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永远的名校--哈军工

老一点的同志也许都听过“哈军工”的大名,了解情况的人也许依然在为哈军工的不幸而扼腕叹惜。但它在我心中,永远是我心中的名校,永远是我精神的归依。


最初对哈军工的了解是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在高校介绍上看到了它的大名,只不过已经是它的继承者--哈尔滨工程大学的介绍,上面说“前身是哈军工”,我有点好奇,因为既然这么说,那说明“哈军工”一定是一个非常有名,非常厉害的学校(呵呵,有点小聪明吧)。所以我报考了哈尔滨工程大学,在那黑色的七月之后,我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哈尔滨工程大学。等我到学校的时候,首先是惊讶它气势的恢宏,超大的操场(绕操场一周是1080米,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高大厚实的教学楼,还有我久已不曾看到的高大的毛主席塑像,还有这个学校的创办者陈赓的塑像。也是从这时,我逐渐了解了哈军工,哈军工也逐渐进入了我的血液,成为我精神的一部分。


哈军工由刚从朝鲜战场抽调回来的大将陈赓(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代司令员)组建,1952年开始筹建,1953年4月25日基建破土动工。学院地址选在当时哈尔滨市南岗区的医科大学校址上,医科大学迁出重建校舍。并且哈尔滨城市建设委员会将南岗区文庙街一带250万平方米的空地划拨给军事工程学院作为永久校舍建筑基地,封闭文庙街。1953年至1955年,新建校舍167栋,高至7层,低为平房,最大面积47000平方米,最小约200平方米,共计41万平方米。其中教学用房占46.5%,办公用房占7%,宿舍占39%,食堂占2.3%,其他用房占5.2%。基本上解决了上课、实验和辅助教学所需的用房问题;生活住房本着“挤着住”和“勤俭建院”的原则,也得到了初步改善,为教学、科研和生产、生活创造了较好的条件。特别是作为五大系教学楼的11号到51号楼,厚实的楼体,中国古代宫殿式的飞檐,中西结合,美观耐用,体现了质量与外形的统一。教学区大致可以分两块,11号楼与21号楼隔文庙街相对,形成一个区域,而在它们的北边,31号楼,41号楼,51号楼与体育馆环绕大操场,形成相对集中的另一处教学区域。


在这里插一点小故事,这几个楼形状都比较有特色,特别是11号楼,从顶上看下去,是“日”字形,正面六层,侧面和后面五层,而且四面都有门,都有楼梯,而且有些楼梯可以上到6楼,有些只能上到5楼,而有些还通地下室,而且比较大,我估计绕楼道走一周大概有400~500米,不熟悉的很容易迷失方向,所以我刚来的时候,从后门进大楼,怎么也不能回到后门了,侧门正好也不开,后来被迫只能从前门出来了,从外面绕一个大圈才回去。我还听说有同学干脆下地下室去了,结果可想而知,绕来绕去出不来了,呵呵,还好,幸运的是,碰到一个老师把他带出来了。(平时地下室很少有人)


(注:11号楼,空军工程系教学大楼,后导弹工程系也使用,屋檐上是一个骑兵后五架飞机;21号楼,炮兵工程系教学大楼,炮兵工程系分建后作为原子工程系教学大楼,屋檐上是一个骑兵后五门大炮;31号楼,海军工程系教学大楼,屋檐上是一个骑兵后五艘军舰;41号楼,装甲兵工程系教学大楼,装甲兵工程系分建后作为电子工程系教学大楼,屋檐上是一个骑兵后五辆坦克;51号楼,工程兵工程系教学大楼,工程兵工程系分建后供电子工程系、计算机系使用,屋檐上是一个骑兵后五辆工程车。现11号到41号用作哈尔滨工程大学教学楼,51号在军工解体后被分占,至今未能回归。近两年哈尔滨工程大学仿这些楼的风格新建了21B教学楼和1号主楼,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整体。)


应该特别提一下的是,陈赓院长特别重视知识,特别尊重知识分子。建院初陈赓院长亲自抓请调教授、专家的工作,他在用人才上大胆细致,不拘一格。当时的数学家苏步青的助手(也是其学生,可惜我记不得名字了)就被陈赓挖了过来,而另外一位专家,尽管专业水平很高,但出身不好(好像是地主家庭还是右派什么的,不记得了),很多地方都不敢用他,陈赓也毫不犹豫的启用了。陈赓非常尊重知识分子,在当时那么困难的条件下,也是想方设法为专家教授们提供一个较为优越的环境。他自己主动住小平房,把好房子让给专家教授们居住,彭德怀来视察时看到这种情形,赞许地对他说:“你还是老作风”。直到今天,老教师们提起这些事还是很感激、很佩服陈赓院长。


