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跋扈将军的死亡,一个野兽王朝的诞生

公元523年,柔然入侵北魏六镇,掳掠牲畜数十万头退走,由于镇将于景拒绝开仓放粮,肚子饿瘪了的怀荒镇军民愤怒哗变,导火索就此被点燃了!六镇之乱打响了第一枪!这场六镇之乱,不但终结了北魏王朝,为北朝贡献了东魏北齐西魏北周四个王朝;还通过侯景之乱终结了南朝的灿烂繁华,决定了梁陈两朝的兴衰;更孕育出建立了隋唐盛世,在中国历史上最为强大的军政团体之一的关陇集团!一只蝴蝶在大西洋振翅飞翔,在亚马逊平原刮起了一场大风暴!一个看似偶然的小事件,直接影响了未来中国的格局!


苍茫大地,谁主浮沉?


乱世出枭雄!


六镇之乱表面看来,是北魏汉化改革不彻底的后遗症;说到底,是胡汉文明的一次剧烈冲突。在这天翻地覆的时代洪流中,出身怀朔镇的鲜卑化汉人高欢,与出身武川镇的汉化鲜卑人宇文泰趁势崛起,分别掌控了北魏关东关西的话事权。


534年,不堪忍受高欢专权的魏孝武帝元修逃离洛阳,轻骑入关。谁知前去狼后迫虎,逃奔长安的元修很快就被宇文泰毒死。高欢和宇文泰这两个平民出身的枭雄心有灵犀,分别拥立北魏皇室做傀儡,此时北魏王朝正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加上偏安江南的萧梁王朝,群雄割据的中国进入了精彩纷呈的后三国时代。


549年八月,东魏孝静帝元善见终于在自己苦难的一生中盼到了一线曙光,有一个天大的喜讯从宫外传来:把持朝政的大将军高澄遇刺身亡!


高澄就是高欢的长子,自幼聪颖过人,他“美姿容,善言笑,谈谑之际,从容弘雅”。父亲高欢还没发达时曾经带着一家子依附上谷的杜洛周叛军,觉得杜为人昏庸有机可趁,便和死党阴谋取而代之,不料事败,高欢之妻匹娄昭君被迫抱着女儿儿子骑着牛跟着丈夫连夜逃亡,杜军追兵在后头紧随不舍。高澄小男孩好动不安生,受不了颠簸,无数次从牛背上掉下来,骑着快马的高欢又气又急,竟然要搭箭射死亲儿子,完全超过汉高祖刘邦逃难时推亲生儿女孝惠鲁元下车的英雄风采。亏了孩子的姨夫段荣充当夏侯婴,这才救了高澄一命。


可以说,这件事给高澄的童年生活蒙上了阴影。而且高欢教导儿子的方法很成问题:虽然一直延请名师,但他自己对孩子就是破口大骂乃至拳打脚踢,所以儿孙们虽然不乏有才能者,但大部分拥有暴力倾向和变态行为,在这一点上高欢难辞其咎。


虽然少年时多历磨难,但在这种严酷环境长大下的高澄非但没有收敛个性还产生了逆反心理,养成了自高自大,飞扬跋扈的臭脾气。十二岁时,高欢为高澄迎娶了孝静帝的姐姐冯翊长公主。仅仅过了两年,十四岁的高澄就闹出和高欢的爱妾郑大车私通的丑事,几乎被杀。


然而高澄毕竟是渤海王世子,高欢经常要他对时事、政务发表看法,高澄倒也能对答如流,并且详加剖析,丝丝入扣。高欢赏识此子,从此让他预闻军国要务的筹划。


536年,十五岁的高澄在父亲的授意下离开高家的霸府晋阳,来到首都邺城辅政,担任尚书令、加领军左右、京畿大都督的重职。朝中大臣都清楚这是在晋阳遥控朝政的高丞相在培养接班人,文武百官因此都不敢小看他。按照史书的说法,就是“时人虽闻器识,犹以少年期之,而机略严明,事无凝滞,于是朝野振肃”。其实如果没有老爹高欢的撑腰,他高澄算那根葱。高澄却不明白这一点,愈加傲慢自大。


