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九章:泉回家了(三)身体康复 第九章:泉回家了(三)身体康复

如水莲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第九章:泉回家了(三)康复 毅和冰凝小龙开始精心照顾泉,每天为他杀鸡炖肉的。冰凝不会杀鸡,也不敢下手,鸡在厨房到处飞,让她急得跺脚,小龙来了,帮她抓住那只鸡,她让小龙帮她杀鸡,可小龙过去一直在少林寺生活,从来就不杀生,他犹豫了。 冰凝劝他,“小龙,我哥在监狱里边吃了好多苦,他的身子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第九章:泉回家了(三)康复

毅和冰凝小龙开始精心照顾泉,每天为他杀鸡炖肉的。冰凝不会杀鸡,也不敢下手,鸡在厨房到处飞,让她急得跺脚,小龙来了,帮她抓住那只鸡,她让小龙帮她杀鸡,可小龙过去一直在少林寺生活,从来就不杀生,他犹豫了。


冰凝劝他,“小龙,我哥在监狱里边吃了好多苦,他的身子很虚弱,医生说了,要补一补,为了泉哥,你就帮姐姐吧。”小龙想了想,终于答应为了泉哥,大开杀戒了,他帮冰凝杀了鸡。



冰凝炖好鸡汤,端进泉的寝室,冰凝将汤放在桌子上,用碗盛好,端到泉面前。



毅下班回来了,也看望泉,他看见冰凝炖好的鸡汤,很惊奇“冰凝,你居然敢杀鸡呀,太了不起了。”



冰凝说:“这是小龙杀的,他可是第一次开杀戒呀。”



泉问她:“小龙呢?”



“呆在厨房不敢出来,老是念阿弥陀佛的。”冰凝说着笑起来。



毅说:“也难为他了,从小在少林寺长大,一直接受那种教育,现在让他杀生,也为难他了。”



“都是为了我。”



毅不以为然地说:“小龙现在不在少林寺生活了,总会遇到这些。”



“毅,你去找小龙。好好劝他,安慰他,他心里一定不好受。”



“知道了,你把鸡汤喝了吧。”



泉点点头,喝着鸡汤。



在厨房里,小龙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血迹发呆。毅走过去,搂住小龙,“吓坏了吧。”



“我不是吓坏了,而是心里不好受,那鸡好歹是条命呀,我却把它杀了,简直是罪过。”



“佛家讲究不杀生,可同时,佛也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当一个人,特别是自己最爱的人需要你杀生来挽救他的生命时,这又有什么呢?”



“我知道,我是为了泉哥才杀生的,为了让泉哥恢复健康,我顾不了许多。”



“所以,佛主也会原谅你的,你放心吧。你呀,连鸡都不敢杀,还嚷着要为姐姐和死去的小伙伴报仇。”



小龙争辩到,“那不一样,日本鬼子是坏人呀,他们杀了我的姐姐,杀了我的小伙伴,我总有一天会找他们报仇的,可是这只鸡有什么罪呀。”



“好啦,好啦,你别想了,这只鸡没有罪,就算它是为了我们泉哥身体的康复牺牲自己吧,走吧,到楼上去看泉哥。”



小龙点点头。



小龙走进寝室,走到泉的身边。泉搂住他,并从碗里夹出鸡腿给小龙,“小龙,你跟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 这荤戒早就开了。来,把这鸡腿吃了。”



“我不要,泉哥,你吃,你要好好补身子。”



泉硬要给小龙,“你也在长身体,也要吃好点,大家都吃呀,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了这么多?”



“冰凝、小龙,你们也吃,你们也辛苦了,不能累坏了。”



经过大家的精心照顾,几天后,泉下了床,披着衣服走到窗户边。“泉哥,你怎么起来了?”



