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九章:泉回家了(二)误会消除 第九章:泉回家了(二)误会消除

如水莲子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一辆黄包车停在门口,曾经给冰凝治过病的李医生走了下来。 小龙将李医生带进家门。小龙在门口喊:“毅哥,医生请来了。” 没有人回答。 小龙对医生说:“医生,你在这下边坐坐,我给你倒水。”说完,小龙往厨房中走。 “不用了,我们一块儿上楼吧。”医生说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一辆黄包车停在门口,曾经给冰凝治过病的李医生走了下来。



小龙将李医生带进家门。小龙在门口喊:“毅哥,医生请来了。”



没有人回答。



小龙对医生说:“医生,你在这下边坐坐,我给你倒水。”说完,小龙往厨房中走。



“不用了,我们一块儿上楼吧。”医生说着,不顾小龙的劝阻,上了楼。



他们走到泉的寝室。



“毅哥,医生请来了。”小龙说着,他看到气氛有些不对,很诧异地看了毅一眼。医生也有些诧异。



“哦,没什么,刚才我不小心把粥打倒了,我去拿扫帚来。”毅说了一句缓和气氛。



“还是我去吧,毅哥,医生来了。”小龙说完,走下楼,一会儿拿来扫帚和簸箕将地上的粥和碎碗扫进簸箕里。小龙一手拿扫帚,一手端簸箕往楼下走。



毅握住医生的手,让医生帮忙给泉看一下。医生点头,走到泉的床边。泉坐起来,他认出这就是给他妹妹冰凝看过病的李医生。李医生也记起这位青年就是当初抱着妹妹来求医的男子,便问:“你怎么啦。”



泉说了一句,“一言难尽。”



毅告诉医生,“他被人陷害,吃了官司,在牢里呆了一个星期,才放出来。”医生很同情地看了泉一眼,给他检查身体,毅让冰凝到外边去,冰凝同意了,她依依不舍地看了哥哥一眼,走出泉的寝室。医生解开泉的衣服看了看他的伤痕,说了一句,“这帮人真狠毒呀。”



“是啊,他浑身是伤,刚才我已经给他的伤口上了药。”



医生看到泉身上的伤口有些感染,“他的伤口有些感染,要注意。”毅点头,医生为泉摸了一下脉搏,试了一下体温,然后拿出听诊器。



毅和医生两个人走出泉的卧室。毅问医生,“医生,他的身体怎么样,要不要住院。”



“不用了。他主要是身体很虚弱,还有外伤,肺上也有些毛病,但不大,好好调养就可以了,住院到没有必要,因为住院很麻烦。只要吃点药,再好好补一补就好了。”医生很感慨,“他是我见过的性格坚强的人了,要是有些人,早就。可他还是支撑下来了。”



医生开完药方。将写好的药方交给毅,“你们按这方子抓药,最重要的是,让病人休息好,调养一些时间,他会恢复的。”



“谢谢你,医生。”毅送医生出门,然后走回客厅,小龙迎上去问他,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毅让他别问了,快去给泉哥抓药。小龙答应了,走出客厅,到街上去抓药。



冰凝站在泉的卧室门口,想进去又不敢进去。毅带着冰凝走回寝室。毅告诉他们,“放心吧,医生说了,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息,调养就会恢复。”冰凝放心了。



“我就说嘛,我的身体没什么。”泉说。



毅扶着泉说:“不行,也不能马虎,你要好好休养,好好补一补。”



“谢谢你,毅。”这时,他觉得有些饿了,便问“好妹妹,还有粥吗?我有些饿了。”



冰凝高兴地说:“还有,我去盛。”



冰凝下楼到厨房,为哥哥盛来一碗粥,泉想接过粥。冰凝不答应,她要给哥哥喂。冰凝用汤匙舀粥喂泉。泉喝着粥说:“好香的粥呀,好久没有喝到妹妹做的粥了。”



冰凝眼睛湿润了,说:“只要哥喜欢,我就给哥哥做。”



