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狱 113天 正文 第9章 斗法(1)

hawk735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URL] 松岛这个警察当得很失败,居然把黑社会都用上了。凌想笑,可又不敢,不管怎么说,也得照顾一下警方的形象问题。不过,松岛也不是傻子,多年的刑警生涯,使他能在最短时间内捕捉到对手的任何信息。他不停地卡着眼睛,想掩饰自己的尴尬,无奈为时已晚,对手那趁你病要你命的强大攻击力,在这一刻突然爆发。 “警官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


松岛这个警察当得很失败,居然把黑社会都用上了。凌想笑,可又不敢,不管怎么说,也得照顾一下警方的形象问题。不过,松岛也不是傻子,多年的刑警生涯,使他能在最短时间内捕捉到对手的任何信息。他不停地卡着眼睛,想掩饰自己的尴尬,无奈为时已晚,对手那趁你病要你命的强大攻击力,在这一刻突然爆发。

“警官先生,原来孙晓彤是黑社会成员?这我就不明白了,您明知她是黑社会的,怎么还任由她逍遥法外?难道黑社会在日本合法吗?”

双方都明白一点:那就是孙晓彤与黑社会根本毫无关系。所谓找什么黑社会,只不过是她在气急时所说的气话。凌在对松岛发动“进攻”的同时,也犯了个致命错误,如果,他抓住孙晓彤是在威胁他,那么下面的戏,松岛真就不知该怎么唱。可他一提到黑社会,松岛马上调整部署,迅速发动“防御战”来化解对方“进攻”:“没错,暴力团(黑社会)在日本并不合法,可是他们只要不犯罪,就是合法社团,警方既无权干涉他们内部运营,也不能私自逮捕其成员。”

一比一,双方战平,谁也没把谁怎么样。

“遇上对手了,”凌心中暗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手的实力远比自己想象得要强大,集中优势兵力实行各个歼灭,目前看来还不行,时机不成熟。只能采用‘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与之周旋。”

松岛吸着烟,眼睛不停地眨动,不知是被熏的,还是在思考下一次该如何“扫荡”。两个人就这么坐着,谁也不感觉疲倦。最后,翻译有些看不下去,毕竟是同胞,不可能不在关键时刻,拉他这位“兄弟”一把。于是,他就着“好奇”,向松岛询问起一些法律常识。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个翻译官肯定要把话题转到我的案子上。”凌开始琢磨起敌人战略中的战术问题,“松岛不知道我能听懂他讲话,所以,这是我的优势。可现在有这个翻译官给他助阵,那么对手实力必然大增,必定会在最短时间内卷土重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应须努力’,谨之慎之,当年甲午海战的悲剧,绝对不能在我身上重演。”于是,他竖起耳朵,仔细谛听二人的谈话。果然不出他所料,翻译官配合着松岛,有意无意将话题向“杀人未遂”这个敏感字眼上引导。“警官先生!”不待松岛量出“旗号”,凌突然发射“舰炮”,“我昨天又失眠了,现在有点累,今天就到这里……您看……行吗?”

“?”二人猝不及防,特别是松岛,脸色由红变紫,叼着香烟半天无语。

“想拖延时间?呵呵!再加把劲儿,我看你怎么招架?”凌将头拄在桌面上,痛苦地说道,“我也想配合您早日结案,可今天实在撑不住了,头晕得厉害,恐怕要犯老毛病,您看……”

“好吧!就到这里,明天咱们继续!”虽然松岛不情不愿,但是他又不得不送走这个“瘟神”。依照日本的法律,犯人在审讯期间如果身体不适,则有权立刻中止任何调查。


“这么快就回来啦?”穴川望着凌,有点不敢相信,“才一个多小时就结束?”

“身体不适,想休息休息。”凌在他对面躺下,抬眼瞧瞧他手中的漫画书,“天天看那些露肚脐眼儿的女人,你累不累呀?”

“总比你天天和外面玩心眼要轻松吧?”

“这也倒是……哎?我说,你教我的那些应付警察绝招,呵呵!今天我试过了……”

“效果怎么样?”

