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议员拿自己做死刑实验险些死亡(组图)  

creature_et 收藏 1 456
导读:[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7_29804_6729804.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7_29809_6729809.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7_29811_6729811.jpg[/img] 英国前议员迈克尔·波蒂罗为了探寻和研究一种最人道的死刑处决方法,竟然远赴荷兰和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国前议员迈克尔·波蒂罗为了探寻和研究一种最人道的死刑处决方法,竟然远赴荷兰和美国,亲自参与


了包括缺氧、呼吸毒气、绞刑在内的各种死亡实验,结果波蒂罗在一次死刑实验中险些毫无痛苦地死亡,


差点儿真的自己判了自己的“死刑”。


为探寻“最人道”死刑


拿自己做死亡实验


据报道,迈克尔·波蒂罗是一名英国前议员,他在上一次大选中离开了英国政坛。上世纪80年代,波


蒂罗曾是一名死刑支持者,但90年代后他又强烈反对实施死刑,因为他认为司法错误很可能会导致一些囚


犯“蒙冤而死”。波蒂罗认为,死刑应该尽可能人道,所以为了探寻一种最人道的死刑处决方法,他竟然拿


自己当“实验品”进行一系列的死刑实验,英国广播公司二台“地平线”节目一路跟踪拍摄了波蒂罗的“死刑


实验记”。


目前世界上有55个国家实施死刑,而主要处决方法包括电椅、毒气、注射死亡和绞刑等四种,波蒂罗


首先来到伦敦大学,亲眼目击法医学教授彼得·瓦尼兹斯和技术员尼克·菲尔德对一头死猪实施了电刑实验


,他们将电极夹在死猪身上,并对它进行了2450伏特的电击,3次这样的电击就足以杀死一个人。没想到


强烈的电击竟然将猪头给点燃了,差点将这头死猪烤熟。波蒂罗目击的一切让他强烈反对电椅死刑,他说


:“囚犯也许会在电椅上着火,这是非常令人恶心的后果。”


接受“毒气实验”


感觉很后怕


为了测试毒气死刑的“舒适程度”,波蒂罗又来到英国萨福克郡一家机场,在一个训练防暴警察的移动


毒气室内进行了“毒气实验”,移动毒气室内释放的是一种CS毒气,它会对皮肤、眼睛和肺部带来伤害。


波蒂罗穿着保护服、戴着一个呼吸器进入移动毒气室,随后他就按指导将呼吸面具取下,并深深地吸


了一口气。波蒂罗回忆说:“我没想到CS气体这么可怕,我被告知进入毒气室深呼吸一下后,就说出自己


的名字和生日。可我刚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就几乎无法呼吸,并失去了方向感,那真是太可怕了。我


赶紧拉了一下求救器,监控者赶紧中止实验,将我带到了外面。老实说,我能够保持平静,纯粹因为我知


道自己在做一项科学实验,毒气室中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尽管毒气室一直和纳粹大屠杀联系在一起,但美国5个州仍在实施毒气死刑。不过,美国更多的州实


施的还是注射死刑。为了调查注射死刑的“舒适度”,波蒂罗又来到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最大的州立监狱,向


监狱官员了解注射死刑的程序。波蒂罗回忆说:“死刑犯吃过最后的晚餐后,就被带向死刑室。在死刑室


,囚犯被绑到一张长桌上,然后被注射3种毒药的混合剂,第一种药让他们昏厥,第二种药让他们肌肉瘫


痪,第三种药让他们心脏病发作。死刑注射室的场景让我不寒而栗。”


给假人穿上衬衫,


让它代自己接受“绞刑”


不过美国监狱官员却对注射死刑相当满意,一名监狱长还告诉了波蒂罗一则监狱“轶事”。这名监狱长


说:“每当囚犯处决前,我都会握着他的手,问他有没有最后的遗言。我总是希望他们会请求上帝的宽恕


,能在死后进入天堂。大多数囚犯都哑口无言,不过其中一名死囚却说他有一些话想说,我将耳朵凑近他


的嘴,结果他小声说:‘替我告诉我的律师,他被解雇了。’”


