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缨枪 第一卷 11、海龙县衙燃烈火-2

学林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size][/URL] 三个人走出了杂神庙,向城隍庙走去。 庙门口有个鬼子站岗,沙龙对金大蛋说:“你在前边走,日本鬼子如果要问的话,就说来提审犯人,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你就说是你的护卫。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到近前,金大蛋说:“我来提审犯······” 话音还没落,沙龙一拳打过去,把鬼子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


三个人走出了杂神庙,向城隍庙走去。

庙门口有个鬼子站岗,沙龙对金大蛋说:“你在前边走,日本鬼子如果要问的话,就说来提审犯人,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你就说是你的护卫。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到近前,金大蛋说:“我来提审犯······”

话音还没落,沙龙一拳打过去,把鬼子打倒在地,上去掐住他的脖子,又示意金大蛋帮忙,金大蛋上去一掌,打在鬼子的胸口上。他的盖天拿魂掌还真有些功力,把鬼子打挺了。

沙龙又示意金大蛋他们把鬼子拖到一边去,他们就拖着走了。沙龙等他们回来,左等右等不回来,心里骂了一句:“这三个混蛋,可能是溜了。”

果然是溜了。

沙龙本来想从大门里进去,现在看来不行了,他怕一推大门,就会发出声响,惊动鬼子。他提了鬼子的长枪,绕到后墙,飞身上墙,摸进了城隍庙。

他要弄清楚里边的鬼子、伪军在哪里站岗。

现在他身上有三把手枪,一条长枪。幸亏有这条长枪,因为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大殿门口有一个鬼子一个伪军站岗。

院子里没有人,他估计那些妇女儿童可能都被关在大殿里。后来证明果然如此。

不能开枪,那会惊动敌人,他还没有看清楚其他鬼子、伪军在哪个屋里睡觉,可能在东边厢房里,也可能在西边厢房里。

到底怎样把这个鬼子干掉呢?

相距约有五步远。

没有很好的办法。

他想,最好用刺刀。

他想等鬼子靠近一点,忽地窜出去,一刺刀将鬼子捅死。

偏偏地鬼子站住不动,那个伪军走来走去的,一会儿也不停。

又等了一刻,鬼子还是不动。

他不想再等了,时间拖得太久,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当时运足了力气,顺过枪来,脚下猛地一蹬,就像欲扑食的猛虎一样,冲了出去。鬼子听见了动静,刚转过身来,沙龙的刺刀已经到了,一刺刀将他捅了个透心凉。

那伪军见了,想跑,沙龙低沉地喝了一声:“站住!”

他就没敢再动。

沙龙说:“不准声张,不准动,我打死你。”

他好像是个明白人,就小声地颤抖着声音说:“我不动,不动。”又用手指一指西厢房,说:“一共就两个鬼子,皇协军都在屋里睡觉了。”又指指大殿说:“都在里边,没锁门。”

沙龙说:“算你明白,大门口的鬼子已经叫我干掉了。我去把住屋门,你去放人。你要是不老实,我可是不客气。”

他说:“我保证,我也是中国人,明白,明白。”

大殿门打开了,零乱的脚步声惊动了西厢房里的伪军。

屋里有了动静。

沙龙对着屋门喊了一声:“八路军来了,谁都不准动,动就打死你。”

屋里有人打了一枪,沙龙也打了一枪。

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当晚,被抓的人都被救了出来。


日伪“华北政务委员会”会议在兖州召开,委员长王揖唐,督办殷同到会,华北四省省长和山东省省长唐仰杜到会。他们要一起研究研究如何进一步投降卖国的事情。

金大蛋在数日前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从火车站到县衙,扎好了沿街牌坊,上书:“同文同种,中日亲善;东亚共荣,万民同心”等字。隔几步就是一条横幅,写着:热烈庆祝华北政务委员会会议在我县召开!热烈欢迎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节钺遥临!街两旁,乐队吹吹打打,兖州城里的所有中小学生,手执鲜花、三角旗、彩带,对卖国贼表示热烈欢迎。

沙英也在欢迎队伍当中。

海龙跟着金大蛋、浪金花去火车站迎接,看到了沙英。两人只是扬手打了个招呼,没有来得及说话。

日军司令部设在火车站西边的一个大院子里,到了门口,只准金大蛋一个人进去,随即关上了大门。

金大蛋进去以后,并没有参加会议,警卫又把他挡在了屋门口。空荡荡的院子里就他一个人,又没事干,他就一圈一圈地转悠。不到十点就进去了,看看过了下午一点,还没有吃饭,金大蛋早就饿了。好歹看到小姐上饭了,金大蛋想进去吃饭,却又被门口的卫兵挡住了。

