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近海到遠洋:析韓國艦隊防空能力

zjf19826200 收藏 1 2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韓國海軍最新服役的“獨島”號兩栖攻擊艦。(資料圖)

2007年5月25日,韓國獨自制造的第一艘“宙斯盾”驅逐艦“世宗大王艦”在蔚山現代重工下水。韓國是繼美國、日本、西班矛、挪威之後,世界上第五個擁有“宙斯盾”驅逐艦的國家。而且“世宗大王艦”也是目前美國及其盟國同類艦艇中噸位最强大的。“世宗大王艦”比美國的主力宙斯盾驅逐艦——“阿利·伯克”號還要大1O%,還略大于日本最新型“愛宕”級“宙斯盾”驅逐艦。該艦的服役不僅標志著韓國大洋海軍時代的開始,而且會讓韓國海軍的防空作戰方式發生革命性的變化。


從引進到自建


韓國位于朝鮮半島南部,東瀕日本海,西面與中國山東省隔海相望,北部以軍事分界綫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相鄰。面積9.96萬平方千米.半島海岸綫全長約17000千米(包括島嶼海岸綫)。韓國多丘陵和平原,約70%是山區,地勢比半島北部低。丘陵大多位于南部和西部。西部和南部大陸坡平緩,東部大陸坡很陡,沿西海岸河流沿岸有遼闊的平原。韓國屬溫帶的東亞季風氣候。韓國對外經貿幾乎完全依賴海運,海洋對于韓國的經濟發展和國防安全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


韓國海軍創建于1948年,20世紀70年代以前韓國海軍主要依靠美國來發展自己的艦艇,當時韓國還不具備自行設計建造大、中型水面的能力.其水面艦艇大部分是美國轉讓的二戰時期建造的,這些艦艇包括“基林”級和“艾倫·薩姆納”級等。盡管美國陸續向韓國海軍提供了多達數十艘的驅逐艦、炮艇及兩栖艦艇等。然而出于戰略上和技術方面的考慮,美國始終沒有向韓國海軍提供任何技術含量高性能先進的艦艇。而同期半島北方——朝鮮海軍的潜艇群規模却迅速擴大,幷頻頻利用潜艇對南方實施“滲透行動”,這韓國海軍造成相當大的壓力。此外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韓國逐漸取代日本成爲世界第一大造船國。造船能力的空前提高也使得韓國的軍艦制造水平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在這樣的背景下,韓國開始著手發展自己的驅逐艦(KDX)建造計劃,將使韓國海軍獲得了前所未有飛躍式的發展,成爲一支由先進艦艇組成的具有遠洋作戰能力的强大海軍。


來自北方的現實威脅


長期以來,韓國的主要作戰對象主要是朝鮮。韓國軍事裝備的發展基本上都與朝鮮有關。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朝鮮海軍加强了反艦導彈和潜艇的裝備力度。在中國和蘇聯的幫助下大量的“冥河”反艦導彈和033型及W級潜艇開始裝備朝鮮海軍。而當時的韓國海軍的主力艦只尚未配備反艦導彈,其主要的防空手段還是通過指揮儀式瞄准方式操縱的各種口徑的防空火炮。


在1967年塞德港外海的戰鬥中,以色列驅逐艦上的炮手發現真正的反艦導彈幷不像想象中那樣容易打中,在水天綫附近導彈回波與海面背景重叠,當時低空搜索雷達對II-15導彈大小的目標正面探測距離相當于光學射擊指揮儀。以色列“埃拉特”號驅逐艦上的人員肉眼看見港口方向岸堤後面發射導彈的閃光時,低空搜索雷達沒有信號反應,使得射擊指揮儀和高炮都倉促投入戰鬥。埃及海軍的導彈艇當時幷沒有采取密集的導彈攻擊,每枚導彈間隔都在2分鐘以上,即便如此以色列驅逐艦也根本無法攔截接二連三飛來的II一15導彈。“埃拉特號”事件後,多數西方輿論在驚呼導彈威脅的同時,將“埃拉特號”驅逐艦毫無還手之力的原因歸結于型號太舊戰艦,然而却忽視了系統與防空作戰的本質。此時的韓國海軍從裝備實力上幷不比以色列海軍好多少。


