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九十三章 新的时代

烈鹰少校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逮捕首辅,就在王爷归天的时候。”几个大臣议论起来。“你在说什么,秦中鹰。”夏龙扬大惊。“王爷,朝中大臣怀疑是末将害了夏天行王爷,此事事关重大,不可不查。”“末将是信口说的。”欧振鹏顿时尴尬万分,“身为朝廷重臣,有所怀疑当然要秉公办理。”秦中鹰走上前去,“既然大人有所怀疑,就抓秦中鹰前去调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逮捕首辅,就在王爷归天的时候。”几个大臣议论起来。“你在说什么,秦中鹰。”夏龙扬大惊。“王爷,朝中大臣怀疑是末将害了夏天行王爷,此事事关重大,不可不查。”“末将是信口说的。”欧振鹏顿时尴尬万分,“身为朝廷重臣,有所怀疑当然要秉公办理。”秦中鹰走上前去,“既然大人有所怀疑,就抓秦中鹰前去调查,秦中鹰绝无怨言。”“此事还是等登基大典后再处理。”刑部尚书杜少青急忙说,“如果是我害了王爷,那么把这样危险的人放在龙扬旁边,不是更危害他的安全吗?两位大人还是秉公办理,否则。”秦中鹰看了一眼铁虎,“铁虎,记得你的使命吗?”“是。”铁虎咬了咬牙,“请两位大人立即抓捕秦中鹰,否则,我惟有动用军法处置。”“不行。”夏龙扬大声命令,“这种时候抓捕你,简直是胡闹。”“此乃国法,不可弃。”秦中鹰斩钉截铁的说,“秦中鹰身为首辅若不能以身作则,如何服众?”“我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王爷说,之所以选择我作为首辅,是因为夏龙扬的时代已经来临,他需要一个信任的人,有才华的人协助他完成复兴大夏,富强北凉的使命,作为他身边最受信任的人,我必须用自己的命来帮助他,这是我的使命,就像我爹为了他失去一条胳膊一样,我必须继承我爹的遗志,必要的时候,即使要赔上这条命也不能有片刻犹豫,龙扬的性格有所缺陷,这些缺陷也是他以后道路上致命的地方,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必须用我的身体来替他抵挡,这是为了北凉,为了大夏,为了天下。”秦中鹰铿锵有力的声音顿时折服了大臣们,此时,几乎没有人再怀疑他首辅的地位。“欧振鹏。”夏龙扬用几乎发怒的语气说,“你认为是他杀了我爹?”“只是随口一说,从情形上看莫须有……”“带他去刑部,马上给我调查清楚,还秦首辅一个清白。”夏龙扬大声命令。“是,末将遵命。”“但是如果我听说有人公报私仇或者严刑逼供,或者故意冤枉人,那我保证,我会像铲除慕容家一样铲除他们。”夏龙扬愤怒的眼神让欧振鹏汗如雨下,“是,是。”“都察院介入此事,刑部务必在明天我的登基大典前给我一个公断,大典时,秦首辅要站在我边上参加。”“是。”杜少青知道欧振鹏这次捅了篓子了,随口一说,到时候就是诬陷大臣了,别说不一定是秦中鹰杀的,就是真是他杀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出证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夏龙扬话里有话,早就已经下达了命令,“冤枉”“还秦首辅一个清白”“要参加登基大典。”这些已经很明确了龙扬想要的结果,其实事情要处理起来也简单,做个样子,带秦中鹰回刑部,然后装模做样一番,接着给龙扬一个他最想要的结果,大家都高兴,到时候大家道个歉,秦中鹰看样子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人,正好趁这个机会拉近跟他的关系。想到这里,他急忙一行礼道,“遵命。”然后转向秦中鹰,“秦首辅请跟我来。”秦中鹰跟着走了过去,欧振鹏也跟了过去……

“已经2个时辰了,有什么线索?”欧振鹏焦急的问部下,“大人,这个不能检查王爷的遗体,根本无法查啊。”一个手下说,“为了王爷能够安心,不管怎么样都要查下去。”欧振鹏斩钉截铁的说,“即使得罪王爷的遗体也没有办法。”“大人,现在的问题是郡主她守着王爷的遗体,谁敢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弟兄们没一个是她的对手。”“这叫什么事啊。”欧振动鹏恼火的说。“要不,我们去审审他?”一个手下建议,“审问?你要是能问出什么来,我这个统领给你当。”欧振鹏大怒,“如果他没有杀害王爷,你什么都问不出来,如果是他杀害的王爷。”欧振鹏沉默了,秦中鹰的表现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那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样的人,又是夏龙扬信任到可以交命的人,暗骑营根本不是对手。“带我去看看他。”欧振鹏命令。

