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二章 黄龙府外囚三皇 8、游僧寻师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8、游僧寻师 一晃,鉴治师兄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还无信来。这天清晨,鉴安刚做禅完毕,准备到院子里活动一下筋骨,就听见有人拍打寺门。 鉴安让小和尚开了门,只见宁颖和六、七个护天庙的武和尚,僧衣烂衫,浑身伤血,还都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8、游僧寻师


一晃,鉴治师兄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还无信来。这天清晨,鉴安刚做禅完毕,准备到院子里活动一下筋骨,就听见有人拍打寺门。

鉴安让小和尚开了门,只见宁颖和六、七个护天庙的武和尚,僧衣烂衫,浑身伤血,还都带着兵器,个个憔悴。鉴安大吃一惊,情知不好,忙让小和尚关上寺庙大门,把他们几个带到内室询问,这才知道是金兵对护天庙下手了。护天庙的和尚死伤多少,宁颖也不知道,反正就这几个和尚来到了明月寺。

鉴安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合掌连连颂起了金刚经。

这天早晨,宁通哥几个正在天宝山小土地庙外练功,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钟声,一听就知道是十几里外明月镇明月寺的钟声。

哥几个停下正练的功夫,均竖起耳朵听了听,他们知道,这明月寺要做大法事了,否则不会敲大钟,这种大挂钟,敲一声,洪亮的声音要传出几十里地。

宁通先开了口:“鉴安师叔做大法事,咱们不能不去。”

宁惠挠了挠秃头:“做大法事,昨天来送斋饭的师弟也没说呀!”

宁智眨了眨小眼睛:“一定是出了大事了,师兄说的对,咱们赶紧过去看看。”

宁通点点头,宁惠也没二话。三个人说走就走,一溜烟儿奔了明月寺。

果然,明月寺正在做超度大法事,鉴安师叔正在为护天庙的徒子、徒孙们超度亡灵。

宁智一眼就瞅见了二师兄宁颖也在队列之中,忙捅了捅大师兄和四弟,仨人儿串到了老二宁颖的身边,只见宁颖脸上全是伤痕。

超度完毕,宁通等人也从宁颖的嘴里知道了实情的大概,气的这哥仨儿真想立刻就找到牙科力和完彦刺,剥了这两个人的皮,为护天庙死去的的弟兄们报仇。哥几个正在议论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鉴安师叔派人唤他们几个有话问。

哥儿四个依次来到鉴安的房间,恭敬的立在鉴安师叔前。

鉴安亲自将门关紧后,才如实告诉这几个徒侄儿:“你们的鉴治师傅前些日子已经去寻大宋二帝赵佶、赵桓去了,一去就没有消息。如今护天庙已经被毁,金兵早晚要来明月寺搜查,明月寺恐怕也不是久留之地,不知几个徒侄有何打算。”

哥几个也是头一会遭遇到这种事情,师傅又不在,师叔又做不了他们的主,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有啥主意。

还是宁智,眨了眨小眼睛,来了道道。这小宁智虽然排行老三,主意多,十分聪明,大伙都管他叫“鬼三”,有的事情,连鉴治师傅都问问他,要不这次救师兄,咋派他呢,就属他有主意,从不吃亏,不像老大宁通,脾气太直,也不象老二宁颖,脾气好太懦弱,老四虽然聪明,可胆小,只随大溜,从不敢拔尖挑头。其实,鉴安师傅把这几个徒侄叫进屋去,宁智就估么着老头要“逐客”了,果然,听了师叔这一席话,宁智心里就有了谱,可他不着急开口,为啥,必定上面还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么,轮也得等着俩师兄表了态再说。这就是宁智聪明的地方。

宁通没话,他只瞅了瞅师叔,又瞅了瞅二弟宁颖。

宁颖可不敢发话了,他觉得师傅信任他,让他看家,他却闯出大祸来,心里正孬糟(注),头也不抬,一声不吭。

老四更甭问,一幅虔诚的样子,两眼直视鼻梁。

宁通又扫了一眼宁智,意思很明确:你说。

“鬼三”宁智知道也该轮到自己了,这才一合掌,故作老成的咳了咳嗓子,道:“这金兵是可恶,毁我根基,可人家是官家,咱佛门弟子惹不起,正好,咱们顺便寻找师傅,兴许还能够助他老人家一臂之力,只是这路途遥远,我等两手空空,没的盘缠恐怕不行。”说吧,他叹口气,还摇了摇头。

鉴安师叔一听,忙说:“徒侄,这盘缠不用愁,师叔理当筹备,只是你等是否同意寻师?”

宁通一听三弟的话有理,自己的庙都没了,也不能总在别人的寺院住呀,否则金兵寻来,明月寺也得遭殃。和尚没庙就是没家,好在师傅还在,咱们共同去找师傅,也未尝不可。宁通也接着师叔的话说:“寻师乃是徒侄儿们的本分,不敢造次,还往师叔定夺。”

宁通的话就代表大家的意思了,那时候,“长兄如父,长徒代师”,就是这个理,甭管对不对。

鉴安师叔也心里高兴:可下把这几个祸根打发走了,从此明月寺也就安全了。

闲话少叙,既然宁通几个都同意找师傅,立即打点行程所需。鉴安给几个徒侄备足了盘缠银两,半夜,让这几个徒弟带着护天庙逃出来的几个武和尚,均化装成金国俗人百姓模样,偷偷离开了明月镇,奔上了通往黄龙府的大道。

