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三章 赤字截君为报国 第三章 赤子劫君为报国 1、初探禁地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第三章 赤子劫君为报国 王安石可谓是个忠臣,他的朋友,也和他一样,虽然昏君不理解,可他们还是尽心尽力,为朝廷的腐败朝政担忧。一首《南乡子》,道出王安石的愁: 自古帝王州, 郁郁葱葱佳气浮。 四百年来成一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第三章 赤子劫君为报国


王安石可谓是个忠臣,他的朋友,也和他一样,虽然昏君不理解,可他们还是尽心尽力,为朝廷的腐败朝政担忧。一首《南乡子》,道出王安石的愁:


自古帝王州,

郁郁葱葱佳气浮。

四百年来成一梦,

堪愁,

晋代衣冠成古丘。


绕水恣行游。

上尽层楼更上楼。

往事悠悠君莫问,

回头。

槛外长江空自流。


1、初探禁地


夜色朗朗,星光习习。师徒二人走在通往伏龙坡的路上,很快就习惯了夜间的视觉。

正走着,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两人忙伏地躲藏。

原来是一对巡逻的金兵,共计六个人,手握利刃,脚步轻轻,排成一行,连大气都不出的走了过去。

鉴治和宁聪这才爬起,刚走了不远,又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第二队巡逻的又到了。鉴治暗暗用心算了算,两个巡逻队的间隔大概有四、五十米,因此,当第三队巡逻的走过来时,俩人早就准备好了。

越过巡逻的,前面高出一块土丘,挡住半个星空,俩人估计已到伏龙坡了。

只见那土丘上,有一排一丈多高的白杨树杖子,密密麻麻,象狩猎场的篱笆墙,把土丘严严密密的围了起来,中间是座用白桦树做的大栅门,紧紧地关闭着,没半个人影守卫。

鉴治心里一动:栅栏前必有机关,大门前是人们经常走动的地方,想必不会有事吧。想到这,鉴治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刚欲扔出去,却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黑影手一扬,也似乎在投石问路。鉴治忙暗中通了一下宁聪,宁聪也以瞧见那位夜行人,两人们躲到暗处观察。

只见那位夜行人投石问路后,敏捷的跃起,快步跑到大门前又卧下,侧耳听了听,猫着腰,一翻身,飞身跃过大门,紧跟在他身后,又一个人也用同样的身法跃过大门。鉴治看了,点点头,宁聪却不以为然,心想:师傅教我的“猞猁跃崖”绝不次于此二人。

鉴治轻声说道:“走吧,咱也跟上。”

只见鉴治提腰一纵,已来到门下,又轻轻一翻,早已越过大栅栏门去。宁聪当然不敢怠慢,息口气,耸肩、弓腰、沉气,一个箭步窜到大门前,学着师傅的样子,也是轻轻翻入门里。

栅栏内也是漆黑一片。好在习武之人练就了一套夜视的功夫,借着微弱的星光,栅栏里也能看个大概。

鉴治见宁聪过来了,指了指上面:“把它割开,准备退路。”

宁聪这才发现,头上是一大片似渔网状的东西,大概这就是店倌说的“铁网阵”了。

只见这片铁网,把四处栅栏内遮得严严实实,只有大门这儿没有盖上,但却也系着两根铁绳,只要一有情况,机关可自动网住大门,铁绳下的大栅栏门也会被封得死死的。

鉴治看出这里的机关名堂,自然要留出后路。

宁聪从腰间解下腰带——软藤剑。这是师傅用长白山稀有铁矿打造成的,此剑只有二指宽,平时卷起,藏在腰间,外看好像是一个裤腰带,如若需要,只需在卡黄上一弹,软剑当即挺在手中。使用这把剑,主要是看个人功力,要用自身的元气,通过掌心,把气运到剑身上,上乘功夫者挥动软剑可削铁如泥,下乘功夫者,也只好把软剑当成普通剑来使,这也不易了。

宁聪练的是童子功,从小就是练武、练剑,功夫已达上乘。当即按师父的吩咐,把真气运在剑上,对准那门旁的两根铁绳,“唰”“唰”两剑,绳子已断。这样一来,“天网”有了漏洞缺口,备好了退路,两人才边往里进,边找那两个侠士。这两个侠士已无踪影。

鉴治和宁聪一路小心谨慎,在树丛中沿着一条小路,上了山坡。到了坡上,才发现这是一块平地,中间有一个大帐篷,里面有灯光,大帐篷的四周,还有五个小帐篷,将大帐篷团团围住,成鼎立之状,四处树丛簇簇,十分宽阔,大概这赵佶、赵桓两个皇帝,就押在这里。

鉴治和宁聪刚要上前,突然前面传来一个人的朗朗笑声:“哈哈哈哈,英雄来得正是时候,老朽等候多时了,通上姓名来吧!”

