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三章 赤字截君为报国 2、小试锋芒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2、小试锋芒


鉴治脚下是一个大深井,井面足有一丈余宽,井深多少,里面黑洞洞的无法估量。鉴治侧耳细听,发现井下有人喘息和轻微的呻吟声,忙运动真气,轻声向井下传问:“井下可是大宋皇帝?”

只听下面有人回答:“正是孤家,井上何人?可是大宋臣民来救孤家出水火?”

鉴治心情激动,想不到真在这找到大宋皇帝,正欲搭话,忽听门外宁聪道:“师傅,有人来了。”

鉴治忙转身蹿出大帐,隐在一旁。

黑暗中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完彦娄室请来的大满、二满。

这兄弟俩本来是值的上半夜班,刚睡下不久,就听见兵器相击声,知道有人来救皇帝来了,两个人立即起身,带着兵器,想到那云子那助战,可他俩随后又一想:万一这是有人声东击西咋办?大帐篷内又无人守候。俩人一嘀咕,就奔了看押三个皇帝的大帐篷来了。

哥俩来到大帐篷门前,均轻轻跳过铡刀下的门槛。原来机关就在铡刀下,只要在门口的门槛稍微停一下,大铡刀就会飞速落下。鉴治并不知道机关所在,但却无意中飞越过门坎,因此没有触动机关,免去了一场灾难,这也是天意吧。

鉴治见大满和二满两个金国武士进去后,记住了他们的步子。

大满和二满进了大帐篷,见无异样,就对下面喊:“喂,有喘气的么?”

下面有气无力的回答:“来救孤家的,何不快下来?”

大满和二满相视一笑,不以为然,退出了大帐篷,在帐篷四周巡视了一遍,鉴治师徒早就溜走了。

师徒俩又回到了刚才斗杀的地方,这时候的情景正危机。

那云子和老者激战正酣,而那云子另外两个徒弟正将那黑衣侠士紧紧围住,这两个高手打一个,黑衣侠士是难以抵挡。鉴治两人赶到时,黑衣侠士衣服上已经有多处划痕,正支持不住,白发老者也已看见,可他却苦的抽不出身来相助,那云子一边哈哈的笑着,一边将宝剑舞的光圈滚滚,不时向老者压来。

突然黑衣侠士“啊”的叫了一声,鉴治和宁聪正巧赶到,黑衣侠士的左膀被那云子的大徒弟胡老大一剑划中,黑衣服被划开,露出白白的肩膀来。

黑衣侠士这一喊不要紧,牵动了白发老者的精力,这老者一分神,说时迟那时快,那云子的长剑点上了白发老者的前衣襟,虽然被老者巧妙的躲开了,但是五磨剑的尖刃,还是划中了白发老者的皮肉。老者不知道,那云子的剑上有毒,只要刺中,必死无疑。

鉴治一看老者受伤,十分危险,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忙对徒弟一点头,弹出软剑,手中一抖,脚下一点,飞身直奔那云子。

宁聪也学着师傅的样子,软剑直奔胡老大的双目扎来。

那云子本想今夜该立个头功,因为他的长剑有毒,白发老者马上就得中毒,他正暗暗得意,却不料空中飞来个高手,看那人落地连声都没有,还没等他看清来人,对方的剑气已经直奔他的心房,吓得那云子连退两步,他可太吃惊了,自己五魔剑封得这样严密,竟然有剑气穿过,这样的高手平生还是头一回见过,那云子岂能不惊。

鉴治的武功造诣已是最高上乘,他修炼武功六十余年,将自己毕生所学,与深山老林里的动物斗擒之术结合,创造出别奇的“白山剑法”,由于他闭门自练,江湖上并不知道有此剑法,今日遇到那云子,并不想和其斗杀,只是看到白发老者危在旦夕,出自一片善心,想挽回白发老者一命罢了,因此出手就逼退那云子,同时告诫白发老者:“走!”

