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93 又见黎英

zhurui1963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二天,根据南方局的指示,阮氏十二雄向保定游击队驻地开进。具体任务是协助建立保定游击区,具体实施方案由老虎全权制定和实施。 越南的冬天是旱季,太阳虽没有其他季节那么厉害,却显得更是干净而亮丽。 因为一路发生的两件惨案,老虎命令部队从一开始就进入战争状态。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第二天,根据南方局的指示,阮氏十二雄向保定游击队驻地开进。具体任务是协助建立保定游击区,具体实施方案由老虎全权制定和实施。

越南的冬天是旱季,太阳虽没有其他季节那么厉害,却显得更是干净而亮丽。

因为一路发生的两件惨案,老虎命令部队从一开始就进入战争状态。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成品字形,向前开进。

老虎和机关枪、迫击炮、猛士还有阮诺居中;左边是公羊子、老和尚、阴阳无常和咬卵匠;右边是千里眼、神枪手、水蛇和大嘴。

因为老虎判断,西贡美军正对周围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行动,情况万分紧急,命令整个部队保持高速度行军状态,所以,在下午一时左右,他们已经行进了数十公里,来到了游击队驻地不远的一个叫孟名的山梁上。

老虎正要派出人员进行侦察联络,一阵枪声骤然从游击队驻地响起。

老虎一下子站了起来:“上保定山!”

三个小组,顾不得休息,飞速向游击队驻地扑来。

越过一个沟,进入了游击队驻地所在山林保定山。

保定山是一个地形复杂的丛林山地,但是山林面积并不大。

这会儿,美军天上有直升机,地上早就有准备的特种部队直接冲入。

一时节,炸弹、火眼喷火器、炮弹,把游击队所在的主峰包裹在爆炸和火焰中。

老虎见不是头,回头道:“我们现在的任务必须尽可能地救出游击队的人。三个小组保持队形进入。不得与美军纠缠,以救人为主。在孟名汇合。”

说罢,一头向主峰扎去。

地面的美军只有大约一个中队的美军,但是,看他们的进攻动作和全身上下武装到牙齿的装束,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帮不一般的美军。

阮诺在老虎耳边道:“这是西贡美军总部的内务部队,个个是职业老兵。”

老虎轻哼一声:“拉开两米的距离,不与美军答话,向里面猛插!”

因为老虎他们仍然穿着南越伪军的服装。

因此,他们一穿进去,虽然立刻有美军向他们喊话,但是,他们却以更快的动作,越过了美军。

这到令一时不明原因的美军,刮目相看:什么时候,南越人变得这么勇敢?

因为有阮诺的带领,老虎第一个冲到了游击队的驻地。

这是一片正在燃烧的竹楼,分散在丛林里。

老虎命令立刻用步话机联络,要他们出来,向自己靠拢。

然而,还没联络通。

美军已赶了上来,火眼喷火器从四面猛扫。

里面的枪声断断续续,不断有受不了的,游击队勇士带着烈火冲出来,发出恐怖的吼声。

老虎大喝一声,第一个冲了上去。

另外两个小组的兄弟也冲到了,见状,也扑了进去。

因为爆炸因为火焰的烧烤,整个游击队驻地,已经支离破碎。

游击队员也如同那些断枝残片一样,散落在驻地的废墟里。一个个机械地对出现的人,进行着反抗。

那是一场争夺,美军是毫不留情地杀死一个个敢于反抗的游击队员,而老虎他们把一个游击队员击晕,抓起来。

机关枪和迫击炮几次都忍不住了,怒目向美军。

可是美军已经杀得一个笑嘻嘻的了。

还讥笑着老虎他们。

这时,一个美军军官走上来,大声地问,老虎他们是哪一部分的。

老虎一挥手,战士们带着自己救下来的游击队员,迅速地集中,向后退去。

老虎急忙走上去,敬了一个礼,掏出证件递上去。然后身子靠上去,一边大声道:“报告长官,我们是国防部内务部特别侦察小组,奉命协助你们消灭这一带的游击队。”

一边把手枪很隐蔽地插进了这个美军军官的肋下,轻声道:“你敢哼一声,我叫你马上见上帝!”

