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形势{转载}

gwr2007 收藏 0 2290

70年代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形势

一、1970—1982年的结构性经济危机和经济低速发展

70年代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面临着结构性经济危机和低速发展的困扰。在1970—1982年的12年间,西方世界发生两次世界性严重经济危机。即1973—1975年发生的以滞胀为特征的严重世界性经济和1979—1982年更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

与以往传统的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不同,70年代以来的结构性经济危机,从时间上看比周期性危机要长得多;从表现形式上看,结构性危机往往是生产停滞或低速缓慢增长;从波及面看,结构性危机期间各国不是同步发展,时而伴生美元危机、能源危机,时而伴生贸易失衡、信用危机;从直接导因看,主要由结构失衡而触发的。

经济滞胀是这一时期的主要特征。作为滞胀(stagflation)现象,兼有生产停滞(stagnation)或缓慢发展和通货膨胀(inflation)现象。造成滞胀经济的深层原因是,西方发达国家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对内对外经济干预政策处于交替调整时期的综合产物。与滞胀经济恶化的同时,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正面临大调整:旧工业、旧技术、旧工艺、旧产品所体现的“夕阳工业”不景气,进行改造需要时间,新工业、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所体现的“朝阳工业”取代“夕阳工业”尚需时间;新科学技术革命的发展正面临新的脱皮转折期,形成强有力的新的生产力也需时间;劳动力又遇新的调整。以美国为例,1950—1965年进入市场的劳动力增加了9.8%,1965—1980年增加了40.5%,1950—1960年就业人数为690万,1970—1980年增加到1860万人,但失业人数和失业比例有增无减。与以往不同,出现了地区性、部门性的结构性失业现象,从而使失业问题的解决面临新难题。

在这期间,西方世界经济关系的结构发生了新的调整。表现为从1971年起,美元霸主地位的结束,美日欧经济关系面临新的调整和从1973年由于中东“石油战”的结果,西方廉价石油原料时代宣告结束。它打破了长期以来西方列强垄断世界经济秩序的局面,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西方世界70年代以来的经济。

与此同时,作为西方经济主流的现代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说,面临难以解决滞胀经济的严重危机,西方世界的强化国家干预政策的某些弊端,追求最大限度利润和社会严重不公矛盾的加剧,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影响,促使西方国家寻求新的调整对策。

二战结束以来,资本主义世界先后在1948—1952、1957—1958、1969—1971、1973—1975、1979—1982、1990—1992年爆发了6次经济危机,其中70年代以来的3次影响最大。1973—1975年危机从英国开始,扩及美国、西欧和日本。在这期间,西方发达国家工业生产普遍持续大幅度下降,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工业下降了8.1%,其中钢下降14.5%,小汽车下降了18.6%;企业破产严重,最初两年内西方10国资本在1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倒闭12万多家;股市行情惨跌,英国高达52%,超过了30年代大危机水平;固定资本投资减少,房屋建筑投资下跌更惨;失业人数剧增,1975年全失业人数达1500—1800万人;物价继续上涨。1974—1975年间,消费物价指数上涨联邦德国为11.1%,英国则高达43.9%。由于滞胀的加剧,以美元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货币体系的瓦解和中东石油战对发达国家的打击,都使1973—1975年危机比起战后至70年代前的西方经济危机要严重得多。

在1975—1979年持续滞胀后又于1979—1982年发生了更严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它于1979年7月从英国开始,接着波及欧美大陆和日本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在1979—1982年危机期间,危机时间之长创战后新记录,一般都达3年之久;工业生产下降幅度除日(4.1%)、法(7.4%)外,其他大国都在11.8%—22%之间;企业倒闭率和失业率均创战后新记录,失业人数共达3200万人,美国失业比例高达11%以上;物价持续上涨,消费物价年增幅均超过两位数,而利率居高不下,英国一度优惠率高达21.5%,通货膨涨率和高利率均创战后历史最高水平;世界贸易萎缩,国际债务危机加深;使发展中国家国际收支逆差扩大,要求延付债务国家1980年只有6国,1982年增加到40国。

二、1983—1990年西方发达国家经济的发展和1990—1992年世界经济危机

随着1979—1982年世界经济危机的结束和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调整,1983—1990年间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80年代经济的恢复和快速发展的好势头。1990—1992年西方世界又爆发了战后最严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进入1993年,美国恢复疲软,西欧、日本尤其是德日等国尚蒙受危机的严重阴影,迄今日本仍受困扰。

