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九章:泉回家了(受到误解) 第九章:泉回家了(一)受到误解

如水莲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人力车来到毅的家门口,车夫停下车,和小龙将泉扶下来。小龙摸出一元钱给车夫,可车夫没有要,他让小龙给泉好好看病,说完,拉着车子就走了。 小龙扶着泉,高兴地说:“泉哥,到家了,我们走吧。”泉流了泪,他几乎靠在小龙身上。小龙并没有发现泉流泪,他扶着泉到门边,敲门。 门被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人力车来到毅的家门口,车夫停下车,和小龙将泉扶下来。小龙摸出一元钱给车夫,可车夫没有要,他让小龙给泉好好看病,说完,拉着车子就走了。



小龙扶着泉,高兴地说:“泉哥,到家了,我们走吧。”泉流了泪,他几乎靠在小龙身上。小龙并没有发现泉流泪,他扶着泉到门边,敲门。



门被打开,毅站在门口,面带怒气。小龙喊到:“毅哥,泉哥回来了,泉哥回来了。”



“小龙,你先进去。”毅把小龙拖开拉进屋。



泉无力地靠在门边。



毅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



泉和小龙很愕然。



小龙问:“毅哥,你怎么啦,泉哥好不容易才回家,你为什么这样问呀?”小龙走到泉身边扶着泉。任凭毅怎么拉他,他都不离开泉。



“小龙,没你的事?你快进去。”



“我不,你干吗不让泉哥进门。”小龙很生气。



毅不再拉小龙,“好,算你有本事,让小龙死心踏地跟你,对了,你来干什么?”



泉才清醒过来:“毅,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的官司连累你了,告诉我。”



“官司,连累,不敢,你那么有本事的,你不是把自己的事情搞定了吗?你不是快要做警备司令的乘龙快婿了吗?恭喜你,终于找到了靠山,你去做呀,这有什么,管他那个女人是麻子还是疯子,反正有钱有势,可你干吗把你妹妹也推进火坑呀,你干吗要出卖你妹妹呀。”毅气愤地说。



“出卖,我没有出卖我妹妹,这一定有误会。”泉蒙了,他没有想到朋友会说他出卖自己的亲妹妹,这怎么会呢?



“误会,什么误会,是你妹妹亲口告诉我的,她不会冤枉你吧。你不让我娶你妹妹,可以,你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呀,你为什么要逼迫你的妹妹嫁给警察局长那个糟老头子,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可是用鲜血救过你的呀,你对得起她么?”毅抓住泉的衣服对他吼到。



“没有,这是胡说,你让我妹妹来,让她对我说。”泉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他好容易回家,妹妹却不见他,朋友也这样骂他。



“她不想见你。还有,小龙,你要是认我这个大哥,认冰凝姐姐的话,也给我回去,别跟着这个无耻的小人。”毅将小龙再次拖到自己身边。



“撒谎,这分明是你在造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可以打我,但不允许你侮辱我。”泉更加生气。



“打你,我怕脏了我的手,侮辱你,你也配?你走吧,别来纠缠我们。更别带坏小龙。”



“我可以走,但我必须带走我妹妹,我决不让她嫁给你这个蛮横无理的人。小龙是我收留的,我也要带走。”泉决定离开毅,他没有想到他的兄弟居然这样不信任他,可他不能受这不白之冤,尤其是他的最好的朋友毅的不白之冤,他要弄清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龙没有理泉,他跑到楼上找冰凝。他推门,可门却打不开,他便喊着:“冰凝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话呀。”



冰凝在寝室里躺在床上,流着泪,什么也不说。



小龙在外边喊:“冰凝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泉哥。”冰凝只是流泪,什么也不说。也不起身给小龙开门。



小龙走下楼。



门口,两人还在争吵着,毅抓住泉的衣领,推着他“告诉你,冰凝是我的爱人,我不允许你碰她。更不允许你带走她,你还准备把她买给谁?”



