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六十五章  鬼子末日

龙居士 收藏 2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URL]   第六十五章  鬼子末日   密封的装甲指挥车内,空气污浊,马达散出来的热量,混和着硝烟和粉尘,滚滚而来,让人无法呼吸,颠簸摇晃的车体,严重考量着人的承受能力。   “冲阿、杀啊、小日本、尝尝爷爷的子弹,哈哈哈……”破锣似的嗓门,从顶端的机枪炮台传了下来。   李有才身体,一半在装甲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六十五章 鬼子末日

密封的装甲指挥车内,空气污浊,马达散出来的热量,混和着硝烟和粉尘,滚滚而来,让人无法呼吸,颠簸摇晃的车体,严重考量着人的承受能力。

“冲阿、杀啊、小日本、尝尝爷爷的子弹,哈哈哈……”破锣似的嗓门,从顶端的机枪炮台传了下来。

李有才身体,一半在装甲车内,另一半在炮塔内,亲自操着机枪,用子弹收割着日军的性命。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开着坦克追杀小日本,竟然是这么爽的一件事情。他的一生中,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强敌面前扬眉吐气过。

车体内的电报员,滴滴答答的收下电报,又快速的译了出来。然后,拉了拉李有才的裤子道:“长官,电报。”

“操,呆会再看。”李有才不理。

“是少帅的!”

“日你祖宗,怎么不早说。”李有才弯下腰,一张沾满硝烟的脸探了下来,一对透着精光的三角眼,扫在电报员的脸上。

电报员神情为之一窒。哆嗦道:“电、电、电……报、报!”颤抖着手,将电报送到李有才的面前。

李有才一把抢过,看了一眼。腾的一下跳起来,头撞在钢板上,“咚”的一下,右手触电般的捂住脑门,痛得咬牙裂嘴。

“操!”

“营长,撤吧!”车内作战肖参谋,从李有才的手中,接过电报,看过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有才三角眼一翻,骂道:“撤什么撤?又往哪里撤?撤回去吗?等日军喘过气来,包围我们,我们还有活路吗?”

“可是,少帅的命令,我们不能违背啊。”

“要撤也要往义勇军那边撤!我们只需再冲击二三公里,就能与义勇军汇合,两军汇合在一起,变成一个铁拳头,咱们谁都不用怕。只要坚持到少帅的大部队杀回来,我们就有救了。”

“可是前面有日军。”

“日,我们的手中坦克装甲车,难道是玩俱?”

“可是,少帅如果问起来?”

“你傻了不是?你不会对少帅说,我们是在‘撤退’?”李有才见石参谋仍是一副不解疑惑不解的样子,猛的在他的脑门上敲了一记,骂道:“你问你,你当兵多少年了?”

“从讲武堂毕业,到现在整整五年了。”

“总共拿了多少钱?”

“大概二百来个大洋。”

“这次你分了多少?”

“五百个!”

“跟着义勇军一天,就比你五年拿得还多!你的命卖给谁,更划算?”

“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有道个屁!老帅是怎么发家的?由土匪而满清,由满清而日本,等实力强了,踢了日本自立为王!少帅呢?身怀国仇家恨,屁都不敢放一个。在日本人挑恤面前,一枪不放就跑了。要兄弟们挺着死,为国成仁。成仁个屁,老子眼中只有钱和枪。谁对老子好,老子就跟了谁。”

“我们和义勇军,终归不是一路人……怕是要坐冷板凳。”

“不是一路人,又怎样?咱们手中有货,谁也不敢小看我们。咱们这次,在义勇军最危难的时候帮到了他们,能不高看我们几眼?说不定,一过去,就能混个副司令当当,呵呵,在卫司令的手下干事,有钱拿、不受气、杀鬼子更是痛快,这不比少帅那强多了?你等着吧,将来的东北,一定是卫司令的。”

“这电报……”肖参谋也觉得有理。

在这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很少有人有国家民族的概念。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有奶便是娘。少帅这些年来的表现也让人太泄气,这样的一个花花公子是守不住,老帅留给他的江山的。与其等到将来,树倒猢狲散,还不如现在就谋出路。投一个明主。聪明的人,懂得如何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有才一把抢过电报,将之撕得粉碎,回头对电报员吼道:“给少帅发电,就说出了故障,电报只收到一半,要求他们重发。在接电报的过程中,你再弄出一些明堂出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电报员再度忙碌起来。

李有才对部下极为苛严,动不动就打骂。但是,很少有部下不听管教的,因为李有才认为,钱是能通神的东西。想要马儿跑得快,就得给马儿多喂草,所以他不但从不盘剥士兵们该得的军饷,反而经常将自己弄来的“外快”,也分给弟兄们。使得战车营成为整个东北军最富的一支军队。

在这个大多数人,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战车营的士兵,不但能够吃饱吃好,还有钱娶媳妇,待遇好得让人流口水。凝聚力自然也强。李有才的这支军队,上下同欲,铁板一块,无论做什么事,都能顺心。整个战车营,连同搞后勤的在内二千多人,变成了一个小集团,李有才便是这个小集团的皇帝。打谁不打谁,都是李有才一句话的事。

指军车内发生了一件,决定着整个战车营命运的事,但战车营其他的人,全都不知晓,不在路上作任何的停留,火炮机枪喷撒着死亡钢铁,履带碾压着瓦砾堆和日军的尸体,以菱形方阵,滚滚向前。

……

“报告,支那人的战车营仍在前进!”

“叭嘎!”原本谈笑风生,计划着,要怎样在此事件之后,卷土重来,重整军威,占领满洲,征服支那的日军高级将领们,刹那间面如死灰。气急攻胸的本庄繁,哇拉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这儿的每个日军军官,都上过系统而严格的军事理论课,谁都清楚,轻装步兵,遇到坦克与装甲车的扫荡时,将是怎样的一副惨烈的场景。那不叫战争,是一边倒的屠杀啊。更何况,被围困在平坦的“安全通道”里的日军,连一个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人的坦克,从自己的身上碾过!

日军一个甲种师团,所拥有的坦克,不过二十辆。而支那这个秘密战车营,竟然有三十辆坦克,四十辆装甲车!

西方的天空。

血红的残阳终于架不住,大山的召唤,沉了下去。天地忽然一暗。

鬼子的末日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