1983—1990年是西方世界在战后的又一发展时期,美国出现了连续7年半发展的好势头,联邦德国则有连续10年发展的记录,即使发展相对较慢的英国也出现了振兴的征兆。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为例,自1983—1990年间,美国由14110美元增加到21790美元,增长了55.4%;日本由10120美元增加到25430美元,增长了151.3%;联邦德国由11430美元增加到22320美元,增长了95.3%;法国由10500美元增加到19490美元,增长了85.6%;意大利由6400美元增加到16100美元,增长了151.6%;英国则由9200美元增加到15540美元,增长了68.9%。80年代年平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百分点,美、日、德、法、意、英分别为3.4、4.1、2.1、2.2、2.4和3.1。而通货膨胀百分点则明显下降。以1973—1983、1980—1985、1980—1990三个时期相比,美国为7.5、5.3、3.7;日本为4.7、1.2、1.5;德国为4.3、3.2、2.7;法国为10.8、9.5、6.1;意大利为17.4、14.2、9.9;英国为14.3、6.4、5.8。

1990年7月起,美国爆发了战后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很快波及加拿大、日本、欧洲和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直到1992年底,美国才走出低谷,而西欧、日本等国仍蒙受严重阴影。这次危机,是西方世界战后经济发展中各种矛盾的继续和80年代结构性矛盾发展的结果;也受到90年代国际经济关系面临新调整的影响,即雅尔塔体制的解体对德国和其他欧美国家的冲击,以及西方发达国家间经济矛盾的加深。同时还受到新兴工业国家廉价劳动力和产品的强有力的挑战。1991年和1992年,西方经济仅分别增长0.7%和1.5%。即使走出低谷较早的美国,自1991年3月到1992年12月,经济增长也只是2%的年率。1991年,西欧国家破产企业高达17.9万家,1992年增加到22.2万家;1992年西方国家失业人数达3000万人,西欧失业率1992年为9.4%、1993年平均将达11.5%。在危机期间,财政赤字和外债大幅度增加,1992年欧共体国家的预算赤字合计280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1%,欧共体国家的债务则高达3.8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62%。在这次危机中,德国是受打击最严重的国家,它深受德国“统一经济”之苦,为在德国统一后提高间接税、紧缩银根政策和高利率付出代价。美国则受“债务经济”之苦,日本受“泡沫经济”之苦。与最富裕国家几年来年平均增长率不超过1%相比,新兴工业化国家则以4.6%的速度增加,廉价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市场使发达国家唯有适应新的世界经济秩序才能更快地发展。1993年7月9日结束的西方七国东京首脑会议《经济宣言》宣称:北美地区经济虽在“继续回升”,但速度“缓慢”,欧洲“虽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回升的征兆,但依然处于显著的萧条之中”,日本“在一定程度上开始回升”。并说七国的失业人数已达“难以忍受”的程度。

三、西方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加强和西方经济集团化、一体化趋势的发展

70年代以来,西方经济出现了新格局,一方面,经济发展不平衡加强,由70年代前美国独霸、欧日依附演变为美、日、西欧三足鼎立,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相对衰弱,日本经济大国地位上升;另一方面,西方国家经济集团化、一体化趋势发展。

美、日西欧经济实力对比的变化,明显表现为美国独霸地位的动摇和日本以及联邦德国为主力的欧洲共同体经济实力的增强。其一是国民生产总值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大变化。根据世界银行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百万美元为单位的统计,1965年、1983年和1990年,美国分别为7013.8、32757和53922;日本分别为912.9、10628.7和29428.9;联邦德国分别为1147.9、6530.8和14882.1;法国分别为993.0、5192.0和11907.8;意大利分别为668.8、3528.4和10907.5;英国分别为1006.9、4551.0和9751.5。西方六强的排位美、德、法、日、英、意改为美、日、德、法、意、英。就力量对比而论,1965年美国是日本的7.69倍、联邦德国的6.11倍、法国的7.06倍、意大利的10.49倍、英国的6.97倍。而1990年美国则分别是日本的1.83倍、德国的3.62倍、法国的4.53倍、意大利的4.94倍、英国的5.53倍。1965年美国的GDP为其他五国总和的148.29%;1983年减少为107.6%;到1990年则进一步减为70.14%。以美日力量对比而言,1965年日本为美国的13%;1983年日本为美国的32.45%;1990年则为54.58%。据美国《幸福》杂志报道,1992年世界机动车、航天航空、电脑办公设备、电子电气设备等19类行业销售额的前三名,美国占22项,欧洲国家22项,日本11项,其他亚洲国家2项。显示了美、日、欧三足鼎立的态势。

