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坦克连的驴坦克、驴吉普------我的坦克兵生涯

坦克连的驴吉普

我的坦克兵生涯

坦克连的编制里编有大卡车一台,那是用来打仗或野营拉练时拉伙房用的,平时收到营里统一封存管理,出车权限在团司令部,不到战时根本就不能动。

为了保障全连的伙食供给,团里给所有坦克连都编配有驴车一辆,毛驴一头,归连队司务长领导,用驴车到团后勤拉米面粮油,平时由上士或炊事班班长管理。由于毛驴车的出车权限很底,只要司务长同意就行,这样一来,毛驴车成了全连的坐骑,无论是战士探家送站,还是官兵家属来队,都可以出动,而且不需要驾照,只要敢赶着它走就行,战士们管它叫旅吉普。

1、 出名的四野部队

老百姓的毛驴平时吃的是草,干的是重活,心里明白干完这个活肯定还要干那个活,所以走起路来慢慢腾腾,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而且老乡也舍不得让驴猛颠猛跑。可是坦克连队的驴平时吃的都是坦克灶的剩饭菜,隔三差五泔水里有剩啤酒还跟着混两口,各连的小毛驴个个膘肥体壮,眼明毛亮,小驴平时在家时候圈着时间多,出门执行任务机会少,一出门就是一溜小跑,再加上战士各个性急(不是急着回家就是急着见媳妇),小鞭子一个劲的往驴屁股上撩,时间一久,驴就养成了出门就跑的习惯,本来我们的老部队就是东北野战军的,这样一来,我们坦克团就有了名副其实的四野部队的称号:

人野(坦克兵平时穿着破工作服,各个五大三粗,又是从东北来的,老百姓看着就害怕)、

车野(坦克车开起来乌烟瘴气,大坑敢下大坡敢上,老百姓说车野)、

猪野(部队从东北来时带来的东北猪种,东北不是圈养,是放养,到了华北虽然过了几代了,但野性基因不改,两米多高的猪圈一下子就窜出去,满山跑,一个连抓一头猪得一下午)、

驴野。

2、 能听懂军号的军驴

虽然号兵早就没有了,但部队行动还是听广播室放的号音唱片(那时还没有录音机一说),时间长了,驴也听明白了,一次八一前夕上士带驴车到团部(县城)拉粮食,路过书店把驴绑到路边的树上进去看书,一看就看过了点,看完书出来一看驴车没了,上面还拉着过节的东西那,那时即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吓的够呛,一气跑了六里地回到营房想跟连长报告派人去找驴车,到家一看人家小哥自己回来了,原来它听到团部的下班号了,把绳子拉开自己下班回家了。

3、 驴坦克车

过去赶车的人都是坐到车辕的一边,用鞭子赶,坦克兵拉惯了操纵杆,有几个捣蛋兵就把驴车改造了,车辕一边安了一个操纵杆,把两根驴缰绳绑到操纵杆上,再赶车就坐到车中间,让驴向左走就拉左操纵杆,让驴向右走就拉右操纵杆,两个一起拉,就把驴头拉低下头。车自然停了。可是油门在那呢?就用脚踹驴屁股,好象作用不太明显,几个捣蛋兵发现用小棍捅驴蛋(睾丸)最管用,再开起驴坦克来想快就踹屁股,想加挡就捅驴蛋。

4、驴吉普点名

我们团还有过一次最大规模的驴吉普点名,被传为美谈。那时没有停车场,也没存车处,到地方上士就随手把驴车绑到一棵树上去办事了,那就免不了出现军驴啃树皮的严重违纪现象。团里几次教育管驴的上士,上士多次批评啃树皮的违纪的驴,但好象效果不明显,团管后勤的副团长(是个解放前参军的老革命)提出规定,三天内给所有军驴带上笼头,三天后到团部大院集合点名验收。

三天后的下午,全团的上士真带着驴车都来了,所有驴车一字排开,上士们认真的站在车的左侧,等着首长训话,只见副团长清了一下嗓子,高喊了一声“同志们”,突然一头驴好象要回答说首长好,非常严肃地“哦啊-哦啊”的喊起来,这一下不要紧,十几头驴争先恐后地一块喊起来,喊了十来分钟都不消停,连绷着脸的副团长也扑吃一声笑了,喊了一声“他妈的给我解散带回”。



本文内容于 2008-1-7 10:49:41 被lujibing200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