1953年9月1日举行了第一期开学典礼。当时院辖空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海军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工兵工程系5个系及辅助单位。1953年全院队列人员4357名。


陈赓大将很注意抓教学,针对当时干部普遍水平比较低,他对入校前的学员先进行了半年的预科培训,并对学校学时的设置和专业的设置进行了精心的安排。当时哈军工四年的总学时为5200——5400,比国内一般大学多600——700学时。专业课程也多于国内其他大学,最多的专业要学40门课程。


当时由于很多专业课是科学技术落后的中国从未开设过的,也难以请到这些学科的专家。学院要尽快上马,早出国防现代化建设的人才,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中,只有请苏联派专家帮助。这里还有个有趣的小插曲,为了给苏联专家安排好住宿,陈赓清晨就拿着报告去找周总理。此刻总理正在上厕所,问:什么事这么急?还说:你真有办法,找到厕所来要我办公,也是一个发明,应该写进你的自传里!总理在报告上批示:“请滕代远部长与陈赓面谈,电话即告哈尔滨铁路局长余光生同志,务须按照军事工程学院所需房子拨给他们,并将结果告我。”11月7日陈赓去找滕代远,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


1953年4月22日和28日,苏联顾问团第一批成员8人(另有3名工作人员)终于来到北京。他们是:首席顾问瓦.依.奥列霍夫(即1952年7月被苏联政府派来帮助制定建院方案的专家设计组的组长,空军中将,1949年任列宁格勒莫惹斯基军事航空学院副院长,曾获两枚列宁勋章、三枚战斗红旗勋章、一枚二级库图佐夫勋章),副首席兼科学教育顾问依.依.叶果洛夫(工程技术勤务上校),空军工程系主任顾问勒.维.费道罗夫,炮兵工程系主任顾问尼.比.贝日科,海军工程系主任顾问包.德.季莫非耶夫(参加过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装甲兵工程系主任顾问彼.尼.卡普斯金,工兵工程系主任顾问亚.波.舍尔巴科夫,合同战术教授会顾问谢.古.舒里加。后来的实践表明,这批苏联顾问还保持了苏联共产党人的本色,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真诚地想帮助中国建设社会主义事业。其中首席顾问瓦.依.奥列霍夫空军中将后来病逝在任上,为学院贡献了最后的力量。现哈尔滨工程大学有瓦.依.奥列霍夫的塑像,并将一个广场命名为奥列霍夫广场。当然,这是后话。


在并不算长的哈军工历史上,在它培养出的一万三千多学生中,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人才,直到今天,还有许多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例如:中央军委徐才厚上将(十一期),总政治部唐天标上将(八期)等238位将军,其中还涌现出了三位女将军,她们是邓先群(七期)、杨俊生(九期)、霍玲(十三期);联通公司老总李慧芬(八期)等33位党政领导;歼8的设计者谢光(一期),红旗防空导弹的研制者钟山(一期),研制核潜艇的董金荣、刘聚奎等,搞核电站的三期优秀毕业生缪鸿兴等人,研制第一台国产集成电路百万次大型计算机的金士尧(海军工程系五期),研制“银河-II”巨型计算机的周兴铭学部委员(海军工程系五期),航天测控中心政委赵汉章(六期),挑战“银河-III”巨型计算机的卢锡城(十三期),哈军工三期毕业的王泽山院士,提出了水动力学“吴-吴”理论的吴德铭(五期),研制深潜器的边信黔(八期),研制水下机器人的徐玉如,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首批南极科考队队长郭琨(五期)等二百多位专家学者以及研究院、大学的领导还涌现了几十位大企业集团的领导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为军工事业一辈子默默无闻,贡献了自己全部心血的军工人。特别是从事导弹研究和核工业研究的。


可以这么说,从轻武器到洲际弹道导弹,从T98主战坦克到J10A战机,从银河系列巨型计算机到“神舟”飞船,凡当代中国最新的武器系统,无不凝聚着哈军工人的心血。


本文内容于 2008-1-7 15:13:34 被小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