其次,明显表现为美元霸主和美国债主地位的结束,资本主义货币多元的变化。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多次爆发美元危机,1971年美国出现了自1893年以来首次对外贸易逆差。这一年,美国的黄金外汇储备只有102亿美元,而美国的短期负债则达520亿美元。1971年8月9日,法、英两国要求把30多亿美元兑换成黄金,8月15日尼克松政府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对外暂停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西方各国对美国的损人利己的做法,作出强烈反应。1971年12月,在西方10国财政部长史密森尼会议上,迫使美国宣布:自1934年1月起的每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的固定汇价贬到38美元。1973年2月,美国政府又宣布美元对黄金的比价再贬10%。西方各国纷纷对美元实行了单独汇率或浮动汇率制。1978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割断了美元与黄金的固定联系,承认浮动汇率制。这样,自1944年7月布雷顿森林会议以来建立的以美元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货币体系正式瓦解。80年代以来,美元危机加深,日元、德国马克坚挺,欧洲货币单位活跃,其他欧洲国家货币也呈现活力,从而出现了西方货币多元化趋势。与此同时,自1916年以来,美国作为资本债权国二战以来处于西方金融世界的垄断地位,到1983年美国债权国地位宣告结束。迄今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而日本成为最大的债权国,它的海外投资拥有5136亿美元,德国则成为第二大债权国,拥有海外投资3339亿美元。1992年世界上最大的15家银行中,美国已没有一家,而日本则拥有11家,其中前7家都为日本占有。

随着西方经济不平衡发展的加剧,80年代中期以来,经济集团化、区域化趋势加强。北美、西欧和东亚三个工业发达地区成了当今世界经济格局的主体。北美和西欧两大经济区的集团化已成大趋势,两个地区的国民生产总值、对外贸易规模总和,均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由于美国对日本以及西欧对美国和日本都有巨额贸易逆差,因而,这两大经济圈的形成,也是贸易保护主义的产物和美国、西欧争夺冷战后世界商品和货币新市场的产物。至于日本,虽然自60年代以来,先后倡议“太平洋经济共同体”、“环太平洋联合构想”、“太平洋经济文化圈”等,实际上东亚是日本的“前门广场”,但是日本迄今持稳步推进战略,宣称全方位的经济“不结盟”。

需要指出,70年代以来,美日经济摩擦升级,美国和欧共体经济矛盾不断。美日经济战由纺织品大战扩及汽车、家用电器、电脑等各个领域,美、日贸易逆差扩大,日本由经济大国地位进而要求政治大国地位。1980年,一家西方报纸刊登一幅漫画:一架日本轰炸机满载日本制电视机、汽车和各种电气设备,在加州上空投放,上面标写着“记住珍珠港”几个大字。1981年《国际先驱论坛报》还刊载一幅漫画:一个正在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象征着日本的经济竞争力,上面写着美国人的一句话:“我命令你不许上升”。日本要求以日美的“平等伙伴关系”取代美日的“美主日从”关系。1990年3月索尼公司总裁和石原慎太郎合写了一本带有挑战性的书:《敢说“不”的日本》,随即石原慎太郎又和别人合写了《日本还要说“不”》及《日本坚决说“不”》两部书,公开倡导:“为了整个世界,日美应该建立真正平等的伙伴关系。”

为了协调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自1975年以来,西方发达国家每年举行一次首脑会议。苏联解体后,尤其是经济危机以来,西方国家“向心力”显著下降,因而在1991年的伦敦会议上着重讨论了整顿全球贸易、乌拉圭回合谈判和债务等问题;在1992年的慕尼黑会议上着重讨论了促进西方经济复苏与援助独联体及东欧问题;在1993年的东京会议上则着重讨论了如何协调经济政策问题。

四、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新发展

这种新发展首先表现在垄断财团的重新组合和超大型的混合联合公司的出现。在美国十大财团的单一格局已不存在,财团间相互交错和渗透趋向明显。十大财团按实力大小及对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控制程度又可分为两大类,即具有全国性影响的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和新兴的第一花旗银行财团;影响较小的地方性财团和家族财团,如中西部的芝加哥财团和克利夫兰财团,南部的得克萨斯财团,东北部的波士顿财团,以家族为中心的梅隆财团和杜邦财团。此外还有影响较小的财团如库恩—洛布财团、福特财团、哈里曼财团、狄龙—里德财团、旧金山、洛杉矶、费城、底特律、佛罗里达、南卡罗来纳、北卡罗来纳、亚特兰大财团等。

