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第六卷 碧血黄沙 第 五 章 鼠 疫

风骑兵中尉 收藏 17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size][/URL] 第 五 章 鼠 疫 爆发性鼠疫曾经在中世纪肆虐整个欧洲大陆,在14世纪的100年中,2400万人丧生,相当于当时欧洲人口的1/4。而在我国,许多人认为鼠疫已被消灭,以为鼠疫只是中世纪黑死病年代遥远的回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中国地方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 五 章 鼠 疫

爆发性鼠疫曾经在中世纪肆虐整个欧洲大陆,在14世纪的100年中,2400万人丧生,相当于当时欧洲人口的1/4。而在我国,许多人认为鼠疫已被消灭,以为鼠疫只是中世纪黑死病年代遥远的回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中国地方病协会召开的学术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俞东征就曾经发出过发出警告:“鼠疫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仍然对我们构成严重威胁。”从东北平原到北京直线距离不过千余公里,距离北京最近的是内蒙古中西部地区的长爪沙土鼠鼠疫疫源地。尤其可怕的是,由于长时间没有鼠疫病人出现,一旦出现大规模爆发,能否识别将成为最主要的问题。而鼠疫一旦爆发死亡率将高达40%-60%,最要命的是现在刚刚进入春季病毒还将有近半年的繁盛期!!

听完慕容雪的报告,郑明宇将军双眉紧锁狠抽了几口烟后,把目光聚在了雪虎的身上。

这时雪虎霍然而起,目视屋里众人道:“弟兄们,还记得咱们刚进队的第一课是什么吗?那一幕从没有在我脑海里淡去分毫……”

是的,他们都记得,他们从没有片刻忘记。在基地后面的一片树林里,在那片为称为精忠堂地方。静静耸立着329块石碑,石碑下面永远长眠着329名雪虎分队队员。他们为了一句誓言,为了一个承诺把自己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永远留在了那些陌生的土地上。这里,这些墓碑下埋着的只有一身身军装,这里是一片衣冠冢……但是每个来到这里人都会,都会在从这些墓碑里听到他们最后的声音:“用我们的血,为中华铸就第一道防线!用我们的生命,托起和平的太阳!”这里,这些墓碑把这无声的誓言,深深镌刻在每个人心灵的最深处!

“用我们的血,为中华铸就第一道防线!用我们的生命,托起和平的太阳!”9个年轻的声音,9个喉咙里共同吼出了一个声音!

郑明宇颤巍巍的站起来,热泪如雨洒落……

“首长,这时“蜻蜓”传过的最新消息!”这时,慕容雪递给郑明宇一张稿纸。

郑明宇结果稿纸,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快!拿地图,再叫一个空军的导航员来!!”郑明宇的嗓音已经变得沙哑,嘴唇因为焦急上火开始起皮。

“不用,雪虎分队注意!准备图上作业!”这时,老板拿过稿纸看了一眼后向张建明下达了任务。

“注意,起飞地蒙古国额尔德尼.查干,航向东南22度,风速偏西六级,航程三个半小时!报告测绘结果!”

毒牙和扳机两人分别在一张1:200万的军用等高地图上忙碌着,老板报万数据的时候,毒牙在地图上同时标注出了最后一个测绘点,说:“是我国内蒙古地区的阿鲁科尔沁旗!那里有我国现在最大的沙地,科尔沁沙地!面积大约5.06万平方千米,区域内人烟稀少。他们很有可能会选择在那里降落!”

郑明宇听完毒牙的汇报,又看了一眼身边的老板说:“怎么样,分队现在可以行动吗?”老板听完,微微一笑说:“随时可以!张建明,听好!给我把这群狗娘养的**分子的人头带回来!记住,不要活得!”

“是!”

“还有,鼠疫病毒一微克也不能漏出来!听清楚没有!”

