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怨无悔从警路

警谣 收藏 2 662
导读:我们市搞思想大练兵,每人写我为什么参加警察队伍,我的文章。

有 怨 无 悔 英 雄 梦

---- 我 的 从 警 路



我为什么当了警察?现在说起来很好笑,也很戏剧。我竟然是受一部电影的影响、怀揣着虚幻的英雄梦挤进警察队伍的。

那是1980年的夏天,高中复读的我即将面临第二次高考。因为填志愿的原因我和同样高中毕业的兄弟回贝壳山老家征询父母的意见。父母亲大概也是第一次遇着这样的难题,含糊其辞说只要出得了这大山,脱了草鞋穿皮鞋,什么学校都行呀。父母的回答让我们兄弟俩满头雾水。当天晚上,一向爱看电影的我听说山那边的开县岳溪场要放场新电影,就怂恿兄弟和我一起去看。岳溪场离家有三十多里山路,我俩想也没多想就扛了捆向日葵泡晒的麻杆做火把急匆匆往岳溪场赶。放的电影是峨眉电影制片厂著名导演毛玉勤拍摄的《神圣的使命》,我不知是为电影里那位刚正不阿的老公安王公伯所感动还是让那身威武洁白的警服所吸引,总之,一股热腾腾的东西自始至终充溢着我稚嫩的胸臆。看完电影,我和兄弟打着火把往回赶,走到半途,神思恍惚的我一个趔趄,火把掉水沟里熄灭了。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点不上火把的我们哥俩只好摸着岩石在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走着。后半夜,我们实在走不动了,就露宿在村外一片枞数林里。一觉醒来,东方的山顶上,启明星升起来了,晨曦中,小村的山山水水泛起了星星点点微光。山寒料峭中,我却分明感到一丝浓浓的暖意......“我要报考四川公安校!”我对睡眼惶松的兄弟说。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填报了四川省公安学校(一年后改为四川省人民警察学校),公安学校居然也稀里糊涂地将我这个刚满16岁、身高仅1.55米、体重不足90斤、明显营养不良的乡村少年给录取了。数年后,毛玉勤导演戏剧性地导演了由我编剧拍摄的地一部电视剧《警犬海啸》。我向他讲起这则旧事,毛导叹说:“万幸!万幸!你要是没被公安校录取,会恨一辈子电影的!”

其实,如果说我现在对警察这个职业已经有所懊丧和厌倦的话,我也不会责怪那部电影和导演的。要责怪的话,也应该是责怪电影里王公伯那近乎高大全的英雄形象。

警校生活火热而紧张。那是个真正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是崇拜英雄和英雄辈出的年代,我有幸赶上那个时代并接触到了更多银幕上的警察英雄。那个时代,作为伤痕文学的一部分,中国公安题材电影先后推出了《神圣的使命》、《带手拷的旅客》、《405谋杀案》、《第十个弹孔》等一大批以“文革”历史生活为背景的优秀作品。在电视机还没完全走入寻常百姓家的时候,就有了至今还让我们无数警察热血沸腾、耳熟能详的电视剧《便衣警察》和它历久弥新的主题歌《少年壮志不言愁》。

那样的花季少年赶上那样一个精神饥渴却又心田肥腴的年代,英雄主义的种子播洒下去,想不发芽疯长都难!我痴迷地一场接一场反反复复看这些电影,尽可能地收集与电影里英雄主人公相关的所有东西:电影海报、插曲、连环画、原著小说、电影评论等等等等。《神圣的使命》里的王公伯、《带手拷的旅客》里的刘杰、《405谋杀案》里的陈明辉、《第十个弹孔》里的鲁泓等等主人公的剧照是我藏品中的珍品。毋庸置疑的是,这些电影里的公安老前辈,他们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召唤、经受住人生信念的巨大考验、在那个是非颠倒人妖混淆的年代同暴戾邪恶顽强抗争,他们的形象到现在还闪耀着人道主义、英雄主义的光辉,远非时下铺天盖地的警匪片、公安片中那些装腔作势、低级媚俗的“英雄”所能比拟的。那个时候,我就是那好龙的叶公,课本扉页贴着、蚊帐里面挂着、影集里面夹着、日记里面记着的尽都是这些英雄的形象。上课、训练、吃喝拉撒常常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幻想着能置身于这些英雄人物所处的险恶不测之地、象这些英雄人物一样和敌人一决高下以至不惜慷慨就义!现在想来还真有些后怕,倘若那时侯凑巧赶上这样的机会,死了也就死了!自己自然是含笑九泉、快哉快哉了!

