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湘源:中石油是发行、交易、监管问题总爆发

wyj12 收藏 3 80
导读:新年伊始,笔者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挥不去中石油阴影何谈新股发行机制改革》。让人高兴的是,时隔不久,就听到了中国证监会就中石油暴跌问题召开座谈会探究背后制度原因的消息。但是,发行机制问题还是交易机制问题的踢皮球却让人大惑不解。 中石油的高开低走,无疑是过去一年留给中国股市的最大阴影。****刚刚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可是,“亚洲最赚钱公司”的回归非但没有给投资者带来分享国民经济增长成果的机会,反而全线套住了它的拥趸,并由此造成了指数的暴跌,其上市当月的指数甚至创造了13年以

新年伊始,笔者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挥不去中石油阴影何谈新股发行机制改革》。让人高兴的是,时隔不久,就听到了中国证监会就中石油暴跌问题召开座谈会探究背后制度原因的消息。但是,发行机制问题还是交易机制问题的踢皮球却让人大惑不解。


中石油的高开低走,无疑是过去一年留给中国股市的最大阴影。****刚刚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可是,“亚洲最赚钱公司”的回归非但没有给投资者带来分享国民经济增长成果的机会,反而全线套住了它的拥趸,并由此造成了指数的暴跌,其上市当月的指数甚至创造了13年以来最大的月跌幅纪录。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石油阴影挥之不去,新年股市连安全感都没有,还有什么可指望的呢?


中石油的问题,归结起来无非三个方面:发行问题,交易问题,监管问题。三个问题都集中表现为市场整体定位的制度性问题,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不是一个踢来踢去的皮球。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得不到较好的解决,事情就不能算完。老问题躲起来了,新问题又会取而代之。


当然,发行机制的旧瓶装新酒是首当其冲的问题。由于发行机制基本上原封不动地复制着股改前利益输送模式弊端,高市盈率高定位高溢价的新股定价机制既满足了发行人的圈钱要求,同时也构成了发行人用配售特权同询价机构进行利益交换的行为定式。中石油A的发行价虽然略低于H股当时的交易价,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让利于民”,只不过是更多地实行了对机构投资者的利益输送罢了。打新股的资金盛宴并没有散户们分一杯羹的余地。


开盘当天没有涨跌停板限制,或者也是市场最容易受到操纵和投资者最容易受伤的软肋。不过,这并不是一种单纯的交易机制问题,同时也是跟发行制度分不开的。一二级市场的巨大落差导致了高开低走,使得新股投资在成为一级市场既得利益者兑现利润的提款机的同时,也成为坑害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吸血机器。说到底,这是重融资轻改制、重投资轻回报、重一级市场轻二级市场的市场整体定位偏差所导致的恶果。


我们注意到,管理层在对一般股票异常交易不惜采取盘中停牌加以干预的同时,却对中石油异乎寻常的市场表现保持了较长时间的沉默。非但如此,对于作为联合主承销商的国际投行瑞银及其一致行动人引起人们极大激愤的内幕交易行为,迄今为止的有限关注也显得不无暧昧。这就说明,中石油的问题,不仅是发行机制问题和交易机制的问题,而且也有监管方面的问题。事实上,管理层不仅一再地拒不回应市场方面关于在海外红筹股回归的同时引进“人手X股”或账户摇号的呼吁,而且中石油的高开低走也令IPO不无成为市场流动性调控工具和股指期货布局棋子之嫌。


中石油的发行上市一方面为中国股市2007年多个全球第一的历史记录增添了浓墨重彩的华章,一方面却又对投资者造成了严重伤害并留下了最为可怖的心理梦魇。这个让人无以名状的极大矛盾,其实恰好说明了胡锦涛总书记新年献辞中所提出的“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的原则对于今天的股市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迫切,多么的不可须臾或离。


无论是股改前的一筹莫展还是股改后的快速发展和市场环境的不配套不协调都说明,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决不能离开市场的基础。光讲发展,不讲改革不行;光讲改革发展,不讲可承受能力更不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