“我是她哥哥,我没有出卖她,我也不许有谁欺负她。”泉争辩着。



“哥哥,你也配,你给我滚吧。”说着,他将泉推了出去,泉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小龙冲出门,扶着泉,“你这是干什么呀,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泉哥,你太残忍了,冰凝姐,你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不来救你哥哥,难道,你也不相信你哥哥是好人?那好,泉哥,我们走。”小龙扶起泉,“好,你们让泉哥走,我也走,反正我是泉哥捡的,没有他就没有我。泉哥,我们走。”



泉推开小龙,跪在地上,“冰凝,我的好妹妹,你说说,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见我。”



冰凝走下楼,她泪水涟涟,想走出去,却又一狠心,躲在门后,她看见泉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说着:“冰凝,你听见了吗?要是哥哥做错了什么?你就打我吧,别不见我。”泉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口鲜血吐出,昏倒在地。



小龙喊了声:“泉哥。”他扶起泉。



冰凝也冲出门,跑到泉的面前扶住泉,哭喊着:“哥哥!”



当小龙下楼时,她也跟着小龙后面走了下去,她想出去,走到泉面前,哪怕给他一个巴掌都让她心头的气解一点,可她看到泉时,觉得有些奇怪,泉的衣着很干净,光鲜,可却掩不住一脸的憔悴和疲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没有事,怎么会这样。可她想到自己的遭遇又很气愤,她不知怎么面对哥哥,可当泉昏倒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冲了出来。



一直背对着泉的毅转过头,看见泉昏倒在地,也奔了过去。他推开冰凝和小龙,然后把泉抱了起来,他抱着泉进了门,往楼上走。



泉躺在床上昏睡着,毅解开他的衣服,看见他身上的伤。毅叫小龙拿药来。小龙打开抽屉找出药,交给毅。冰凝找来酒精和药棉,毅给泉擦拭伤口。泉呻吟了一声。小龙心疼极了,让毅轻点。毅说知道。毅轻轻擦干净伤口,然后给他的伤口上搽药。小龙给他打下手。冰凝用毛巾给泉拭汗水,她心疼地望着昏睡中的哥哥懊悔不止。泉呻吟着。毅让冰凝给泉喂水。他看到泉身上的伤痕,后悔不已。他才知道,泉吃了很多苦,可是他们却这样误解了他。他还差点打了泉,想起来他就难过。



一会儿,泉醒来了,他望望四周,望着他的兄弟以及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毅懊悔的说:“对不起,是我们冤枉你了。”



“不,不是的,我为什么能够出来,我没有出卖我妹妹,可他们为什么要放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妹妹,告诉我。”泉想起刚才那一幕,没有责怪毅和冰凝,到是想起他的担心,毅对他的生气,说他出卖了妹妹都证实了他在里边的推断,妹妹一定受了很大的委屈,要不,妹妹是不会不见他,而毅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警备司令是为了冰凝才抓他的,可他出来了,难道真是那样,他不敢想下去。



“哥,没什么,是我们错了,我不应该怀疑你,不应该不相信你,是我错了,哥。”



冰凝哭了起来,她知道哥哥并不是像警备司令说的那样在外边风流快活,他吃了不少的苦,被折磨得形容憔悴,而自己却受骗上当,失去贞操,可她却不敢给哥哥说。



毅走过去,抱住冰凝,他也好像知道什么,“你别哭了,去,给你哥哥弄点吃的,快去吧。”他想支开冰凝,怕冰凝忍不住对泉说什么,他想昨天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让冰凝才差点跳江,也是那件事,让冰凝误解了哥哥。



泉支撑起来,他不让冰凝离开,“不,冰凝,你别走,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背着毅去找过什么人救我,是不是和他做了什么交易,我知道,为了我,你什么傻事都能够做出的。”



“没有,泉哥,是我错怪你了,对不对,别问冰凝了,让她去做饭吧。对了,冰凝,你哥哥才从里边出来,身体很差,肯定一时受不了大鱼大肉,弄点粥吧。”毅劝住泉。冰凝点头,却看着哥哥。毅让冰凝快去,冰凝离去。


毅将泉扶着躺下,“你也别东想西想的,不管怎么样,能出来就好,还有,你怎么知道是冰凝与谁做交易,她不会的,虽然为了你,她什么都可以做,但她不会与别人做交易,要不,她也不会伤心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出卖我妹妹。他们抓我,就是为了打我妹妹的主意。”泉有些委屈。



“是警察局长?”毅问。



“不是,是警备司令。”



“果然是他,这恶魔。”



“他要我把妹妹嫁给他,他说保我出来,可我没有,我没有出卖我妹妹。”



“别说了,我相信,我们都相信。小龙,你去找一个医生来,让他给泉哥好好检查一下。”



小龙点头离去。



“你也小题大做了吧,这点伤都是皮外的。”



“别强了,什么皮外伤,你的身体根本没有复原,这次牢狱之灾对你是雪上加霜,必须好好检查治疗。好了,你好好躺着,别动,我去看看冰凝弄饭。”毅为他盖好被子,才离去。



泉想了下,支撑起来,走出卧室。走下楼,走到厨房边。



冰凝在厨房里边做饭边哭泣,毅来到她身边。“冰凝,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傻事?”



