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安慰我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童明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上网消遣了,从一年多以前,童明开始经常浏览这个叫“吓死你”的恐怖论坛,每天的深夜,童明几乎都在这里发帖子,看帖子。

大家把经常在这类网站浏览的人叫做“鬼友”,大家可能是太喜欢追求刺激了,还经常相约去探险。童明也是其中之一,现在已经是大区域的总版主了。

童明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网站的短信箱。

“尊敬的风,您相信午夜的黑屏上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影子吗?鬼使多多敬上。”

童明在论坛上的ID叫“风”,只有版主级别的会员才能注册单字的名字,也必须叫单字的名字。

童明在回复栏上输入着:“午夜的黑屏上,需要有一些微弱的亮光,否则连自己也看不到,一只昏暗的蜡烛就可以,别忘了,看到什么了要告诉我啊。”

第二条短信,ID叫尖叫的墓碑。

“风斑,如果能约你一起在零点去最阴暗潮湿的洼地林间等鬼魂出现,你愿意吗?”

童明笑了笑,回复着:“离地三尺有神灵,何必要去那种地方呢?零点的时候,就是现在,我一般在这里啊。”

第三条短信,ID叫湿,是恐怖图片区的版主。

“老大,你相信吗,这个坛子里有鬼,我隐约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这几天我的QQ坏了,等能用了,那里详说。”

童明眨了眨眼睛,回复了:“汗!等你说。”

第四条短信,又是尖叫的墓碑。

“风斑,我投诉,我被禁言了,说我刷屏灌水,可是我没有,我收到了ID平行线的一跳莫名其妙的短信后,他盗用了我的密码和ID,是他刷的屏。强烈要求释放。”

童明暂时缩小了信箱的对话框,开始查看尖叫的墓碑的灌水记录,只有一句话,“你来安慰我啊?”,发现了所有灌水内容都是同一个IP地址,就是尖叫的墓碑以前常用的IP地址,看上去是在上海。童明又搜索了被投诉的ID平行线,这是一个潜水近一年的ID,没有任何发言记录,注册IP是个代理服务器,来自美国。

童明回复着:“IP地址相同,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你所说的,暂时无法释放,请理解。”

每天回复会员的信息就是一份很艰巨的工作。

当打开第十五条短信时,童明惊愕得看着屏幕,他有些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看,还是这样的。

这条短信的发出者是“风”,是童明自己,自己会发短信给自己?童明忽然觉得屏幕里有什么影子划过,不经意间打了个冷颤,点击开短信的内容。

“你来安慰我啊?”

“尖叫的墓碑!”

“平行线!”童明几乎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两个ID。

怎么可能收到来自于自己的信息呢?没有记得自己发出过这样的信息啊。

QQ的提示想了。童明点击开一看,是恐怖影音区的实习版主“槐”。

“老大,你在线啊。”

“你好啊,什么事啊?”童明回复着QQ。

“老大,有个叫节约用脑的家伙在刷屏啊,我没法处理他啊。”

“我去看看啊。”童明进入了“吓死你”论坛,果然看到每个帖子的最后回复者都是那个叫“节约用脑”的ID。童明立刻将这个ID关了禁闭,同时发信息给他,请他熟悉版规,不要再次刷屏恶意灌水,但是他灌水的内容,却使得童明再次惊愕的看着电脑屏幕。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

童明查看了节约用脑以往的记录,这是一个老会员了,从来就没有不良的记录,他主要活动在原创区,是个写手级别的会员,应该不会犯这样的毛病啊。

QQ又响了。是“湿”!

“老大,我的QQ好了。”

“太好了,你快说说吧!”童明也有些迫不及待。这个“湿”和童明是同城的,以前搞过聚会,是个律师,说话办事很沉稳,两个人很谈得来。

“老大,我怀疑平行线有问题。”

“为什么?”

“他或她总盗用别人的ID和密码,甚至可以盗用IP地址。”

“那又怎样?”童明没有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奥秘,顶多是个黑客高手罢了。

“有鬼友和平行线见面了。但是。。。。。。”

“但是什么啊?”