盡管20世紀50年代末期開始采用相參動目標指示技術解决從低空雜波中探測目標信號可靠性問題,但是直到60年代中期美國海軍及其盟國海軍艦艇上配備的雷達系統依舊缺乏可靠的低空目標探測能力,配備這些系統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在70年代中期還在服役。60年代建造的一些軍艦盡管解决了探測目標的可靠性,但是防空武器系統的通道數量和導彈的可靠性依舊沒有多大改進。70年代美國海軍巡洋艦和驅逐艦的艦空導彈主要爲半主動雷達制導,“波士頓”級和“長灘。級巡洋艦配備2套雙聯裝導彈發射架和2部大功率照射雷達,形成4個火力通道和2個目標通道只能引導4枚導彈射擊2個目標。“阿爾巴尼”級“萊西”級等配備了4台照射雷達,具有4個目標通道.能够引導4枚導彈打擊4個目標。不過具備這樣攔截能力的軍艦僅限于美國的大型巡洋艦,與韓國海軍不同,當時爲美國海軍提供必要防空戰鬥穩性的是艦載航空兵,對于水面艦艇而言防空作戰只是一種補充而已。


韓國海軍的當時主要配備的都是二戰期間建造的大型艦隊驅逐艦,這些驅逐艦通常只能同時攻擊1至2個目標,艦上的火控雷達需要全程照射制導。沒有命中來襲導彈前不能轉移照射目標。不僅如此這時驅逐艦沒有配備防空導彈,所能依靠的只有艦炮,而且沒有類似于“密集陣”這樣的近程防禦系統系統,艦上配備的爲從20至127毫米艦炮都是單管自動炮,而裝備最普遍的是40毫米艦炮。


而此時的朝鮮海軍的裝備却得到了空前發展,朝鮮海軍在進一步加强潜艇建設的同時,還在朝鮮半島自己一方部署了大量的岸防導彈和120~130毫米口徑的岸防炮,這時,朝鮮還自行建造了“羅津“級導彈護衛艦,此外,這時的朝鮮還具備了導彈快艇的建造能力,到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朝鮮海軍先後裝備了6個級別62艘導彈快艇。這些導彈快艇絕大多數被部暑在了一綫。用今天的眼光來看,這些艦艇基本上不會構成任何威脅,就是名副其實的“活靶子”。但是當時上面配備的射程達40千米的“冥河”反艦導彈,足够在韓國海軍的對艦火力範圍之外向其發起進攻,而韓國海軍基本上沒有還手的能力,即使拋開水面艦艇不談,韓國海軍和朝鮮岸防部隊較量也很難在火力上占到任何便宜。


針對于上述狀况,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在“自主防衛”戰略思想的指導下,韓國海軍開始自行設計建造中、小型水面艦艇,幷不惜斥巨資從國外引進先進的技術對其裝備的陳舊的美制艦進行現代化改裝。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韓國提出以“積極進攻”爲主要內容的“攻勢防禦”作戰思想,幷從體制改革、編制調整和建造新型艦艇等方面大力推進海軍現代化建設。在新的作戰思想的指導下韓國海軍進一步加强了艦艇的國産化進程,相繼服役了9艘“蔚山”級、4艘“東海”級和22艘“浦項”級輕型護衛艦,雖然在這一時期韓國建造的水面艦艇的噸位都不大,但是由于裝備了當時較爲先進的武器和電子設備,尤其是裝備了“魚叉”反艦導彈,這使得韓國第一次可以在朝鮮艦艇的武器射程以外對其發動攻擊了。當時,能够執行抗飽和打擊的“宙斯盾”系統已經誕生了,但是美國對這種系統的出口管制極爲嚴格,即便是在歐洲提出的先進聯合護衛艦計劃中美國未曾提供過該系統。所以此時在防空作戰方面,韓國海軍主要依賴的武器還是艦載的火炮系統,不過在“蔚山”和“浦項”級護衛艦上都配備了新型的奧托76毫米自動艦炮和40毫米雷達自動防空炮,這些艦炮雖然在對付飽和攻擊的能力上還差强人意,但是足可以對付零星來襲的朝鮮反艦導彈了。


KDX一1到KDX一3


進入20世紀90年代,爲了適應國際軍事、政治形勢發展的需要。韓國開始致力于建立“藍水海軍”。經過多年經濟及技術的積累,韓國海軍目前正展開規模龐大的韓國驅逐艦(KDX)建造計劃。該計劃投資達150億美元。目的在于組建一支由先進艦艇組成、具有遠洋作戰能力的强大海軍。該計劃分爲3個階段,要建造3種單獨的船級。