冰凝给泉喂完粥,泉很后悔自己对妹妹的粗暴,便向她道歉,冰凝原谅了哥哥。可是,泉想起妹妹的遭遇,心里一阵酸楚,眼泪又涌了出来。冰凝为哥哥擦去眼泪,她知道哥哥是因为她的遭遇才哭的,也很难过,也哭起来。


毅劝着他们兄妹,“泉哥,你怎么像个女人呀,那些天在里边是不是天天以泪洗面呀。”



“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泉搂住妹妹,“妹妹,不哭,毅,在里边,我真的没有哭,不管是囚犯和看守打我,还是让我干重活,我都没有哭,我只是担心我的好妹妹。”



“泉哥,我没有笑话你,你吃了那么多苦,还能够挺下来,真不容易。只要你能喝粥,就可以恢复体力,现在你的胃很虚弱,不能进食油腻的东西,过两天就可以做更多好吃的了,我们要让他身体恢复,还要长得结实起来。”



泉点头搂住毅和冰凝。



小龙走上楼说:“毅哥,冰凝姐,泉哥的药我抓回来了,我去给他煎上。”



“小龙,谢谢你,是你救了我,还跑来跑去,又是请医生,又是抓药的。”泉感动地说。



“泉哥,你说什么呀。”小龙不让泉感谢他,因为他喜欢泉哥。小龙提着药下去。



“泉哥,我真嫉妒你呀,有这样一个爱你的好妹妹,还收留了一个这样重情重意的好兄弟。”毅羡慕地说。


泉感动地说,“还有一个为了我连最后的亲情都抛弃了的好妹。”本来他想说好妹夫,可一想到冰凝已经不再清白,怕毅对冰凝不喜欢,便又改了口,“哦,好同学。”



“你说什么呀。”毅对他地说法很不满意。



“好朋友,生死之交。”泉补充了一句,他现在早就把毅当成生死之交了,在心中,他的确希望毅和冰凝,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勉强毅娶冰凝。他不会怪毅的。虽然,他曾经让毅发誓永远爱冰凝,可现在,他却不能让毅背上负担。



“你还少说了一个。”



“什么。”



“好妹夫。”



“妹夫。”



“你想反悔。”



冰凝劝解到:“毅哥,哥,别说这些了,反正不管怎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冰凝知道哥哥的意思,自从那天,她被警备司令玷污后,她的心都死了,她也觉得自己配不上毅。



“是的,我们是一家人。毅,你说不是吗?”泉说到。



毅考虑到泉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要泉承认他们是一家人就行了。



晚上,毅走进泉的寝室,给他端来一杯牛奶,泉埋怨毅“你怎么又为我破费。”



“你得增加营养,得好好补补身体。”



泉接过杯子,喝着牛奶。“你对我们兄妹真好。”



“不,是我不好,我自己没有本事救你,还怀疑你出卖冰凝,你骂我吧,不要为难冰凝。”毅说。



“我骂你干吗?我看见你今天是真的生气了,而你对我的态度让我感觉你对冰凝是那么的爱,因此,我非常感谢你。”



“那,你原谅冰凝吗?”毅问。



“我们是兄妹呀,这是骨肉亲情,还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没有怪冰凝。我只是当时心里悲凉极了,我的亲妹妹会如此恨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当然,我知道冰凝受到的痛苦,对冰凝的生气又被痛心代替了。”



“冰凝和你一样,是受到了伤害,我要为你们兄妹疗伤。对了,你下午为什么那样说,明明说我是你的好妹夫,可又转了话题,难道想反悔?”



