觉,一弯腰,自个儿也“扑”的不受控制的往地上趴了下去!

这会班排长们都赶了过来,班长急忙用双手搂住我的腰把我抱了起来,另有两个班长一人一胳膊把老唐架起,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老唐竟然已晕了过去!

排长急忙招呼那两班长把老唐送卫生队去,同时给兄弟们下令放松原地休息。

我们排的弟兄站的时间最长,听到休息命令后也自然最狼狈!没出三秒钟,全排新兵兄弟没一个挺住全哗哗倒在了这冰天雪地里!

看着被架走远去的老唐,我心中突然觉着无限委屈,其他同龄人都在家里享受家庭温暖,而我们这群十六七八岁的屁大孩子凭啥遭这份罪啊!就当我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时,就听见排里有兄弟们开始“呜呜”抽泣起来。

下午下起了小雪,北风刮的呼呼直响。可我们还是照常训练,班长在开训前给我们鼓舞士气道:“上午你们的表现令我很不满意!不就两个半小时嘛!这就顶不下去了!?枉你们还都是男人!”他威严的扫了队伍一眼,底下的我们顿觉胸中升起一股不忿。

“也许你们当中有人认为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好,下午我全程陪着你们!三小时!有本事你们就把我站趴下!有没有信心?”最后一句他大声吼了出来。

“有!有!有!”

我们四十来号兄弟齐声怒吼。

漫天雪花儿飘飘扬扬,三小时后把我们都覆盖成一个个浑然天成的雪人。这一回,再没有人倒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