KDX一1級驅逐艦是韓國邁向遠洋的重要一步。這是韓國海軍自行設計的第一種驅逐艦,原計劃造10艘,但最終减爲3艘。作爲戰後韓國建造的第一種大型驅逐艦,KDX-1具有較强的自衛能力,艦上配備了16單元的Mk-48垂直發射系統,可携帶16枚“海麻雀”近程防空導彈。在艦首和艦尾還各配備了1座荷蘭授權生産的“守門員”近防武器系統。此外,艦上裝備了1台AN/SPS-49V5型雷達,此時韓國海軍幷沒有采用類似于AN/SPS一48那樣的電掃描三座標遠程對空搜索雷達,而是采用了像AN/SPS-49V5這種二座標對空警戒雷達。其主要原因是,L波段的AN/SPS一49V5的探測距離達到了450千米,能够在朝鮮岸艦導彈的射程以外監視朝鮮境內縱深的空情.而E/F波段的AN/SPS-48雷達的作用距離要小得多,平均故障間隔與連續工作時間指標都較AN/SPS一49V5要差。


由于AN/SPS一49V5雷達在中遠程搜索中缺少了高度參數。使得向火控系統交班後,需要火控雷達先自己進行俯仰搜索截獲目標後才能進行跟踪,因此系統的綜合反映時間要比配備了相控陣雷達的美日軍艦要長。不過韓國海軍認爲。中遠程雷達的系統可靠性和長時間連續工作的穩定性較三座標數據更爲重要.因爲韓國海軍需要長時間執行空對空警戒任務,一旦開戰,韓國在靠近38綫附近的對空雷達基地肯定會遭到朝鮮遠程火力的打擊,唯一可以保存下來的只有海軍的遠程雷達。此外,因爲AN/SPS一49V5雷達通常在水天綫甚至更遠的距離上截獲掠海飛行的目標,因此火控系統俯仰搜索最多需要3秒,韓國海軍沒有因爲這區區的3秒而選擇性能更好的相控陣雷達。即便如此由3艘KDX一1驅逐艦組成的艦隊已經具備了抗擊中低程度導彈攻擊的水平了。


1999年,KDX一1級的首艦“廣開土大王”號首次垂直發射艦載“海麻雀”近程艦空導彈,在14秒之後成功直接命中飛行靶標,從一個側面佐證了該級艦的防空能力。


從2003年開始,具備更强作戰實力的KDX-2驅逐艦開始陸續加入韓國海軍的戰鬥序列。在武器配置方面KDX-2得到了進一步的强化,在KDX一2級驅逐艦開始建造時需要重新考慮一些重要事項,包括聲呐,雷達發射裝置、射擊控制等所有的主要從美國引進的海軍(USN)艦載系統,排水量達到4000噸的新一級驅逐艦,需要更先進、數量更多的艦載系統。爲了下一階段KDX一3級“大韓神盾”驅逐艦設計和建造,KDX-2級更多的考慮盡量采用美國“阿利·伯克”級“宙斯盾”驅逐艦的標准配置艦載系統。這些包括:先進的Mk 41垂直發射系統。韓國海軍需要具有發射“標准”SM-2 Block IIIA型防空導彈能力,還用于發射“阿斯洛克”反潜導彈和“北約海麻雀水面導彈系統”(NSSMS)RIM一7P導彈或更先進的“發展型海麻雀水面導彈系統”(ESSM);聯合防務公司和WlA公司的Mk-45Mod 4型艦炮,能够發射增程制導彈藥(ERGM)。這也是Mk-45 Mod 4艦炮系統的首次海外銷售除了“標准”SM-2及大口徑艦炮以外,KDX-2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裝備1座雷神公司研制的“拉姆”滾動彈體導彈(RAM)和發射裝置。“拉姆”是一種全天侯、多通道,可以發射後不管的艦載近程防空武器系統,主要用于艦船本身的自衛防空,其主要攔截目標爲突破艦隊編隊區域防空範圍的反艦導彈、巡航導彈。“拉姆”導彈最大的特點是采用了被動微波/紅外雙模制導體制,被動微波引導頭探測反艦導彈的微波輻射的作用距離較遠。可半程制導也可以全程制導。微波引導天綫通過彈體高速滾動不斷截獲目標發射的微波信號。射頻制導接收機的視很寬。補償目標指示的誤差,因此,該型導彈武器對目標的指示精度要求不高。紅外引導頭則采用紅外/紫外兩個波段,使用星狀圖像掃描技術。紅外用于探測與跟踪目標的輻射熱能,紫外用于分辨飛行目標與天空背景。故該彈的抗幹擾能力强,精度高。與“守門員”相比。“拉姆”沒有火力通道限制。不需要火控雷達提供持續且不間斷的對目標進行照射。導彈發射出去後發射器可立刻轉向去對付下一個目標。而且每個發射器21單元的載彈量可以保證艦艇應付飽和打擊的能力。“拉姆”采用了“響尾蛇”空空導彈的Mk-36發動機,該發動機爲單室雙推力發動機。能够爲“拉姆提供過載20的機動能力,且只需要一對控制翼。綜合以上因素我們便不難理解爲什麽“拉姆”會得到韓國海軍如此的青睞了。