“灵!果真灵验!”

“当然,这也是前辈们教我的。”穴川将身子向凌挪了挪,低声说道,“你听我说,这里有不少前辈那可是惯犯,几进几出连他们自己都懒得数,有些人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不比职业律师差。”

“不比职业律师差?那他们怎么还进来?”

“不比律师差,并不表示他们能做律师。在外面,有了案底的人不好找工作,哪怕是个临时工,人家也不放心让你干。所以一来二去,最后还是干了老本行。要不说有案底的人就是麻烦?只要一犯事,警察首先就会想到你,想跑你都跑不掉。没办法,和监狱再续前缘吧!不过这里面也不差,你想想看,日本有哪个地方能白供你吃、穿、住?这还不算每周固定的两次免费洗澡,美中不足就是时间短点,每次才十五分钟。另外,你若是有病,政府还要出钱替你看病、拿药,对了,还有两周一次体检哪……”

“行啦!行啦!”凌摆摆手,“这地方再好我也不想呆,一天都不想!”

“认命吧!”穴川坏笑道,“没准过几天你就和我一样,想不看黄色漫画都不行。”


对于零的不合作态度,松岛并没有死心。挖掘一个大案对于警察来说,是进阶的通行证。他和凌都十分清楚一点:一个想把案子弄得越大越好,而另一个却千方百计给他拆台。

经过一夜的精心准备,第二天他再次提审这位“世界上最牛的现行犯”。不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凌在对未来突发事件的掌控上,又走到了警方的前面。

警方希望凌认真反省为什么伤人,而凌呢?却在认真反省自己干嘛要冲动。毫无疑问,此次冲动对于他的事业、家庭和未来都是最致命的打击,以至于完全改变他的人生道路。后悔药没地方去买,既然事已至此,多想想如何补救顺利脱身,已经变成重中之重。

“我伤她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除去冲动和过于愤怒,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失眠。现在的问题是,法官能否注意到这一关键因素?如果法官忽略这一点,那么,无论我的理由和案发经过有多么合理,他也会认为我在撒谎。所以,只有使法官相信我的病情,才能提醒他酌情考虑对我的处罚。比如说,一旦判我入狱,日本国民税金除去支付我的衣食住行,还要替我这个外国人交纳高额的医疗费用等等。呵呵!我不相信日本的法官没有私心。

可是,该怎么让法官相信我呢?凭我空口无凭这么一说,他就能信吗?不行,要用事实来教育他。可事实……之前,我曾经在医院留下过病例,但是,病例中没提过我神志失常的问题,也就是说,必须让日本人补上这一页。怎么补呢?只有再次犯病。我几次病史中均有失眠这一典型诱因,如果我想再次犯病,就必须让自己失眠。目前,我已经三宿没有正常入睡,只要今晚同样如此,那么明天,最迟不会超过后天,我肯定会再次发作。可今晚坚持不住困了、睡了怎么办?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入睡,哪怕掐大腿头撞墙,也必须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一定要赶在孙晓彤、朴志文的前面,要在他们围绕警察做文章的时候,把最有利于自己的信息提交给法官!”


一宿下来,凌变得更加萎靡不振。

“你昨晚又失眠了?”松岛仔细观察着凌的神色,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他并没有直入主题,而是以谨慎型“打法”,发起小规模试探性进攻。

“没错。”凌不得不提高警惕。麦城已经走过一次,决不能再走第二次。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到底是研究什么的?”

“抗癌。”

“抗癌?”