波蒂罗回到英国后,又在贝德福德郡进行了“绞刑”实验。不过被处以“绞刑”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个


89公斤重的假人模型。波蒂罗说:“他穿着我的衬衫,所以在我眼中他就是我,当我听到他脖子折断的噼


啪声后,我真是吓坏了。”波蒂罗最后得出他的结论,认为电椅、毒气、注射死亡和绞刑都不符合他的无


痛苦死刑标准。


实验中差点缺氧而死


被科学家救了一命


接着,波蒂罗来到荷兰索斯特堡的一家军事基地,在荷兰皇家空军的帮助下进行了细胞缺氧实验。令


波蒂罗没想到的是,他差点在这一实验中送了性命,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波蒂罗在荷兰先后进入了一


个训练战斗机飞行员的离心机和一个压力室。在第二个实验中,波蒂罗被关进了一个模拟8800米高空大气


条件的压力室,压力室会让波蒂罗血液中的氧气含量急剧减少。


专门训练荷兰空军飞行员的科学家泰德·米乌森博士警告波蒂罗,如果他感到不行了,就赶快戴上氧


气面具。然而,当波蒂罗在压力室中进行实验时,却差点儿真的送了命。在他因为血液严重缺氧还有10秒


钟就要昏迷时,泰德·米乌森博士向他发出警告,要他立即戴上氧气罩,但仍有意识的波蒂罗却没有服从


命令,他想试试自己的忍受极限。米乌森博士再次发出命令:“快戴上氧气面具,否则你会死!”但波蒂罗


仍然无视他的命令,几秒钟后,荷兰科学家再也不愿等待了,负责监控波蒂罗身体状况的荷兰生理学家汉


斯·威滕堡抓起波蒂罗的氧气罩,将它迅速罩在了波蒂罗的鼻子和嘴巴上。


当贪婪地呼吸着氧气的波蒂罗从压力室中出来时,他不知自己差点就在实验中丧了命。米乌森博士对


他说:“迈克尔,今天差点就是你的死期,是汉斯救了你的性命!”


“人道死刑”实验受嘲笑


对罪犯仁慈对受害者不公


由于在荷兰的人体细胞缺氧实验中,尽管波蒂罗已经濒临死亡,但却没有感到任何死亡的恐惧,所以


他相信剥夺细胞氧气将成为最人道的死刑处决方法。


不过波蒂罗也意识到,荷兰皇家空军价值数千万英镑的昂贵机器不太可能取代世界各地监狱中廉价的


绞索、毒气室、电椅和注射毒药。然而,波蒂罗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一个实验中,发现一种有毒气体


也能起到剥夺人体细胞氧气的功效。科学家拿一只猪进行了实验,这只猪本来在吃苹果,当它吸收了这种


气体后,它血管中的氧气开始急剧减少,最后猪蹒跚着昏倒在地上。当它醒来后,它立即又冲向苹果,显


示它并没有遭遇死亡的痛苦。波蒂罗称,这种可以导致人体细胞缺氧的气体,也许是最人道的死刑工具,


它既便宜,又不会带来痛苦。


然而,当波蒂罗和美国专家谈论他的发现时,却遭到了许多美国专家的嘲讽。很多美国专家认为,死


刑处决根本不需要人道。


纽约法学院的法学教授罗伯特·布莱克说:“如果一名凶手用铁锤砸碎了一名受害者的脑袋,用刀子割


断了受害者的喉咙,而你却要他在愉快的心情下被处死,这难道符合司法正义?惩罚就应该是痛苦的,你


认为人道主义和无痛苦处决是同义词,可是对罪犯的仁慈,其实就是对受害人的缺乏人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