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反击——1812年11月15-17日,大军团血战克拉斯内 ZT

<转自中国拿破仑论坛>

1812年10月,法军撤出莫斯科,开始了一段艰苦的撤退,也开始了一段军事史上令人瞩目的较量: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对决俄罗斯陆军元帅库图佐夫。在1805年,库图佐夫和俄军在奥斯特里茨遭遇了一场巨大的失败,不过库图佐夫本人似乎在战争开始之前就预料到了失败,但沙皇当年并没把他的劝告听进去。在1812年的波若季诺战场,皇帝与库图佐夫再次相遇在莫斯科大门前。经过一场血腥撕杀,库图佐夫无奈的将莫斯科交给了法军。

这次,一切都不一样了。经过米罗斯拉维夫一战,皇帝选择了情况最为糟糕的撤退路线:1812年法军进军时的路线。这条路线上的补给资源在1812年战争开始就被参战的两支军队扫荡一空,可以说什么都没有留下来,而法军在离开莫斯科后,补给极度缺乏,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国土上,这种情况是十分危险的。另外,法军不久就遭遇了俄罗斯凌厉的“冬将军”攻击,掉队的士兵比比皆是,而俄罗斯的哥萨克们经常袭饶这些法军士兵。在皇帝离开莫斯科后,库图佐夫以傲慢的口吻给他送去了一封信,上面写道:“任何一个掉队的法国士兵都不会得到任何宽容。”这意味着任何一个不幸落入俄军手中的法军都会被杀掉。库图佐夫在1812年10月以后的追击行动中占近天时,地利,人和,倘若他能一举歼灭大军团甚至俘虏皇帝本人,不仅可以洗刷奥斯特里茨遭遇到的耻辱,还可以一举成为一个类似于欧洲救世主式的人物。

他所寄去的信,不仅没能动摇皇帝的作战的决心,更没动摇法军士兵们团结一致的高昂士气。米罗斯拉维夫一战,库图佐夫手下大将——米罗拉多维奇在皇帝的继子欧仁亲王面前首先就碰了个硬钉子,这证明法军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一触即溃。

库图佐夫面对这场占尽优势的对决,表现的极为谨慎。他不决定集中兵力总攻法军,而是让军队分散行进,用熟悉地理的小股部队和非正规作战部队游击骚扰撤退的法军,缓慢他们的行军速度,然后主力部队趁机而动,争取一战歼灭法军。

库图佐夫的战略思维虽然缺乏胆略,但也是个十分合理聪明的方案。法军的撤退部队,从战略角度去看,是一条长长的由东向西的纵队。走在最前面的(最靠西边)是大军团的前卫军,然后紧随着的就是朱诺将军和热拉尔将军所部,残余的骑兵部队以及老近卫军由皇帝指挥走在最中间,负责断后的是法军三位名将,他们分别是:忠诚勇敢的欧仁,坚毅善战的达武和勇气豪气具备的内伊。

8日,皇帝匆忙赶入斯莫棱斯克,大军团在长期行军作战之下消耗很大,需要许多时间重新恢复组织。因此,皇帝决定在斯莫棱斯克多停留一些日子,让士兵们得到休息,以便能以更好的状态继续后面的路程。

库图佐夫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临了。法军主力在行军中分散成几个部分,各军团之间有一段相对长的距离。皇帝和近卫军又停留在斯莫棱斯克。此时,他只需要将俄军追击部队快速分散成几个集团,然后以一次大规模的战略性侧翼行动,将这些集团运动到第捏伯河以南的法军撤退路线的侧面上,就可以迫使法军把自己的行动路线的侧翼暴露给俄军。库图佐夫可以趁法军在斯莫棱斯克休息的时候,快速调遣精兵由西南向西北运动,来一个迂回,将这些部队部署在斯莫棱斯克以西的克拉斯内村庄,就可以完全封死法军向西撤退的路线。而此时,他可以集中其余主力部队全力攻击落入陷阱中的法军,而且他的攻击正面正好面对着法军的侧翼,是个十分有利的位置。(见2楼的图)

