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明倭之战 第一节 假道伐虢

天目飞龙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永乐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倭国京都幕府议事厅里,足利义持跪坐在地板上,正用一块白布擦拭着他的佩刀,他擦得很仔细,动作显得非常优雅而柔和,这把刀他已经擦拭了很久,丝毫不顾忌周围几十双疑惑的眼睛。 擦拭完毕之后足利义持右手持刀放在眼前仔细地端详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长长的一声“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永乐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倭国京都幕府议事厅里,足利义持跪坐在地板上,正用一块白布擦拭着他的佩刀,他擦得很仔细,动作显得非常优雅而柔和,这把刀他已经擦拭了很久,丝毫不顾忌周围几十双疑惑的眼睛。


擦拭完毕之后足利义持右手持刀放在眼前仔细地端详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长长的一声“哟------西”过后,“锵”一声,他熟练地把刀塞回了刀鞘中,整个过程他一直挂着笑容,视线也一直都放在他的刀上。


“诸君可知这把刀的来历吗?”,足利义持扫视了在座诸人后问道。


下边坐着二十多位倭军将领,他们到达京都已经五天了,每日除了享受酒肉美女之外,今天是第一次出席军前议事,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足利义持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足利义持得意地说道:“这把刀是我的父亲义满将军留给我的,他一生征战无数,这把刀跟随他南征北战,至少砍过一百多颗头颅,不过还是一样锋利无比,在座诸君哪位的刀砍过这么多的头颅啊?”。


将领们顿时议论纷纷,不过每个人都在摇头。


足利义持冷笑了两声之后高声说道:“可惜呀,可惜死在这把刀下的都是我们日本人,这把沾满族人鲜血的刀不要也罢,来人,把它拿到铸造房冶炼,我要让它变成虎枪,让它去尝尝中国人的血的滋味”。


侍卫恭敬地捧刀离去,足利义持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说话的口吻也开始变得冷酷无比,“诸君,如今形势对我们极为有利,朱棣的五十万大军被拖在了蒙古草原,他的三十万福建水师正在与杀人王厮杀,加上名将张辅的十万大军被牵制在了安南战场,可以说中国的所有精锐部队都调到了外线作战,其国内的兵力异常空虚,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诸位都是我大日本的忠臣良将,这次战争诸位一定要同心协心,不打败中国绝不收兵,诸位,拜托了”,足利义持说完深鞠了一躬。


“哈依”,将领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作战计划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制订好了,足利义持只是在斯波义将的基础上作了些许改动,不过这一改就改掉了倭国的国运。


所有的部队都已经就位,朝鲜和倭国的沿海停满了上千艘各型船只,兵员、粮草、军械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国内的各个征兵点顿时冷清了许多,不是足利义持不想扩军,而是几无可用之兵了,目前他的手上已经集结了八十万人的部队,国内的青壮年男子基本都进了军营,只剩下老弱妇孺残幼在留守国内,进行着繁重的支前工作,倭国的上空弥漫着一片狂热的战争风云。


“首长,急电”,警通中队长语蝶又一次跑了进来,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了。


龙天看过电报之后又递给了姜海,他的神情还是比较平静的,不过姜海就要紧张多了,“首长,看来他们马上就要动手了”。


龙天点点头,“三天之内一定开打,而且一定是从陆地上开始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之内他们就可以拿下北京”。


“首长,三个月?这可能吗?先不说沿途的上百个卫所,北京城外有长城护卫,内有坚固的城墙可以踞守,而且守卫北京的都是最为精锐的京营,三个月似乎快了点吧”,姜海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哼哼,三个月?这还是保守的估计,如果换作是我,一个月就足够了”,龙天冷笑了两声。


见姜海还是一头雾水,龙天便拿过电报指给姜海看,“没看出什么来吗?你以为朝倭联军三十万人都会从东北入境?组团旅游啊?别忘了黄海,那里可是一个风平浪静的绝佳登陆点啊”,龙天又指了指桌上的地图,手指放在了渤海湾上。


“水陆两面夹击?我的天哪,看来北京完了”,姜海一拍额头惊叫了一声。


“是的,北京一丢,朱棣的五十万大军估计也完了,忠言逆耳啊,唉。。。。。。”,办公室里又传出了一阵长长的哀叹,这已经是今天的第N次了。


女真族,源自于唐代的黑水,五代时散居在松花江、黑龙江的下游,明朝初年,分成了东海女真、海西女真和建州女真三部,三部中以东海女真最具侵略性,时常袭扰海西和建州部族,为了躲避东海女真的侵扰,两部女真族一再南迁,其中建州女真居住在与朝鲜为邻的图们江东西一带。


