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中英国二等兵放走希特勒 二战时后悔莫及

zhao2365192 收藏 4 2288
导读:歌德曾满怀敬畏地将历史称为“上帝的神秘作坊”。其实,这个作坊大部分时间只是冷漠枯燥地记录着一件又一件琐碎平淡的事情。然而在某个时刻,这个作坊又会爆发出最富想像力的即兴之作。而在这些充满戏剧性和命运攸关的时刻,某个仅仅持续了一天或者一小时,甚至是几秒钟的事件就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个国家的存亡。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个英国二等兵手下留情放走了已经被毒气熏伤的德军下士希特勒;一位德国著名的心理医生不但帮助已经被战争恐惧折磨得失去理智的希特勒排除了心理障碍,还使他的自信心膨胀到了认为自己是“超人”,从而支撑希特勒一步

歌德曾满怀敬畏地将历史称为“上帝的神秘作坊”。其实,这个作坊大部分时间只是冷漠枯燥地记录着一件又一件琐碎平淡的事情。然而在某个时刻,这个作坊又会爆发出最富想像力的即兴之作。而在这些充满戏剧性和命运攸关的时刻,某个仅仅持续了一天或者一小时,甚至是几秒钟的事件就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个国家的存亡。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个英国二等兵手下留情放走了已经被毒气熏伤的德军下士希特勒;一位德国著名的心理医生不但帮助已经被战争恐惧折磨得失去理智的希特勒排除了心理障碍,还使他的自信心膨胀到了认为自己是“超人”,从而支撑希特勒一步步迈向权力的顶峰。俄罗斯真理报11月5日报道说,美国历史学家戴维·路易斯在他即将出版的新著《制造希特勒的人》中披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惊人历史内幕。

二等兵没有扣下扳机 伤兵希特勒枪口余生

从某种意义上说,1918年9月28日是具有世界意义的历史时刻。这一天,27岁的英国二等兵亨利·坦迪与29岁的德军下士阿道夫·希特勒在法国小镇马尔宽“相遇”。亨利·坦迪1891年8月30日生于英国沃里克郡利明顿,19岁时开始军旅生涯。1918年8月,坦迪因作战英勇被授予“优异战斗勋章”;9月12日,他在哈维林肯特战斗中因英雄主义表现被授予“军事奖章”;同月28日,在夺占马尔宽渡口的激战中,坦迪的英勇表现又为他赢得了一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坦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获得荣誉最高的英军士兵。然而,坦迪决不会想到,在如此荣耀的经历中,他铸成了一桩历史大错。在夺占法国小镇马尔宽渡口的战斗中,英国战报5次提到坦迪的英勇表现。1918年9月28日这天,坦迪所在的步兵团一度被德军猛烈的重机枪火力所压制。二等兵坦迪跃出战壕,只身一人匍匐靠近德军阵地并成功地消灭了德军枪手。抵达渡口时,他再次冒着密集的炮火率先铺设起木板,使英军冲锋部队得以顺利冲入敌军阵地,最终迫使人数占优势的德军退出战斗。

两军的血腥厮杀渐渐平息下来,突然,坦迪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德军伤兵。这个一瘸一拐走出阵地的德军士兵也看到了不远处坦迪的枪口正死死地指着他。然而,这个伤兵显然已经精疲力竭,他既没有举枪也没有惊慌失措,只是毫无表情地盯着坦迪,似乎在等待已无可避免的最后时刻。