那白发老者刚开始还没在意,以为只是划了点浅伤,可不一会就觉得不对劲,伤处越来越疼,还有些头昏,坏了,他知道自己重了毒剑之伤,忙运内气封住伤口,苦撑力斗,见有人搭救,忙抽出身来,跳到黑衣侠士旁,黑衣侠士在宁聪的帮助下,已转危为安。白发老者和黑衣侠士联手,胡老大和巴拉园可就不是对手了,只有抵档之式,根本就无力再还手。

此时,宁聪正和那云子的五魔剑传人、女徒弟杜媚杀得正酣。

本来开始杜媚是观战的,她不愿和两个师兄都打一个人,觉得那样传出去,在武林界里就太丢人了,因为这杜媚的武功远远高于她的两个师兄,她是那云子的正宗传人,当然不会以强欺弱了。突然间,形势逆转,眼瞅着两个师兄就要胜那个黑衣侠士之时,冷不丁出现一个人,差不点把大师兄给废了,多亏大师兄躲闪的快,二师兄可就不那么幸运了,被这位新来者的利剑削掉了一绺头发,吓得巴拉园也是连退了两步。其实,这是宁聪手下留情,他不敢妄开杀戒,要不然,巴拉园的小命就没了。

杜媚大怒,挺剑直刺宁聪。

杜媚不愧是五魔剑的传人,剑圈刚刚舞起,剑锋就直逼宁聪。

好在宁聪根基扎实,只管按师傅教的使出“白山剑法 ”。

这白山剑法本是鉴治几十年的自创,它柔和了一禅大师的“一禅剑法”,结合长白山飞禽走兽擒扑争斗之技巧和功力,独创出一套别世异凡的功夫,只要剑一出手,剑气就已经先震慑到对手的穴位了,刚才鉴治就是用了“白山剑法”先逼退了那云子。

宁聪见这位旁观的女子突下杀手,剑光夺人,已不敢再客气,运气与剑首,抵住杜媚。

杜梅只想一剑送了这个小子的命,却没料到,对方的剑气竟然冲过她的剑圈,直逼面额。杜梅暗暗吃惊,她还真在同辈人中少遇对手。这回见这么一个小子,武艺如此高强,可不敢轻敌了,把师傅传授的武艺,全部施展出来。

宁聪也当仁不让,只几个回合,就找到杜梅的一个破绽,腕子一抖,剑锋已抵住杜梅雪白的咽喉。杜梅大吃一惊,心想:完了。当即闭上眼睛等死。这也就是瞬间的功夫,只见宁聪的剑锋一转,杜梅只觉得左耳下象似飞虫碰了一下,一睁眼,宁聪等人已奔出十几米外。

杜梅一摸左耳,才发现左耳银坠儿被那人剑削掉了,杜梅顿时脸臊得通红,她知道,这是对手手下留情,要不,她早就没命了。好在这一切都在顷刻之间,没人注意,只有师傅那云子感觉爱徒有点异常,可也没在意。

杜梅说了声:“还不快追。”就要赶过去,被师傅那云子拦住。

那云子知道今天遇上了劲敌,不想再打斗中失了武林尊师的身份,让大满哥俩和古龙宝看不起,当即挥挥手,向设置的机关发出“收网”信号,他想把这几个不明之客全部活捉在“天网”里。

白发老者和黑衣侠士相互搀扶着,在鉴治和宁聪的护卫下,刚奔到栅栏边,就听到头顶上空传来“呼呼”的风声,几个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硕大的网,正收缩而来。

鉴治喊了声:“正门走!”率先从来的缺口处跳出。几个人先后跟出。由于正门这里的铁绳已被宁聪进来时破坏,因此这的机关已失灵,“天网”无法收拢,几个人均逃出机关险地。


当四个人奔到小店门旁时,白发老者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头倒在地上。黑衣侠士见状也顾不得隐瞒自己了,他随手拽下面罩,抱着老者的头焦急的连声喊道:“爹爹、爹爹”。

宁聪看出,这个黑衣侠士,正是那天在黄龙府城门外六合塔附近打骂老者的华丽青年;而那老者,正是这位被师傅救出来的白发老人。宁从这才恍然大悟,当初师傅为啥说“巧进班房”那样奇怪的话来。原来这父子俩也是为宋朝的两个皇帝在“演戏”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