“是!!雪虎分队立刻到机场待命!!快!快!快!”说着,所有的雪虎队员,立刻转身奔出会议室。

一群狂奔的大汉里,慕容雪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毒牙恼怒异常……“你来干什么!回去!!”即将登机的时候,毒牙一把拽住了慕容雪的衣服。

慕容雪此刻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一把甩开了毒牙怒喝道:“要你管!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尉军官,这次行动是由政治部负责的!你无权……”

“一边呆着去!这是去玩命!!你再闹,我嘣了你!下去!”说着,毒牙拉住慕容雪的胳膊就往飞机下拽……

“好了,让她去吧!她是生化武器和电子战专家,处理病毒她比你们专业!”这时郑明宇和老板也紧随其后赶到机场。

听到郑明宇的命令,慕容雪把头一甩两手一撑登上了直升机。

雪虎这时悄悄把老板拉到一旁说:“大队长,把雪豹和雪雕调上来。通知周边驻军严密封锁科尔沁沙地,万一我们失败了,不能让一个活人走出沙地!”

老板的眼角不自觉的跳动着,额头上青筋虬结痛苦的点了点头,说:“早去早回,我在这儿等你们!”

没等老板说完,雪虎一部跨上飞机在机舱门处,朝着地面上的辆个人敬了个礼。随后直升机的螺旋桨叶卷起一阵狂风,随后拔地而起直飞向东北而去。

机上,所有人都开始整理装备。所有队员拼命把各种弹药,枪械往身上挂。这时,毒牙趁着所有人没注意,把一个防毒面具赛给到了慕容雪的背包里。慕容雪转头看着毒牙问:“你的给我了,你怎么办!”

“我有办法!”说完,毒牙又拿出一只M1911手枪递给她,说:“万一近战用这个,比你手里那9MM的实用!”

“你干嘛这么关心我?爱上我啦?”慕容雪笑着对毒牙说。

“废话,你是这队里唯一的女人!”这个理由毒牙自己也知道,很烂!没等慕容雪开口,毒牙赶紧说道:“个人汇报装具情况!”慕容雪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甜甜的笑着看着毒牙的背影。

雪虎分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就像他们第一次接触沙漠的时候一样。这个世界里,只有黄色!无边无际的黄沙,平坦宽阔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另一边。这片沙漠荒凉不毛,人迹罕至。沙漠中林立着无数塔状孤立的岩石,形态各异的岩塔,遍布于茫茫的黄沙之中。景色壮观,但是却使人感觉神秘而怪异。有人形容这种景象为“荒野的墓标”,让人感到世界末日的来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没有任何生命死寂的国度。除了狂风吹过时的呼啸,这里的寂静让人发狂。生物在这里也是非常罕见的一些耐旱的昆虫是这个世界最大群体的“原住民”,偶尔会由几只沙鼠迎着落日的余晖钻出洞来寻找食物,但是这些弱小的生命往往会成为毒蛇的食物。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唐朝大诗人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描写沙漠的自然景色、意境雄浑的诗句,使人们不禁平添了几分对古人的敬仰之情……

队员们着陆以后,考虑**分子手里的“毒刺”导弹,雪虎命令三架飞机立刻飞往附近驻军的基地等候命令!随后他犀牛链接北斗军事卫星标定现在所处的方位,并寻找附近是否有自然村落。几分钟以后,犀牛把手提电脑交给了雪虎,说:“从我们这里往西23公里,有一个自然村。人口大约60-80人左右!”

“豹组任尖兵,向西前进,所有人保持警戒!出发!!”随着命令的发出,云豹带着耗子和飞刀离队前行很快变成了三个黑点。

毒牙把一只避孕套绑在枪口前,然后对慕容雪说,:“你跟着我,不能超出我的视线范围!这片沙漠里流沙很多,随时能要了你的命!我可不是在吓唬你,想活命就听我的!”

