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交大毕业生对国家工业的看法,我们中国工业世界前10

love_lql 收藏 5 178
导读:刚才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个帖子,看似真的,但又不甘相信,不相信真的会发生这种事情,请鉴定 陕西飞机秦岭发动机厂也一样造假 2008/01/05 1999年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因为给某小有名气的教授的论文做过大半研究终于列名第二作者,所以当某个负责XX发动机国产化的单位来这里招人的时候,导师把我给推荐了,美国GE在上海的一个维修支援中心也来招人,本来想去GE碰碰运气的,最后因为家里劝我安稳点吧,况且我又是军迷,就去了那家军工单位。   在那里整整呆了两年,除了在生产车间帮助

刚才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个帖子,看似真的,但又不甘相信,不相信真的会发生这种事情,请鉴定

陕西飞机秦岭发动机厂也一样造假



2008/01/05


1999年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因为给某小有名气的教授的论文做过大半研究终于列名第二作者,所以当某个负责XX发动机国产化的单位来这里招人的时候,导师把我给推荐了,美国GE在上海的一个维修支援中心也来招人,本来想去GE碰碰运气的,最后因为家里劝我安稳点吧,况且我又是军迷,就去了那家军工单位。



在那里整整呆了两年,除了在生产车间帮助品质管理外,还翻译了很多关于这款发动机的英文资料——单位里根本连科技英文的本/专科毕业生都招不到,以前招来的大概一年不到就走人,只好叫我这个非英文专业的研究生帮助几个七老八十早该退休的几个返聘的人员翻译。



我还去和工人师傅们讨论来帮助修正译文的遣词用句,可升工程师的希望连个影子都没有,眼看着单位里头头们的亲戚们——很多都是中专毕业生——都很快升职成了工程师,我杂七杂八加起来就2000块钱左右,根本别想贷款买房子,每次有英国人来参观车间,我必须要负责接待,而每次所谓的去英国谈判这款发动机的改良,都轮不到我这个品质管理助理工程师和

翻译,单位里总是强词夺理地以事关军工的缘由,让伦敦大使馆派两个翻译,接待和帮助谈判,所以出国名额都一个不拉地给了领导的亲戚们和马屁精们。



经过那么

多次所谓的出国谈判,这个属于英国过时的发动机的国产化的进程还是出奇的慢,不是给大家泼冷水,这款发动机的国产化程度能达到63%就很不错了,所以什么谈判发动机的后续改良都是弥天大谎,拿着国家的科技经费出国旅游才是真的。所以英国人也看透了,说他们手上的是备份发动机,就是压仓不卖,待价而估,因为生产XX战斗轰炸机着急,而发动机生产跟不上,所以单位里把国家拨给的专用于发动机改良的经费高价进口了一些原装发动机(回扣叫谁吃了咱不知道),但海关报关单上填的是其他金属元件。说实话,国家为了这个项目投入的钱相当多,但钱到了手后,不知用到了哪里,只知道很多单位领导子女去了英国和美国,而且会计又是领导的亲戚。



我终于受不了这个气,辞了职,离开了我所热爱过的军工企业,以助理工程师的名义去了上海GE,3个月试用期后,立刻升职成为正式工程师,刚好美国斯考斯基在上海组装民用直升机(据说上海公安局和消防部门有订货),本来发动机是美国运过来的,这里只是组装机体而已。因为以前有过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我被调去参与可行性研究(30多人中的一个而已),最后上海GE证明可以生产这款民用发动机,我又变成了项目品质工程师,一个月扣掉三金大概有6000块出头,每个月还有数目客观的项目奖金。而且上海考斯基才草创不久很需要人,在磋商结束确定我们GE是发动机供应商后,他们有人暗示地问过我们GE参与这个项目的一些人,包括我们这组人(2个西安交大的,1个上海交大的,3个哈尔滨工大的,1个同济材料的,2个原上海机械学院的,2个华中理工的)有没有想加入他们的,待遇从优,我们就跟他们一个老美说笑,说什么时候“黑鹰”在这里组装,我们整个组会带枪投奔(英文翻译过来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那个老美听了大笑后说:“WE

WILL SEE”。


我只是想说明一点,不是我不爱国,是这个体制限制了我的爱国热情,当我看到厂长,书记把国家的科研经费专款私用,贪污腐败,皇亲国戚在厂里横行所事,他们怎么能说服我为了每个月2000块钱艰苦奋斗,要不是因为爸妈常劝我现在找工作难,不要一个人飘零在外,否则我进厂1年就辞职不干了,厂里除了工人中有技校毕业的年轻人外,根本招不到本科生,别谈研究生了,大专生混一年的资历就走人了。看到在自己及同事们的辛勤工作下,短短半年中上海GE的为斯考基生产的民用发动机除了一两个核心元件要从美国总部进口外,基本上都算国产化了(很多是台商在大陆的零件供应商,国营单位生产出来的零件的精密程度还是不行),不过上次进口一个数字化精密机床,美国政府不给出口许可,而我们强烈要求用德国西门子的而不用日本三菱的,也算尽了我们这些热血青年对祖国的义务吧,可是有

谁能体会到我们内心的痛苦和眼泪呢?祖国母亲啊,我们是多么的爱您!可是您广漠土地上恶劣的气候和水份让我们避而远之。


后话:


这篇文章写的虽然是“斯贝”,但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军工企业宏观的和微观的状况之恶劣已到了不得不变革的时候。从这里看,我实在是对中国的军工企业乐观不起来,如果说这些国防军工企业的体制和管理得不到根本改变,那么它们所谓的成长性只会毁在领导们的政治斗争中,毁在那糟糕的管理和极度的腐败中,而军工概念也不过是股票市场中的炒作,过高估值总有一天会打回原形。如果我们要投资军工企业,我们要问,领导们那种“政治指挥科技”的观念改变了吗?造成贪污腐化没有创新能力的管理体制改变了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