刑部大牢对于一般人来说是鬼门关一样的地方,但是当欧振鹏看见秦中鹰的时候,脸都绿了,秦中鹰住的可是上房——刑部的客房,哪有受苦的迹象,完全是来休息了。“秦大人。”欧振鹏铁青着脸行礼,“欧大人。”秦中鹰还礼。“秦大人好舒适啊,在刑部还能享受这种待遇。”“秦某人问心无愧,关键是欧大人如何交差呢?可有秦某人谋害王爷的确凿证据了?”“秦大人做事滴水不露,怎么可能留下证据呢,这次在下前来只是有一事想问秦大人。”“请讲。”“秦大人不久之后就是首辅了,这是欧振鹏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的,秦大人打算让这个国家走向何方呢?”“整军东征以伐帝国之乱党。”“这是王爷的意思吗?”欧振鹏急切的问。“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吗?王爷让我辅佐龙扬,这就是我的建议。”“是不是王爷遗命让你讨伐诸王的?”秦中鹰看着这个急切的人,慢条斯理的回答,“不是,讨伐诸王是我的计划而不是王爷的。”看着欧振鹏失望的神情,秦中鹰笑了,“我一向认为大夏这种四分五裂的局面应该结束了,所以我会辅佐龙扬一扫大陆,重建大夏,怎么,这让统领大人很失望吗?”“不,不,您是首辅,自然有权利建议一些方针政策。”欧振鹏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好悬啊,秦中鹰松了口气,欧振鹏跟随夏天行多年了解夏天行的想法,一个不注意就会露陷了。

欧振鹏离开刑部大牢后直接找到杜少青,“杜大人,调查的事情可有何进展?”“调查?调查什么?”“当然是秦中鹰可能谋害王爷的事情了。”“这可不能胡说啊,诬陷当朝首辅可是大罪,再说这个事情还用调查吗?”“怎么不用?这是他自己要求的。”“我说欧大人那,首先,秦大人是王爷提拔最多的将领,他为什么要谋害王爷呢?”“这个……”“办案子得先从动机着手,秦大人有动机吗?如果说有,那就是希望龙扬公子继承王位,但是现在王爷已经宣了龙扬公子是合法继承人,而且王爷病的那么重,本来就时日无多了,他有必要多此一举吗?再说群臣都在外面,他一个人去刺杀王爷这不是找人怀疑吗?以王爷和公子对他的信任他以后下手的时机应该很多,何必急于一时呢?”“这个,说不定他是为了首辅之位。”“欧大人,你看看龙扬公子对他的信任就该知道,无论王爷任命谁,他都比首辅要大,更何况任命他为首辅本身就是触怒百官的事情,他不会拿这种事情故意往自己身上揽以得罪百官,更何况王爷先召见他这可不是他能控制的,除非王爷真的这么任命,王爷到也是个喜欢出奇招的人,当年就是因为如此才采纳他的建议进行长城决战。”“这小子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人啊,说不定他正是看准了这点才果断下手的。”“欧大人。”杜少青不耐烦的说,“现场你看了,我也看了,我在刑部几十年,只有一流的用毒高手才能在这种情况下不留痕迹的杀人,秦中鹰是用毒高手吗?”“秦中鹰可能不是,但是他认识一个女人,就是治好了世子病的那个女人,她可能是用毒高手。”“那个女人实际已经被世子软禁了几个月了,怎么跟秦中鹰通信啊,难道秦中鹰去北安府前就随身带着毒药因为他知道有这种机会给他暗杀王爷的。”“秦中鹰那小子可不是一般人能预测的,他足智多谋,这样也不是不可能……”“好,那最后一个问题,一个这样足智多谋的人,即使他真暗杀了王爷,会给你留下任何痕迹吗?”“不会。”欧振鹏咬了咬牙。“没有证据你如何给新王爷的首辅大臣,好朋友,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北凉的功臣定罪?”杜少青有些不屑的说,“你们暗骑营的眼里从来没有好人,但是我得奉劝你一句,新王继位了,新的首辅,新的政策,而且似乎你们暗骑营以前就一直跟北府军闹的不怎么愉快,这位新主可不一定会向前任王爷那样信任你们,还是考虑考虑暗骑营将何去何从吧,千万别步了慕容家的后尘。”欧振鹏震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行礼后径直退了出去。“尚书大人。”狱卒跑了过来,“秦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吩咐啊?”杜少青急忙问。“秦大人让我转告您,他老在客房也不是办法,毕竟他来刑部是应该进大牢的,问您是不是给他安排大牢住一下,否则,传出去都会说刑部不能对犯人一视同仁,不太好。”“堂堂首辅怎么能住大牢呢?”杜少青沉思了一下,“马上命人给我收拾一间大牢出来,要收拾的跟客房一样舒适,如果秦大人再问,就说这就是我们专门关押士大夫的牢房。”“是。”杜少青松了口气。

