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情妇产私生子大出血休克 妻子为其献血

lq456789 收藏 1 39

丈夫有了外遇怎么办?很多女性采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沅江市妇女胡月兰最初也尝试过这种方式,


但不管用。而当她得知情敌杨秋红在医院生孩子大出血面临生命危险时,她毅然献血及时挽救了杨秋红的生命。杨秋红在深感愧疚准备离开这个世界时,又是胡月兰千里追寻救了她的命。杨秋红出于感恩,主动退出了第三者角色,并与杨秋红结下了深厚的姐妹情谊。在这场婚姻保卫战中,胡月兰以自己的理智和善良赢得了丈夫的回心转意,在当地被传为佳话。1月2日,记者采访了这个奇特故事的男女主角。


痛苦时刻,丈夫有了外遇


现年40岁的胡月兰出生于沅江市区,1990年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沅江市第三职高任教。1993年,她与沅江市洞庭湖水产公司干部刘郁明结婚。


结婚不久,胡月兰怀上了孩子。但几个月后,胡月兰在医院检查发现是宫外孕,孩子没能留下。第二年胡月兰再次怀孕,可一检查又是宫外孕,孩子还是无法留下。


两次失去孩子令刘郁明感到十分沮丧,胡月兰的心情也很痛苦。2002年初,夫妻俩一起辞职下海,在上海市闵行区开了家小酒店。在上海,尽管刘郁明口袋里的钞票越来越多,但他的心理压力十分重。他是父母的独生子,而妻子两次怀孕失败,使他的心情变得很烦躁,时常与妻子发生口角。就在这时,另一个女人闯入了他们的婚姻,这个女人叫杨秋红。


杨秋红今年33岁,出生于沅江市新湾镇。1996年10月,杨秋红与陈某结婚,婚后几年不育,于2001年7月离婚。遭受婚姻挫折的她,几年前来到上海闵行区打工,在沃尔玛超市当导购员。2003年7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认识了老乡刘郁明。随着交往的加深,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刘郁明心中感到痛苦时就会找杨秋红聊天,两人的感情不知不觉陷得很深,最终突破了道德的底线。


情敌垂危,她献血将其救活


杨秋红不甘心这一辈子偷偷摸摸地与刘郁明做地下夫妻,当她知道刘郁明的妻子也不能生肓,她想,如果自己能为刘郁明生个孩子的话,刘郁明不就可以成为她的丈夫吗?2006年7月,杨秋红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刘郁明经常午夜回家,甚至整夜不见人影,这引起了胡月兰的怀疑。一次刘郁明出门换了衣服,把手机丢在家里,不一会就来了一个电话,胡月兰一接是个女人的声音。她问对方是谁,对方犹豫了一下就把手机挂了。胡月兰记住了这个手机号码。一天深夜,丈夫又没有回家,胡月兰拨通了那个打过丈夫电话的女人的手机。正在和杨秋红亲热的刘郁明听到手机一响,顺手拿起手机递给杨秋红说:“你的电话。”胡月兰从电话里听到了这句话,证实是自己丈夫的声音,她气得几乎晕过去。


第二天,胡月兰在单位找到了丈夫,不顾一切地大吵了一架。后来,胡月兰跑到杨秋红的住处大骂杨秋红:“不要脸,今后再缠着我丈夫,就打断你的腿。”杨秋红嘀咕道:“你越这样,我越要抢你的老公。”为确保孩子顺利生下,杨秋红请长假回到了老家沅江,她决定待孩子生下后再回上海。


2007年5月中旬,刘郁明收到杨秋红的短信,说马上就要临产了。刘郁明谎称出差,不顾一切地回到了沅江。5月16日,刘郁明将杨秋红送到了沅江市新湾镇医院,次日早晨杨秋红生下了一个男婴。但随即杨秋红出现产后大出血,很快就休克了。必须迅速输血,否则就有生命危险!杨秋红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但医院血库中没有与杨秋红相匹配的AB型血。医院与市血站联系,被告知也缺少血源,必须有人献血才行。