当然这些和尚出门,都随身携带武器。老大宁通的50斤禅杖,也由宁颖给带来了。当时宋朝和金国个人均可携带兵器作为防身用。

那时和尚出门是常事,好听的叫“云游”,难听的叫“要饭和尚”,反正出家人以四海为家,走到那儿就是吃饭睡觉,遇到人家,讨口吃的不算毛病,睡觉也方便,都是男子汉,有店住店,有庙睡庙,无店无庙,仓库、碾坊、草场……有避风的地方就能睡。

宁通和护天庙的兄弟们,三儿一帮,俩儿一伙,拉开距离,奔了往西的山路。

一晃,哥儿几个也走了十几天了。北国四月,越走越暖和。开始,这山路弯弯曲曲,望不到边,树木密密麻麻,走不到头。后来,山逐渐矮了,这林子也越来越稀了,树也越变越细了,大家知道,快到丘陵平原原地带了。

这天,哥儿几个来到一个大江的渡口,只见这渡口两岸人流如梭,做买卖的、打工的、江湖卖艺的、算命的、卖糕饼和糖葫芦的,江边还有拉纤喊号子的,十分热闹。哥儿几个久居深山,哪见过这等情景,看热闹看了有小半天,才想起打探这是什么地方,该不是到了黄龙府了吧,要不能这么热闹!

宁智问一位卖烧饼的老汉道:“大叔,这是什么地方?”

老汉早就看见这几个外地汉子在逛街景呢,笑着说道:“一看你们就是外乡人,八成离这还不近吧?”

已化装为俗人的宁通,一抱拳:“大叔好眼力,怎见得离这儿远?”

老汉挥手划了一下:“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这是官船码头(注1),自古就是兵家水运重地,你们打听这是哪儿,肯定不在这几百里范围”。

宁通连连点头,“老人家果然好眼力,我等是从长白山下来的,近千里路,出外寻亲的。”

老汉点点头:“远道远道,听说过,可没去过,那的山可比这的大,走了不少天了吧?咋不坐船呢,下游下水,快着哪。”

还没等宁通回话,热心的老人家又道:“这的官船码头,打辽朝就设立了,现在大金国又设了船署衙门,就在哪,乌拉陔(注2)。”老人说着,向远处一指。

宁通顺着老人的手指方向,远远的只见大江画了个半圆的弧形,在弧形的上面,隐隐约约的有许多的房舍,看样子那是个大集市,不小于明月镇。

宁通从这位健谈的老人嘴里,还打听到了黄龙府离这也就几百里了,这的地界,都归黄龙府的右元帅完彦娄室管辖,这个官船码头,除了商贾货物运输外,主要的是运送兵丁。和大宋朝交战,右元帅的兵大都是靠江船运来的。这条江叫白龙江(注3),和别的江不一样,俗话说:“河水向东流”“千条江河归大海”,可这条江却不同,她不归大海,也不向东流,而是往西北方向流淌。它源自长白山的天池水,千百年奔腾,形成了关东的黑土地大平原(注4),最后流到它的母江——黑龙江。

老人的一番自我炫耀的讲述,真惹起了宁通哥儿几个的兴趣。

宁智凑过去,小声问老者:“听说大宋皇帝被咱大金国抓住了的

事么?”说着,宁智递上一小块银子,用下巴撇了撇老头筐里卖

的烧饼。

老汉见这哥儿几个还帮衬他的买卖,更高兴了,见身边无闲人,便压低嗓门说:“大宋国的佶、桓父子俩皇帝和大辽国天祚皇帝,都在黄龙府右元帅那押着呢,跑不了。”说罢,又指指江面的一首大官船说:“那不是么,刚从渤海派来的几百名铁甲军,也是去黄龙府的。”

老汉说罢,连连在筐里拿出了十几个烧饼,递给宁智。

宁智接过烧饼,往江边扫了一眼,只见一艘停泊的大官船,金兵正排成一个列队,慢慢的往岸上走。

宁智装作傻呼呼的样子问:“大叔,你这卖烧饼的可不简单,连官家的事都知道,您乍这么能耐?”

老汉笑了:“傻孩子,这里南来北往的客商,在茶馆里啥事儿都能了解到,我这也是前几天从摆渡人的嘴里听到的,这不,今天这金兵也真的到了。”

宁通一听,忙眯起眼睛,朝官船上望,巧得很,只见一个军官,从船上骑马下来。宁通是猎人出身,练得好眼力,一眼就瞧见了那是完彦刺。真是冤家路窄,完彦刺也来到了黄龙府地面。

宁通忙和兄弟们离开江边,找一处隐蔽地儿,商量了一会儿,大家一致认为这离黄龙府不远了,师傅一定在哪儿,看样子这些金兵也是去黄龙府的,正好,见到师傅,让他老人家决定报仇的事。

哥几个商量完了,吃了烧饼,寻了些井水喝了,直奔黄龙府方向走来。

第二天天黑时,几个人走到了一个叫“奥吉里”(注5)的地方,此镇是大金国右路元帅、万户侯完彦娄室的出生地,属长白山山脉的大黑山边缘。

传说,完彦娄室12岁时,就用弓箭在这儿射死过一只白虎,因此奥吉里在金国很有名。出了奥吉里往西,就是平原地带了,往北就是黄龙府了,百十里地。

晚上,宁通几个人在奥吉里镇找了一家大客栈,草草垫补了一顿(注6),倒头就睡。




注1:孬糟;东北方言:难受、懊恼

注2:官船码头:现在的吉林市

注3:白龙江:现在的松花江

注4:大平原:松江平原

注5:奥吉里 : 现在长春市石碑岭、净月潭一带。

注6:垫补 : 东北方言:简单的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