“毅哥,别问了。”



“不,一定得告诉我,昨天你是不是找过什么人,对了,那个人就是告诉你哥哥要把你嫁给警察局长的人,而他就是警备司令。”



冰凝哭着,“别说了,别说了。”



毅抱住冰凝:“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冰凝,你真傻呀,你怎么相信他,怎么能去找他呀,唉,都怪我。是我没有能力救出你哥哥,你才去冒险的。”



“毅哥,你忘了我吧,我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 毅愣住了,他摇摇头,似乎不相信的望着她,“你果然,天啦。我真蠢呀,我混蛋,我是天下最大的笨蛋。我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原来,我也被骗了,什么你哥被押到苏州,全是谎话,是为了支开我,是他,一定是他。”他狠狠地打着自己。



厨房外边,泉听着这些话,惊呆了,他靠在门边,眼泪夺眶而出,他想冲进去,却又没有进门。他闭上眼睛,任泪水不断流着。



厨房内,毅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蹲在地上。



“毅哥,别这样,你别这样,是我不好,我下贱,我无耻,我去死。”冰凝摇着毅的胳膊。



毅站起来,更加紧紧地抱住冰凝,“我不许你这样做。冰凝,我不允许你这样骂自己,糟蹋自己,更不许你说什么死的话,这不是你的错,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抵挡过那个如虎似狼的家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也不是他的人,你永远是我的人,我从黄浦江边救了你,就不许你去死。”



“可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了。”冰凝哭起来。



“看着我,你看着我,什么叫不干净,你如果不干净,你就不去自杀了,你在我心中是永远冰清玉洁的好女孩,知道吗?你只是被摧残了,受了伤害,你们兄妹都是被伤害的,你哥哥的伤是在身上,你的伤在心里,我要为你们兄妹疗伤。”



“可是。”



“别可是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最爱,是好女人。不过,我要你记住,你不能在你哥哥面前透露半个字,他已经伤痕累累了,如果他知道,我怕他会受不了的,你有什么眼泪就在我的面前流吧。”毅心痛极了,他恨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冰凝,觉得对不起泉,他不知道泉如果知道自己的妹妹失身会怎么样的痛不欲生。



冰凝点点头:“我知道了。”



“好了,饭好了吧,我们给哥哥送去,他一定饿坏了。



冰凝用碗从锅里盛上粥,端着。毅打开厨房门。只见泉倚在门口,眼睛直直地望着他们。



毅走到他身边,扶着他:“你怎么下床了,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呀。”



泉挣脱毅的手,往客厅走,却摔倒在地上。毅扶起泉,把他连扶带抱的往楼上带,泉机械的跟着毅走着。冰凝走在后边,心事重重的。



毅将他扶回寝室,扶上床,泉让他摆布着,眼泪不住地流着。毅给他擦去眼泪:“泉哥,刚才,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他不知说什么好。



冰凝端着粥走过去:“哥!吃点东西吧。”



泉一伸手挡开冰凝手里的碗,碗摔在地上碎裂了,稀饭撒了一地。“滚,滚,你这个贱货。”



冰凝脸色大变,她流着泪往外边走去。



毅跑到冰凝跟前抱住她,拉住冰凝的手,将她带到泉面前,“看好了,她是你的亲妹妹,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怎么能够这样骂她,她只是受了伤害,和你一样,是受了伤害呀。她的伤比你还重,你的伤在身上,可她的伤在心底,更难愈合,你知道吗?”



泉仍然流着眼泪,不理妹妹。



毅跪在泉面前,“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她,要怪就怪我,你打我,骂我都行,只求求你,不要在伤害冰凝了,我不允许有谁伤害她,你知道吗?我是在黄浦江边找到她的,要是再晚一步,她也许就,你怎么能这样骂她,难道你想把她逼向绝路吗?”



冰凝也跪在他面前:“哥,我错了,你打我吧。”



“妹妹。毅,你们都起来吧。”泉俯下身子想去拥抱妹妹,毅扶住他,并将冰凝扶起来。兄妹拥抱在一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