在这段时期,东魏与南方的梁朝关系比较和睦,双方的使节往来频繁。为了显示各自的“国威”,主客双方都竭力在言辞、才学方面争锋,常常出现热烈辩论的场面。无论是梁使至邺城,还是魏使至建康,都是如此。高澄乐于此道,每当设宴招待梁使之日,高澄或者亲自到场,或者派遣属下与会自己躲藏在旁边偷听,凡是东魏方面有所妙论压倒梁使,他都会兴奋异常,为之鼓掌助威。徒逞口头便宜,暴露了高澄这个小P孩爱热闹,好虚荣的本性。


544年,高澄升任大将军,领中书监,摄吏部尚书一职,代替父亲成为首辅。这个二十四岁的小伙子开始雷厉风行的树立自己的威信:当时在邺城朝中的事务主要由高欢的老朋友孙腾、司马子如,高欢的堂弟高岳、义弟高隆之四人负责,邺城人称他们“四贵”,可谓权倾内外。这些人自恃功高,在邺城专横放肆,不可一世。高澄便以反腐倡廉的名义拿这四个父亲的老战友开刀。


孙腾见到高澄自恃辈分高不加礼拜,高澄马上叱喝左右把这位孙大叔从坐床上拉下来,用大刀把子迎头一顿乱揍,完了让老孙立在门外反省;高澄的弟弟太原公高洋在高澄面前叩拜高隆之,称呼他为叔父,高澄当面就痛骂高洋一顿,看得高隆之脸色大变;司马子如大肆受贿,高澄命属下人把这位司马大叔押入大牢,还来个假杀头的把戏,吓得这位爷一晚上头发都白了,见到高欢后委屈的直掉眼泪。对此,高欢也得便宜卖乖,对老战友们说:“儿子浸长,公宜避之”。


这样一来,东魏的官场风气大有改观,人心为之一振。高澄还制定了一部《麟趾格》,这就是中国古代著名法典《北齐律》的蓝本。在高澄的主持下,东魏朝廷将治国的政策书于榜上,公开张贴在闹市街头,供天下百姓自由评论,发表意见。对那些提出建议或批评的人,则都给予优厚的待遇,即使言过其实或言辞激烈,也予以宽容,不加罪责。由于百姓的称赞,高澄的威望更加上升。当然这个只是种政治模仿秀,所有帝王将相都玩过这种收拾人心的把戏。若因此以为高澄是一个青天“大少爷”,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身为吏部尚书的高澄关心天下吏治在情理之中,不过他好像更关心天下官吏的夫人们。在好色这一点上,高澄深得老爹的遗传,更是青出于蓝。某官员的老婆漂亮,他就想方设法弄到自己床上。丈夫如果识相,那么就加官进爵,比如崔括的老婆元静仪和高澄有一腿,戴了绿帽的崔括对此睁眼闭眼,结果老崔一家升官赏赐不断;如果不识相,那么就要罗织罪名大加处罚,比如薛寘的老婆元氏不合作,老薛就被高澄找个借口诉讼到廷尉要定罪。那料管事的陆操知道薛寘冤枉,居然不给大将军面子,气得高澄泼妇一样亲自拿起刀把子乱打陆操,还是奈何不了这个硬骨头。


当然碰上陆操这样的青天只是个极小的概率,在高大将军的淫威下,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屈服,这其中也包括他众多的弟媳妇甚至庶母。在出身博陵崔氏名门的士族子弟崔季舒的协助下,高澄的色胆色心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捅了漏子。


东魏大将高仲密的妻子李昌仪很漂亮,高澄看上了她,没想到李氏倒很贞烈,高澄动手动脚下将其衣服都扯破了也没得逞。李氏逃回家向老公哭诉,高仲密和高欢是渤海高氏的同族,论辈分还是高澄的爷爷,冲冠一怒为红颜,马上以自己把守的虎牢重镇向宇文泰投降。高澄此举直接导致了东西魏邙山大战,老爹高欢在此战中先胜后败,差点连老命都丢了。战后李昌仪被东魏捕获,依法应判处死刑。高澄打扮得漂漂亮亮去牢中看她,得意洋洋的说:“今日何如?”李昌仪无法可施,为了保命就顺从了高澄。可见高澄闯出了这样的大祸还完全不知悔改。


