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九章、内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相传:浙江省衢州市城南10公里处,有一烂柯山,一樵童上山砍柴,遇二仙对弈,樵童驻足观看。未曾想这一看经历时无数载。二仙弈毕遁去,樵童早已须髯尽白,斧柄腐烂。故而得其名。从此世上有诗云;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李矛和他的部下逃生期间,虽然不能说;与烂柯山一樵童相比,但东北的抗日形势也是几起几落。

本溪防线失守后,沈阳防线同时遭到关东军和朝鲜军的合力强攻,守城部队形势骤然吃紧。损失一天比一天大。更要命的是:关东军司令官三宅光治和朝鲜军主官林铣十郎大将为了争功,不顾手下伤亡,驱赶手下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猛攻。沈阳防线日夜炮火连天,虽然每天都有数百个鬼子送命,但守军也伤亡惨重。形势日益危急。特别是急于复仇的关东军新任司令官三宅光治见朝鲜军攻破了本溪防线,更是急于在沈阳战役中立奇功。他不断让关东军和满洲国第一军张海鹏部日夜轮番强攻,还屡次三番催伪满皇帝傅仪调装备精良一直在后方整训的古力部;满州步兵110师到前线来助阵。

110师终于被调到了沈阳前线。满州步兵110师拥有15000人,武器装备一点也不逊于关东军的一个旅团,而且强将手下无弱兵,古力部出手不凡。连督战的日本顾问频频叫好。在差不多损失了张海鹏送给他的一个主力团后,古力终于在沈阳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硬生生地从东北军于芷山师长手中夺下大块陣地,还收降了与他有缘源的于芷山的356团,于芷山师算是打残了。若不是何峰动用了暂编师張栩的坦克部队反击,古力战果还大。让关东军司令官三宅光治也不得不对古力部伪军刮目相看。不但让军需官全额补齐了古力部所消耗的武器弹药。还送古力70mm九二步兵炮5门和75mm野炮2门对付敌人坦克。而且在伪满皇帝傅仪任命古力为满洲国第一军副军长兼110师师长,同时荐升为中将时,三宅光治派参谋长仁本佐代表自己带1万大洋前往110师祝贺。

6月30日晚,110师师庆功宴设在沈阳城外一个大地主家,110师师长古力大摆筵席招待所有日伪满来宾。

来宾中主要有;傅仪特使,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和一群参谋,十几日军官佐。

满洲国第一军军长张海鹏和伪三个师长。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

地方上一些有实力有头有脸的铁杆汉满奸,一百多人。

贵宾室里,古力安排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与傅仪特使并肩坐在主位,军长张海鹏、古力自己、与满洲国第一军另外三个师长两边侧席相陪。

关东军那群参谋和官佐古力让副手和师参谋长、心腹团长、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相陪。

大地主家家丁、婢女、丫环们将美酒佳肴次第送上,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望着面前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禁食指大动。品尝过中国精致美食的仁本佐。这些天馋得狠了,很想大吃大喝一顿,但又死要面子,因此不敢乱动。只是暗中直吞口水。

古力看在眼里,马上开口;“众人不必拘束,只管尽情吃喝,随意就好,大家同是军人,豪爽点。不用顾及俗礼身份。”

“古军长,不但打仗厉害,而且豪爽!我代表整个关东军敬你和110师所有官兵一杯!”仁本佐闻言马上反客为主,频频主动向古力敬酒,阿谀奉承古力的战功。反把军长张海鹏凉在一边,而且有意无意当着傅仪特使的面贬低其他的伪军,酒酣耳热之际还借酒戏说:“除了古力副军长的110师可以与关东军相提并论外,所有满洲国军队都是乌合之众,垃圾部队。”

虽然仁本佐说的是实情,而且古力也谦虚地说:“此次侥幸得手,是张军长指挥有方。”但仁本佐不屑一顾的神态让张海鹏尴尬不已,老奸巨滑的他只是仗着脸皮厚皮笑肉不笑地应酬着。他手下另外三个师长则愤愤不平地喝闷酒。

贵宾席,半数人喝得不爽,不痛快。

但师以下军官那几桌气氛好多了,当好酒好菜流水价端上桌。日伪满军官连日与何峰部恶战,早又累又乏,特別是日军军纪森严,军官们更是二个多月滴酒未沾,早馋得狠了,如今仁本佐参谋长带队,关东军那群参谋以日满亲善为由,在庆功筵上尽情的大吃大喝,飞觥献斝,吆五喝六,喧嚣热闹。