库图佐夫此举,可谓是一招不错的大手笔。但是面对皇帝这样的敌手,他的想法又有些太过乐观了。其实,当皇帝进入斯莫棱斯克时就料到库图佐夫会来这一手,他许多次都对考兰科特提起过库图佐夫将要进行的计划。不过,大军团实在需要休整,而欧仁达武的断后军团又在后面遭遇了许多俄军部队的阻击,损失严重,一时很难赶到城中与皇帝汇合。

库图佐夫派遣米拉多维奇率军迅速实施上面提到的行动,托尔马所夫的俄军先锋军也往克拉斯内方向全速运动,试图在法军赶到之前切断他们向西撤退的道路。

关于后卫军团的消息十分不准确,皇帝明白,如果再等下去,那么所有法军都会被俄军切断退路。他必须采取行动。他一直等待到12日,欧仁仍然没有赶到。皇帝集合起大军团的部队,开始向西进发,趁俄军还未完全在克拉斯内站稳脚跟之际打通向西撤退的道路。

大军团的兵力如下:

近卫军总兵力:16000

第1军团(达武):10000

第4军团(欧仁)5000

第5军团(内伊):8000

第7军团:700

总计:39700

近卫军骑兵:3000

第4军团骑兵:700(似乎是2个胸甲骑兵团残余)

杂号轻骑兵:1900

总计:5600

11月12日,内伊的8千人在撤往斯莫棱斯克的路上遭遇俄军的强力进攻,内伊下马提枪与士兵奋战,奋力杀退敌人。

11月13日,俄罗斯的天气已经降到了零下21度,撤退路上,陆陆续续有人冻死,没有冻死的人混身上下也都快动僵了。皇帝等待的补给马车本来会给大军团送来牛肉和酒,可在路上被哥萨克全部抢去,只有被近卫军部队护送的马车安全到达。

13日,克拉帕莱德的师抵达斯莫棱斯克。克拉帕莱德将军在1806年战役中只是个团长,他的第17轻步兵团是絮歇师中的一张王牌。现在他的“师”的人数已经超不出1千人了。他在得到补给以后当晚离开斯莫棱斯克快速撤向克拉斯内。

14日,欧仁终于赶到斯莫棱斯克,在让士兵休整一段时间后马上离开该城向西撤退。

此时皇帝让莫提埃带着近卫军在前面开路,他本人在拉普的保卫下与随军参谋部商议战略方案。他在离开斯莫陵斯克前,向参谋长贝尔蒂埃听写了一封写给达武与内伊的信,原文如下:

致达武元帅:

皇帝的想法是希望您能协助埃尔辛根公爵(指内伊)完成断后与撤退的任务。代理王(指欧仁)将会于明天,15日离开斯莫棱斯克,向克拉斯内方向前进,您的行军路线与位置由您自己根据形势随意决定。

皇帝希望您和埃尔辛根公爵的部队能够在16日或17日开始前进,以便以后能在克拉斯内一带展开。查尔邦提埃将军将会指挥3个波兰营与1个骑兵团离开该城。

在您临走之前,您要将斯莫棱斯克的城墙炸毁,并引爆我们早已布置好的炸药;在离去之时,一切不能带走的火药与枪支应全部销毁。至于大炮,倘若我们不能带走,就把大炮钉死,然后埋入地下,千万不能落入敌人手中。

亚历山大。贝尔蒂埃,11月14日早7点于斯莫棱斯克

皇帝的战略意图很明显,达武与内伊各自手头的力量都不多了,他想让二人互相保护,避免被俄军从侧翼切断分割。不过这里有一个严重问题:信中明确指出内伊会在16日赶往克拉斯内,而皇帝也令内伊在16日务必接近克拉斯内村庄,但是内伊因为各种原因到17日晚还没出现在那里。达武之前却一直以为内伊会准时的在16日赶到克拉斯内。这个误会将会引起严重后果。

皇帝与库图佐夫的第一步棋就这样开走了。尽管库图佐夫的绝对优势,以及他聪明的构思,但他的开局却没有显示出什么水平来。当皇帝停留在斯默棱斯克时,库图佐夫哪怕是行军稍微迅速一些,也可以在13或14日到达克拉斯内,到时他的主力可以在几天内(15到16日)集结完毕,以强大的军队封锁克拉斯内地区。但是,他的行动实在缓慢,在15日,他的部队才刚到达佐罗沃(ZOROVO),也就是克拉斯内东南方向数公里的地方,只有托马索夫的前卫赶到克拉斯内。此时,尽占劣势的皇帝却一眼看出对手的意图,并迅速采取措施,他的行军速度要比库图佐夫快数倍以上,库图佐夫将要为他的行动迟缓付出代价。