“对!我用一型干扰素24小时处理RSa细胞或RSb细胞,这两种细胞都是用SV40病毒预处理过的胎儿成纤维细胞。经过western-Blotting蛋白分离,加入热休克蛋白90抗体,发现一种和热休克蛋白90相结合的新型分子伴侣蛋白。该蛋白随着干扰素浓度和作用时间的不同而发生量变,并在其他对干扰素敏感的真核细胞中也发现了该蛋白,比如说UVAP2细胞、IFR-1细胞等等,当然这几种细胞也是RSa细胞的衍生细胞,不同的是,各种细胞产生的新型分子伴侣蛋白的量不同,RSb细胞和UVAP2细胞的量较多,IFR-1细胞的细胞膜上,由于干扰素受体被抑制,所以新型分子伴侣蛋白的量也较少…… ”

“这和抗癌有什么关系?”松岛似乎很感兴趣,天知道他能否听懂凌在说什么。

“问题是,在癌细胞中并没有发现这种新蛋白。所以……”凌突然止住话题,与此同时,他想起一件事情:自己已经无缘继续科研,问题是,教授能让这新发现石沉大海吗?以教授的那种个性,他肯定要将凌的研究成果私相授受,那么,谁最有可能剽窃凌的心血呢?只有那只会吹牛拍马,处处弄虚作假的朴志文。“妈的,老子没黑没夜辛苦几年,结果反倒成全了你这畜牲!”此时此刻,凌已是欲哭无泪,痛不欲生。如果不是被锁在椅子上,他真想一头碰死。

“你怎么啦?”松岛虽说低着头,但是凌的一举一动并未逃过他的视线。

凌沉默不语,极力平复自己那澎湃汹涌的气血翻腾。

“如果你身体不适,今天就到这里吧!”松岛合上电脑,微笑着说道。

凌暗自咬咬牙,竭力使自己趋于若无其事。

“就到这儿吧!你身体要紧。”

在凌看来,眼前的松岛如若披上头巾,那肯定是典型的狼外婆。

“没关系,等你病好了,咱们再继续。”

“那也好,麻烦您替我叫辆救护车。”凌说着,脸上故意露出痛苦的表情。

“叫救护车?”松岛微微一怔。

“对呀!我病了,应该去医院不是?你再让我回牢房,死在那里谁负责啊?”

“你!”

“谢谢您警官先生,您是我见到过的,最有人情味的警察。”

松岛没敢再说话,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个中国人面前,始终发挥不出警察的优势?恐怕这个问题,足够他研究一辈子。望着凌端到他面前的双手,松岛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严重受戳。

凌已经“出手”了,他现在以静制动,想看看松岛如何还招。果不其然,松岛吸吸鼻子咂咂嘴,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做出调整,表现出与朴志文等所谓的博士、硕士不同的,更高一筹的大家风范。他迅速见招拆招,以移花接木的手法展开攻防:“对了,你的香烟不是还没抽完吗?抽完再走。”

一招中的,凌乖乖坐回到椅子上。

“你和你妻子是哪年结的婚?”松岛不露声色,将打火机递给凌。

“这和本案没关系吧?”

“我们只是随便聊聊。”

“我保持沉默。”

“那好吧!我换个问题,你和你妻子不是办离婚了吗?”

“谁告诉你我们离婚啦?”

“这你就不要管了。”

凌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不过,从松岛透露给他的信息中,发觉了对手的意图:打掉他目前最后一个外援,并阻止妻子对他实施营救。八月中旬,凌和妻子曾经一同回国养病,临行前,指导教官曾告诉过他:除非有重要的事情,否则教授不会准假。什么事情才算重要呢?攥着机票,他迫不得已只能用“离婚”这个借口,强行骗来了“通行证”,没想到,对手居然把这件事也利用上了。看来形势已经越来越复杂,对手的态度也更加明确:一定要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你还是保持沉默,对吗?”

“错了,我不想保持沉默。”

“噢?这我可没想到。”

“嗯!我能理解,”凌掸掸烟灰,说道,“问题是,谁看到我们离婚啦?”

“这个……”

“没看见就敢乱说?做假口供干扰警方视线,这好像不合法吧?”

“......”

“我保持沉默……”

这次,松岛并没有对凌的沉默表示出不满。

第一回合结束,两个人均表现出高水平的对抗技巧。接下来的寂静只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两个人都在挖空心思,寻找进攻和防守的最佳时机。

“反正到时间你必须送我回牢房,”凌暗道,“日本就这点好——法律上空子太多,监狱管理是独立的,到点儿不放我回去你就算渎职,呵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