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民间抗艾神医面纱:抗艾中医市场亟待规范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 302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26/8126299.jpg[/img]   本报记者在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艾滋病患者马深义家中找到的克艾特胶囊 王琪/摄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26/8126300.jpg[/img]   文楼村患者家中留存的民间抗艾药物,包装上没有药品名称、生产日期、生产单位、厂址及服药说明 王琪/摄   [img]http://img1.qq.com/news/p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报记者在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艾滋病患者马深义家中找到的克艾特胶囊 王琪/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楼村患者家中留存的民间抗艾药物,包装上没有药品名称、生产日期、生产单位、厂址及服药说明 王琪/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蔡县王营村患者骆真已于2002年7月29日发病去世,她生前曾服用过克艾特胶囊,并被当作病情已经好转的典型病例用于宣传 王琪/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何大一发明的鸡尾酒疗法,指的是多种药物混合使用,并非真是一种酒,但民间中医“望文生义”研制出抗艾“鸡尾酒”,如图所示。 王琪/摄


莫以贤宣称他的药物“克艾特胶囊”能够治愈艾滋病,有效率达98%。“克艾特”号称中国第一个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批文的抗艾中药,并远销非洲大陆。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的调查却呈现一幅幅相反的图景:一个“被治愈”的患者从没感染艾滋“病情好转者”已死亡;“神医”治艾滋是半路出家,药监局批文则表明“克艾特”尚不能上市销售。


在一个个虚假宣传和个案的背后,是亟待规范的民间抗艾乱局。


73岁高龄的莫以贤,精神依然矍铄。


他在北京租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书房内略显凌乱,靠墙摆放着一个大书柜,里面除了一些医学方面的书籍外,就是他7年来进行艾滋病临床治疗的大量资料。


2007年12月26日,莫以贤的网站发布消息,称美国前总统卡特12月5日在北京接见了他,对他的医学理论及研究成果给予高度评价。


这条消息所说的成果,主要是指一种名为“克艾特胶囊”的治疗艾滋病药物。它的疗效被称为是对全球艾滋病医学理论的一次颠覆——克艾特能够彻底根治艾滋病。


被“根治”的,是一名来自河南省上 蔡县的少年阿辉(化名)。


12月29日,莫以贤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中药克艾特治疗HIV/AIDS七年临床总结报告》(下称《报告》),其中显示,到目前为止,克艾特已救治了艾滋病患者500余人。


据了解,这种尚处于临床II期研究阶段的药物,目前已被销往全国。


“有效率达98%”


“这是全世界医学的一个突破。”2007年12月29日傍晚,莫以贤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


莫以贤公开的身份有很多个,最常用的头衔是“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教授”。莫以贤的发迹地在广东省湛江市,他在那里开办了一个公司——湛江市贤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贤博科技),莫是董事长。贤博科技的主营产品主要有:蕲龙胶囊、克艾特胶囊、护生胶囊、护生液。


提到克艾特的“神奇疗效”,莫以贤难掩兴奋,他说:“全世界8万科学家研究到现在,都解决不了的(艾滋病的根治)问题,我一个老百姓,只花了几年的时间。很多人当然认为是天方夜谭啦!”


莫以贤说,他从1998年开始研究治疗艾滋病的药物,1999年在《正血医学》理论指导下,“克艾特”被研制出来。


“正血理论”是莫以贤独创的一套理论,他认为,血是人体健康的必要条件。包括艾滋病、癌症等一切疾病或病变,都是“血失常”引起,因此治艾滋病就是“治血”,使用药物纠正“血失常”,从而达到根治。


2003年,莫以贤在学术期刊《首都医药》杂志发表《中药克艾特胶囊治疗HIV/AIDS14例的临床研究》,文章称克艾特疗效率达98%。


2004年10月,克艾特胶囊通过国家药品审评中心审评,并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Ⅱ期临床试验。由此,克艾特胶囊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获得临床批文的抗艾中药;同时,“克艾特”申请配方专利,也在2004年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


2004年10月31日,莫以贤在北京召开“克艾特治疗HIV/AIDS科研成果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宣布,经过对148名艾滋病患者的治疗,克艾特的总有效率高达98%,并让一名艾滋病晚期患者获得了彻底根治,艾滋病这座“超级癌症”的堡垒已被攻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