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肢体语言是无声的,却又叫语言,这种语言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反映出人们最真实的感受和内心的需求。无声的动物几乎完全靠肢体语言表达友好、愤怒、排斥和性感,像蛇(响尾蛇除外)、变色龙、乌龟、鱼类等等。不用语言,性感就能够准确无误地充分表达,用语言反倒索然无味。

有时也产生误会。

一个年轻漂亮风骚的女子向你跑来,你以为是扑向你的怀抱里,不是,是你后边的那个丑女人。一个女子向你招手,你跑过去,给你的可能是一个电光;假如就你两个人,给你的可能是一个热吻。

肢体语言有着无比丰富的内涵,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姚洁和妈妈一起居住,很少进妈妈的房间,她很懂事,怕妈妈有什么隐私。打扫卫生的时候,姚洁站在房间门口,妈妈说,进来吧。姚洁看到,妈妈的梳妆台上,有一个镶嵌精致的黑白长发披肩照片,姚洁说,妈妈年轻的时候原来留长发呀,太漂亮了。妈妈说,我原来留短发,后来留的长发,都是盘着,蓬头散发我不习惯,我们那时候保守封建。年纪大了,梳头麻烦,剪了,显得精神。你留长发很好看,不要剪。

当姚洁踏进桃园别墅17号大门的时候,当然不会想到顺滑油亮的长发。她心里有些惊颤,当然不是因为自动打开的电动门,也不是因为那个看大门的老汉,而是因为那条关在铁笼子里的狗――藏獒。

她知道藏獒凶猛,而藏獒看她的眼神却很温柔,也没有吼叫,也许是因为关在笼子里吧,抑或是把她当成了熟人,再不就是与训练有素有关。

当姚洁走进门厅的时候,也不会想到长发,当自动门打开的时候,她的心思很自然地全都放在了迎接她的人身上。

副省长李百万笑眯眯地向她走过来。

妈妈家里有李百万的录像带,李百万正在大会上做重要讲话,妈妈专门给姚洁看过。李百万还不到六十岁,作为高级干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是为国家和社会干好工作、做出贡献的黄金年龄。看画面,李百万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般都这样,估计保养的比较好,估计也没有化妆,如果也像明星演员一样抹上厚厚的一层底粉,就能年轻二十岁。遥想当年,他必定是年轻英俊,一表人才。

居下位的人看上位的人,往往有一种敬畏之心,姚洁也不例外。首长微笑着,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微笑啊,姚洁难道还能哭丧着脸不成?她要比首长笑得更甜蜜,更灿烂,嘴咧的合比例,牙齿露的有分寸。她向前走去的时候,脚下有点软,两腿之间本来就有些开,那就是无声的肢体语言。如果从后面看姚洁,丰满的臀一颤一摆,像小花母狗一样,更是极尽性感。看前面已经足够了,那么,丰满的臀就当作秘密武器吧,等一会儿再欣赏不迟。

当李百万握住她的纤细小巧的手的时候,她也没有想到长发。首长的耍过笔杆子的手像女人的手一样细腻,那是一双温暖的大手,把姚洁的小手合握在一起。姚洁肯定心跳加速了,手心加热了,湿润了。她要过李百万这道坎,过去了是光明大路,过不去,脚下就会塌陷,抑或跌入万丈深渊。

一个就要落入悬崖的人,突然被人拉住了手,那是救命的手,更何况救命之后还有光辉灿烂的前程在等待,于是,手与手的相握,就再也没有分开。准确地说是姚洁无力分开,她就像被粘杆粘住的知了,是无法挣脱的。再说,挣脱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挣脱呢?狮子和老虎向往森林和山岗,百灵和八哥向往蓝天白云,可是被俘之后住在笼子里,不是生存的更好吗?

当李百万把她揽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说,你的头发真好,乌黑油亮,就像你们董事长的头发一样,我最喜欢这样的长发,用手一摸,感觉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姚洁似乎明白了一切。

妈妈的心机隐藏得太深了,这是姚洁第一次破解了妈妈的心机,一股淡淡的怨恨之气涌上心头。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反而给省长一个更加甜蜜的笑脸,非常符合科学定义的笑脸。嘴唇咧开的宽度是脸部的1/2,大部分上排牙齿外露,下排牙齿隐藏在唇内。尽量少露出牙龈,在2毫米以内。

当姚洁和李百万密切接触,忙完了必要的业务,谈完了重要的工作以后,姚洁平静下来,就感念妈妈的恩德了。将来如果能够借助外力的推动,就像招商引资一样,有了资本,再加上自己的努力进取,就能像妈妈那样风光,而且有钱。我这样年轻,难道不会比妈妈更出色吗?她这样想。

当她走出了桃园别墅17号大门的时候,心里又有些失落,未来的一切离现在还很远很远。当她在护城河边上溜达的时候,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有些疲惫的倦容,未来还会是水中的自己吗?旦愿自己的未来不是水中的造影。

妈妈带着她去做美容美体和微笑培训,是为省长准备的吗?可是已经让由昆占了先了,妈妈是为儿子由昆准备的一道大餐吗?或者?

姚洁知道,由昆是突然回来的,妈妈还抱怨他,你不好好在美国学习,回来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将来能做什么?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花了那么多钱,什么都没学成。钱我是花,你不能抱怨我没培养。

美国有什么好的?我就不愿意在那里。花你的钱你心疼是不是?我花你多少钱?我还你。由昆拧着脖子,瞪着眼说。

由昆一发脾气,妈妈就不说话了,好像欠他什么似的。

由昆住了三天,天天带着姚洁去高级宾馆开房间,他的健壮的身体,饱满的精力,几乎让姚洁瘫痪。幸运的是,当姚洁实在招架不住,准备拒绝的时候,由昆突然走了,回老家去了。回头想想,由昆青壮无知粗野,和由昆在一起有着太多的激情,省长高素质和蔼文明,和省长在一起,更多的是爱护和体贴,还有可以期待的触手可及的美好未来······

由昆的老家在哪里呢?

由昆跟姚洁说了些什么呢?

由昆说,你放心地跟我妈妈干,我让她多给你钱,让她给你买车。钱都是公家的,又不是她自己的,不花白不花。我妈妈就怕我。她对别人厉害,对我她不敢。我一瞪眼,她什么话都不敢说。

姚洁问美国好不好,由昆说,美国当然是好,可是我一个人,满眼没一个亲人,太孤单。你要愿意去的话,我带你一块去。

姚洁和由昆的事,妈妈连问都没问,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十八、性感是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