15日,皇帝的近卫军已经在克拉斯内附近偷偷集结,此时库图佐夫主力竟然还没到克拉斯内,只有一些非正规军和前哨军在那边部防,库图佐夫还以为法军仍然在路上,却不知道16000近卫军已经全部出现在克拉斯内并做好了战斗准备。

夜晚来临了,皇帝准备他的反击。他的计划如下:首先,利用敌人不知虚实的弱点,发动一次规模较大的攻势,主要任务是夺取克拉斯内村庄,这样一来就可以让通往西面的道路畅通无阻(库图佐夫本想趁皇帝在斯莫棱斯克停留时抢先拿下克拉斯内阻挡住法军向西的路,但是他行动过迟,皇帝判断力很快而行动起来更是雷厉风行,晚出发却比库图佐夫主力提前到达克拉斯内一带)。同时,他的攻势方向慢慢向南,将威胁他的侧翼的俄军部队全部往南推,把他们像铲雪一样推开。

法军占据着人数劣势,虽然正面克拉斯内附近的敌人只是些俄罗斯二流部队,但南边有库图佐夫3万5千主力。皇帝选择进攻时间也十分高明,他将突袭的时间选在夜晚到凌晨之间,正是轻敌的俄军没有准备的时候。此次反击决定了法军能否继续向西撤退,可以说成败在此一举。皇帝集合起1万6千近卫军,并考虑一个能冲的猛将。首先他想让拉普来指挥,但是他又觉得这次行动还是由一个常年指挥近卫军的将军来负责更好一些,于是他选择了罗杰。事实证明,这是个成功的选择。

在太阳升起前的2个小时,近卫军的士兵们在茫茫白雪中列着队伍整齐向克拉斯内村庄前进,他们个个精神抖擞,脸上透着勇气与无畏,头带熊皮帽,肩上红色的肩章十分耀眼。

此时,托尔玛索夫的哥萨克们看到这个场景,赶紧开枪让守军进入警戒状态。更多的哥萨克骑兵冲出村庄集合在克拉斯内前的雪原上,而俄军步兵则纷纷走出村庄列队。

近卫军的部队迈着坚定的步伐以整齐的队列面向着哥萨克的枪口行进,罗杰将军穿着漂亮的将军制服骑马走在第一线,皇帝与拉普,贝特朗等人也都身处队伍之中。哥萨克在几个月来习惯对掉队的法军冲锋,他们经常偷袭一些没有掩护的法军支队,并每次都能大获全胜,但这一次,他们几次像冲又被面前看似难以动摇的部队吓了回去。俄军已经做好的战斗准备,近卫军仍然在前进着。法军行进到了离克拉斯内村庄不远的地方,俄军步兵齐刷唰的一齐开火,几门大炮轰鸣,但近卫军的队列不为所动,有人倒下,就马上加紧队型,不留任何空隙,以仍然坚定的步伐继续前进。

两军相遇越来越近了,罗杰将军大喊一声:“全军立定!”

整个队列停了下来。

“上刺刀,准备冲锋。”

“唰”的一声,刺刀全部向前,密麻的如丛林。

“冲锋!”

伴随着一阵怒吼,近卫军的阵线开始快速向前突进,刺刀全部向前,气势排山倒海。兵刃还没交接,俄军的阵线就率先动摇了。近卫军怒吼着冲向第一排的哥萨克们,锋利的刺刀冲出数条血路。后来一个在库图佐夫手下战斗过的志愿兵回忆到:“当时的情景就像百艘战舰穿过一条渔船一样。”

这个进攻实在太成功了,克拉斯内被夺下。皇帝马上指挥近卫军向南突击,库图佐夫此时毫无准备,托马索夫的前卫被彻底冲散,整个克拉斯内地区被近卫军攻下。这次进攻的突然性给库图佐夫造成了不小的心理打击,于是他赶紧命令3万5千俄军全部再向南撤退。他这次彻底丢掉了克拉斯内,而他想切断法军退路的计划也泡汤了。(见3楼图2)

