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连 “集中营” 班长的真面目(下)

掠影 收藏 1 8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


班长的真面目(下)

当晚的晚餐我记不清是怎么塞下去的了,没办法不塞啊!这才两天就已经折磨到快不成人形了,再不海吃胡塞点,就真的更没法扛下去了!

看完新闻联播,佛爷和吴昊被十班长拉到张志亮跟前认错赔罪。且先不说是佛爷他们的不对,部队其实就是一金字塔,而新兵就是塔底那层。揍也挨了,痰也舔了。佛爷早已没有了白天对我那会的傲慢,和吴昊颓丧着跟两木桩般杵在班长跟前。

十班长一手夹烟一手搭到班长肩上,故作亲近的道:“老九啊,这两小子不长眼,下午我已经收拾过一顿了,现在带他们来向你道歉,你要是觉得还没消气,那兄弟我就再替你锤他娘的……”

班长扬手打断十班长“行了,那会我也教训过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真他娘的没眼力劲儿!”十班长起身狠狠给佛爷和吴昊一人一脚,“没听到九班长饶了你俩么?还不道谢!”

“谢、谢谢九班长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俩下次再也不敢了。”佛爷跟吴昊赶紧出声。

这时排长拿着个本子走过去递给班长道:“老九,这是岗哨记录本,今晚该咱排站岗了,你们班开始,晚上十一点第一班,各班班长排好本班的,你排完了就给老十,依次类推,最后交到我这。”排长说完又对十班长道:“老十,今晚你就组织人员进行条令学习,让这帮小崽子们懂懂规矩。”说完,斜眼瞟了一眼耷拉着脑袋杵在一旁的佛爷和吴昊。看来,下午的事,排长也知道了。不过排长倒没再说什么,径自就出去了。

班长找出笔把岗哨本往自己腿上一摊唰唰开始排岗。十班长就开始组织我们学条令。

说到这个条令学习,于我而言,的确又是一件痛苦的回忆。尤其是新兵连那会。像我这般刚出校门却不爱学习的,都以为来到部队应该也可以摆脱沾书就困的历史了。不料竟是才出狼谷又进虎窝!

就在宿舍里,我们弟兄成四路纵队一溜儿排开坐下,十班长在上面抱个红皮条令本的逐条诵经般开始念叨,下面兄弟们坐着小板凳,按要求如同小学生们腰杆挺得倍儿直,边听边做笔记。

听着十班长在上面唠叨,我当时那叫一个困呀,可就是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谁叫我坐在最前排!还好需要做记录,手里不停的写写画画,倒也驱赶了点睡意。

终于熬完了条令学习,大伙都以为这下该让人喘口气了吧,不想十班长宣布解散后,排长突然又不知从哪窜出来补了一句“今晚就寝前背完所学的三十条条令,各班长到时检查!”

大伙一下子全蔫了。

有什么办法哩?谁叫政治理论学习处于我军各项工作的生命线地位!

于是各自继续端坐小板凳,朗声背诵。背到熄灯,我还行,顺利通过了检查。刚子、老唐和其他几个兄弟可能真的对背记理论不感冒,楞是三十条只背下了五条!这下可好,班长又整了个新花样让大伙开眼。叫这几个没完成任务的弟兄把小板凳翻了过来,然后人脱掉鞋子,蹲那四条可算是翻身做主的凳腿上!

其他班长见了,纷纷拿自己班里的倒霉蛋儿效仿起来。

吹了熄灯号,灯是不能不熄的。班长似乎早有准备般从被窝里掏出几打蜡烛,看来是非要这群兄弟体会一下挑灯夜读的滋味了。

我趴被窝里瞅着弟兄们披着大衣一手托蜡烛一手捧记录本埋头苦读的那股子认真劲儿,哀叹大伙儿当初在校念书时下得了这一半功夫也不至于跑到这来受罪啊!