明永乐元年,明成祖设立了建州卫,任命建州女真的猛哥铁木儿为建州卫指挥使,负责中朝边境一带的治安防卫任务,“以夷制夷”向来是大明朝庭的拿手好戏,建州卫的设立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朝鲜王国向北发展的势头,此举曾一度引发了建州女真与朝鲜王国间的战事冲突,双方打过几仗互有伤亡。


永乐八年七月初一日夜,明月高挂在苍穹之上,洒下了一片清丽淡雅的白色光芒,经过炎炎烈日一天的熏烤之后,空气中依旧夹杂着浓浓的暑气,位于中朝边境界河的鸭绿江畔,朝方一侧忽然亮起了三座火堆,很快北岸的中国一侧也点起了三堆火,隔着一条哗哗流淌的鸭绿江在南北呼应着。


贯通两岸的浮桥上很快便出现了一列长长的队伍,刀枪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微风拂过江面吹起了阵阵波纹,江面上有船在划动着,一艘、两艘。。。。。。,每艘船上都装载着一门沉重的火炮,船上没有风帆,一队士兵在拼命地划着船浆,船头和船尾的摇橹在频繁地调整着航向。


“都过来了吗?”,月光下一个骑在马上的彪形大汉轻声询问道。


他身穿暗红色的铠甲,一副明军将领装扮,他就是建州卫指挥使猛哥铁木儿,他所问的人是朝倭联军的指挥官松井根大将,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穿的是朝鲜军服,他就是龙天的老熟人,曾经在乌岭关共同抗倭的崔连忠。


松井根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八字须,发出了低沉的狞笑声,“嘿嘿嘿,猛哥将军,你的功劳大大的,我大日本一向言而有信,事成之后,只要你的马跑到哪儿,哪儿就是你的领地”。


“那我的马要是跑到朝鲜呢?”,猛哥铁木儿对朝鲜王国的印象非常差,双方曾经为了边界争端打过好几次仗。


“你。。。。。。”,朝军指挥官骁骑将军崔连忠怒发冲冠。


“不,不,不,这样就不对了嘛,都是自己人,过去的不愉快就让它过去好了,现在大家都坐在同一条船上,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小的过节而伤了和气嘛”,松井根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却一直在幸灾乐祸。


“哼”,猛哥铁木儿和崔连忠同时转过身去,不再理睬对方。


“加快速度,加快速度”,松井根对于部队的行进迟缓相当不满,倭军还可以,不过朝军就让他不敢恭维了,几乎每一个朝军士兵都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连他们的指挥官崔连忠也差不多。


这是一次成功而又秘密的军事行动,十万倭军和五万朝军从朝鲜境内的平安道出发,入夜时分联军开始抢渡鸭绿江,在建州女真部的配合下,只用了一个晚上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深入了中国境内,入境之后,朝倭联军开始在集安城外安营扎寨,并向四周派出了大批侦骑。


当黎明到来的时候,集安郊外的百姓们开门之后突然发现,他们的身边出现了大批说着外国语言的士兵,朝鲜语他们能听懂,不过那些头上扎着“搅屎棍”发型的人,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这些善良的百姓们感到陌生,根据事前接到的建州卫指使司的军令,近期将要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沙场演练,所以虽然百姓们非常疑惑,不过有了建州卫的军令,此时谁也不会想到,曾经信誓旦旦要效忠大明朝庭的建州女真部族们,竟然会“引狼入室”,联合外国发动对中国的侵略战争。


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都在一年之前就与倭国达成了秘密交易,他们放开道路让倭军入境,并协助倭军保护后勤通道,得到的回报是东北的大片领土归属两部共有,也就是松井根的那句“只要你的马跑到哪里,哪里就是你的领地”,当然这也是有条件的,这些领地必须要在东北,而且必须要等倭国拿下京城应天府之后。


七月的天气异常炎热,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东北大地都笼罩在一片腾腾的热气之中,道路上的行人非常稀少,象这样的季节绝对不是开战的良机,朝倭联军不占天时之利,不过正所谓“独辟奚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夏天不宜作战,但偏偏足利义持却选择了这个时候开战,此举还真的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朝倭联军在七月二日太阳落山之后,全军开始拔营起寨,朝着二百公里外的军事重镇通化开进,昼伏夜出这是夏天行军的兵家要诀,和集安一样,通化也是建州卫的防区,而且辖区内的百姓也以建州女真族为主,所以朝倭联军的行动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特别是夜晚行军,能碰上的人更是廖廖无几,经过五夜的急行军之后,七月七日一早,通化城外就出现了朝倭骑兵的身影。


