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三十二章。大开杀戒

杀手温柔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我喜欢!很喜欢啊!”鹿鸣远忽然听到自己的身体里,那个苍老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地说。   “喜欢?”鹿鸣远用极低的心语问道。   “是啊,小子,我能不能向你提一个要求?”   “说!”   “以后,你要多亲近亲近女色。”   “?!!!”鹿鸣远震惊地头发直竖。   “而且要真刀实枪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我喜欢!很喜欢啊!”鹿鸣远忽然听到自己的身体里,那个苍老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地说。

“喜欢?”鹿鸣远用极低的心语问道。

“是啊,小子,我能不能向你提一个要求?”

“说!”

“以后,你要多亲近亲近女色。”

“?!!!”鹿鸣远震惊地头发直竖。

“而且要真刀实枪地干,多多益善。”老家伙快乐得象个孩子,不过,说话声居然一本正经,带着循循善诱的教书育人的味道。

“什么意思?”

“小子,本祖宗很喜欢阴阳合修,可是,没有了阴气的精华,哪里能修得来?所以,我们分工合作,你得了舒服,我得了阴华,这叫各取所需,怎么样?”

“为老不尊的家伙!”鹿鸣远心里的那点儿欲火早已被他搅闹而消灭得干干净净。试想,谁能够在一个人的监视之下做那些激动人心的事情?

兔女郎继续深入,双手贪婪地抓着鹿鸣远的裤子的拉链,有些急不可耐地撕扯着:“快!快!”

鹿鸣远哪里有这个心思?一把搂紧了她,让她几乎不能呼吸,不得不停了手。

精致的鹅蛋脸在灯光的闪烁下突然清晰地出现在鹿鸣远的眼前。

鹿鸣远不得不承认,她是个非常漂亮的美眉。

白人?

对,金发碧眼,皮肤如雪,岂能不是白人?

从气质上看,她应该是很有教养的那一类型,怎么会这样放荡?

正在鹿鸣远疑惑的时候,包间的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人,一个满脸横肉,身材魁梧,却戴着金丝眼镜,衣服整齐名贵,一个大富豪的模样。

四十多岁。双手叉在腰间,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在昏暗的彩灯里,象一只发着幽暗光芒的猫眼。

“混帐!放下她!”

标准的日语,霸道的气势。

鹿鸣远大怒,挑衅性地把怀里的女郎纠正了身体,抱得紧紧的,嘲笑道:“你先生也想来挤公共汽车吗?”

那个黄种人见鹿鸣远从容不迫,也有些心虚了,就解释道:“她是我的秘书,是一个俄国人,名叫乌莎诺娃,请先生放下她。否则,你会知道事情有多麻烦!”

“你是日本人。”鹿鸣远用日语问。

那人惊讶地望了鹿鸣远一眼。

“可是,您看,她仅仅是您的秘书,现在呢,她却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情人,请您不要干涉她的私生活。”鹿鸣远邪恶地说道。

那个日本富豪被鹿鸣远一句话噎得晕头转向,说不出话来。

这时,那个幽灵在鹿鸣远的身体说道:“小子,这丫头肯定是被这小子使了什么手脚,吃了什么药,我能嗅出来一种异常的气息,你点她的清明穴,在百汇上左旋三圈儿,她就会清醒过来的。”

鹿鸣远照做了。

怀里的女郎突然挣扎起来,接着,晕晕地看着鹿鸣远的脸,好象在思索着什么,然后,毫不犹豫地,愤怒地向着鹿鸣远挥出了可爱的小巴掌。

啪,很清脆的一个耳光。

鹿鸣远一松手,那女郎跳出来,愤怒地指着鹿鸣远,用熟练的俄语咒骂着。

这时,那个日本人笑起来,一只手溜上了乌莎诺娃的胸前,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腰间,嘲笑道:“小子,知道俄罗斯姑娘的厉害了吧?”

啪!他的脸上也挨了一下:“你才是真正的流氓!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的秘书!”

个子高大,身材一流的俄罗斯姑娘乌莎诺娃看着自己的衣服,突然醒悟似的说道:“是你在饮料里下了药!”

俄罗斯姑娘走了,匆匆忙忙地向着客厅外面走去。

“八噶!都是你这个小子坏了我的好事!”说着,个子发展得有些异常于其种族的日本富豪气势汹汹地扑上来。

鹿鸣远厌恶地站起来,顺势躲避开他的攻击,再抓住他的手腕轻轻地一拉,就把他送进了包间的座位底下。

鹿鸣远来到了客厅的东边入口处,这里,有几个人在闲聊,用的是英语。

用标准的英语打了声招呼。一边和他们聊着,一边继续观察着船舱里的情形。

在客厅里,至少有十几名人高马大的警卫,他们的手都警惕地插在腰间,显然是握着枪。

鹿鸣远来到了客厅的外面。然后继续向上,走上了甲板。

纷乱的场面已经结束,一些人正在打扫着血迹。

在甲板的正西方位置,有一群人用望远镜子观察着什么。

游轮的甲板真大呀,足足有一个足球场的空间。

也有一些游客在三三两两地,小心地走动,但更多的是一些训练有素的壮汉奔跑着。警戒着。大多数人都抱着一挺精良的冲锋枪,也有少数的步枪。

鹿鸣远震惊地看着清扫未毕的血迹旁边,还有一套大陆海军士兵的衣服。

“小心海盗!”

