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二章 黄龙府外囚三皇 9、探得真情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9、探得真情 鉴治和徒弟宁聪出了黄龙府城西门,只见迎面一座八角铜顶佛塔。这塔建的雄壮,只见它高有十三丈,塔檐八个角雕刻着玉麒麟,塔角翘起,挂着八对铜铃,风一吹,铃声阵阵,另有一番别国的景色。此塔是在北宋天圣年间,辽国所造。当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9、探得真情


鉴治和徒弟宁聪出了黄龙府城西门,只见迎面一座八角铜顶佛塔。这塔建的雄壮,只见它高有十三丈,塔檐八个角雕刻着玉麒麟,塔角翘起,挂着八对铜铃,风一吹,铃声阵阵,另有一番别国的景色。此塔是在北宋天圣年间,辽国所造。当时辽国建这个塔,本意是推崇佛教先驱者,将陪都作为得道高僧的最终归宿,用此塔来收藏高僧们的骨灰和贵重的佛经。想不到辽国很快就灭亡了,大金国虽然也崇拜佛门,但却因这是辽国造的塔,而对其并不重视,除了几个看塔的和尚,无人再光顾这里。

鉴治师徒当然无心欣赏这种佛门领地,俩个人塔下匆匆走过,直奔正南。两个人走了约二十来里地,只见丘陵起伏,杂草丛生,一个几十户的小村庄,展现在眼前。

村口一杆小栈旗(注1)随风飘扬,上面清晰的写着一个“店”字。

师徒俩已脱去僧袍,均换上了本地乡民的打扮,来到客栈前,敲了敲门,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店倌打开门,将两个人让进店里。这个店也不大,就是三间正房,西边一大间店倌自己住,东边一大间隔成两间小客房,现都空着,中间是厨房,客人可自己起火,柴火和米面都是现成的。那时就这样,一般的小店,都是客人自己做着吃,只有城里的大客栈,才由专人做饭菜。

鉴治和宁聪师徒俩刚在炕上落座,老店倌就端来一壶热茶来,随即,又用铜盆端来一盆热水,让两个人洗面,并仔细的打量了宁聪几眼。临出去时,泪眼蒙蒙,一副悲切样。

这位店倌看样子也就五、六十岁,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愁云,他看到宁聪,不是唉声就是叹气。鉴治知道这位店倌必有隐情,就在店倌倒了脏水,重新又续一壶新茶时,鉴治叫住了他。

“店家,看你满脸泪痕,莫非有啥冤屈?”

店家摇摇头,又叹了口长气:“老哥哥,说不得呀,说不得。”说罢欲走。

鉴治忙拦住他:“店家,你我都是过来之人,我也长你几岁,说说何防,如果我确实帮不了你,也可解解心中之闷气,我等为你分担如何?”

鉴治掏自肺腑的话,感动了店倌。店倌又细细的打量了鉴治师徒二人,见这老的银须飘拂,一副真诚善良模样,小的也是纯朴、聪慧之人,这才点点头,坐了下来,压低了声音,说出其中之原委来。

店家姓卜,名宪光,是久居此地的女真人,妻子早逝,留有一子,今年19岁。俗话说:“晚年得子爱如心。”这话不假,卜宪光虽说家境并不太富裕,但平时打打猎、种种地、开开小客栈,日子也还过得去。

此地名唤“伏龙沟”,离黄龙府城二十多里地,村里人也都是居住此地的猎户和种田农人。去年金国皇帝下令,把猎户们打猎的“伏龙坡”划为禁地,这样一来,村里的地大都被圈上了,生活自然要吃紧。从此后,成天有兵丁上伏龙坡,来来往往不断。

今年初的一天夜里,卜宪光和儿子大宝,被一阵车轱辘声搅醒,俩人出来一看,只见许多骑着马的金国将领,正团团围住三辆大轱勒车(注2),车上装着三个囚笼。

只听一位金国将领高声问道:“那小宋朝皇帝还喝不喝了?”

一个被关在囚车里的老人,赤蓬着头,答道:“孤已不渴了。”

那位将军讥笑着说:“赵佶,你已是我大金国阶下囚,还称那份的孤家寡人内?在称孤字就掌嘴!”

赵佶吓得不敢再出声了。

那位将军又对这三个囚车说道:“耶律、赵佶、赵桓三个小皇帝听着,今后再自称为孤,一律张嘴,听明白了么?”

这三个人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

金国将军一指前面:“那不远就是你们的家了,走吧!”