但酒酣耳热之际,众人话也随之多了起来,完全没了顾忌时,关东军那群参谋那桌出事了。首先也是关东军那群醉熏熏的参谋们出言不逊说:“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是饭桶,不如110师。”

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多是惯匪出身,一介介武夫自然不如军长师长们的忍耐力强,忍不住反嘴相讥,说;“关东军也和自己差不多。关东军人数占优,又有空中优势,打了这么多天也攻不下沈阳,”言下之意关东军不如何峰的中国军队。

关东军那群醉熏熏的参谋们骄傲自大惯了,在骄傲异常的日本军人的眼里一向都是认为他们是一支无敌之师,怎么可能接受奴材的反嘴相讥,不忿使得鬼子参谋们已经完全昏了头,言语上吃了亏的鬼子恼羞成怒,忘了此行目的是收卖人心。指着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大骂:“中国人是懦夫,东亚病夫,支那猪!”除恶语中伤所中国人外,还对张海鹏的几个心腹主力团长动粗……

本来置身事外的古力的副手和师参谋长、心腹主力团长先是劝阻,后见日本人恶语中伤所有中国人自然不干,马上与鬼子对骂,继而参与了群殴。而且出手狠毒,大有唯恐天下不乱之感,但醉熏熏的张海鹏的几个心腹团长,见有人撑腰,也有感于古力部讲义气。自然愤起还击。出手更狠。人数不占优,而且与之对阵的多是悍匪出身会武功的伪军官。关东军那群醉熏熏的参谋们自然吃大亏了,临桌的十几日军官佐见中国人打日本人,自然气愤不过也加入了战圈,以众欺寡。这下羞了旁边的110师一些一旁伺候的士兵,纷纷出手也卷了进去,而且细心的人一看就知这些士兵身手不凡。甚至比军官们的身手还好,不一会儿,二十几个日本军官个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一个关东军醉熏熏的参谋被打破头后,抹了一把,见满手是血,恼羞成怒的鬼子“八格!”大骂一声,突然掏出一把王八枪对准张海鹏的一个最凶悍的心腹主力团长“砰”的就是一枪。

腹部中了一枪的伪团长先是一愣,很骠悍的他马上忍痛掏出手枪“砰”的一声反击。一向喜欢用人头练枪法的惯匪出身的伪团长。出手就是“暴头”。关东军那个醉熏熏的先开枪的参谋脑桨四溢应声倒下。

自己人死了,关东军那群醉熏熏的参谋们和佐官自然不干,纷纷掏枪开火,伪军官也毫不示弱。一时厅堂中枪声大作。

双方在外面吃自助餐的卫兵们不知原由,蜂拥而来,见主官们枪战,纷纷拨枪参战。自然各邦各的主官们,庆功宴立即演变成一场枪战。地方上一些有实力有头有脸的铁杆汉满奸。被吓得躲在桌子下。虽然他们两不相邦,但子弹不长眼。而且交战双方见他们不邦自己,也将怨气发泄在他们身上。使他们不得不开枪自保。场面极为混乱。

等贵宾室里的古力、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张海鹏、满洲国第一军另外三个师长出来干涉,古力调卫队弹压,枪战才平息。此时关东军那群醉熏熏的参谋们和十几官佐、三十多个卫兵。只剩下不到半。而且活着的半数带伤。满洲国第一军也伤亡了二十几个,铁杆汉满奸也死了好几个,但显然是满洲国第一军占了上风。

恼羞成怒的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弄清事变前因后,本想杀了所有参加枪战的中国人,又恐引起兵变,最后毙了几个地方上铁杆汉满奸出了口气后,交待古力;“拘捕所有参加枪战的中国人,等候关东军司令官三宅光治发落。”然后带着残存的官佐卫兵和死伤的鬼子气急败坏地走了。

张海鹏见手下闯了弥天大祸,而且还连累了古力的人,马上掏枪想毙了几个闯下大祸的心腹主力团长和卫兵们,但被古力劝住。

原来古力悄悄耳语道:“要等候关东军司令官三宅光治发落。否则无法向关东军交差!”