一个家伙走过,好象很关心地对鹿鸣远说。

“中国海军服?”

“不,他是冒牌的!是海盗!”

“别往西边去!”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家伙挥舞着怀里的短小精悍的冲锋枪喝道。

“那是什么?杀了人了?”鹿鸣远担心地问道。

“嗯,海盗他娘的突然发难,你是?”那人怀疑地打量着鹿鸣远。

鹿鸣远一招手:“兄弟,到这边来。”那人疑惑地跟着鹿鸣远来到了甲板的下边,这里,被一道墙壁阻挡着,又往船体里面凹了许多,本是来往交通的加宽过道,和上面的视线被切断了,就是往下边的侧舷也一样,几乎是一个死角。

“喂,兄弟!”鹿鸣远再招招手`。

那人把脑袋凑过来:“什么?是不是那个烟?”

“是!”

“多少钱儿一支?”

“不要钱儿!”

说罢,鹿鸣远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他挥出了一拳。

他的身手实在是太快了,那个人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打倒在地上。

鹿鸣远从这个软绵绵躺在地上的枪手的手上摘下了枪。一把步枪。

从腰间取出匕首,压在了他的胸前。

“说:刚才怎么回事?”

“没有!”极力地挣扎着,迅速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打手冷冰冰地说。

“有没有中国军人在船上。”

“不知道!”

打手用流利的英语回答。

“你是美国人?”

“不知道!”

小子嘲弄似的看着鹿鸣远,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鹿鸣远被激怒了。

他在这小子的身体上点了几手,使他半身麻痹,不能动弹。然后撕掉了他的衣服,堵上他的嘴巴。挥舞着匕首,在他的面前摇晃着。

那人的眼睛开始软弱下来,随着匕首的晃动而移动。

“你愿意把我帮忙把你自己变成一个骨头架子和一堆细碎的肉丝吗?”说着这话时,鹿鸣远拉开了他的胸膛,揪住其中的一小块儿,轻轻地割了下去。

一股鲜血骤然涌出。

那个打手剧烈地挣扎了一下。

取出破衣服:“说,船上什么情况!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

打手用麻痹的手捂住流血的胸膛,目光躲闪,犹豫着。

鹿鸣远拿着匕首在他的下身处比试了一下:“怎么样?愿意把我一劳永逸地帮助你?”

那打手的脸上急速地流淌下大串的汗珠。

“我说!”

鹿鸣远端详着他的脸,仔细得掂量着他的话里的真假,最后,平静地说:“你可以放心了。我不愿意滥杀!即使他是敌人,只要他放下了武器。”

点了他的哑穴。把他拉到那个舷边的一间小杂屋。

就在鹿鸣远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破空之声。

迅捷地一闪,抓在手,居然是一把匕首。

那个缩在屋脚的白人打手还挥舞着手臂,保持着投标枪的姿势。

鹿鸣远把心一横,随手就扔了回去。

匕首准确无误地插进了他的咽喉。深深地没入进去。

打开枪支试了试,不错,是一支弹夹满满的狙击步枪,至少有三十发子弹。而且,还装了消音器材。

玩枪来说,鹿鸣远是再熟练不过,这也是他选择在海关里当缉私警察的原因。

本来是应该从军的,但是,他嫌弃现代是和平时期,军人只是震慑。很少能派得上用场。只有缉毒和缉私还有些风险。

抄起枪,悄悄地向着前面运动。然后,跳上甲板上修建的巨大的楼房建筑。这里,有足够的钢铁器械可以隐蔽。

既然叛将已经被击巷且送往流求的空军基地,在这里就没有多大意思了,但是,那个李副关长和牛战必须干掉!背叛国家的人必须付出最高昂的代价!

干掉他们以后就快速撤退。

所以,鹿鸣远瞄准了人群中隐隐约约的那两个叛徒。

李副关长就在张公子的旁边,牛战则手里抓着一杆冲锋枪,好象朝着海面上观察着,准备射击。

准星瞄上了牛战。

鹿鸣远特别地痛恨他。

没有别的,这家伙多次祸害自己啊。

“一定要把他们俩都干掉,否则,国家损失的利益将会无法估量!”

鹿鸣远对自己说。

可是,有人听到了。

“用你们人类的那个喷火的小玩儿吗?”

“是!”

寄生的幽灵又不安分了:“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我一定帮你把那两个家伙轻松干掉。”

“好吧!随便你提!”

“嘿嘿,还是那个,以后你要多多亲近女色!给老祖宗我多引些阴华之气!”

“呸!”

“你不同意?”看来,这位非常地失望和担心:“为什么第一个发现了我的中国人会是你?倒霉!”

“好,原则上不反对!”鹿鸣远不知道这个幽灵能怎样帮助自己。他能有什么新的花招。

“你瞄准那个人,然后把意念都集中起来,我会帮助你射中他,即使他隐藏在别人的后面。”

“嗯?”

“是啊,可以让那个弹头拐个弯儿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