與KDX-1相比KDX-2在防空能力方面已經達到了全新的水平,KDX-2具有射程更遠的防空導彈和性能更爲優良的中近程防空武器系統,已經構成了遠、中、近立體多層次的防空力量,不過朝鮮從2000年以後開始頻繁試射中近程戰術導彈,這對韓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而KDX一1~DKDX一2雖然在對反艦導彈的攔截方面取得革命性的突破,但是對于朝鮮方面部署的戰術導彈則沒有絲毫的防禦能力。因此韓國海軍在裝備了KDX-2之後幷沒停止發展的脚步,而是進而開始著手KDX-3的研制工作。


KDX一3是韓國KDX計劃的終極成果。目標是研發一種標准排水量7000噸、具備强大艦隊區域防空能力的大型防空驅逐艦,使得韓國艦隊擁有一流的遠洋防空戰力。該級艦相較于先前啊KDX-2。KDX-3除了噸位更大、載彈量更多之外最大的不同是配備最先進的相控陣雷達與新型的“宙斯盾”作戰系統。該級艦對空中目標搜索能力和多目標處理能力都是前兩型驅逐艦無法相比的。除了艦隊防空之外,KDX-3另一重任就是攔截戰術彈道導彈。KDX-3計劃在2001年正式啓動,建造合同由大字重工、現代重工、韓進重工等多家韓國知名廠商參與競標,幷在2004年由呼聲最高的現代重工勝出。


“宙斯盾”系統是KDX-3最引人注目的艦載設備,2000年11月。韓國海軍爲KDX-3的防空作戰系統展開評估。競爭者包括美國洛·馬公司的“宙斯盾”作戰系統Baseline7.1版本和SPY-1D相控陣雷達的組合、英國BAE以新型“桑普森主動相控陣雷達爲核心的戰鬥管理系統(CMS)以及以荷蘭和德國聯合研制的的APAR主動相控陣雷達配合SMART—L 3D雷達組成的SEWAC0 Xll作戰系統。2001年10月,韓國海軍從這些競爭粗中挑選了“宙斯盾”系統與SEWACO X1進入二階段競爭。經過2001年11月至2002年5月的多次測試與評估,韓國在2002年7月底宣布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宙斯盾”系統獲勝,而韓國也將成爲亞洲第二個、全世界第三個自美國取得該系統的國家。“宙斯盾”系統之所以獲得韓國海軍的青睞,最重要的原因是該系列作戰系統已經發展了20年,技術上已經十分成熟,風險自然比另外兩種全新的歐洲系統低得多;此外。韓國海軍在KDX一3計劃中非常强調反彈道導彈能力,而。宙斯盾”Baseline7.1版本無論在雷達、作戰系統部分或配套的NAD/NTW反彈道導彈發展已經發展多年且趨于完善,美國已經于2005年結束了SM一2 Block 4A海軍區域戰術導彈防禦導彈(NAD)的研發工作。韓國海軍目前已經購買了NAD幷計劃裝備在KDX一3上。而歐洲研發的“桑普森”與APAR/SMART—L目前連最基本的艦隊防空能力都還有待驗證,要發展反彈道導彈能力自然還得等更多年。風險大大地增加。更別提與之配套的Aster一45反彈道導彈起步也遠比NAD/NTW晚。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與日本近年傾力開發的海基反彈道導彈系統是攔截高度較大的sM一3,對于射程較短但擁有一定彈道導彈攔截能力幷兼具攔截巡航導彈功能的SM-2 Block4A幾乎是不聞不問,但韓國却始終堅持采用後者。而且拒不加入SM一3的開發行列,其原應主要是因爲sM一3頗有針對中國的意味,韓國若加入等于要納入美、日的聯合反彈道導彈體系,其利益出發點終究是爲了美國;而能够及時升空攔截朝鮮發射的短程彈道導彈或其它巡航導彈的SM-2 Block4。顯然更合乎韓國自身的需求。