这一次庆功宴,宾主不欢而散。

但事情还不算完,发生枪战时,借夜幕的掩护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关东军矫健的身影静悄悄地在110师驻地不远埋伏下来,连关东军参谋长仁本佐一行经过埋伏点都未发现这队伏兵。

散席之后,只剩下卫队长和两名贴身卫兵﹙卫队长和两名贴身卫兵还是古力徇私情放的﹚保护的张海鹏和三个师长,一行七人骑马出了110师驻地,快到关东军埋伏点时,久经战阵的张海鹏突然感到了一股诡异的杀气,暗叫一声:“不好!”一勒马,所有人都疑惑地望着他,张海鹏刚想开口,“啪——啪——”两声枪响,张海鹏左手一阵钻痛,胸口如遭重击,整个人如坠万丈深渊般掉下高高的山崖......

迷迷糊糊之间,张海鹏感觉自己的左手臂传来阵阵撕裂钻心的疼痛,耳边传来子弹的破空呼啸声、手雷剧烈的爆炸声,还有人在大声呼叫:“军座!军座!你醒醒啊!醒一醒啊……鬼子上来了!军座……!”

张海鹏痛醒过来,迷茫地睁开双眼。眼前是一张沾着血迹和硝烟的脸,满布焦虑之色。这是个中年壮汉,一脸横肉:他头上戴着一顶大盖帽,身穿黃色棉布的军装,双脚还缠有布绑腿,手持一把驳壳枪,正是自己的卫队长张小天。他身边还蹲围着二个跟他一样打扮的年轻人,其中有两人正手忙脚乱地用一卷绷带在为自己身上的伤口进行包扎。张海鹏惊呆了,低头发现自己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但显然被简单地包扎过。

张海鹏倒吸一口凉气,颤声问道:“我……我这是在哪啊?”

那张小天见张海鹏醒来,马上转忧为喜,赶紧回答:“军座,您……您刚才中了鬼子的两枪,挂彩了!”

“鬼子?”张海鹏大吃一惊,心中即十分疑惑,但发现自己的左臂被打穿,血淋淋的伤口是贯穿,百分之百是三八枪打的,两个卫兵笨手笨脚的处理包扎。一名卫兵像是没有发现他醒来,无意碰了一下,疼得他呲牙咧嘴地直吸气,另一名卫兵立即给伤口上药,简单地包扎一下。

张海鹏强忍住巨痛,坐直身躯环目四顾,月光下,马匹全被对手击毙,一名师长也身中数枪已阵亡。他发现方圆500米全是一片开阔高地,自己躺在一处土沟内,身后远处灯火处2、3里地就是110师营盘,而四周两百米开外,约有一百个头上戴着钢盔, 手持步枪、轻机枪等武器的人,散开成扇形,口中叽里呱啦地鬼叫着向这边狂冲而来。而自己身处仅五人。长家伙也只有三条冲锋枪。其余的都是手枪和驳壳枪。左右伏着两个师长,手持一把驳壳枪向着冲上来的人猛烈开火,子弹在空中密集地呼啸着,不到二分钟一名师长中枪,发出临死的惨叫,躺在地上不见动弹。另一名师长也满身血污,张小天和俩卫兵也持枪投入了战斗。枪声、迫击炮声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强烈的火药味和焦臭味儿。让张海鹏欣慰的是身后的110师营盘,传来了枪声,显然古力出兵了,就在此时两颗手雷一前一后落在张海鹏跟前,若是平日凭张海鹏的身手炸不到他,但此时身负重伤的他只能本能地抱头,“轰隆,轰隆”两声巨响,等受了轻伤的张小天过来查看时,张海鹏已是血肉模糊,脑桨四溢……

虽然古力部也算及时增援,打退了这一队关东军,但张海鹏和二个师长、二个卫兵当场被打死,仅张小天和一名土匪出身异常凶悍常天棚师长受了点轻伤幸免于难。

110师师部,聚着第一军主要将官,大家群情激愤。他们中大多是被古力放了出来的参加过枪战的伪军官,还有张小天和受了点轻伤常天棚师长,所有张海鹏的心腹亲信都嚷着替军座报仇,其中张小天和土匪出身异常凶悍常天棚师长叫得最凶,至于其他人见事已至此。不管他们心里有多少种想法。公议后,大家在古力心腹鼓动下公推古力为军长,便杀鸡为誓;“替军座报仇,满洲国第一军何去何从以古力军长马首是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