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先进对陆攻击战舰的发展对我军的启示

1992年9月,美海军部公布了全新的《由海向陆》白皮书,首次把支援近岸和陆上作战列为自己的首要任务。1994年,美国海军又发表了新的白皮书《前沿——由海向陆》,强调更为积极的“前沿存在”、“前沿部署”、“前沿作战”等新概念。为了与海军新战略调整相适应,美军于20世纪末就开始了规划可执行新战略的、以对陆攻击作战为导向的新水面舰艇潜在价值的研究。

1994年9月,美国海军联合评估审查委员会通过了《21世纪水面作战舰艇(SC-21)任务需求方案》。次年1月,其概念开发和确定阶段任务获美国防部采购局批准。1995年,美国海军水面作战办公室实施了“SC-21力量与结构研究”计划。


DDG-1000的演进


在对SC-21的研究过程中,由于海军军费的减少,“可承受性”概念成为其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它强调新战舰应担负整个对陆攻击任务,并在有限开支内达成最佳性能的设计原则。1997年6月,以海上打击和远程精确火力支援为主要任务的DD-21对陆攻击驱逐舰概念诞生了。1998年4月,美国海军成立了DD-21执行办公室,专门进行全系统开发计划的执行。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布什政府上台后,开始积极推动美军转型,对克林顿时期的武器装备采购计划实施了全面审查。占据6.5亿美元的DD-21项目首当其冲,预算被急遽削减至1.5亿美元。于是,原定的开发计划被暂时搁置。

2001年11月,美国海军经国防部批准,将DD-21更名为DD(X)对陆攻击驱逐舰族,保留了该方案中全电力推进、制导火炮、隐身能力以及数据传输能力上的优点,又注重多用途能力的设计,力求更具针对性、灵活性和未来海陆联合作战能力,同时达到较高的效费比水平。这次的方案修订赢得了国防部的支持,美国海军将其命名为DDG-1000“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用于替换现役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

2006年10月,美国海军获得了用于采购两艘DDG-1000驱逐舰的25.68亿美元的经费。2007年6月再获1.9亿美元的物料与设备采购经费。2007年8月,DDG-1000的综合电力系统(IPS)进入测试阶段。美国海军希望首舰2012年交付服役。从2008年开始,水面舰艇的生产就转到DDG-1000型舰艇,2010年后每年建造2艘。

DDG-1000驱逐舰排水量14560吨,全舰长197米,吃水9米,艇员142人。该舰采用78MW全电推进,最大航速达30节。舰上采用S/X双波段多功能雷达(DBR)、综合水下作战系统(IUSW)、综合火力压制系统(AFSS)以及全舰综合计算系统(TSCE)。武器装备包括可发射远程对陆攻击弹药(LRLAP)的155毫米先进舰炮系统(AGS)、分布在甲板外围的垂直导弹发射单元(AVLS)以及57毫米近防炮,同时还可搭载2架MH-60R多用途直升机。舰上还预留了反鱼雷和反恐作战武器平台的空间。

DDG-1000的设计思想起源于武库舰,但从概念上讲比武库舰走得更远。从武库舰到DD-21再到DDG-1000的发展轨迹充分证明了“需求牵引,技术推动”的武器发展原则。

对陆攻击战舰发展到DDG-1000时,更是将速射舰炮、射程可达400公里的制导炮弹、全电力推进系统等先进技术进一步发扬,努力体现对陆攻击的持续性、猛烈性和精确性特点。


来自欧洲的对陆攻击战舰——F125


1999年,F124型“萨克森”级护卫舰开工建造不久,德国海军就提出了由参与“萨克森”级开发的多家厂商联合研制全新概念的后续舰F125型的计划,从而弥补强调防空和反导的F124型舰在未来水面对陆攻击和多功能作战能力上的不足。

2006年10月,德国国防部在《白皮书2006——德国的安全政策与德国国防军的未来》一书中再次强调:“重点发展F125型护卫舰,满足长时间‘稳定和平’作战的需要”。未来的F125舰将执行防空、反舰、反潜、对陆火力支援、战区弹道导弹防御以及维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支持多国联合行动等多种任务。因此,F125型不是之前的F122到F124型的改进型或后续型,而是一种全新设计的、满足当前及未来若干年海上威胁环境需求的多用途导弹护卫舰。作为F125型的概念舰,德国海军已批准FDZ-2020项目(FDZ即“未来护卫舰”),并仿照美国DD(X)舰开发一个从小型护卫艇到6000吨级舰队防空护卫舰的完整战舰族。

F125型护卫舰采用单体船布局,船体结构为全通甲板,对重要部分实施了装甲防护。舰上按模块化的设计理念安装了装卸和运输平台模块、可扩展的海上野战医院模块以及新的训练功能模块等。同时还采用了全新的全舰网络技术(如多功能服务甲板网络)。

