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小命有底价吗?

警察的小命有底价吗?


朱 孝 才


“一个人十年的生命价值到底如何衡量?这对于佘祥林来说是一个无奈又苦涩的问题。就在9月2日本周五,因杀妻冤案提出国家赔偿的佘祥林从赔偿义务机关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取了近20万元人民币的人身侵权赔偿金。而在此前,佘祥林已从荆门市当地政府领取了20万元人民币的生活困难补偿金。相对于曾经提出的430万元的补偿要求,佘祥林实际得到的总共46万元的补偿金仅仅是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一定的保障,然而对于无辜失去的青春年华来说,其实并没有任何方式能够真正弥补佘祥林那不堪回首的11年。”

佘祥林杀妻案因为国家赔偿的兑现尘埃落定。CCTV《中国周刊》主持人白岩松发出了以上的感问。

是啊!一个人11年的生命价值到底如何衡量?到底能用哪种方式真正弥补一个人的11年呢?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但不管怎样,46万元的赔偿金也算是一个答案。所幸佘祥林得到了这个答案。他毕竟还有生命!此时,我倒想起另一个人——潘余均。

潘余均是当年参与佘祥林杀妻案侦办的一个小警察。佘祥林出狱后不久,潘余均就被“纠错专案组”传唤到了武汉市。在强大的思想压力下,潘余均在黄陂一个荒僻的坟地里,割破手腕用鲜血在一块坟碑上写下“我冤枉”三个大字后自缢身亡。潘余均自杀前,在那块坟地里兴许也是徘徊良久,反复问如白岩松同样的问题吧?所不同的是,潘余均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而且,他注定得不到任何答案。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一个人呢?但到底潘余均还是选择了一死。他,一个小警察,一个犯了他本不该犯的错但错不该死的小警察,他的生命又价值几何呢?那些与他的死或多或少有些干系的看客们又是怎样看待他的死的呢?答案是:潘余均的同行不能着警服送葬,尸体被强制火化,想讨个说法的潘家人在湖北竟找不到一个敢碰此案的律师,自家人掏钱买了块价值并不太高的墓穴还招来网上一片恶评……社会舆论、大众心理如此扭曲变态让人不寒而栗。反倒是此案的主角佘祥林在听说潘余均的死讯后却喂然长叹:

“我蒙冤十一年都坚持过来了,潘余均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呢?”

人言可畏!惺惺相惜!只有感同生受的佘祥林才会有如此长叹吧?是啊!想我佘祥林屈打成招、锒铛入狱;母亲上访辩诬,竟被关押折磨得又聋又哑、含恨而去;堂兄喊冤也被无端关押、治保主任职务被撤、预备党员被取消;15岁的女儿早早辍学、南下打工……这一切我都挺过来了,因为我知道,生命是无价的!即使它轻如鸿毛、贱如草芥。

佘案冤狱刚披露的时候,我也曾暗自嘲笑过荆门同行。嘲笑他们的低级错误。但转而又想,荆门地处荆楚、人文荟萃之地,当地同行断然不会是这样一个水平吧?不久前有同事从荆门出差回来,告诉我一些当地同行的议论。原来佘祥林案发时是当地派出所的治安员,在人们眼里,他就是公安局的人。据说作风又不是很好,这就为他后来的一切早早埋下了祸根。佘妻张在玉失踪,附近一小池塘发现一具腐烂女尸,张家人只草草一眼就断定女尸就是张在玉,而且就是佘祥林杀害的无疑。“十杀九奸”嘛!“拿死人压活人”、“要得官司赢必得死个人”,在如此滑稽的恶俗驱使下,张家人煽动当地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逼迫佘家人忍辱含垢为这具到现在都还不知名的女尸披麻带孝、厚葬于佘家祖坟;进而以佘祥林是公安局的人,不抓他就是包庇他的口号煽动民愤民怨向警方施压;佘祥林屈打成招,张家人又以必置佘祥林于死地的决心频频集访;当佘案疑点太多、省高院没有核准死刑时,张家人更是组织了220人的庞大声援队伍上访,要求严惩佘祥林……在这样病态而又甚嚣尘上的所谓社会舆论、民愤民怨高压下,理智的呼声显得那么的细弱和无力。佘案冤狱有几次可以避免的机会都被这种貌似正义的高压无情的压制下去了。与此相反,弥天大错却一路绿灯、顺风顺水。

果真如我的同事听来的小道消息那样么?我很快就得到了求证。荆门市政法委在总结佘案冤狱林林总总的惨痛教训时狗尾续貂般加了句“还有一个原因是社会压力、民愤影响。佘案久审未决,在死者张在玉家属上访要求严惩凶手的压力下进行了降格处理,以致冤案发生。”远在千里之外的美联社在报道佘案时也评论说“装备简陋的中国警察在相当大程度上依靠证词来判罪,而要求破案的强大政治压力往往导致滥用职权。”如果说荆门政法委在全国上下一片谴责声中已不敢有半点推脱之词只好采用如此春秋笔法让有心人自己去猜想的话,率真的美国人倒是替他们点出了佘案冤狱产生之荒唐、潘余均的死之无谓的实质。

社会压力、民愤影响、政治压力也能杀人于无形!原来如此!

佘祥林得到赔偿了!潘余均死了!当年泣血喊冤的老张家家人和那些无数的起哄者、如鸭脖子般伸长脑袋的看客们是否有半点歉疚之感我不得而知。我只想对我的同行特别是荆门同行说一句话:咱们可以为正义和生命牺牲自由和生命,但纵使有天大的所谓舆论民愤、政治压力,咱们也不可以再犯如佘祥林杀妻案这样的低级错误了!因为一旦捅出娄子来,那些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不会为我们白白埋单陪我们挨板子进牢狱饮恨终生的!也因为咱们得早早为自己的生命和自由核定一个可以接受的底价。即使咱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