后来他在回忆录里为自己辩解,称“波拿巴尝试指挥近卫军进行反击,但没有取得任何效果,被我轻松击退了。”英国拿破仑战争研究专家,大卫。钱德勒在《拿破仑战役》一书中不留情的批评库图佐夫这句话,称其是“除宣传作用外别无意义”。

让我们再回顾下15日以前。库图佐夫的计划是趁法军停留在斯莫棱斯克时占领克拉斯内,切断其退路,同时让米罗拉多维奇从侧翼进攻法军。皇帝先是以急行军抢在库图佐夫主力之前到达克拉斯内,然后又发动一次突袭赶跑了托马索夫的前卫,逼退了库图佐夫,将克拉斯内牢牢控制在手。

不过,皇帝并不满足于这一战的胜利。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他还要粉碎米罗拉多维奇分割法军后卫兵团的计划。尽管库图佐夫已经撤退了数公里,但是为了保证克拉斯内不再受威胁,皇帝亲自指挥老近卫军和克拉帕莱德的步兵师,把骑兵交给拉图莫伯尔,又打了一次反击,这回彻底镇住了库图佐夫,他在15日和16日之间彻底失去了进攻法军的决心,于是消极的驻守克拉斯内以南而不进攻,他并不知道皇帝在打完反击以后马上又带着近卫军去东面救欧仁,在库图佐夫面前的只是克拉帕莱德的700步兵!以攻为守,以声势遮虚实,皇帝就是这样灵活用兵的。

在他骗过库图佐夫之后,他又带着近卫军全体向东去与欧仁汇合。米罗拉多维奇的表现明显要比库图佐夫快许多,他迅速对欧仁的侧翼发起进攻,此时欧仁军只剩下3000可战斗力量了,只有2门大炮,面对米罗拉多维奇的4万人加40门大炮,欧仁继续在战斗。

16日,欧仁的部队在克拉斯内以东被米罗拉多维奇拦截,一场血腥的战斗展开了。欧仁这回决定不能与俄军正面交战,毕竟火炮和兵力都差距太大,他决定以一些部队实行佯动,主力悄悄撤退。米罗拉多维奇看破了欧仁的主意,他迅速的将1个2万人的军团运动到欧仁部队西面,欧仁军撤退的先头部队是由古昂将军率领的,就这样被阻挡住了。米罗拉多维奇虽有重兵在手,但也深知欧仁的厉害。他决定尝试下欺骗术,他派一个军官跑到古昂将军那里,把15日克拉斯内战斗胜负改了下,对古昂将军说:“你们的近卫军在昨天被我们击溃,你们的皇帝也差点被俘虏。你们的部队已经被我们2万人包围了,我们司令希望代理王能够接受荣誉投降的条件。”古昂将军听了,以1个典型的法式幽默回答道:“我请您一刻也不能停息的回到您出发的位置,并告诉您的司令,如果你们有2万军队,那我们就有9万军队。”

欧仁听闻敌人来劝降所说的话,勃然大怒,重新将第13和第14步兵师残余组织起来向西冲突。米罗拉多维奇有意将防线后退,然后突然亮出火炮,将这2个可怜的法军步兵师撕的粉碎。欧仁知道强攻夺路不能取胜,忽然心生一计:他令第14步兵师全部集中到左翼(东边),摆出一幅要决战的姿势。米罗拉多维奇果然中计,把2万人全部调过去包围这个师,集中到了法军左翼,而就在米罗拉多维奇变换位置的时候,欧仁的右翼正面已畅通无阻了,于是他又迅速集结那3千多人从俄军阵线的空隙中逃了出去。(见3楼图2)

欧仁成功向西撤退之后,在16日晚与皇帝的近卫军汇合,2人热情拥抱。此时米罗拉多维奇已发现中计,赶紧派兵来追。皇帝在见到欧仁平安无事后,担心2位爱将达武和内伊的安全。于是,他令欧仁前往克拉斯内与克拉帕莱德汇合,他本人亲领近卫军继续向东搜寻达武与内伊。欧仁马上带着3千多人向西撤往克拉斯内,之后又接到前往奥查的命令。