修改后的F125型护卫舰将装备美制“战斧”巡航导弹和意大利“奥托·布雷达”127毫米舰炮。前者用于远程对陆攻击,后者负责近程对陆攻击。

F125型护卫舰上还装有多功能相控阵雷达、S模式敌我识别系统、光电跟踪系统,红外/电视监视设备、EloUM雷达、多功能声呐和导航雷达、激光告警装置以及EloUM通信情报系统。动力方面采用“柴电燃气联合动力装置”(CODLAG)。可见,F125舰的单舰技术性能特点是较为突出的,而未来该舰在海上编队中的协同作战能力如何还有待进一步关注。

如果F125舰能够顺利建成服役,未来德国海军主力战舰将在全电推进、隐身技术、集成天线以及先进信息战系统等诸多领域走在世界的前列,在一定程度上打破美国独揽新概念水面舰艇局面,对未来全球舰艇市场形成有力冲击。


欧美两型战舰的综合分析


稍加对比我们不难发现,美国海军的DDG-1000和德国海军的F125舰虽然同样是发展对陆攻击舰趋势下的产物,但仍存在诸多不同。从外形上看,二者同样采用小雷达截面、内倾式上层建筑以及内置有集成式孔径天线的全封闭式桅杆的外观设计,但F125的排水量更小(5500吨)、舰体更低、更能有效减少舰体的雷达截面积从而提高隐身性能。与DDG-1000的全电推进不同,F125采用的是柴电燃气联合推进,可见其更多考虑的是提高动力性能和经济性。从作战武器来看,同样装备大口径舰炮,但DDG-1000使用的GPS制导远程对陆攻击制导弹药(LRLAP)打击精度更高。另一方面,F125舰的打击手段显得更为丰富多样,综合利用多功能雷达、声呐、水下航行器、红外摄像预警系统以及光电监控设备,可及时防御和打击潜在的恐怖袭击活动,如使用27毫米轻型舰炮、12.7毫米机枪甚至高压水枪和强光灯等。F125舰甚至在设计中预留了可容纳50名特种兵特种部队作战模块,并配备了相对独立的作战室、计划室及武器弹药储藏室,还可以搭载4艘快艇,使特种部队能迅速前往作战地点。可见,F125舰较DDG-1000更具作战灵活性,后者则更适合持续、高烈度和精确打击的战役模式。

从作战样式上看,两者又具备较为一致的特点——作为担负海军海上火力支援和对陆攻击作战任务的驱逐舰,DDG-1000将与担负战区弹道导弹防御任务的未来巡洋舰CG(X)和近来已下水的多任务濒海作战舰LCS形成舰族搭配使用。同样,F125舰将与该级舰族中的护卫舰、驱逐舰一同形成多用途性以及不同层次的防空能力,构成海上区域性协同作战能力,参与长期的中等规模、低强度联合作战。


对于我国海军的启示


看到这里,读者们可能会联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国海军是否有发展对陆攻击舰的必要。着眼于目前和未来我国周边局势的发展状况,东北部海域、东南部海域以及南海都是矛盾集中的热点。尽管我军陆基战术导弹、巡航导弹以及陆基战机射程基本可覆盖上述区域,但近海攻击、远洋防卫的作战思想仍是我海军战略发展的思路,对近海岛礁和岸上重要目标的控制和打击能力仍不可或缺。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中国海军而言,具备强大对陆攻击能力的战舰同样大有可为。

目前,我国海军对陆攻击和火力支援能力还有很大不足,缺乏能够对陆上目标实施精确打击的弹药,只有舰炮能在一定程度上达成目的,但在射程、精度和威力上的缺口很大。特别是在敌岸基反舰导弹的威胁下,单凭大中口径舰炮很难有所作为。而从美军DDG-1000和德国F125舰的发展历程上,我们可以得到不少启示。

首先,对于近海作战环境而言,单独开发一种类似DDG-1000的大型专用对陆攻击舰的做法显然不可取。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利用现有新型驱逐舰或护卫舰的舰体,通过对现有舰炮和炮弹进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改进以及对现有反舰导弹发展对陆攻击型号的方式,将这些新技术应用在后续新舰的设计建造过程中,同样能对我国海军舰艇较为薄弱的对陆攻击能力形成有力补充,而且代价较小、进程更为快捷。其次,对舰艇导弹垂直发射系统、海上防空系统和隐身技术的发展仍应予以重视。从这点意义上看,发展类似F125这样的多用途战舰是较为现实的。这不仅有利于海军舰艇拥有防空、反导、反潜、攻陆等多样化作战能力,又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海军看空军,空军看二炮”的尴尬局面。最后,DDG-1000和F125舰的模块化设计思想是值得长期借鉴的。在对现有主战舰艇、两栖登陆舰艇甚至用于渡海的民用船只改造过程中,可研制通用化、方便安装拆卸的火力模块,做到身管火炮、多管火箭炮、迫击炮、巡航导弹以及各种导弹在不同舰型上的多样化灵活配置。

我海军舰艇对陆攻击能力的加强,将极大丰富我军打击分裂敌对势力的手段和能力,在未来海战战场上夺得先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