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一章 归师 第一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龙支队”在小高地一直咬牙坚持着。下午1点钟,2大队大队长杨江阵亡了。杨江是在龙行健的身边中弹的,子弹从杨江右眼射入,穿颅而过,杨江连声都没吭就栽倒在地。这个292团的连长,跟随1营从尸山血海的界口镇突围出来,在聂店毅然脱离了勇敢但无谋的薛军营长,投身到李宇天但实际上是龙行健的麾下。在李宇天死后,又忠心耿耿地跟随龙行健转战齐宗各地,任劳任怨。如今,死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小高地上。

将敌人的进攻打退后,龙行健抱着杨江的尸体无声地饮泣着。我们身边总有这样的人,他们活着的时候,是那样默默无闻,但当他们真的离开时,你会觉得他是那样的重要,如同自己的手足,须臾不可分离。

2大队的士兵们乘战斗的间隙将大队长的尸体埋在一棵被炮弹炸断的树下。

“我以太阳神的名义起誓!”龙行健红着眼,“只要我活着,一定将杨江的遗骨迁回他的故土。”他真得感到不堪重负了,许多战死的士兵的面容与名字像过电般闪过他的脑海,那个在界口身负重伤无法跟他们撤退,请他将抚恤金转交妹妹的林小荣,那个郑重托付回家看看他父母的死在山洞里的伤员------龙行健将被战火烧破的军帽扔掉,“我发誓!除非我和他们一样。”他指了指脚下一排阵亡的尸体。

“弹药不多了,我们基本没有补充,乘现在的机会撤退吧。”齐平脸上黑乎乎的,手里拎着“高山鹰”。

“不行。现在不行,绝不能撤。”龙行健摇头。他现在后悔的要死,每一具尸体都揪着他的心。

“司令的意见是对的。一撤部队就被冲垮了。坚持到天黑再说。”说话的是将军随从中留下来的唯一一个上校,龙行健已认识他了,叫高天成。是这帮陌生的神秘的帝国军的领导,但高天成明确表示,他现在是“龙支队”的一名普通士兵了。

留下来的共12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中午时候如果不是由于他们的及时赶到,阵地就完了。当时敌人已突破阻击线,几十个敌军跳进战壕里与“龙支队”士兵混战在一起,更多的敌人乘这段战壕枪声沉寂涌了进来。局势危急万分,龙行健右手拎着工兵铲冲进肉搏的人群中,这时,高天成、段鹏等人上来了,这些人无论射击还是白刃格斗,无一不是顶尖好手。龙行健就看见那个段鹏少校用一把薄刃长刀连着削掉3个兰斯步兵的脑袋,不像是紧张的格斗,完全是轻松的杂耍。这个高上校的枪法极好,在2个同伴的掩护下,用一支手枪,连续打倒冲进来的敌人,枪枪不空,而且决无误伤。“龙支队”本来已泄掉的战意被这十几个生力军又鼓起来,终于将冲上阵地的敌人消灭。在下一次进攻中,又是这个高上校,用一支步枪就压住了敌人一挺重机枪火力,龙行健看见敌人重机枪的射手被接连打倒,全部是眉心中弹,上去一个,没半分钟倒下,再上一个,又是眉心中弹。

这十几个人的作战效率完全可以顶一个中队。

现在,高天成尊敬地站在龙行健面前,“龙司令,你身上有伤,带伤员先撤,我们掩护你们,请司令放心。”

龙行健笑笑,“我看出来啦,你们都是将军身边的高手,死在这儿太不值啦。你带他们走吧,往南,我的警卫排已经探路了。”

段鹏少校在兰斯人的尸体上擦拭军刀,“龙司令,你的支队解救了------将军,我们内心感激的很。你带人撤吧,我们绝对能把兰斯人挡住。”

“少校,我从来没有扔下部下先走过。”龙行健冷冷地说。

段鹏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你敢讽刺将军!”他跨前一步,但被高天成拦住了。“冷静!我相信龙司令没有这个意思。但是,龙司令,你记住,我们将军不是舍弃部下自己逃命的人,否则他不可能得到我们这些人的衷心拥戴。”

龙行健点头,他同意高天成的话。

“不说这些了,”齐平打圆场,“应该将伤员后送了,2大队也要有人指挥。”

“高上校,不知可否屈尊当2大队的大队长?”

高天成拦住愤怒的段鹏,“卑职遵命。”

“那好,高大队长,你带的人都编入2大队。我命令你的大队带伤员先撤,在机场接应我们。”

高天成端正地向龙行健敬了个军礼,然后把一支自动步枪递给龙行健,带段鹏等人走了。2大队撤退后,龙行健指挥1、3大队又打退了敌人2次进攻,战士们的弹药几乎打光了。下午5点,骑兵侦察员带来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南面与西面都发现敌人!