“我好多了,活动活动,天天躺在床上,没病都得躺出病来。”



“那,我扶你吧。”



“不用。”泉走出寝室,走下楼。



泉走到钢琴旁边,坐在琴凳上。他抚摸着钢琴,一会儿,他打开琴盖,弹了起来。小龙和冰凝站在他身边听着。毅回家来,他听到琴声走过去。



半个月后,泉的身体彻底恢复了,一个星期天,他们到郊外去玩。那天,毅和泉带着冰凝小龙坐着一条船向乡下去。在船上,泉看着河两岸的风光,河两岸很安静。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他眯着眼睛,自由地舒展着双臂。毅走到他身旁边,两人并肩站立着。



泉感慨地说:“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宁静了,就像梦一样。”



“是啊,大城市太烦杂了,让人很沉闷,我好喜欢这样的放松。”毅搂着泉,也说着。



船靠了岸,毅给船老大一些钱。一行人下了船。船老大摇船离去,可泉的目光还望着远离的小船。他又想起了他们在太湖边上遇到的耿大伯。



那时,他们一家人逃难到太湖边,母亲上了小船,他们没有挤上去,船开了,就在湖中心,被日本的飞机炸沉了,泉忘不了,那湖水被血染红了,还有好多在湖中挣扎的人们的惨叫声。住在太湖边的耿大伯收留了他们,他们在他家住了将近一个月,他教我划船,打鱼,那时的日子虽然非常苦,父亲生了重病,连吃的都没有,只好吃芦苇根,但他们却依然开心,可是为了掩护泉,耿大伯被日本鬼子的炮艇打死了。泉想到耿大伯的死,就不由得眼角湿润起来。毅拥着泉,很久没有说话。



冰凝和小龙下了船,走到他们身边。“哥哥,你又想起了耿大伯吗?”



“是的,看到船工,他就会想到耿大伯。”



冰凝说:“我也想他,更想爸爸妈妈。”



泉搂住妹妹。



他们来到那片芦苇丛中,毅和冰凝在前边奔跑着。泉带着小龙跟在他们后边。冰凝和毅欢快地笑着。泉却停住脚步,看着前面的冰凝和毅。脸上流露出一丝忧郁。小龙没有察觉到他的忧郁,还在继续采芦苇玩着。



小龙采了一把芦苇花絮悄悄走到泉身后,用芦苇絮挠着泉。泉回头,看见小龙调皮的样子,也笑了,跑过去。小龙躲闪着,两人在芦苇丛中追着。欢快地笑着。小龙终于抓住泉,用芦苇絮挠他。



“小龙,你饶了我吧。”泉向小龙求饶。



“别看你是大人,可还是没有我这个孩子跑得快。”小龙调皮地说。



“我能跟你比吗?你是练过的,有功夫。”



小龙问他:“那,你想学吗?”



“算了吧,我看小龙练功那么苦,还是不学的好。”



“你不怕受别人的欺负?”



“有你们在,谁也欺负不了我。”泉见小龙认真了,又说,“我是说来玩的,只是,武功再好,可是能抵挡枪炮吗?”



小龙想了想,觉得也是这样,便问泉:“你是不是想去从军。”



泉笑了笑,“从军?谁要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呀,再说,到哪里去,怎么去。我呀,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在芦苇丛中睡觉。”



说着,泉倒在芦苇丛中,小龙问:“你在家不睡觉,到这儿睡,是不是发烧了。”



泉说:“没有啊。小龙,你也躺下来,这样倒着看天空,多美呀。”



“没劲,我去找冰凝姐姐和毅哥。”



在另一处芦苇丛中,毅和冰凝站在一起,小龙想走过去,泉走过来,拉住了他。他们在远处看着。



毅不知道泉和小龙在看他,他握住冰凝的手。



“冰凝,答应我,嫁给我。”



冰凝没有说话,她爱毅,可是觉得自己配不过他,心里矛盾极了。



毅继续说着,“我本来想干出样儿再来向你求婚,可是我怕了,怕你被别人夺走,我不能等待了。”



“毅,你忘了我,去找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因为我配不上你。”冰凝说。



“我心中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就是你,你在我心中永远不变。”冰凝很犹豫,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毅抱住她,吻了起来。冰凝挣脱毅的怀抱,哭了,她不敢接受毅的爱情。



泉在远处看着他们心中也充满忧郁。



自从那天在芦苇丛中,毅对冰凝表白后,冰凝开始躲毅,而毅却紧追不舍,泉对他们俩的感情也矛盾极了,他知道毅爱着冰凝,可又怕毅是一时冲动,今后又因为冰凝的失身对冰凝始乱终弃。他想,还是劝毅冷静一点好些,免得今后大家为难,他也失去这个朋友。



那天,他在客厅弹着钢琴,毅走了过去问:“你有心事?”