白天多做运动,晚上睡觉就是香,(其实我现在挺怀念那时倒床就能睡的幸福,不像现在,老失眠。)烛光跳跃中,我没费啥功夫就酣然入梦了。睡到半夜正是香甜时,恍惚觉得脸上一疼,赶紧睁眼瞅瞅,原来是班长正咬牙切齿拧着我脸呢!

“醒了!知道我叫你几遍了吗?起来跟我站岗去!”他没头没脑的道。

“站岗?当兵哪有不站岗!”我自个儿在脑子里一问一答道。霎时头脑就清醒了过来。边穿衣服边瞅瞅尚在闪烁的几支蜡烛,离我床位最近的刚子、老唐赫然在目,远处一盏鬼火般一明一灭的仔细看了一会才看清原来是佛爷。

出门前我特意拐到佛爷跟前一过,才发现他竟然蹲那凳腿上就睡着了!鼻孔刚好对着快灭的烛芯一吸一呼,难怪就他那烛火整得跟鬼火一般!

我心中直乐,眼看着班长就要出宿舍了,赶紧跟了上去。

说是站岗,其实就是给我们连这个院子看夜,院门口一桌两椅就是即将陪伴我俩度过漫长两小时黑夜的伙伴。

跟上班岗哨交接完毕。我有点拘谨的搬个椅子请班长坐下,自己则在他示意后才正襟危坐了下去。

待我坐定,他扔了根烟过来:“还没睡醒吧?抽一根提提神!”

这可是你叫我抽的!我心想着就凑了过去上火。

“量子,这两天下来是不是觉得部队跟自己想象的有点不同啊?”他深吸一口吐出个眼圈道。

“嗯,有点。”我小心回道。

“哈哈,真的只是‘有点’?你小子没说实话啊!”他笑着问。

“的确只是‘有点’,我是有相当心理准备的。”我争辩道。

“心理准备?那我今天惩罚你们,你觉着该吗?”

“不罚不足以正军纪啊。”我把他下午的原话回了过去。

“扯淡!看来你心里有想法啊?”

你个狗日的!你让我那样整一遍试试!没想法的那还是男人吗!我心里嘀咕着,不过这些话可不敢说出口。

见我脸上阴晴不定也不回话,他有点尴尬的笑笑。“你用不着在心里想着念着找机会还我,其实我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

“怎么会呢!你罚我们那的确是应该的。虽然有点”我一顿“不过你把雷霆打就打了还让人舔那口痰,就太……”说实话,我自己受罚虽然累点难受点,但挺过去就没事了,可对张志亮这种践踏别人自尊的做法却很是看不过去的!

“有点过是吧?不这样怎么知道你们体质的极限?至于胖子那事,你们现在肯定接受不了。但是我可以先提醒你,军队是一个会死人的地方,不要把自己的那点儿小自尊看得过重!”他无所谓的道。

“小自尊!?‘看得过重’!?你可是逼得他舔地上的痰啊!”我看他那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就气愤的顶道。

“哈哈,下午不是他们欺你在先的吗?看不出你倒还挺有正义感啊。”见我愤怒的顶他,他却意外的笑答道。

“一码归一码!反正我就是看不惯你那样践踏别人尊严!亏你还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正义之师的一份子!”我打算豁出去了,就算再被他整,也得把心里话吐个痛快!

“文明?文明需要战争吗?不需要战争那还要军队干嘛?别给我整那么大!那套理论是给地方人看的!部队不需要所谓的文明,更不需要个人的尊严,部队永远只需要战斗力!只需要战争的胜利!……”他开始苦口婆心喋喋不休的教育起我来。

前文已经说过,兵爷还有个绰号叫“侃爷”。我那会初出校门,哪知道什么是真理歪说之分,遇上那种能狂吹滥侃两个小时而不歇者更是如同被灌了迷魂汤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最后,那股子晕劲让我在他的歪理邪说下俯首称臣。

从此,我成了他那套歪理邪说的又一个忠实信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