龙行健与齐平立即研究部队的撤退方向,南面的敌人肯定是新来的。西面的敌人不知是北面或南面迂回过去的,还是新调来的。现在怎么办?龙行健皱着眉头思考着。

“向东!”高天成不知何时又返回了,“没有上不去的山。段鹏是攀岩高手,只要一个人上去,全部都能上去。”

龙行健考虑到部队伤亡严重并且弹药将尽,南、北、西都难免强行突围,实在没有把握。于是断然采纳高天成的意见,向东。

部队在小高地坚持到天黑,有着夜行军丰富经验的“龙支队”草草整队,采用交替掩护的办法,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到达翠岭山脚下很顺利,兰斯人没有在这面拦截。这让龙行健放了一大半心。他爬过几个小土丘,将周峰的一大队布置在这里掩护,在一块洼地里遇见先期到达的2大队及侦察排。

“翠岭根本没路!这附近几十里都是这种绝壁。当地村民说他们从来没有登上过翠岭。”吴亮喘着气汇报。

“这有啥难的?村民们登不上不等于我们登不上!我来,你们瞧好吧。”先期到来的段鹏已经观察好了地形,说完将伙伴们递过来的绳子拴在腰上,一猫腰向石壁跑去。在几支手电筒的照明下,如狸猫般敏捷的段鹏在5分钟内已经爬上了一半,身形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在绝壁上。又是15分钟,上面有一圈缓缓晃动的手电光,那是成功攀登的信号。

大家兴奋起来,随即,一根绳索从上面垂下来,高天成将早已准备好的几根同样的绳索拴上去,齐平一摸,是一种细细的很柔软的绳子,绝对是早已准备好的,而不是临时用别的替代材料搓成的。

“特种兵!”齐平判断道。他出身军情局,对海军的情况比龙行健知道的多,海军有好几支闻名天下的特种部队,如“潜行者”、“航标灯”、“海狼”等,不知这伙神秘来客是哪一支?

龙行健等上面的段鹏再次将几根绳子固定好,开始组织2大队攀登,一次可以上8名队员,需要15~20分。龙行健计算着,到天亮无论如何是上不去近2000人的。高天成看出他的忧虑,“支队长,放心吧。段鹏在上面会组织上去的人找更多的替代绳索的。”果然,更多新的用帆布条结成的绳子垂了下来,每次攀登的人从8人增加到40多人。攀越的速度快了许多。一些重武器,如重机枪是拆开吊上去的。

龙行健有两件担心事,一是敌人逼上来,二是伤员,特别是重伤员无法攀登。第一个担心一直没有发生,看来敌人知道这里的地形,知道神华军无法攀登绝壁悬崖。当3大队上去后,担任最后掩护的1大队开始将伤员用军毯包住往上吊,这个办法是在水龙峪山洞想出的办法。士兵们熟练地把上百名伤员全部吊了上去。然后按照周峰指定的顺序,3个中队开始攀登悬崖。

1大队的第一个中队上去后,周峰催促龙行健,“你左臂有伤,先上吧。”龙行健摇头,“我最后上。”周峰急道,“后面我负责。你是支队司令,要为全军负责。”高天成上校说,“周大队长的意见是对的。龙司令,你上,我帮你。”龙行健点头,抓住一根空着的绳子就要上。听得苏洁说,“不行!你左胳膊伤了骨头,绝对不能用力。”龙行健方才看见苏洁矮小的身影,“咦,你怎么还在这里?”苏洁说,“我不放心你。”高天成一挥手,2个海军特种兵上来将龙行健抱住,用一床湿漉漉的军毯包住龙行健,麻利地在上面捆好绳索,然后拉一拉绳子,通知上面起吊,他们两人则一人一边护卫在一旁,苏洁则在下面喊,“你上去等等我。”15分钟后,龙行健上到一个10米见方的平台,绳子解开,指挥的钱骁勇正命令上来的士兵依次向后退出,后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路,钱骁勇见龙行健上来,报告道,“司令,已经上来1456人,你们俩,”他一指两名警卫排士兵,“你们俩的任务是保护司令,去吧。”龙行健想留在平台上,但地方狭窄,自己负伤的左臂好像被苏洁说醒一般,火辣辣地疼痛起来。他等苏洁被吊上来后,交待钱骁勇几句,跟在一个士兵后面,向下爬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