当全军到达通化之后,松井根命令部队原地休整了一天,从这里往北是海西女真吉河卫的管辖区域,往西则是另一个军事重镇抚顺,不过那里就不属于建州卫的防区了,驻扎的是明军的铁岭卫一部,两千人的兵力,战斗力一般,从抚顺再往西四十公里就是沈阳,驻扎着辽东都司的精锐部队沈阳中、左、右三卫,近两万精干兵力。


听完猛哥铁木儿的军情通报之后,松井根吩咐随从取来了一份地图,平摊在桌案上,招手让崔连忠和猛哥铁木儿过来看,这是一张详细的明朝疆域图,山川、河流、谷地、城镇,绘制之详尽令人瞠目结舌,其中对于明军各卫所的分布以及兵力配置情况作了非常详尽的标注,就连建州卫正在筹建中的两个子卫竟然也在其中。


松井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还知道每个卫指挥使的名字,还有大部份千户的名字,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哦,对,对,对”,猛哥铁木儿被这张地图给唬住了,能绘制出这样一张地图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他哪里知道,为了侵略中国,倭国的君主们已经等了几百年了,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倭国虚情假意地附从于中国的权威之下,暗地里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窥测,这张地图已经几易其稿,两个月前才刚刚标注完成的。


七月初八日夜,猛哥铁木儿率队“护送”着朝倭联军西进,一直送出了建州卫的防区,“嘘。。。。。。”,目送着大军离开,猛哥铁木儿长嘘了一口气,感觉背上有些湿漉漉的,不待部下发问,便催马扬鞭尽速离去。


朝倭联军朝着四百公里外的抚顺在急速开进,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铁岭卫的防区,随时都有可能被明军察觉,所以松井根尽管胜券在握,不过他还是非常小心,沿途依旧昼伏夜出,如遇上夜行的路人一律予以格杀,甚至不惜屠戮了沿途的好几个村子,而且在宿营的时候松井根一直选择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为的就是对抚顺和沈阳形成“神兵天降”之势,打明军一个措手不及。


偷袭战是倭军的专长,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倭军将领们往往会在事前进行大量细致的工作和周密的布署,五十岁的松井根在倭国南北统一战中跟随足利义满征战多年,有一手漂亮的偷袭绝活,被人称之为“偷袭祖师”。


明初的抚顺还是一个小县城,洪武年间在浑河北岸的高尔山下建起砖城一座,取名“抚顺”,寓为“抚绥过疆,顺建设夷民”之意,其规模还不如铁岭大,所以抚顺驻军隶属于铁岭卫节制,这里驻扎着两千名“卫所兵”,所持武器也以冷兵器为主,只有区区十门碗口炮在守卫着抚顺城,平时的训练也有些稀稀拉拉,因为地处偏僻的东北,他们的任务还是以监视境内的少数民族部落为主,保护通信驿站也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一旦境内的部族有异动,他们会在第一时间传到驻辽阳的辽东都司,一切均由辽东都司决断。


七月十六日清晨时分,高尔山上露出了半轮红日,守城卫士站立城头,正在长长的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哈欠,突然耳边传来了阵阵马蹄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卫士手搭凉蓬极目望去,远方一道宽达数里的尘土正朝着抚顺城方向滚滚涌来,如若不是看见尘埃中时隐时现的战马,他一定会以为是起风沙了。


“怪事,这么大一支军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卫兵百思不得其解。


“兔子嘎嘎”,马上的松井根手舞长刀,发出了冲锋的命令。


待守城卫兵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倭军的大队骑兵旋风般的冲进了城门,几个门卒的脑袋被削去了大半,尸体软软地斜倚在门洞的砖壁上,等松井根进城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两千卫所兵全部被歼,抚顺城头上挑起了朝倭两国的军旗。


毫不费力地拿下了抚顺城之后,松井根没有作过多停留,稍稍整顿了一下队伍之后,朝倭联军立即兵分三路,一路由倭军足轻大将饭岛黑雄率领两万兵力,直扑北面的铁岭卫,一路由副大将大久长寺率领五万兵力,突袭西面四十公里外的沈阳三卫,与饭岛黑雄一道,对沈阳三卫形成两面夹击之势,另一路由松井根亲自率领八万联军,往西南方向挺进,目标直指辽阳的辽东都司,打掉整个辽东驻军的指挥中枢,彻底瘫痪辽东境内的军事力量,这一仗才是名副其实的硬仗,所以松井根不敢有任何懈怠,为了确保此战获胜,他把两万“虎枪军”全部带在了身边。


辽东都司,全称辽东都指挥使司,下辖二十五卫两州,其所辖区域相当于现代辽宁省的大部,元朝时设辽阳行省,洪武年间改设辽东都司,类似于地方军政府,辽东都司治所就设在辽阳城,在17世纪以前,辽阳一直是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有名的军事重镇,周围驻扎着定辽中卫、左卫、右卫、前卫、后卫等五卫驻军,共有兵力近三万人,武器装备较为精良,属于明军的精锐之师。