泉没有说话。



“我说过的话是不会忘记的,我对冰凝的承诺不是假的,可不是拍电影,过了就丢在一边。”



泉想说什么,毅不让他说,让他好好睡觉。泉点点头,喝完牛奶,毅将杯子拿过来,放在桌子上。毅扶着泉躺下,为他盖好被子。泉闭上眼睛,毅本来想转身离去,想了想,又停住脚。他轻轻搬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守着泉。



冰凝和小龙走过来看望泉,“毅,我哥他。”冰凝说。



“轻点,他刚入睡,不要惊醒他。冰凝,你回去睡觉吧。”冰凝本想坚持,又觉得她是个女孩,不方便,于是看了泉一眼,离开泉的寝室,回到自己的寝室去。



毅让小龙也回去睡觉,可小龙不肯,他也只好让小龙留下。毅没有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样的福气,收了一个这样重情意的弟弟。



“泉哥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他这样子,我是睡不着的。”小龙看着泉说。



“小龙,对不起。”



“别这样说了,毅哥,其实,如果泉哥做了对不起冰凝姐姐的事,我也会恨他的,只是你们不应该冤枉他。”



小龙告诉毅,他找到泉的经过,在火车站分手后,毅决定去找冰凝,而小龙就在街上寻找泉,他路过市中心时,见有人从吉普车上扔下一个麻袋,那麻袋里装着一个人,还在动,他就有一种直觉,会不会是他,他就走过去看。结果,真是泉,他便把泉带回家,没想到会是那样,让泉平白无故地受冤枉。



毅告诉小龙,他在黄埔江边见到一位跳江的女子,他救下那女子,才发现是冰凝。冰凝说的话让他生气到极点。



一会儿,小龙趴在泉的床边睡着了,毅将他抱上床,小龙醒了,他下了床,坐在床边,他怕挤着泉。泉又做了恶梦,他被惊醒了,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把小龙和毅都惊醒了。泉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头上都是汗水。



小龙扶着他问:“泉哥,你怎么啦?”



毅握住他的手:“怎么,做噩梦了?”



泉惊魂末定的说:“我梦见,梦见我们兄妹被警备司令抓住了,他,他要害我妹妹。”



毅安慰他,“别怕,别怕,你和妹妹都好好的,我们会好好保护你们的,再也不能让你和冰凝吃苦了。”毅搂住泉。



小龙也说,“对,泉哥,我们会好好保护你和冰凝姐姐的,你不要怕。”



泉看看小龙,又看看毅,很感动:“怎么,你们一直没有睡?”



“我一直担心你,所以睡不着,过来看看。”



“不,你们是一直没有睡觉,这。小龙,你还在长身体呀。”



“泉哥,我少睡一会儿,不碍事。我就是担心你嘛。”



“这些天,我们哪儿能好好睡觉呀,而你,吃了那么多的苦,我们没有别的,就想陪你,冰凝也担心你,她很内疚,她也想守你,我不让她守,她是女孩。你一定遇到了很可怕的事情吧。”毅问到。



“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事了。这些天简直就像噩梦,我莫名其妙地就被人绑架了,连绑架我的人是谁都没有看清楚,又被投进看守所,还挨了一顿暴打。”泉的情绪稳定下来。



“是看守打你吗?”毅问。



“不是,是里边的老犯人,他们有个规矩,新来的都要挨打,所以,我也免不了,不过,我也不怕,也不知那里来的劲,我居然把一个打我的人撞倒了。我还以为他们会打死我,可谁知,他们对我很尊敬了。”



“因为他们都是欺软怕硬的人,你给他们来硬的,他们反而把你当成朋友。那你身上的伤。”



“是在工地上,我看不惯监工欺负人,给他们顶了起来,结果。”



“你吃苦了。”



“我倒没有什么,可想到我妹妹为了我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我就。”



“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好好把伤养好。快睡吧。”



“不行,我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些,你知道吗?那日子简直。”泉想这那日子还觉得害怕。



“你别想了,好好养伤吧。在那里,那么艰难的日子你都挺过来了,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男人。我就在你身边。”毅让泉睡下,又叫小龙回去睡,可小龙担心泉,不肯去睡觉,泉便让小龙在他身边睡下,小龙怕挤着泉,泉说不怕,毅将小龙抱到泉的身边,让他挨着泉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