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原创稽查 收藏 26 324

每个人都有自己学生时代美好而又难忘的回忆,我也不例外。从91年开始我一共上了12年学,比古人说的十年寒窗苦读还多了两年,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我最后三年的警校生活。

1998年我如愿的考上了安徽警官学校法律专业,开学的时候我对那里的一切充满着好奇,我看到了很多穿着警服的学长和优美的学校环境,来到宿舍之后我发现我们宿舍一共有8个床位,由于我来的时候父母安排我在宿舍一定要选择下铺的原因,加上我来的比较早,所以我选择了靠窗的下铺,铺好床我就在宿舍的窗户上趴着看下面学校环境,不一会我感觉有人轻轻的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个穿着比较朴素的仁兄,他问我你是这个宿舍的吗?我说是呀。他说那我可以住在你的上铺吗,我说那么多下铺你为什么不住呢,他说小在家的时候由于兄弟姐妹多,家里房子小所以他在家就一直和兄弟睡上下铺,他是哥哥所以他就一直在上铺住,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我说那好吧。听我同意了他就很熟练的把自己的被子什么的搞好,很快。以至于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弄好了。我心里想这位仁兄不愧有多年的上铺经验呀!

他下来之后就座在对面的下铺和我聊天,他说他叫赵山川,来自安徽南部一个很穷个山村,他们村他是第一个考上警校的人,他很自豪什么的,说了一大堆他家里的情况,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因为我想虽然我们以后我们住在一个宿舍,但是你和我说这有什么用呢,很快他也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就一个人又回到他的上铺在那看书,我也很无聊的坐在宿舍里,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到了上午吃饭的时间,他邀请我一起去食堂吃饭,我说我带的有面包什么的,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他嗯了一声就自己走了,他走了之后我很后悔我应该和他一起去,虽然我对他这个人不是很感冒,但是大家以后毕竟要在一起生活三年。我想他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和他聊聊。

很快他就回来了,他说今天我们新生在食堂打不到饭,因为我们的饭卡还没有发下来,所以我就在食堂旁边的小店买了两个馒头和一袋榨菜,要不你也吃一点吧。我说:谢谢你,我不喜欢吃馒头,我这有面包和火腿肠,要不然你也一起吃一点吧,榨菜是真空食品吃多了不好。他说:没有关系,在家的时候没有菜我也能吃下去饭,再说了我是农村来的,不能吃那么好,要是吃习惯了以后再想吃就没有钱买了。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说完就一个人到他的上铺继续去看书吃饭去了。

下午其他的六个人也都过来了,他们也都是家境比较好的,所以赵山川就和我们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是他的成绩在我们宿舍却是最好的,他在宿舍也是最任劳任怨的,无论谁值日,宿舍的卫生都是他一个人搞。我们有什么事都喜欢让他帮忙做,就连踢球的臭袜子有时候也让他洗,他也好说话,只要有人找他帮忙,他都会把自己手里的事情放下来,去帮人家办事,有时候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帮着他说两句话,可是他说?:你们年龄都没有我大,我是哥的,没有什么的。再说了你们在家都没有干过活,我在家什么都会,没有事。他这么说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但是我轻易是不会让他帮我做事的,因为我感觉那样有点侮辱他的感觉,虽然他很喜欢帮忙。

我们宿舍的8个人很团结,事先就说好一个星期出去聚一下改善改善伙食,一替一个星期请客,考虑到赵山川的情况我们就只让他参加不让他请客,可是他说要不他就不去,既然去他就要和大家一样,我们犟不过他只有把他排在最后,等到他请客的时候,大家点菜的时候都尽量的点一些便宜的素菜,烟和酒会有他后面请客的人买,都在尽量的为他省一点,因为他平时总是说人穷志不短。要是不让他花钱他一定会发脾气说我们看不起他。山川酒量很大,每次都喝多,喝多之后每次都说很感谢大家能看起他这个农村人。每次说了之后都会遭到我们的暴扁。因为我们知道大家都是兄弟,包括山川。