鉴治听其声音,知道该人内功不浅,忙拉着小宁聪前去观看。

几个帐篷间的空地上,立着一位白发长长的老者,他就是人称“笑阎王”的那云子。只见他喜眉喜眼的在笑着,手里拿着一柄青铜宝剑,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位黑衣人。

这位黑衣人就是刚才投石问路的先者,他的手里拿的是一柄短剑。只见这个黑衣人浑身上下均用黑衣裤遮盖得严严实实,连头上也是黑布包裹,只露出两只亮亮的眼睛。

黑衣人也不答话,敏捷的进身就刺。

练武人最忌讳的就是对手的武器短小,没有惊人的武技,用短小的武器交战往往要吃亏,特别是团体作战,短小武器就更吃亏。单打独斗则不同,使短小武器的人,往往武功高强,出手令人匪夷莫测。

这位黑衣人就是位高手,只见他灵活的象只狸猫,眨眼间,已连刺了那云子三剑。这那云子也不愧是关东高手,只见他怀抱青铜宝剑,当、当、当连挡三剑,嘴里还连说“好、好、好。”

两个人似乎是在开玩笑,但鉴治已经看出,只几个过手,双方已然看出对方的功底。那云子不愧是五魔剑的正宗传人,连挡三剑后,转过手来就还了黑衣人三剑,这三剑,已把黑衣人压得有些气喘。但黑衣人极其灵敏,虽然他力不如那云子,但机敏的身法、高超的剑术、灵活的技巧,短剑仍不离那云子的致命之处。鉴治暗暗赞叹 :如不是此人身法灵活,剑法高超,早成这老头剑下鬼了。

那云子突然哈哈大笑两声,疾退一步,长剑猛地挥起一溜剑圈,不仅将自己罩住,而且剑圈越扩越大,向黑衣人越逼越近。

鉴治知道,这股剑网是五魔剑的看家本领,所谓“五魔”,就是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灵气,从五个不同的方位,同时变幻五种招式,招招致命,使对手无措手足。只要剑圈扩展到黑衣人的身体,黑衣人必死无疑。

那云子之所以用了这招儿看家本领,是他从对手灵敏疾速的工夫中,感觉到要想速胜,必须拿出自身的看家本领来,因此不再犹豫,舞起“五魔剑”,剑声嗡嗡越来越响,惹得那云子三个徒弟也持剑出来观阵,想一睹师傅的风采。

鉴治情知不妙,刚想伸手援助,却听“铛”的一声,那云子和黑衣人同时跳出圈外,扣住剑门,站住不动。那云子笑声朗朗:“那路高人暗中伤人,出来吧!”

话音没落,一位身着夜行服,头扣面罩的黑衣白发老者,也手持一丙短剑,从树簇中飞身而至。原来是他刚才在暗中飞石相救,解了黑衣人的危险。

那云子仍在笑着:“好,一老一小,均是短剑,厉害,请一块儿上来。”

那老者也是不说一句话,挺剑就刺。那云子也不敢怠慢,挥剑相搏,两人立时打到一起。

鉴治在一旁,见两人一交手,就知是在伯仲之间,一时也难分胜负,短时间不会有大的伤害,便一捅宁聪,迅速奔向大帐篷。

大帐篷前,只见大帐门开着,帐门上用铁链子悬挂着一把明晃晃的大铡刀。看情景,是藏有机关。从外面可见大帐内烛灯高照,帐内无人。鉴治让宁聪在外面守着,自己飞速闪身进了大帐房,刚刚落地,觉得脚下不对,低头一看,下了他一大跳,自己正站在一个无底深渊的边缘,再多迈一点点,鉴治就得跌下深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