这个大院子,唐朝的大诗人李白,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杜甫常到他家里来作客。墙上有李白和杜甫的诗。其中两首写的是:

双鳃呀呷鳍鬣张,拨刺银盘欲飞去。

呼儿拂几霜刃挥,红肌花落白雪霏。

为君下箸一餐饱,醉著金鞍上马归。

--李白

兰陵白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李白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杜甫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

--杜甫

当年,这里取名金口坝“谪仙居”,是文人墨客礼尚往来之地,吟诗作赋之所,曲径徊廊,草绿花香,幽静雅致,如今却成了日本鬼子屠杀中国人的大本营,单说这诗,每一首都不离吃与喝。金大蛋是个吃货,能喝酒,李白也能喝酒,金大蛋虽然没有多少文墨,却也知道李白既是诗仙又是酒仙,偏偏地墙上的诗里写的就是酒。金大蛋馋呀,饿呀,等呀,盼呀,就是没人叫他进去吃饭喝酒。

突然,他眼前一亮,他的干儿子出现了。他的干儿因为使的一口好大刀,人称金大刀。“儿呀,我的儿呀,你来的正好,正好,你进去问一声,看看是不是让我进去吃饭,可把我饿坏了。”

金大刀一皱眉,说道:“你别这样儿呀儿地叫我”,一指卫兵,“叫他们听见多难听。我叫你干儿还差不多。”

金大蛋气的面色铁青,怒道:“你怎么这样说话?我······”

金大刀说:“我这样说话怎么了?”

金大蛋好像害怕这个干儿,呱嗒了几下嘴唇,“我是说,到吃饭的时候了,既不叫我走,又不叫我进去吃饭。我这个县长,是不是,太没面子?”

金大刀说:“好,我进去替你问问。”

他这一进去,就没有再出来,气得金大蛋在院子里防火的大水缸里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脏水。不解恨,又洗了几把脸。

到了两点多,残汤剩菜往下撤了,也没有人叫他吃饭。

金大蛋眼巴巴地看着小姐往下撤盘子,看看就要撤完了,他是再也不能等了,于是就追上小姐,说:“大妹妹,等等,等等,我是县长。”

小姐只哦了一声,没怎么理他。

他又说:“我是兖州县县长,为保卫长官的安全,我在这里站岗,站了半天了,还没有吃饭。”

小姐又哦了一声,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金大蛋在心里骂道:这个私孩子真笨,你就不会让让我?我那么大一个县长,怎么好开口要剩菜吃。

小姐要走,金大蛋想吃,又不想伸出高贵的手拉住她,又说:“我说小姐”,指着盘子,“这菜,是不是省长吃的?”他呱嗒着嘴,又抽鼻子又挤眼。

小姐说:“都是他们剩的。”

金大蛋说:“那你端回去干什么?”

小姐说:“喂猪呀,喂狼狗呀。”

金大蛋说:“这么好的菜,那不是浪费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呀。”

小姐说:“你想怎么着?”

她就是不说“你想吃就吃了吧”,金大蛋恨不得枪毙了她。

金大蛋说:“我是怕浪费,我虽然是个县长,可是我过过苦日子。”

小姐说:“我们更苦,连剩菜都不让我们吃,我们也不敢吃。”

她好歹说出了“吃”字。

金大蛋不失时机地、坚定地说:“我敢吃。”

小姐说:“要是给你吃了,我就会挨打,让狼狗咬,不让我在这里干了。我害怕。”

金大蛋说:“我跟山狗司令是知心朋友,跟各省的省长是弟兄,我保证你不会挨打。以后,你可以跟着我去呀,我可以认你做干闺女,我那里有的是好吃的,我还会给你买新衣裳。我保证,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小姐说:“那你就吃了吧。”就将两个盘子里的菜合作一处,递给了他。

金大蛋得了鬼子和汉奸吃剩下的残汤剩菜,如同得到了美味佳肴,迫不及待地用手抓菜吃,大吃大嚼起来,无非是一些芹菜和肉丝。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不一时就吃的一丝儿不剩,肚子里还饿,就将那盘子里里外外舔了个干干净净,就像专门刷洗过的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