不容那美军军官说话,他已大笑着,抱着美军军官的膀子,向丛林里退去。

美军军官发了愣。

发愣当然是老虎预料得到的。

这是丛林,阮氏十二雄一下子便隐入了里面。

那军官不愧是内务部的军官,在进入丛林的一瞬间,突然一下子发起了反击。

那是一种舍命的反击,根本不管肋下的手枪,只一拳就击向老虎的鼻梁。

老虎的手在这个时候已动作了,一匕首准确地递入了他的心窝里,另一只手闪电般卡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放在了丛林里。身子一弹而起。

有美军发现了老虎和军官的动作并不协调,大步跟了上来。

不过,猛士的匕首也在进入的一瞬间,脱手而出。

那美军捏住自己的脖子一时叫不出声。

另一组美军过来了,发现了在地上挣扎的美军士兵。

把他拉起来,他只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说不出来话。

立刻,美军炸了营,纷纷扑过来。

阮氏十二雄带着受伤的游击队员在丛林中狂退。

在丛林的进攻速度和退却速度一直是老虎终日追求的东西。

何况,十二雄平日那一套进攻和撤退的掩护都是象一个人的肢体一样协调的。

这会儿,断后的猛士、咬卵匠、大嘴,分左中右三路,一边退,一边留下了挂在树上、拌在草丛的手榴弹。

美军这一扑上去,就东一个西一个,断断续续地炸起来。

美军的操典里,都规定这样是要做很多动作的。

所以,阮氏十二雄,从容而迅速地撤了下去。


夕阳照在孟名山上,被救出来的八名保定游击队同志,虽然都负了伤,但也一个个地醒过来了。

最后一个醒过来的游击队员叫阿力,是一个交通员。

他醒过来,便一下子叫了起来:“快去救黎政委!”

老虎一把抓住他的手:“哪个黎政委,在哪里?”

“我们政委,在涌头村!”


涌头是一个水码头,在村后的山头上,可以看见西贡。

老虎带人赶到时,已是第二天天亮了,在他们的前面是一条河流。

阮诺的话让老虎大吃一惊的是:黎政委就是黎英。

所以,老虎现在是心急如焚。


黎英习惯性的一大早就起来了。

和他一起的是原特别游击队的队员洪春。

现在,他们一个是保定特区游击队队长,一个是保定特区游击队政委。

照黎英和洪春预计的是,越是敌人眼皮底下的地方,是越安全的。

情况确实也是这样,因为这里的人民离美军最近,所以,对美军也越是苦大仇深,工作非常好做。

很快就发动起了群众,秘密地把涌头村建成了战斗村。

他们俩,一直就在这里进行训练工作。

美军对保定地区的扫荡,数次路过,村长一接待,都是马上过去了。

然而,保定特区在西贡的办事处,在美军对全城的疯狂大搜捕中,被破坏了。

涌头村也就暴露了。

一个交通员冒死送出了办事处被破坏的消息到游击队驻地。

游击队驻地也接着遭到了美军袭击。

所以,黎英还蒙在鼓里。

但是,黎英老搞情报工作的,对于美军的行动也时刻关注着。

这一大早,她踏着薄雾走上山头。

“口令!”

“等待!”

“老虎!”

黎英很满意,民兵的岗哨已经初步开始发挥作用。

她在山头上站了下来,望着整个涌头村。

涌头村是个不能暴露的地方。

因为,西贡美军的直升机几分钟就可以来到。

而涌头村后面是一个树木并不茂密的山头,还是相对孤立的。左右两个方向,一边是路,另一边是开阔的农田。村前是一条汇入湄公河的河流。

也就是说,敌人真的来进攻,是很难抵抗的。

突然,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

那是整整一个直升机中队。

突然,大路上也传来了轰鸣声。

那是美军的装甲战车。

黎英猛回头,只见稻田的那片开阔地上,出现了一队成散兵线,向涌头压过来的队伍。

四周的岗哨都发出了信号。

黎英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老虎是看着那直升机扑向涌头村的,接着爆炸声和冲天的火光就把涌头村包围了。

阮诺的脸色顿时苍白。

大嘴忍不住叫道:“我们冲过去!”

老虎深深地吞了一口气,慢慢地提起了望远镜。

一分钟后,他回过头:“打开背包,全部化装成美军。”

老和尚立刻忙碌起来。

老虎一边换服装一边用望远镜看着:“听着,我带水蛇、公羊子、阮诺、老和尚,直接进村,逮捕黎英。然后从村里出来,从水里向孟名撤退。阴阳无常和大嘴带着其余人,相机夺取两辆战车,对敌人进行炮击,然后沿路向保定山方向丛林退却。原则是撤退,不准纠缠!”