众军校簇拥着三辆囚车,向村落的西南方向——伏龙坡走去。

卜宪光和大宝这爷俩这才知道前面圈的禁地是押三个皇帝的。

大宝必定年轻,想看看皇帝是个啥样,第二天不顾爹爹的劝阻,硬是 自己偷偷闯了伏龙坡,还没等靠近围墙,就被巡逻的金兵给抓了。有人认得这是伏龙沟小客栈的大宝,好心的金兵就给老头捎了个信儿,急的老头找到地保和佰长,可这的地方官也管不了禁地的事,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老头成天找伏龙坡的金兵打听儿子的下落,好在伏龙坡的管事的也没太难为大宝,知道他是附近的老百姓,就是让他在哪里打打零杂,等皇帝压到别处才能放他。老头思儿心切,每每见到同大宝一样的小青年,自然更加思念儿子。

鉴治听罢,心中暗想:这么说,赵家皇帝父子真是押在此地了,可另一位皇帝又是谁?今夜定要探探虚实。想到这,鉴治安慰了店家一番后,又问道:“那伏龙坡是何去处?”

店家摇摇头说:“过去那是个乱树岗子,岗下有条小河,我们打猎也常去,现在听说建了三道屏障,除了外面有金兵的巡逻看守,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否则重的当场射杀,轻的也得抓进去做杂役。”

鉴治点点头:“请店家说说这三道屏障的厉害。”

卜老店倌长叹一口气:“前几天几个金兵在我这喝酒,我央求他们打探儿子的消息,他们才讲给我听的。”

卜老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接着说道:“那头道屏障,是毒弩墙,用白桦树干搭成一道围墙,外人只要走到围墙十步远,毒驽就会自动射出,连兔子也钻不进去。听说也射死了不少无辜者和一些好汉。

“这第二道屏障是铁网阵,只要你越过毒弩墙,就进了铁网阵,那铁网阵可是铺天盖地,武功再高的人,也难逃脱。

“第三道屏障就是那伏龙坡上的四大高手,都是关东有名的大侠,武功超凡,他们是我金国皇上用重金聘请来的能人,专门防止有人来劫抢这几个皇帝的。要通过这几关,那可真比登天还难呐。”

鉴治听罢笑了,他感谢店倌的介绍,直白地说:“店家,不瞒你说,我就是那要闯伏龙坡的人,如果能遇到你的儿子,定将他搭救回来还你。”

卜老店倌一听,愣的瞪大了眼睛,直盯盯的瞅着鉴治,猛地他想起了什么,“扑通”跪在地上就给鉴治磕起了头。

鉴治忙把店家扶起:“店家兄弟不用客气,我且问你,那几个金兵是把守的那一道屏障?”

“那几个金兵是伏龙坡下巡逻的,他们是一个更次换一个班,每个班有三十人,绕着伏龙坡转。”

鉴治点点头,又问道:“伏龙坡里的人的吃喝,可是外边人送进去?”

“隔一天的中午,由金兵押送进去。”

鉴治觉得对伏龙坡的情况大概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在深问下去,卜宪光也不会知道了,就站起身,对店倌一恭腰,施了个礼说:“多谢店家的指教,不才今夜就去闯闯那伏龙坡。”

“啊,不行不行!”店家一听急了:“那可不是乱闯的,已经死了不少人了,听说昨夜就死了几个武艺高强的人,他们连毒弩墙都没过去,看你的年纪要大我许多,千万不可冒险,如非要闯那伏龙坡,还需找来多些好汉方可。”

鉴治笑笑:“店家你净管放心,我也是探路,有你的提醒,我定会当心。时候不早了,你也该歇着了。”

店家见鉴治这位老者也不象是等闲之辈,既然执意要去伏龙坡,他也无奈,只好叹着气离去。

鉴治见店家走了,关紧门,低声问宁聪:“徒儿,可敢随我夜探伏龙坡?”

宁聪高兴得“嗵”的一声站起身:“师傅,现在咱们就走!”

鉴治笑着摆摆手:“先睡一会儿,储好精神,后半夜起身,那时金兵大都困乏了。”

宁聪答应一声,忙铺好被褥,和师傅倒头便睡。

后半夜,鉴治和宁聪起身,简单的吃了些东西,换上夜行服,轻轻推开窗户,越出屋外,直奔伏龙坡。




注1:栈旗:客店用来做招牌的幌子,上写一个“栈”字;有“酒”字的为酒幌子,是酒店;饭幌子无字,为饭店。


注2:一种大铁轮子的车,可改作战车,也可用来拉货,现在在东北山区和内蒙也可见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