547年正月,高欢在征伐西魏的玉璧之战中身患重病,死在晋阳,高澄对此秘不发丧。东魏司徒侯景素有异志,加上本来就和高澄不和,听闻高欢死讯后立刻联结西魏、萧梁,在黄河以南一带起兵造反。高澄沿用父亲临死前传授的秘计,重用大将慕容绍宗击破侯景,迫使这个反复小人南投萧梁去祸害江南。随即在慕容绍宗主持下东魏军队又击败了南方的梁朝和西方的西魏,收复了因侯景叛变而沦陷的失地。一时间名声大震的高澄被孝静帝任命为使持节、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大行台、承袭其父渤海王位。


高欢生前对他身为臣子而驱逐了魏孝武帝的丑行一直心有不安,因此对孝静帝礼敬有加,不但将长女嫁给孝静帝当皇后,而且处分国事时事无大小一定会向孝静帝汇报,身为国丈也非常谦虚恭敬,虽说一直抓权不放也给足了孝静帝面子。轮到身兼大舅子、姐夫数职的高澄秉政,便成为孝静帝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孝静帝仪容俊美,文武兼备,既能双臂挟石狮越过城墙、百步穿杨,又能吟诗作赋、谈古论今,因此颇得朝臣拥戴。而高澄则暗暗忌惮,视之为自己进一步扩张权力的重大障碍。他在取得朝廷大权之后,完全不把孝静帝放在眼里,整天派遣帮自己拉皮条的崔季舒监视孝静帝的一言一动,事无巨细都向自己汇报,时不时追问老崔:“那个痴人疯癫的程度比以前好些了没?你可得给我用心盯着!”孝静帝无可奈何,自嘲的将崔季舒称为自己的乳母。


有一次,孝静帝在狩猎时策马飞驰,监卫都督在马后面高喊:“天子您别跑太快,小心大将军会犯了嗔戒呀!”又有一次,高澄去宫中赴宴,把满满一大杯酒直捅到孝静帝鼻子下:“臣高澄劝陛下饮尽此酒”。孝静帝也急了:“自古无不亡之国,朕身为天子,却处处受人节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谁知高澄更怒,他觉得这位皇帝竟敢不给自己面子,破口大骂:“朕!朕!你个狗脚朕!”当即命令崔季舒连打孝静帝三拳,拂袖出宫。第二天高澄自己不来,派崔季舒进宫谢罪,无奈的孝静帝也认了错,还赠给崔季舒一百匹绸缎作为奖赏。


孝静帝郁闷至极,他不敢做高贵乡公曹髦,可也不甘心做常道乡公曹奂,便与手下几个书生和宗室密谋杀死高澄,刺杀手段竟然是挖地道,这么荒唐的计划当然是很快就泄露。高澄勒兵进宫,气势汹汹的指责皇帝这是在“造反”。在将哭笑不得的孝静帝软禁后,高澄又处死孝静帝最宠爱的两个妃嫔,其余同谋者则被残酷的当众用锅煮死。


549四月,时值侯景乱梁,江南大乱,高澄趁机攻陷了梁朝不少土地,“功业大盛”。孝静帝被迫下诏令高澄以大将军身份兼相国,封齐王,加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殊礼。和当年的曹操一样,高澄作为人臣而言,其距离权力顶峰仅一步之遥。


七月,志得意满的高澄来到邺城,假惺惺的做姿态要求辞去孝静帝授予他的爵位和特殊待遇,却上表请求孝静帝册立自己的外甥元长仁为太子。这其中的潜台词可能就是为废帝册立幼主做准备。明眼人都看出了这一点,高澄在朝堂上问济阴王元晖业道:“近来你读了什么书?”元晖业为人豪爽,张口就答:“我读了许多遍伊尹、霍光的传记,不读有关曹丕、司马炎的书。”警告高澄不要萌生簒逆之心。可惜在东魏,元氏皇族全无兵权,怎么奈何高家!


面对火烧眉毛的危机,孝静帝如何不急?而这位高大将军竟在篡位前夕暴毙,岂非天意!不由得孝静帝不暗自高兴。


说起来好笑,威名赫赫的大将军高澄,竟是死于自己一个名叫兰京的厨子手上!