此时,米罗拉多维奇的追兵正在搜寻欧仁军下落,突然发现规模不小的法军部队,以为这是欧仁军,于是一起冲了上去。实际上这是皇帝率领的青年近卫军,早已等候多时。一场遭遇战,米罗拉多维奇的前卫被打退,他再也追不上欧仁了。

米罗拉多维奇见追不上欧仁,只好放弃,让全军去围达武,这回他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围住达武。17日早晨,达武第1军团的1万人与米罗拉多维奇的4万俄军相遇。这位在1806年面对腓特列精兵不动摇分毫的元帅此刻在风雪里面对俄军也一样的沉稳,兵力上是以1敌4的劣势,俄军却没能占的丝毫便宜。

于是,米罗拉多维奇又派一人去见达武,带去口令说:“其实,只要长官们一句话就可以结束这场无意义的战斗。”达武冰冷的说道:“告诉你们的司令,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在米罗斯拉维夫战役就告诉过他答案。”

达武习惯性的穿上威风的元帅制服,跨上战马,命令第1军团的士兵避免正面交战,迅速迂回米罗拉多维奇的阵地。米罗拉多维奇连忙延伸战线,阻挡达武向西的退路,此时突然一个消息传来,西面又法军旗帜。米罗拉多维奇举起望远镜,那是皇帝亲自指挥近卫军赶来了。皇帝让近卫军向东迅猛突击,配合达武向西的行动。东西夹击的局势一形成,米罗拉多维奇急令全军撤退。达武军也安全了。

17日的上午在克拉斯内也发生了战斗,库图佐夫终于明白了皇帝的骗局,于是集中主力进攻克拉斯内。克拉帕莱德率领700勇士坚守不降,竟然硬撑了一个上午。库图佐夫见无法攻下,正在烦恼之际,忽又听说皇帝在打败米罗拉多维奇,给欧仁,达武解围后又赶回了克拉斯内,马上再次下令撤退。

皇帝在3天中由东向西,由西向东的跑了几趟,连续作战,几次巧妙的用兵,一次次化险为夷。虽然内伊还没得救,但他也实在到了极限。于是,他带领近卫军撤退,让达武留下再防守一下,等待内伊。达武在克拉斯内一带驻防,库图佐夫又来了,但是他还是碰了钉子,一次次进攻被打退,一直持续到17日晚,达武见等不到内伊(先前达武知道内伊会在16日到,达武战斗到17日晚仍然不见他人影,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决定撤退。

米罗拉多维奇,在连续让达武,欧仁突围以后,终于成功包围了内伊军,不过内伊在拒绝俄军劝降后带部队撤退到第捏伯河另岸,逃过追兵。

克拉斯内一战,皇帝在绝境中仍然保持必胜决心和清醒头脑,不被局部战斗胜负影响,对全局仍有清醒认识。并且一眼看出库图佐夫的计划与心理,把自己的对手摸个透彻,化解所有不利因素成功突围。他先是一阵急行军神不知鬼不觉的超在俄军时刻表前面,然后用一连串的突然反击攻敌不备,打通向西撤退之路,同时吓退库图佐夫。利用库图佐夫心理懈怠的反应,大胆的玩了一把空城计(战略要地克拉斯内才留了几百人把守),集中主力向西与后卫兵团的将领们里外夹击,逼退米罗拉多维奇。

这是皇帝发挥战略机动最为经典的一战,深受钱德勒等研究者好评。

参考资料:

DAVID D CHANDLER,《拿破仑的战役》

SIR ROBERT WILSON,《1812战争报告》

EUGENE LABAUME,《征俄:一个士兵的回忆》

库图佐夫的计划图(红色横线为库图佐夫计划行军路线,运动到法军侧翼,占领克拉斯内及克拉斯内以西地区,同时让米罗拉多维奇从侧翼发起进攻,分割法军)

法军的反击示意图(蓝色为法军路线,先是向西反击拿下克拉斯内,然后向南突击逼退库图佐夫使其不敢交战,然后全军向东与欧仁达武两面夹击米罗拉多维奇,绿线为欧仁的佯动,蓝线为欧仁的撤退路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