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第二次仁川登陆

傲凡 收藏 0 1329

为防止美军再进行一次仁川登陆,由我海军17人组成的别动队迅速出击——



抗美援朝中的我海军布雷队









水雷班长林有成




布雷队在清川江布设的水雷





编者按:我们经常看到的有关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资料基本上都是陆军、空军的资料介绍和评论,绝少看到有关中国海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行动。让人吃惊的是,海军在抗美援朝战争投入的兵力只有17人。但他们个个都经受了战争的洗礼。




彭德怀料出敌人会再造一次仁川登陆,于是他命令海军派员入朝参战


1951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奋勇作战,势如破竹,一举解放了朝鲜北方的国土。这个时候,速胜思想在志愿军队伍中很有代表性,朝鲜人民军也希望能突破“三八线”,争取更大的胜利。


但志愿军司令彭德怀考虑到:志愿军没有空军的保护,又无海军的两翼支援,恐怕会受到敌人的左右进攻。他觉得敌人会再造一次仁川登陆计划。


1953年春节前,在彭总预料之中的敌人第二次登陆计划酝酿出台了。彭总立即指示:命令年轻的人民海军派员入朝秘密布雷——击退敌人于滩头,彻底粉碎敌人的第二次登陆计划。


海军任命张学思参谋长任总指挥,并从华东海军抽调17名官兵秘密赴朝。


他们的任务是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西海岸指挥部参加抗美援朝,并单独执行清川江水下设障战斗。


海军宣布:任命华东海军扫雷大队长孙公飞为总负责,由原扫雷大队参谋长刘培良、原中队长马志高配合,由原扫雷大队航海业务长杨德全带领5位航海班长负责航海保障,原扫雷大队参谋钱鳌任作战参谋,原“济南”舰水雷班长林有成等7名同志负责各型水雷的各项战斗准备及定深和布设到海中的战斗任务。




万事俱备后,指挥部突然提出了新要求,布雷队队员们又陷入深思


当月底,他们集体乘火车到达安东(今丹东)市。按规定,他们此时把海军呢制服脱下来,换上了志愿军穿的棉大衣、棉制服及毛皮鞋。


根据西海岸指挥部安排,他们乘大嘎斯车直奔朝鲜平安南道龟城郡青龙里,分散住在朝鲜老乡家。


由于这次战斗任务非常特殊,准备工作全部是在高度保密的条件下进行。当时,他们也在想,要在“武装到牙齿”的美海、空军眼皮底下,在清川江偌大的江口上布设水雷,只能加强保密和发挥反侦察手段。


在船只的选择上,考虑到铁壳船会招来敌人雷达的跟踪,决定选用木船,他们从国内旅大(今大连)征集了5条木制机帆船,分别由地方的10名船工驾驶,昼宿夜行,悄悄送至清川江口,躲过了敌人的雷达跟踪。抵达后,他们立即对船进行改装,拆除了上层甲板和建筑,以便装载更多水雷。此时,另一路由海司装备部水中兵器科杜科长提运的苏制水雷从中国西南地区某弹药库运抵清川江畔的肃川前线。为了能很好地把水雷储存好,他们冒着被敌机轰炸的危险,在肃川坑道内,每隔10米左右挖个山洞,大、中型水雷每个洞放一个,小型的水雷每个洞放两个。


此外,为了做到知己知彼,他们把所有的美军登陆舰画出图样,送到安东做成模型,大大小小做了100多个,对照模型了解美舰的作战性能,以求进行更准确的打击。


当时,这些K6型触发锚雷,大型的有180公斤,中型的有110公斤,小型的也有20多公斤,按照苏联专家的要求必须用布雷舰布设才科学。面对当时的作战条件,他们只能土法上马,对清川江海域进行了精确的换算,用尺子在麻绳上量好了布雷的距离,决定在布雷时采用边放麻绳边布雷的办法。


万事俱备后,指挥部突然提出来:考虑战争结束后,还要清扫清川江航道,以恢复通航,要求布设不规则、零散型的水雷阵,并要求在布设过程中,依水雷在退潮后露出水面为宜。由于西海岸潮差都在4米以上,他们为此伤透了脑筋。


一天,钱鳌在制订作战计划时找到林有成,想听听他的意见。林有成说:“敌人必定会选择高海潮时登陆。我们只能围绕敌人登陆时的触雷概率来推算,不能考虑退潮时弹体露出水面,即使露出来又何妨?我们就等于告诉敌人,清川江已经有了反登陆的准备……”


在布阵上,他们提出了“总体上正规,局部上零散”的思想。最终,西海岸指挥部采纳了他们提出来的作战方案。




我海军在清川江中布设的水雷阻止了敌人的企图,有力地配合了陆军主力部队的正面作战


他们布雷实施时间定在1953年4月10日晚。真是天公作美,这晚出奇地黑。


由于连年遭受战火的摧残,清川江两岸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导航的参照坐标。为确保布雷准确到位,由杨德全航海长率领的航海保障组看中了敌占岛的一座山头,并决定偷袭到那里去设一个临时的航标灯。这个位置可以覆盖整个布雷工作海域。晚饭后,布设导航灯的几名同志潜伏进山。21时,他们准确地将导航灯放上了指定位置。与此同时,海上布雷分队将装满水雷的木船驶抵布阵区。


由于作战计划作得详细充分,他们的海上布雷计划执行得非常顺利、快捷。他们对着导航灯,将水雷按麻绳上的距离一个个拴好,进入布雷区后,依次将水雷推入水中。前后仅一个小时,他们就将90枚水雷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了清川江底,可以说,真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4月12日,他们按指挥部的命令,悄悄撤出了肃川前线,返回到平安南道青龙里待命。


4月28日,美军试图离开谈判桌,依靠强有力的海、空优势,掀起新一轮战争,并拿出了第二次登陆计划,试图从清川江突破,争取更多的谈判砝码。他们这次聪明了些,没敢冒失来犯,仅派出了几艘舰艇,在清川江先搞了一次试探性的登陆。结果,一艘登陆舰当场触雷沉没。


1953年7月27日,美军被迫在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清川江中的水雷阻止了敌人的企图,有力地配合了陆军主力部队的正面作战。



(摘自《当代海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