“老大,你等等,我干脆给你打电话吧,打字太费劲了。”

“好吧,打我座机吧。”

童明就坐在电话旁边,不一会儿,电话响了。

湿直接进入主题:“老大,我说的比较多,比较乱,但是你先别打断我,我想一口气说出来。”

“恩!好吧,我听着。”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叫苛刻可可的会员,是个男的,他和平行线互相发站内短信留了QQ号码,平行线是女的,很聊的来,正巧也都是北京的,于是俩人约好见面。就在见面的当晚,俩人去了酒店开房,一起用笔记本的摄像头照相,然后发到了鬼友相册版区里,第二天苛刻可可却死在了酒店客房里,平行线不见了。”

“等等等等,这是谁说的啊?”童明越听越乱,不得不打断了。

“是苛刻可可的同学,也是会员,他叫浩浩皓皓,因为他收到了苛刻苛刻的手机短信和几个未接电话。短信上写着,我完了,平行线是鬼,救我啊。还有,浩浩皓皓的站内信箱里有条来自自己的信息,是一个超级连接,打开一看,是一段漆黑的视频片段,不清楚,但是隐约能看到是苛刻可可在和一个女孩做那个,之后就是两人静静的躺着,忽然那女孩想风似的飘着走了。他吓坏了,人现在估计在家呢,刚从派出所回来。”

童明是被事情的经过和这几个人的绕嘴ID给弄迷糊了,于是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是浩浩皓皓告诉我的,我和他也在QQ上经常聊天,交换好的网站。还有。。。。。还有。。。。。。”湿有些吞吞吐吐。

“还有什么啊?”

“我也和平行线见过面。”湿几乎是颤抖的说出的。

“什么?你们也???”童明不解的问着。

“是的,当时就为了那个才见的面。”

“那你怎么没事啊?”童明不解。

“我醒的时候,平行线已经走了。不知去向了,我一位就是一夜情,走了就走了,无所谓啊。”

童明脑子有些乱,结束了通话,想安静一下。

电话挂断了。屋子里重新陷入了沉静。电脑提示又有新短信了,童明机械的打开了内容,这一刻不得不使童明怀疑自己是否清醒。

“风斑,我被禁言了,我投诉平行线盗用我的ID和密码,是他在灌水,我没有,我冤枉啊。”发信人的ID是:“苛刻可可”!

童明顾不上什么了,拿起电话,拨下了“湿”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一连十几次都是关机,这小子明明刚才就是用手机打来的啊,怎么挂了电话直接关机啊。

童明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苛刻可可,干脆决定直接和平行线联系。

“平行线,你好,我是总版主,有部分鬼友投诉你盗用他人ID和密码,大量的刷屏灌水,不知是否确有此事,请说明是否真实,如有,请停止你的行动。谢谢。”

童明发出了站内短信。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自己收到的来自于自己的短信,会不会也是平行线盗用的密码和ID呢?苛刻可可是死了的人,怎么会发信息给我呢?浩浩皓皓又是怎么回事呢?

童明再次拨通了“湿”的手机,还是关机的声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

。。。。。。

大约在百无聊赖的十分钟之后,短信提示音响了,童明打开信箱,点击开短信,居然又是自己的ID在发信息给自己:“你来安慰我啊?”

童明的毛孔有些扩张,瞳孔有些放大,这是谁?

忽然QQ响了。是“槐”。

“老大,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啦?”

“你在刷屏啊!”

“我去看看!”

童明再次进入论坛,天啊,全是自己的刷屏回复,内容依旧是那句话。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你来安慰我啊?”

。。。。。。

童明查看了发帖者的IP地址,惊讶的目光扫视了自己的四周、上下、前后、左右,因为那个IP地址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难道这个屋子里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吗?

童明一下子站了起来,跳到了床上,看着电脑屏幕上发出的烁烁光亮。

他想再次试试“湿”的手机。拨号,等待,居然通了。

“喂?”电话被接听了。

“你是?”童明听出了声音不对了。

“你是找我儿子吧?”

“是吧,应该是。”童明有些结巴了。

“别找了,他已经走了。”这声音有些令人悲伤。

“什么?什么?”童明的惊恐再次席卷全身。

“七天前,别问了。”说吧,电话挂断了。

童明似乎知道了什么,疯了似的直接关掉了电脑,拔掉了电源,甚至拔下了ADSL解调器的电源,拉上窗帘,摘起座机电话的话筒。这似乎是使自己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这时,手机短信响了。

童明低头刚要关机,可是看到了,短信的发信号码,是136XXXXXXXX,是童明自己的。

短信的内容:“你来安慰我啊?”

。。。。。。


关机,童明关机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7 12:03:07 被玄烨号航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