黎英当然知道这将是什么后果,不过,只一瞬间,她的心里就安静了下来。

因为她决定牺牲。

她这么多年的情报工作,知道被美军抓住的后果。

所以,她一下子拔出枪,向村子里扑去。

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

接二连三的爆炸,对于村民来说,就是感觉到了世界末日。

大家呼儿唤女,向村外涌来。

稻田的美军象蝗虫一样沿稻田和河沿包抄了过来。

机枪“哒哒哒哒”。

老百姓纷纷地中弹倒下。

可是,飞机越炸越厉害。

更多的人涌出来,于是更多的人倒下。

美国人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种族,就是杀人也一样。

不但机枪,连那步枪也加入了扫射。

顿时,涌头村前,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屠宰场。

终于,村民们往回跑了。

美军的迫击炮手们早就手痒痒了。

这时,把迫击炮当成了步枪,打开了点射。

点到人成堆的地方:“轰”

血肉横飞,肢体飞溅。

黎英大声地呼叫着:“民兵到我的面前来!乡亲们,全部伏下身子,不要乱跑。”

听到她的声音,村支部的党员们开始发挥作用,也大声地招呼村民伏下身子。

黎英的身边也聚集了十几个民兵。

洪春也来到了他的身旁。

“才几天,村民根本没有纪律。”洪春瞪着大眼。

黎英挥手止住他:“听着,同志们,根据美国鬼子一惯的习惯,他们将要屠村。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我们现在冲过去,强行冲开一个口子。让乡亲们冲出去,四散而逃。希望有人生还,我们将战斗到牺牲。有害怕的,现在可以放下枪,进入老百姓行列里去!”

十几个民兵有在颤抖的,有脸色苍白的,但没有一个人放下武器。

洪春大喝一声:“好,你们跟我来!你们跟黎政委!”

黎英和洪春一人带了几个民兵,发出一声呐喊,向村外冲去。

然而,呐喊是那样的弱小,立刻被美军的机枪声压住了。

更要命的是,装甲战车已经上来了,上面涌下来美军不说。

那装甲战车上的炮也开始了轰击。

霎时间,跟着黎英他们冲出去的老百姓,笼罩在更猛烈的炮火中!

“日你先人!”阴阳无常眼睛里射出疯狂的光芒。

他和大嘴各带一组人,已经到达了战车旁。

一共四辆装甲战车,下了进攻的士兵后,就停在村口。

阴阳无常一句话骂出口,人已经窜上了战车。

几乎同时,一声不吭,只是那眼里冒着凶光的大嘴也当先跳上了另一辆战车。

战车里的美军士兵当然看见了他们,但是他们穿的是美军的服装。

何况,这些美军正杀得疯狂,这种屠村的场面他们经历得多了,还从来没有威胁到他们。

所以,他们只管开炮,害怕等会儿就没了表演机会。

为了透气,那顶盖都打开着呢。

一辆战车四个,咚咚咚咚跳下去。

哪些美军还没来得及醒悟,这些杀人高手,就已经一人一个把他们干倒了。

把炮头只扭了下方向,咚咚咚咚。

那在河沿和稻田的美军迫击炮手和机枪手,就一个喊爹叫娘。

老虎就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切入了场中,冒着炮火向黎英他们扑去。


梨英已经陷入了绝望的疯狂,炮弹撕烂了她的衣服。撕碎了她的战友。炸死了她的乡亲。

她仍旧在射击着,无所畏惧地向前跳跃着、冲锋着。

炮弹和子弹在她的头上、脚下疯狂地舞蹈着。

洪春发出了一声狂呼:“冲啊!”

机枪子弹撕碎了他的胸膛。

黎英的心碎了,突然一下子立了起来。


一个凶猛的身躯一下子遮住了她。还有一个声音:“黎英!”

是老虎!

老虎象抱小孩一样把她裹进了身躯。

接着又象风一样,向后退去。

许多美军都停止了射击。

看着那美军少校把最后一个冲锋的游击队员抓了起来。

甚至还有美军鼓起了掌。


直升机纷纷在村庄上空得意的盘旋,美军发起了总攻,象饿狼一样向村子里扑进去。

只有老虎和他的四个人,悄悄却异常迅速地向河边而去。

两辆战车也继续向村口开进。

另两辆战车显然已发现了这两辆战车的异常。

大声地呼叫。

阴阳无常一把拔掉了通话线。

猛士抓起话筒用流利地英语叫道:“妈的,在村外有什么意思?有种去村里看看!”

另两辆战车跟了上来。


老虎他们一下子潜入了河里。

有水蛇在,阮诺当然也不是问题。

五个人在水下随波逐流而去。


两辆战车突然向对面开起了炮。

猛士大声地对着话筒喊叫起来:“快!河对面有越共游击队。”

两辆战车,发疯一般越过桥面,向对岸而去。

另两辆战车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好半天,再呼叫,哪里还有声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