兰京倒也不是普通人,他的父亲兰钦是与传奇将军陈庆之齐名的梁朝勇将。先前魏梁双方交战时兰京被俘,分配到高澄府中作厨奴。兰钦多次派人携重金要赎回儿子,高澄总是不许。兰京也多次申诉自己的身份请求回国,反而遭到高澄一次又一次的仗责羞辱:“再罗嗦就把你宰掉!”。兰京不堪忍受高澄的虐待,暗中和六个同在厨房工作的厨子密谋刺杀高澄,可见高澄在自己家中也是非常不得人心的。


八月初八日,高澄与心腹大臣陈元康、崔季舒、杨愔等人在东柏堂密谋受禅篡位之事。东柏堂在邺城北方,并非高澄的齐王府。之所以在这里商议大事,是因为高澄在和寡居的庶母柔然公主私通生下一女后又迷上一个名叫元玉仪的美人。此女是东魏高阳王元斌的庶妹,曾经做过孙腾的家伎又被抛弃,高澄发现她后却迷恋不已,封其为琅琊公主,异常宠爱,特地为这个美人修建了东柏堂,时时来这里作乐,久而久之东柏堂竟成为了真正的齐王府。


高澄一行人正商议间,兰京端着盘子来送食物。高澄自大的脾气又开始发作,挥手让兰京退下,还大声说:“我昨夜梦见这个奴才用刀砍我,看来我得赶快干掉这小子”。高澄这随口一说,兰京在门外可听得出了一身冷汗,更下定了“先下手为强”的决心。


要说高澄也是倒霉鬼催命。他为了和琅琊公主来往方便,每次来到东柏堂总是把身边侍卫赶到大宅外面,眼下他图谋簒逆,身边只有几个书生,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好个兰京,他一不做二不休,回厨房取了刀子藏在盘底,单身一人走进大堂。高澄见状大怒:“我没叫你,怎么敢自己进来!”兰京将盘子狠狠掷在地上,抽刀怒吼:“我进来杀你”!


看着眼前怒发冲冠的兰厨师,高王爷现出了绣花枕头的本色,他慌慌张张的从床上跳下来,还把脚脖子扭着了,雪雪呼痛。兰京见状又气又笑,上前就要杀掉这个人渣。


面对雪亮的刀刃,高澄大声呼救。杨愔、崔季舒两个身长七尺,高大肥胖的壮汉却根本不理主子的呼救:杨愔连靴子都不及穿,光着脚狼狈逃走;崔季舒则逃到厕所躲起来。唯有身材瘦小的陈元康挺身上前保护高澄,但他用破肚出肠的代价换来的时间只是让高王爷玩命似的钻到床底下而已。


此刻高澄的侍卫听到宅内的异变纷纷赶到,却被兰京的同党拦在门外。


兰京首先将这位蜷缩在床底下的王爷揪出来,当胸一刀,随后六个愤怒的奴隶刀剑齐下,权倾天下的齐王高澄登时在禅位大典举行前一刻一命呜呼,年仅二十九岁的他终于未能圆其“皇帝”之梦。


由此看来,高澄是死在自己跋扈、好色两个大毛病上的,真可说是恶贯满盈的报应之举。然而真相确实如此么?


早在八月初期,东魏太史就曾上奏宰辅所应星相微暗,一个月内将发生大变。邺城也流传着“百尺高竿摧折,水底燃灯灯灭”的童谣,暗示高澄将会暴死。这种把戏在北齐建立后还有过一个经典的例子:西魏大将韦孝宽设立反间计,派人在邺城散布“百升(斛)飞上天,明月(斛律光表字)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木不扶自举”的童谣,使得北齐后主高纬冤杀了忠臣良将斛律光,并最终导致了北齐的灭亡。可见童谣谶语并非什么神秘预言,完全是出自别有用心者的预谋策划。


兰京刺杀高澄前数天,崔季舒无缘无故在北宫门外当着众多朝臣的面长吟南朝诗人鲍照的诗:“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直吟的泪流满面,语声凄楚,目睹此景的人莫不感到怪异。高澄的七弟高涣是个早熟的孩子,兰京刺高澄案发时他正在西学读书,听到东柏堂方向的喧哗后高涣反应不俗,他弯弓搭箭走出学堂大叫道:“肯定是大哥出事了!”