“我当时的确瞄准了,但我从来不射杀伤兵,”坦迪日后回忆起当时戏剧性的一刻,“我让他走掉了。”历史在这一刻忽然转向了。这个名叫希特勒的德军下士与德军残部顺利撤回后方,而坦迪很快也淡忘了这个战斗结束时刻的小插曲。心理学家催眠术治心病希特勒从此自认是“超人”九死一生的希特勒下士回到后方后根本无法从战争的噩梦中摆脱出来。和成千上万患有战争恐惧症的德军官兵一样,希特勒成天都在莫名其妙地喃喃自语,时而发出令人恐惧的尖叫声,耳边始终回荡着战场上的炮弹声。更要命的是,不管长官和身边的人怎么说,希特勒见人就说,他什么也看不见了,自己已经变成毫无用处的睁眼瞎了!其实,他的眼睛是好的,可心里却病得厉害。如果不是遇上了德国当时最有名的心理医生埃德蒙德·福斯特的话,希特勒将和成千上万永远无法从战争恐惧中康复的一战德军官兵一样成为一个纯粹的废人。幸运的是,这个小小的下士遇上了贵人。1918年10月,已经陷入近乎疯狂状态—见人就说自己的眼睛已经被毒气毒瞎,什么也看不见的希特勒被送到了福斯特医生的诊所。福斯特在跟希特勒进行了长达数天的交流后发现了希特勒的心理障碍,决定用催眠术治疗他的心病。

在催眠过程中,这位德军下士唠唠叨叨地跟福斯特说起了不幸的童年,在维也纳街头卖画的穷苦日子,以及在战场上挨英国打的KB情景。福斯特在希特勒处于催眠状态的情况下告诉他说,他的眼睛还真是瞎了,可“上帝”要让他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超人”,他能凭着自己的意志恢复视力。还别说,这一招真管用,福斯特成功地唤起了希特勒的自信心,这位神经质的下士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视力。“重见”光明的希特勒不但能看见东西了,更重要的是他的自信心百倍增加,并且坚信自己不是一个“凡人”。希特勒下士离开医院前专门向福斯特医生道谢说:“您替我找回了自信,简直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一自信将会伴随我终身。我一定会永远记住您的。”

英士兵后悔当初手下留情 心理医生被盖世太保暗杀

还别说,希特勒还真没有忘记这两位在他生命中起过重要作用的“恩人”:英国二等兵坦迪1919年12月17日获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意大利艺术家福蒂尼诺·马塔尼亚专门创作了一幅以伊普尔战役为背景的油画,坦迪在画中背着一个伤兵,以示这些勇敢的士兵是在为“结束一切战争”而战斗。1926年,35岁的坦迪荣归故里,娶妻生子,过起了平静的生活。1938年的欧洲风云紧急。当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同意前往德国与希特勒会谈。令首相大感惊奇的是,这位德国元首的客厅里赫然挂着一幅马塔尼亚当年为坦迪所作画像的复制品。希特勒解释说:“画中的这个人差点要了我的命,当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德国了,上天将我从英国士兵瞄准我的枪口下救了出来。”张伯伦当时心中有何感想已不得而知。或许他心里在暗想,坦迪要是扣动了扳机,欧洲的这场灾难可能也就无从而起了。

无论如何,希特勒希望首相回国后向他的这位英国“救命恩人”转达最衷心的感谢。首相表示会设法转告。

然而,这个突如其来的祝福对坦迪无疑是命运的一记重重的耳光。消息传到英国,举国震惊。对于坦迪来说,昔日的荣誉与征战往事突然间成了最折磨人的记忆。由于他的“善行”,整个世界陷入了一场劫难,数以千万计的生灵遭到涂炭。1940年,坦迪移居考文垂,他目睹德国空军将这座城市炸成平地。此后,他在伦敦再次亲历纳粹空军的狂轰滥炸。他对一位新闻记者痛苦地感慨道:“要知道这个家伙会是这样一个人,我真该一枪毙了他。那么多人,那么多老弱妇孺被他杀害,我真是有愧于上帝啊!”时年49岁的坦迪再次报名参军,但他在索姆河会战中所受的重伤使他已不能重返战场。虽然这位老兵此后忘我地投入到国内志愿工作之中,但对往事的记忆却时时折磨着他。1977年,坦迪在考文垂去世,享年86岁。

福斯特医生是德国人,所以是在希特勒的完全控制之下。希特勒上台后,福斯特医生当然没忘记这个几乎发疯的下士。希特勒当然就更没有忘记他了。1933年,福斯特医生在自己的寓所里惨遭暗杀,警方称他是死于“医疗纠纷”,然而,战后盖世太保的秘密档案却显示,1933年,希特勒在得知福斯特居然想在德国境外出版他的心理研究,并且向外透露他曾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情景时,派特务将其暗杀。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