慕容雪面带微笑的看着毒牙,说:“现在呀,你撵我走,我也不走。快点把帅哥!”听完她的话,毒牙只能苦笑着摇头。

10人分队在沙漠里快速潜行,一行脚印留在他们身后!正在这时,一直在前面的云豹组三人忽然飞似的跑了回来,说:“快!快照沙丘隐蔽,沙暴要来了!!”听到这里,所有人不由得一阵紧张。沙暴,沙漠里最可怕的杀手!10个人,没命的奔向一个沙丘的背阴处,就在这时阵阵微风带着粉末一样的细沙,呼啸着从背后开始追赶他们。当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沙丘时,暴戾已极狂风终于在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肆虐开来。

“毒牙呢!慕容雪呢!!他们人呢!扳机,夜鹰你们分队长呢!!”雪虎大声的吼叫着,他的眼里10个人呢此时只剩下了8个……夜鹰仔细的看着每个人的脸,没有,到处都没有毒牙的影子。他一挺身从沙地上站起来,就要往外跑!雪虎一把拉住了夜鹰的领子,狠狠的把他摔倒在地上……

“别动,别乱动!下面是流沙穴,越动陷得越深!”毒牙一边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一边卸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卷登山绳。此时,狂风卷着细沙碎石,好像鞭子一样抽打在毒牙的身上,他的脸上已经划出一道道血口子。此时的毒牙分外冷静,他不慌不忙的自己在登山绳两端结扣,然后把一头栓在自己身上然后对准慕容雪抛出了绳子,但是狂风却在这个时候哗然耳边,绳子被吹到一边。慕容雪惊慌的伸手去拉,谁知道一动之下身体随即又下限了近10公分……“别动!别忙,我们再来。”流沙外的毒牙,一边安慰着慕容雪,一边快速回收这绳子。

此时,流沙已经没到了慕容雪的胸口,严重的缺氧使得她感到头昏脑胀。“慕容雪,慕容雪!”毒牙的声音在呼啸的狂风里隐约传来,昏昏欲睡的她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

登山绳准确的落在她手腕上,此时的毒牙并没有急着向外拉扯。他趴在沙地上手脚并用,身体顺着狂风的风向慢慢移动着。终于,慕容雪的身体一点点的拽了出来,而此时的毒牙已经感到有些脱力了。虚汗一点点随风而逝,他用风力挣扎着一点点向前爬行。

“江……”从死神手里逃脱的慕容雪刚一张嘴,满口的黄沙就把她的声音死死的堵在了喉咙里。不远处的毒牙,这时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他隐约听到了慕容雪的声音,“我现在不能昏倒,现在倒下,我们就都完了!”想到这里,毒牙狠狠的要了一口自己的舌尖,剧烈的疼痛让他已近模糊的神智惊然而醒。他又次爬向慕容雪,然后紧紧把他搂在怀里,一只手摸索着打开了她的背包从里面扯出雨衣披在两人背后。毒牙用最后的力气扭转两人的身体,这时她们背对着狂风毒牙在慕容雪耳边说:“挖,向下往两边挖!”说完,两人用手在沙地上使劲的挖着。终于,在狂风的暴虐下一个小坑被两人用双手刨了出来。两个人脸对着脸,侧身躺在坑里。雨衣外面被沙粒敲打的劈啪乱想,毒牙又一次感到虚脱,终于他再也挺不住了……

昏沉中,毒牙感到有什么东西伸到自己嘴里,湿润滑软还带着沁人肺腑的芳香。香味是这么熟悉,嘴里舌尖的感觉又是那样火辣那样香艳。毒牙此时已近昏迷,本能让他贪婪的吮吸着……慕容雪忘情的吻着眼前的男人,第一口的时候她是把水含在嘴里,可是当她的舌头与毒牙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她和这男人就再也没有分开。她的手慢慢攀上了毒牙的脖子,她把毒牙紧紧的抱住。他身上是什么味道?慕容雪问自己,是淡淡的烟草味,还是男人特有的纯阳的气息?是军人的血性,还是百战余生的煞气?两人就在这狂风里,就在这狭小的沙坑里忘情的拥抱着亲吻着……慕容雪心里在祈祷,祈祷这风永远不要停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