在日本左右经济命脉的是六大企业财团。它们是三菱、三井、住友、芙蓉、三和以及第一劝业银行财团。到1988年,这六家财团所属的直系企业共163家,资产总额和营业总额分别占全国的13.29%和14.68%。如果加上它们的子公司及相关企业,则共11998家,占26.95%和25.20%。它们不仅在国民经济中居于控制地位,而且还通过“经济团体联合会”、“经济同友会”、“经济团体联盟”、“工商会议所”等财界组织影响着日本的政治。

在联邦德国形成和发展了以大银行为中心的财团和以工业垄断组织为主的财团两大类。前者,有德意志银行财团、德累斯顿银行财团和商业银行财团;后者有蒂森财团和法本继承公司财团。在法国1975年五大财团及其相关的20多家工业集团和金融集团控制了法国的经济命脉。这五家财团是:巴荷兰财团、苏伊士财团、昂班一施耐德财团、罗特希尔德财团和温台尔财团。在英国有十几个财团处于领先地位。其中有大银行和大银行家为中心的劳埃德银行—威斯敏斯特银行—弗莱明财团、密德兰—希尔·希金生—鹰星财团、洛希尔—萨缪尔—奥本海默财团、摩根—格兰费尔财团、拉萨尔财团。还有以帝国化学公司为中心的财团及以尤尼佛斯为中心的财团。在意大利主要有蒙特—爱迪生公司集团、菲亚特汽车公司集团和皮雷利公司集团等。

其次,表现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新发展。一般认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国家政权和垄断资本相结合的垄断资本主义。70年代以来,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进一步完善。它的基本形式有公私共有的垄断资本,与国家有密切联系的私人垄断资本和独立存在的国有垄断资本。在这一方面与国家有密切联系的私人垄断资本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出现了私有化的新浪潮。另一方面,在国家通过金融、生产、流通、财政和分配等领域加强政府的宏观干预和调节上并未减弱,只是改变了它的方式和重点。特别是发达国家政府通过各种措施支持本国垄断组织向外扩张。

第三,表现为跨国公司和跨国银行的发展。跨国公司是垄断财团所属或控制的企业在国外的分支或子公司组成的国际垄断组织。据联合国的统计,1976年,跨国工业公司国外子公司的总销售额为6700亿美元,相当于同年世界出口总额的73%。多年来,以美国为基地的跨国公司在国外的直接投资,要比其他国家在美国的投资多得多,但1981年外国对美直接投资资本流入额首次超过了美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额。世界上最大的跨国公司有美国的埃克森公司、通用汽车公司、德士古公司、福特公司、国际电话电报公司、国际商业机器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等,有英国的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尤尼佛斯公司、帝国化学工业公司等,还有德国的西门子股份公司、巴夫斯公司、大众汽车公司,法国的国营雷诺汽车公司,意大利的国家碳化氢公司等;以及日本的丰田汽车公司、新日铁制铁公司等。

跨国银行大都是以跨国经营货币信贷业务为主的垄断财团。在1982年西方最大的500家商业银行中,绝大多数都有其跨国经营的代理机构。如美国的美国花旗公司、美洲银行公司、大通曼哈顿公司,日本的第一劝业银行、富士银行,法国的农业信贷银行、巴黎国民银行、里昂信贷银行、法国兴业银行,英国的巴克莱银行、国民威斯敏斯特银行等。

第四,表现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国际联合的发展。它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国际化的高级形态。这种国际同盟是部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组成的地区性经济集团,也是国际调节程度很高的一体化集团。欧洲共同体的发展和扩大,是它的典型表现。西方七国政府首脑会议,则是联合国际协调和干预的新形式。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70年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家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不排除私人垄断资本和自由竞争的发展。事实上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和私人垄断资本结合得更紧密,在它发展的同时,出现更多的中、小自由竞争企业。在当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具有发展和腐朽的两重趋势。它在不同国家、不同时期和不同经济部门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在美国集中表现为通过国家立法、行政的政策干预和私人垄断资本保持密切联系。在西欧一些国家表现为计划化、福利保障社会化和发展国私共有企业的形式。在日本则有强化主导型垄断资本模式。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