秦中鹰住进了给他精心准备的“大牢”,看着环境摇了摇头,“刑部的大牢都是这样的吗?”“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我们一般给四品以上的官员都是准备这样的大牢。”牢头点头哈腰的回答。“以后要改啊,虽然话是如此,但是对付那些贪官污吏,渎职官员,不让他们吃点苦头还是不行的。”“是,是首辅大人说的是,在下一定向杜大人建议。”秦中鹰点了点头,走了进去。“秦大人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没有了,你下去吧。”牢头急忙行礼后退下,秦中鹰看着周围的环境,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拿下自己的扳指,作为一名战士,这种射箭专用的扳指是随身必备的,然而,就是这扳指里,藏着那细如牛毛般的钢针,自从父母被杀起,他就随身携带着这间从慕容秋雪那里得到的暗器,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手刃仇人,他并不担心对方的调查,别说刑部无心去调查,就是有心,他们也查不到任何东西,这种毒是慕容秋雪家族在西域星月帝国研制成功的,没有任何记载,也不会被检查出来,同时,现场也不会遗留任何证据,唯一的证据就在他自己身上带着,但是恐怕没有人敢来对他进行搜身。秦中鹰长吁口气,夏天行已经死了,大仇也已经报了,但是事情远没有结束,夏天行的时代结束了,夏龙扬和秦中鹰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夏天行的灵柩缓缓穿越北凉城,沿途军民皆跪拜行礼,夏龙扬挽着北宫月音,批麻带孝的跟在后面,接着是朝中百官,夏天行将被葬在历代北凉王的墓地中,这个人也曾决战于两军之间,并且最终带领北凉军击败了夙敌风灵族,这一功绩将被载入史册,让他在诸多功勋卓著的北凉王爷中成为最瞩目的一位,但是夏龙扬却不这么想,和风灵族人争夺草原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新的时代,夏龙扬将创造一个新的时代,重现昔日大夏光荣的时代,他一定会超越夏天行。

葬礼很快结束了,接下来是继位大典,工部早已经在王府修建了建议的仪仗。“王爷,该去王府了。”丞相李严光提醒。“你们先过去,我还要稍微等一会儿。”“可是……”“我会去的,现在我只想单独跟我爹待一会儿,你们都退下。”夏龙扬厉声命令,“是。”群臣只得退下,“你们也都退下。”夏龙扬对内务府的人和护卫们说……

当这块墓地只剩下夏龙扬一个人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息。无数叱咤沙场的王爷们都静静的躺在这里,享受着久违的安静,这里并不是皇陵,没有皇陵的豪华与气魄,这里只是一个冷清的王家陵墓,除了入口的大殿上还挂着“北凉王家陵寝”的匾额外,别的地方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王家的祖坟,当年即使是朝中大臣的祖坟也要比这个奢华。天在下着小雨,夏龙扬挨个走过每一个王爷的牌位前,用手轻轻抚摩过去,那里的空位子还有很多,其中一个即将是他的。“什么人?出来。”夏龙扬厉声命令,只见一个老人步态蹒跚的走了出来。“我不是命令所有人都退下吗?”老人恭敬的一行礼,“王爷还真是年轻啊,小老儿是这里守陵的人。”“守陵?”夏龙扬吃了一惊,“我记得这里应该是有北凉军的守墓部队啊。”老人喘了口气,看着旁边的凳子,夏龙扬示意他坐下,老人一行礼,坐了上去,“去年长城决战前,这里守陵北凉军都被调走参战去了,好象是王爷的直接命令,他们去了长城防线,没有一个回来的,之后就没有人在这里守陵了,小老儿本来住在10里外的李家坡,听说后就赶来了,王陵总不能没有人守护吧,想当年,小老儿可是跟着夏武杰王爷南征北战的。”老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在回忆那段时光。“那我还得叫你声前辈了。”夏龙扬笑了,“我在当王爷前也是当兵的。”“这怎么敢当。”老人急忙行礼,“老人家,你的孩子呢?”老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儿子当年就是驻守这里的士兵,早已经战死沙场了。”夏龙扬心头一振,“是我们北凉王发动了那次决战,否则……”老人摆了摆手,“战场之事不能怨任何人,我等身为北凉军人,战死沙场本身就是义不容辞的事情,所为保国,保家,保民岂能有丝毫犹豫,何况王爷一战已定和平数十年,无须连年作战,此本身就是大功一件啊。”夏龙扬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老人家一个人守陵不觉得寂寞吗?”“不觉得,平常闲暇的时候可以跟王爷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事迹。”“和先王聊天。”“是啊,在这里守陵守久了就能感受到他们了。”“是啊。”夏龙扬看着前面每一个灵位,“保重。”他转身离开,老人在后面行礼,“恭送王爷。”夏龙扬心里很清楚,他守护的不是王爷的头衔,而是这里血洒疆场的英雄们。秦中鹰离开了王陵,在前面跟群臣回合,“王爷,臣正有事想禀报,王陵守军当年全部调往长城防线,现在没有驻军,是不是调派……”“不用了。”夏龙扬斩钉截铁的说,“公道自在人心。”……

秦中鹰正在王府前站着等着夏龙扬,夏龙扬径直走了过来,刑部的杜少青急忙抢先一步行礼,“王爷,秦大人的冤情已经洗清,经我刑部调查,绝无此事,已经可以还秦首辅一个清白。”夏龙扬点了点头,“秦中鹰,你已经做好当这个国家首辅的准备了吗?”“秦中鹰万死不辞。”秦中鹰下跪行礼,“这是我的年代,总有一天我也会像我爹一样在供奉在王陵里,我不会让我的头衔有辱王陵的英雄气。”夏龙扬昂首走进王府,秦中鹰紧紧跟随在一旁,内务府总管张贤大声宣布“新王继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