KDX一3擁有驚人的火力,導彈的配備數量甚至超過美國的“伯克”級與日本的“金剛”級。除了防空之外,KDX一3與“金剛”級最大的不同,就是具有强大的反艦與遠程對地打擊火力,艦上配備了相當數量的反艦導彈和巡航導彈;所以KDX一3不僅能使朝鮮彈道導彈的影響力大打折扣,還可直接威脅朝鮮內陸目標。KDX一3艦首配備MK一45 Mod4 62倍徑1 27艦炮。可發射ERGM制導炮彈攻擊117千米外的沿岸目標。KDX一3最主要武器爲1 0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外加48單元由韓國自行研制的冷垂直發射系統,故艦上垂直發射系統的單元總數高達128,超過了“伯克”與“金剛”級的90和96單元,而與美國“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數量相當;不過“提康德羅加”級還在前、後VLS中各騰出3個發射單元安裝再裝填設備,所以實際裝彈數只有122枚。KDX一3的10組MK一41單元中,有6組位于艦首B炮位。其餘4組位于直升機庫結構上,主要裝填SM一2 Block3B/4A等標准系列防空/反彈道導彈,未來也會加裝美制“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導彈;至于韓國自行研制的48單元垂直發射系統則位于直升機庫結構上,與後部配備的MK一41相鄰,其中32單元用于配備韓國研發中的“天龍”巡航導彈。另外16單元裝填同樣由韓國開發中的K-ASROC反潜導彈。KDX一3的近迫防空武器配置與KDX-2tB同,包括位于艦橋前方的一座21單元MK一49“拉姆”短程防空導彈系統。以及艦尾上一座荷蘭授權韓國生産的“守門員”近迫武器系統。此外,艦上還設有兩組三聯裝MK一32魚雷發射器.使用韓國自制的K一745 324毫米“青鯊”反潜魚雷。此魚雷性能與MK一46 Mod5相當。艦尾設有兩個直升機庫,使用的反潜直升機還不確定。很可能向美國購買SH一60R的改進型,而非韓國海軍現役的“超級大山猫”反潜直升機。


SPY一1D相控陣雷達具有快速搜索和處理目標的能力。加上Mk一41垂直發射系統高達1秒1枚的導彈發射速度和360度的全向攻擊能力,幷搭配sM一2 Block4遠程防空大膽和“拉姆”近程防空導彈,在綜合多了多種防禦手段後,賦予了KDX一3極强的快速反應能力和完善的多層次防空火力,其不僅能够有效對抗大規模、多批次.多方向的反艦導彈的飽和攻擊,而且還具備一定的攔截短程戰術彈道導彈的能力,該艦服役後不是韓國海軍實力最强的戰艦,而且也是目前時間上防空能力最强的水面艦艇之一。


此外,除了KDX系列驅逐艦以外,一艘與艦隊防空無關的水面艦艇也應該引起我們的關注,目前韓國海軍第一艘兩栖船塢登陸艦“獨島”號正在進行海試,雖然該艦的主要用途是兩栖登陸作戰,但是該艦却配備了一台性能十分先進的SMART—S多波束雷達,SMART-L爲荷蘭電信設備公司的産品。采用單面長方形旋轉天綫。以F(S)頻(波長7.5~10厘米)操作,SMART—L具有濾波、波束壓縮、數字波束成形、脉沖多普勒訊號處等先進的技術特征。探測距離可達400千米,最大掃瞄仰角爲70度,能同時自動追踪60千米內100個水面目標,或者是400千米內的1000個空中目標。該型雷達具有優异的抗幹擾能力和探測能力。即便在高强度的電子幹擾環境下仍可有效進行對空搜索低雷達反射截面的目標,甚至曾在測試中發現過一個50千米外,挂著鋁箔條的網球。法、意聯合研制的“地平綫”級導彈驅逐艦以及英國的45型導彈驅逐艦使用的S一1 850M三座標雷達也是在SMART—L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SMART-L出色的性能在配上SPY一1D强大的跟踪和反應能力,使得韓國的艦隊在沒航母的情况下整體防空水平已經達到了無以附加的地步。


結束語


縱觀韓國海軍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出。韓國海軍經曆了一個從弱到强、從小到大、從近海到遠洋的發展曆程。在各個階段韓國海軍基本上都根據自身的實際需要建造適合本國作戰環境的艦只,在這方面韓國的成功經驗是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從目前的發展狀况上看,如果韓國3艘KDX一3驅逐艦在2012年順利服役。那麽韓國海軍的整體艦隊防空能力將得到根本性的提升,韓國海軍也將成一支名副其實的遠洋海軍。(來源:《航空世界》雜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