种种诡异事项不胜枚举,显示兰京刺高澄一事并非只有简单的仇杀那么简单。是否有人要暗中对付高澄呢?


天下要高澄死的人太多了!但眼下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高澄的二弟高洋身上。


高洋就是快刀斩乱麻这一成语的创造者。高欢极为看重少年时的高洋,经常说这孩子的能力强过我。高澄也由于高洋在兄弟中年龄仅次于自己,心里非常忌恨他。高洋于是开始韬晦,处处小心、谨慎,有话也不轻易说出来,常常自己贬低自己。与高澄说话,无不顺从高澄的意志。还经常装傻充愣,天天拖着大鼻涕也不知道擦掉,乃至东魏全国的人都认为高洋是个大傻瓜。高洋经常为他的夫人李氏做一些精巧的衣服玩物,高澄见了总是要抢过来;弟媳妇受不了这个气,不想给高澄,高洋却笑着对她说:“这种东西想要多少有多少,现在大哥需要,我们怎能如此吝啬呢?”高澄听了后感到不好意思,便扔下不要,高洋就捡了过来,也不做出谦让的样子,颇有“将欲取之,姑先与之”的气质。高澄被高洋骗过,经常对人轻蔑的说:“高洋这种人也能享受到荣华富贵,相书上怎么解释得通呢?”


这位“内虽明敏,貌若不足”的高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在刺杀案发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并指挥军队将兰京等刺客全部乱刀砍死,造成了死无对证的局面后高洋才慢慢走出东柏堂,神色自若地说:“奴才造反,大将军受了轻伤,没有大碍”。 高澄被害消息很快传出,东魏“内外震骇”。而之前一直被认为是傻瓜的高洋却镇定自若,一系列处置均井井有条,令天下人刮目相看,朝廷内外很快承认了高洋大将军继承人的地位。由杀人动机来看,此案的最大受益人无疑是高洋,他的嫌疑最大!


然而这只是推测罢了,在正史的遮掩下,只有这为数极少的蛛丝马迹且不成严格的证据。事实的真相,大概只有高洋与在其称帝后得到重用的杨愔、崔季舒三人知道了。


得知高澄被杀,孝静帝高兴的对左右说:“大将军之死真是天意,看来威权当重归于朕了”。可怜他还没高兴几个时辰,就见到高洋带着八千多武士来到邺宫,和高洋一起持剑登上昭阳殿的就有二百多人。又惊又怒的孝静帝下阶相迎,二百多武士见状竟齐刷刷的捋起袖子手按刀柄,如临大敌。高洋自己一言不发,让从人传话告诉孝静帝:“臣有家事要办,须去晋阳”!随即虚拜两下后扭头便走。孝静帝大惊失色,望着高洋远去的背影,沉痛地长叹道:“此人似乎更不能相容,朕不知死在何日!”


一年后,高洋就将孝静帝废为中山王,东魏至此灭亡。越一年,高洋把孝静帝及其诸子全部毒死,其后更是将元氏皇族灭绝。


人渣高澄死了,继承高澄的偏偏是更好色,更奢侈,更暴虐的人渣。不过,比起只追赠开创基业的大哥孙策为长沙王的吴大帝孙权来,高洋算是大方得多;虽然他强奸高澄的老婆,抢了侄子的家当,倒还追封高澄为北齐文襄皇帝,让大哥在地狱过过皇帝的干瘾。北齐高氏家族作为中国历史上最龌龊的一群皇族,似乎有着只要谁当了皇帝,就要把父、叔、兄、弟妻妾全部奸淫的传统怪癖。

北齐这个后人眼中的禽兽王朝,就此建立了。所幸这个王朝比起高澄还要短命,才不过28年。更为诡异的是,高氏一门除了第一代的高欢,竟没有人活过四十岁的。


公元577年,北齐被宇文泰建立的北周消灭,高欢的直系子孙全部灭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