松井根自打下抚顺城后,便不再隐瞒自己的作战目的,战争已经开始,那种掩耳盗铃式的偷袭已经失去了意义,所以他一改以往作派,率领八万人气势汹汹地朝着辽阳奔袭而来。


从抚顺到辽阳的直线距离是一百二十公里,松井根深知此行目标已经暴露,这个时候速度才是最关键的,他要抢在辽东都司反应过来之前拿下辽阳城,进而占领辽东全境,所以除了两万“虎枪军”之外,他动用了手头上的两万骑兵进行长距离奔袭,这已经是联军手头上的所有骑兵了,松井根的命令是赶在明日日落之前逼近并封锁辽阳,待后续大部队赶到之后发起总攻。


七月十七日下午午时正,经过急行军之后,两万联军骑兵抵达了辽阳城外,此时日头正盛,这一路紧追猛赶,联军的战马累死了上千匹之多,而此时作为辽东军政中枢的辽东都司竟然还蒙在鼓里,直到城外出现了不明骑兵的身影之后,辽阳守军才匆匆忙忙地关上城门架起了火炮,明军在四面城墙上来回跑动,告警的钟鼓也急促地响了起来,整个辽阳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大人,不好了,大人,城外发现大批不明敌军”,守城小校气喘吁吁地跑进了都司衙门,一下就跪在了大堂上。


辽东都指挥使孙为亮正在批阅公文,听完之后怒喝一声:“混帐东西,辽阳地处辽东中心,如果有敌军出没,周围卫所怎么会没有军情送达?慌报军情可是死罪”。


“大人,是真的,小的没有撒谎,城外的确来了大批敌军,而且都是骑兵,估计有两三万人之多,现在他们就驻扎在城外,把城门和道路都封锁了”,小校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解释道。


“什么?”,孙为亮的右手猛然一抖,手中的毛笔掉在了桌案上,将公文染黑了一大块,惊诧之余他立即穿戴盔甲拿起了宝剑,“走,看看去”。


城门楼上孙为亮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城外已经搭起了简易营帐,敌军骑兵正沿着四面的护城河来回穿梭巡视,八扇城门的出口都已经被封锁,城外的敌军正在构筑简易野战工事,通往外界的几处道路均有士兵把守,并且都设置了双重路障,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就是辽阳已经被围困了。


“是倭国?这怎么可能呢?”,见多识广的孙为亮惊叫了一声,他认出了倭国军旗,稍顷又听见了他的再一次惊呼:“还有朝鲜,朝鲜?它怎么和倭国走到一块儿去了?”,孙为亮的话引起了旁边诸将的万般疑惑与猜测。


“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尽管没有人知道朝倭联军是怎么冒出来的,不过面对眼前的残酷事实,做好应战准备才是当务之急。


孙为亮脸色凝重,一双鹰眼敏锐地在观察着城外的动静,沉默了很久之后,孙为亮的右手大力地拍打在坚固的垛墙上,“传令下去,准备开城迎敌”。


参将赵胜感觉有些吃惊,“大人,你说是要出城作战吗?现在城内的兵力不足,这万一。。。。。。”,赵胜的心里有些吃不准,城内只有不到三万的驻军,基本以轻装步兵为主,而城外的敌人全都是骑兵,拿步兵与骑兵对抗胜算并不高。


“赵将军不用惊慌,城外这股敌人其实并不可怕,你看看他们的战马,一匹匹口吐白沫、四肢无力,人与马均是精神萎靡不振,可见这是远距离奔袭而来的一支孤军,他们只围困而不攻城,说明他们在等着后面的大批军队,所以趁敌军现在立足未稳,我们出城打一场反击仗,我们的胜算很高”,孙为亮观察良久之后终于发现了敌军的破绽。


经这一提点,赵胜连忙再次细看,果然正如孙为亮所说的那样,这完全是一支疲劳之师,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赵胜不由得对孙为亮肃然起敬,心中自是敬佩不已。


“大人,就让末将出城迎战吧”,赵胜抱拳请战。


孙为亮点点头,“好吧,赵参将,你领两万将士从内治门出城,记住,一定要速战速退,绝对不可恋战,一击得手之后你立即派人联络周围卫所,让他们尽快派部队支援辽阳,还有”,赵胜正想离开,孙为亮又一次叫住了他,“还有把这个消息快马通报北京,让他们尽速做好应战准备”。


“得令”,赵胜大喊一声,一转身快速地走下了城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