两年后我毕业了,我如愿分到了万县公安刑警队做了侦察员。在公安序列里,刑警队是最容易产生英雄的地方。我迫不及待地把英雄的种子播洒下去,希望它能发芽、生根、茁壮成长以至开花结果。我努力工作,把工作看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从事刑警工作25年,我做过侦察员、训犬员、重案大队长、副支队长,参加和主办了包括“7.1”、“10.13”持枪暴力犯罪、张毅、陈帮权(陈莽儿)、冉茂清(冉拜子)、王传杰(土猪儿)、谭忠勇(刺猪儿)、李军、周游、新疆玉素匐.买买提、帕提古丽.买买提、吴少明(嘎嘎)、吴少权等黑社会性质组织暴力犯罪团伙、“1.19” 、“2.10”、“3.25”、靳礼清、张志明、许思福、张明琼等特大杀人案件的侦破,并因此数十次立功受奖,被评为“新长征突击手”、“重庆市严打整治斗争先进个人”、“优秀政法干警” 、“优秀共产党员”等光荣称号......少年时的英雄梦似乎已然圆就,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不知从什么时候也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的渐变过程,我的英雄梦逐渐飘渺模糊,追梦的脚步变得沉重而迟钝,我的英雄之花还在含苞待放似乎就开始了无奈的凋零。

25年后,组织安排我被调离了刑警队,搬办公室的时候从保险柜里翻出一个小小的红漆木箱,箱子里拣出一札当年在警校读书时的珍藏。纸张已发黄发脆,惟有王公伯、刘杰、陈明辉、鲁泓们依然风采依旧、神采熠熠......英雄人物们的缝隙间密密麻麻写着些“励志”类的文字:“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进了公安门、埋座公安坟”、“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真理永存”、“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自古英雄出少年”等等等等。字字稚拙、牛头不对马嘴。我忍俊不禁笑了好一阵后,突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我不认识这个无知少年了!你是谁呀?你累不累呀?你搞的什么东东呀?

这札破旧的故纸让我不齿、让我发笑。惊醒之后,我又顿生莫状凄怆、今昔之慨。哎呀!不是你不认识这个昔日成天价做着英雄梦的少年了,而是苟活20多年后,你目睹了太多身边的英雄主义如何一头撞倒在世俗、木讷、冷漠的铜墙铁壁下而粉身碎骨!太多身边的英雄人物最终蜕变成了粉饰太平、装点门面、贪图功名利禄的道具傀儡!英雄不再是成功者的标志,成功者只属于那些手握重权、腰缠万贯、抬轿自肥的人,而你和大多数人一样在这样的成功者面前迷茫了、浮躁了、懒怠了,你不想做狗熊也不屑做英雄了,英雄梦自然也就渐行渐远了。转而我又自我安慰,你大小也还做了些和英雄沾边带角的事情,比狗熊败类还是好了不少,当年那个在苍翠的枞树林里陡生警察梦,那个在青青沱江水、高高红卫山上的警校校园里做着英雄梦的无知少年,他猛吸的那几口英雄主义的精神鸦片,多多少少让你现在还有些痴痴迷迷,以不至于营营役役猎食终日吧?

于是,我对我这个昔日追逐英雄梦的少年油然而生凭吊式的崇敬,我放弃了烧毁王公伯、刘杰、陈明辉、鲁泓们的想法,重新把他们珍藏起来。新的岗位给了我更多的闲暇来思考我25年的从警路,想来想去就四个字:有怨无悔。是啊!在时下拜金主义、拜权主义的大潮下,我们做警察的也不免变得越来越功利,甚至是惟利是图、惟权是图,每个人心里都如饥似渴地在苛求着什么却又茫然不知所求,在这个时候,我们真应该回过头来想一下,是什么促使我们走上从警的道路?我们穿上警服的第一天,当我们举起右手宣誓加入警察队伍的时候我们都想了些什么?我们走上工作岗位那一月那一年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多想想这些,我们就不会让自己的梦想和誓言走的太远,以至迷失了方向而走上歧路,在这个喧嚣纷扰的世界里守住自己当一个人民警察的道德底线、即使你在功名利禄前一无是处。

记得黎巴嫩有个叫纪伯伦的诗人说过:“我们已走的太远,以至于我们忘了为什么而出发。”随时回头看一下我们为什么走上从警的道路,或许我们就不会在我们从警的道路上和英雄和梦想渐行渐远。市局开展思想大练兵,搞重温入警誓词,搞“无悔从警路、忠诚映丹心”的征文比赛活动,意义也就在于此。我应征写此短文以自勉,并向少年的我致敬。非但如此,假以时日,我还会走进家乡那片郁郁葱葱的枞树林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