这时赶来了一个特殊的人———胡月兰。原来,胡月兰经多方打听,知道丈夫是回湖南老家了,她迫不及待地赶回来,几经周折才在市医院急救中心门口见到了刘郁明。她跑上前拖住丈夫的衣服又打又骂道:“不要脸的家伙!”刘郁明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提高嗓音对妻子声嘶力竭地说:“现在杨秋红产后大出血已经休克了……”胡月兰轻声说:“活该!”但刚把这两个字说出口,她又有些后悔,毕竟情敌生死难料,自己也是一个女人啊!她揩了揩眼泪,为杨秋红的生命安危着急起来。几分钟之后,平时看到殷红的血就吓得脸色惨白的她找到医生说:“请抽我的血化验一下,看能不能输给杨秋红。”医生验血后发现血型匹配,但又告诉她要先到市血站献血。胡月兰二话没说就打的赶到市血站献血,血液很快滴入杨秋红的体内……


千里追寻,她再救情敌生命


几天之后,有人把胡月兰献血的事告诉了杨秋红,躺在产床上的杨秋红嘴角翕动了一下,眼角溢出了几颗滚烫的泪珠。望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儿子,回想起和胡月兰吵架的情景,她感到深深愧疚。她想要不是胡月兰救她一命,这一生她都见不到亲生儿子了。胡月兰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而自己则是多么渺小和可耻啊!杨秋红越想越觉得不能原谅自己,她决定为胡月兰做点什么,以弥补自己的过失。她想了很久,突然想到现在胡月兰夫妇最需要的就是孩子,何不把自己的孩子送给他们?


9月20日一大早,杨秋红抱着孩子搭上了去上海的列车。来到胡月兰家里,杨秋红突然跪在胡月兰面前,将孩子递给胡月兰。杨秋红含泪说:“孩子虽然也是我的命,但我的命是你救的,现在你们夫妇最需要的就是孩子,我就把这个孩子送给你们吧。”胡月兰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杨秋红却止不住泪水离开了她家……


正在胡月兰不知所措时,丈夫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他打开手机翻出一条短信给妻子看:“郁明,我特地将孩子送到了你们的家里,我知道你的妻子会对孩子好的。请你的妻子放心,我走了,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胡月兰看了短信,心中升起一种不祥之兆,她对丈夫说:“一定要赶快找到杨秋红。”说着她抱着孩子马上和刘郁明一起找到杨秋红曾经上班的沃尔玛超市,有人告诉他们,杨秋红刚刚到火车站去了。胡月兰和丈夫又赶到火车站,可还是没有找到杨秋红,于是,他们赶紧搭上了上海至长沙的列车。杨秋红正坐在这趟列车上,但他们夫妇没有找到她。


杨秋红下了火车后在新沅宾馆住下,她在药店买了100余片安定片服下后就进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此时,胡月兰和刘郁明心急火燎地赶到沅江市区,但不知去何方寻找杨秋红。刘郁明猜想,杨秋红到市区后可能会住在宾馆。情急之中他俩向沅江警方求助,沅江警方迅速向各宾馆通报了有关情况,很快得到信息反馈,在新沅宾馆找到了昏迷中的杨秋红。杨秋红在医院抢救时,胡月兰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面对第二次救了自己生命的情敌,杨秋红既惭愧又感动,她对胡月兰说,她有了活着的勇气,同时她还是坚持把孩子送给胡月兰。胡月兰在杨秋红的一再要求下接受了杨秋红的孩子。


胡月兰没有料到自己的宽容会结出尽善尽美的果实:如今丈夫回头了,她和情敌也化解了恩怨。胡月兰紧紧地握着杨秋红的手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姐姐——”杨秋红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泪水从脸上滚落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