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猫耳洞与血与火的燃情岁月!!!!!

zf17117 收藏 12 34140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7_28111_6728111.jpg[/img] 猫耳洞,对许多人来说之所以是陌生的,是因为它名不见经传。笔者曾经耐心地查阅了《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之类的工具书,却未曾发现相关的词条或编目;现实中,除了当年那些战斗在老山前线的将士们,也很少有人与它近距离接触。尽管“猫耳洞”是个曾经风光一时、点击率相当高的“关键词”,而在今天的生活中,也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          猫耳洞,之所以具有几多神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猫耳洞,对许多人来说之所以是陌生的,是因为它名不见经传。笔者曾经耐心地查阅了《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之类的工具书,却未曾发现相关的词条或编目;现实中,除了当年那些战斗在老山前线的将士们,也很少有人与它近距离接触。尽管“猫耳洞”是个曾经风光一时、点击率相当高的“关键词”,而在今天的生活中,也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


猫耳洞,之所以具有几多神秘的色彩,是因为很多人对它只是耳闻,很少目睹,更谈不上亲身的感受和体验。最多也只是在大众媒介上得到关于它的某些零碎描述,而始终未识其“庐山”的真实面目。


然而,对那些亲自参加过滇南边界作战的人来说,“猫耳洞”既不陌生也不神秘。它其实就是一种最普通的战地掩蔽工事,通常情况下,构筑在堑壕或者交通壕的两侧,拱形的半圆门,高约一米余,宽则几十公分,纵深长度不等,小则仅供一人容身,大则可纳三五人,其功能主要用来防炮、藏身、储存弹药等,为坚守阵地的战士提供生存的空间。由于老山地区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喀斯特地貌,山体上分布着许多大小深浅不一的溶洞,常被战士们当作天然的掩体,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难以构筑工事的不足。久而久之,有人便把小型的天然溶洞与人工挖掘的猫耳洞混为一谈,不分彼此。至于这种战地掩蔽工事,为何叫做“猫耳洞”这样一个有点儿古怪的名称,笔者也有些吃不准,最初的命名和变化沿革无从查考,大概是因为它的入口形似而体积又格外狭窄而得名吧!


在那个血与火的燃情岁月,“猫耳洞”之所以成为当时点击率很高的关键词,一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并不是因为它的形式,而关键在于它独特的内涵。如此小小猫耳洞,却与前线将士的生存条件,战斗的胜败,乃至国威军威、人格精神等等密切相关,牵动着前后方亿万人的心。


在一次次激烈的战斗中,凶狠的炮弹将猫耳洞炸塌了,勇士们不得不血溅洞壁,顽强奋战,誓死坚守,做到人在阵地在,是与阵地共存亡!当战士们饮弹牺牲,或者身负重伤之后,而又一时无法撤下阵地时,也只能在逼仄的猫耳洞里流尽最后一滴血......如此暗无日光的半席之地,便成为烈士们最终告别世界,告别战友的“太平间”。


说到猫耳洞鲜为人知的深度信息,不能不涉及它的日常“隐秘”。猫耳洞作为戍边战士的终日栖身之地,其狭小逼仄首当其冲,进出必低头,站立必弯腰,即便是躺下了也要屈胳膊蜷腿,如同受刑一般,那种憋闷的滋味,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体会到的。洞内的阴暗潮湿更是难以尽述。典型的亚热带气候,温度高,湿度大,衣物霉烂,食品变质,被褥几可拧出水滴。战士们只能穿背心裤衩,甚至像原始人那样赤身裸体。尤其进入雨季后,阴雨连绵不断,金贵的太阳难得露出笑脸,加之猫耳洞地势低洼,入口狭窄,少得可怜的阳光也未曾照进一丝半缕,雨水倒是往里流得欢畅。猫耳洞内积水满地,有时水深竟然漫过膝盖,无法蹲坐,躺下休息片刻更是奢望。战士们只好把用过的弹药箱垒成平台,用来支撑极度疲乏的身体,轮流坐在上面稍作休息,权作困苦煎熬中的享受。如果单独的潮湿闷热倒也能咬牙忍受的话,那么洞内污浊不堪的空气,霉菌味汗酸味,夹杂着说不出名堂的腥臭味,简直是污浊不堪,几乎置人于窒息;更为可怕的是各种热带昆虫的疯狂侵袭,蝎子、蜈蚣等狼狈为奸,恶毒的蚊蠓专门袭击虚脱发黄的皮肤,被叮咬处眨眼间肿胀起包,遇水发炎,溃疡腐烂,不时地流出脓液,疼痛钻心......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坚守前沿阵地的战士们,也只能喝着老天爷恩赐的雨水,啃食坚硬无味的压缩干粮,每天还要抗击敌人几次十几次的进攻。


有的猫耳洞说起来令人毛骨悚然,除了阴暗潮湿、气味难当、毒虫叮咬之外,还有山老鼠肆虐,骇人的蟒蛇(有时为毒蛇)、蜥蜴也时常光顾。这里的老鼠个头之大如同小松鼠,瞪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肆无忌惮地如入无人之境,竟敢在人身上窜来跳去。笔者在那拉山口前沿阵地的猫耳洞里,曾被洞中猖獗横行的老鼠咬伤脚踝。亚热带的蜥蜴像极了缩小的恐龙,一副穷凶极恶面孔,还不时发出“嘎嘎”的怪叫,令人头皮发紧。蟒蛇之类更是可恶至极,被蛇侵害的事件时有发生。有一次,笔者去最前沿的398高地了解战况,敌人突然打来一发冷炮,我慌忙钻进近旁的猫耳洞,却被战士一把拽住。他说,你不要命啦,看那儿有条大蛇,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瞧去,果然是一条又粗又长的红花蛇盘在哪儿。它高昂着三棱头,咝咝地吐着血红的信子,正向我们逞凶示威......在坚守老山阵地的日日夜夜,将士们既要抗击明火执仗的敌人,又要对付这些暗中蛰伏的“帮凶”,在极端危险和困苦的环境里愈挫愈坚,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笔者之所以详细披露当年猫耳洞的真实状况,并非无聊的偏执和猎奇,也不想换取更多的怜悯与同情,而是为了帮助热爱和平的人们准确解读一个生疏而模糊的名词,记住那些不容重演的岁月,更好地体味已经拥有的幸福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