泉不知道怎么开口,便说:“没有。”



“别瞒我了,有心事就说出来。”毅说。



泉想了一下,说:“毅,你我是不是好兄弟?”



“当然是啊,这还有怀疑吗?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毅有些突然。



“那你听我的话吗?”泉问。



“什么呀,你今天真奇怪。”毅不明白泉会这样说。



“那好,我希望你把我妹妹当成你的妹妹。”泉想,这样要好些,既能让毅继续爱着冰凝,也可以让他有退路,把冰凝当成妹妹,他可以去另找一位好姑娘,他也可以安慰妹妹。



“什么意思?你果然反悔了,不认我这个妹夫了。”毅明白泉的话了。



“我是为了你,我妹妹的事情你也知道,她不再是当初的冰凝了,所以,她不配做你的妻子,你还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吧。”泉认真地说。



“我不要妹妹,我只要妻子,而我的妻子只有冰凝,冰凝有哥哥,就是你,谁也不可以替代你的位置。你有没有为她考虑过,你不让她嫁给我,想怎么样?把她留在你身边一辈子?”毅问。



泉叹息了一下,“她当然要嫁人,以后我会给她找一个老实可靠的工人或者农民什么的。还有,歌舞厅的小陈也还不错,人老实可靠。”



“还是够,你还应该把她嫁给跛子,瞎子,街头的流浪汉。”毅气愤地说。



“你什么意思?”泉也很生气他再怎么也不可能把妹妹嫁给这些人呀。



“只有他们不在乎女人的贞操,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从哥哥口中说出来的话,如果冰凝听到会伤心的,你还是不放过她呀。”



“不,不是的。”泉说到,泉这时才明白毅刚才说那些话的意思。



“你别解释,听着,冰凝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我对她的爱始终没有变,而且永远也不会改变。你不是旧时代的人物了吧,头脑里怎么有那么多封建东西,还用那样的眼光看姑娘的贞洁。告诉你,我就爱冰凝,她是我的,我不允许有谁伤害她,就算亲人也不行,如果再有人说冰凝不纯洁的话,我与他绝交。我可不让你把你的妹妹随便交给一个人打发了事,我要让她幸福。”毅很认真地说。



“我知道你爱她,可是你爱她就得娶她吗?”



“不娶她还谈得上什么爱呀。”



“你可以把她当成你妹妹,我是不会怪你的。”



“不娶她,我会恨我一辈子的。”



“可你这样做很委屈呀。”



“什么叫委屈,得不到自己的心上人才叫委屈,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会很快就娶你的妹妹过门。”



“你是不是同情她。”



“同情,哼,我同情过谁?再说,你妹妹需要同情吗?我对她的感情始终是爱,是心疼,是尊重,在我心中,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失去贞洁,她永远是我的最爱。”



“原来那天在厨房,你和我妹妹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以为你是感情冲动,谁知那天在芦苇荡,你向冰凝求婚了。毅,叫我怎么感谢你呢?我妹妹能嫁给你是她的三生有福。谢谢你了。”



“这是我的福气,你肯把妹妹嫁给我。你上次说过,你要你妹妹永远幸福,要得到一个男人的真爱,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不变心。我记住了,我说过无论怎样,我对冰凝的爱情永远不变,我说到就要做到。”



泉相信了毅,他觉得他没有看错,毅真的是一个真情男子,他很感谢他对冰凝的真诚,他拥抱住毅。



毅找到冰凝,向她再次表白了他的爱情,冰凝不敢肯定毅的爱情,“冰凝,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



“可是,”冰凝想说出自己是一个不贞洁的女子,毅吻住冰凝的嘴,让她说不出来。毅不许冰凝说自己不贞洁,那不是她的错,冰凝的心灵永远是最贞洁的。



冰凝感动了,答应了毅的求婚,她扑到毅的怀里,毅拥抱住了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