山川在我们宿舍由于上下铺的原因所以和我关系的是最好的,他说我和他弟弟的性格很像,长相也像,所以他从来不喊我的名字,都是喊我弟弟,他说他看到了我就像看到了他的弟弟。开始我很不习惯他天天喊我弟弟,直到后来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们学校在星期一到星期五安排的都有晚自习,9点半放学,有一次自习放学后我和山川一起去食堂吃夜宵,在食堂的拐角处有一段路没有路灯,我们走到那的时候突然从黑影里钻出来几个人,后来知道是97级的学长,我们是98级,为首的哪个人说让我们请他们吃夜宵,当时我看到他们的样子讨厌极了,说:我们为什么要请你吃呢?我又不欠你们的。那个人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吧,你个98级的小屁孩,找死呀,让你请吃饭是你的荣幸,唧唧歪歪个什么家伙,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说完就让他那几个人一起过来围着我们要打,这时候山川说:要打架找我,不要打我弟弟。那些人听他这么说笑着说: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挺义气的吗,好呀就找你了。山川往后退了一步之后,一把把我到了一边说:你快回去喊人,不要管我。听他这么说我才反应过来,飞奔着向宿舍跑去,回到了宿舍我就大声喊我们宿舍的人,他们听到后出来说:这么了,看你喊的声音都变了。我哭着说打架了快去救山川。等我们去到的时候那一帮人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山川在地下趴着,头被打烂了,流了好多血。我们把他送到学校的医务室,医务室的人说你们去医院吧,这里没有缝合用具,我们又把他送到学校就近的医院,包扎好了之后他看到我的样子说:哭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没有事吗,又没有伤到要害,不耽误哥哥回来娶媳妇。我哭着说:都怪我,我要是不说那些话就没有事了。他说:你应该说,要不然下次他好要敲诈你,放心吧,打架的时候,我揪下来了一个人的胸牌,很快就会找到他们的。结果凭着那个胸牌学校找到了那几个人,并给了他们相应的处理,他们还赔偿了山川的医药费。但是我感觉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被人打,感觉很对不起他。一直想着补偿他,没有几天我父母来学校看我,我把事情和他们说了,父母找到山川说很感谢他,并给他拿了一点钱,可是他说:叔叔,你这样就是看不起我,我家里虽然穷,但是我帮他不是为了钱,是因为我一直把他当作我弟弟,没有其他的意思。见他执意不要,父亲就把钱给了我让我有时间上街给他买点什么东西。我知道就是买他也不要,但是我还是想方设法的想报答他,我给他的饭卡冲钱他又给我退了回来,我要给他买衣服,他说学校发的衣服就够穿的了,我要请他吃饭,他说要是我们兄弟们一起去,我就去,你要是为了那次的事请我,我一定不会去。后来我想把钱寄到他家里,可是我问他的地址,他就是不告诉我,最后他也烦了找了我很认真的谈了一次,他说:你再这样就生气了,我说过我救你不是为了得到你的什么回报,而是我真的感觉你就是我弟弟。不要以为我家是农村的,条件不好,就用钱来补偿我,我和你说实话我不在乎!你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我就翻脸了。我说那钱在我这也没有什么用呀,本来就是用来感谢你的呀。他说:要不然我们大家一起到外面吃饭,然后去到迪厅里去玩玩,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呢!

从那以后我认为我才算真正的了解了山川,了解了我的兄长。那个星期的星期六我们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出去吃了饭,一起去了迪厅玩,我们大家喝的都很多,但是心里却是真的很高兴。山川依然和的最多,依然重复着他是农村人,谢谢兄弟们能看起他这个农村人的话。也依然遭到了我们的暴扁。

转眼已经毕业六年了,六年中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打电话要打到他邻居家里,让他邻居叫他接电话,唯一的一次和他联系上是在2004的春节,我和他说:哥,我要结婚了,我想你呀,你能来吗。他说:兄弟,我毕业没有找到工作,只有去外地打工,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我不挣钱不行呀。结婚了说明你是个大人了,要待老婆好,不要动不动你使脾气。哥祝你幸福。挂了电话,我哭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生活应该好起来了吧,因为我相信他,因为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每天都会照耀在我们的身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