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读“毛选”的委内瑞拉总统

lier878 收藏 1 287
导读:以下文字全文摘自《环球人物》    本刊记者刘宏    乌戈-查韦斯这个名字,在国际上日益响亮。他就是拉丁美洲小国委内瑞拉的总统。他敢与美国叫板,不畏惧美国的威胁;他决心改革,要在委内瑞拉建设另一种特色的“社会主义”。他喜欢中国,他尤其崇拜毛泽东,苦读《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不离口。在接受独家专访时,他称本刊记者为“兄弟”,并讲述了他许多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花园草地上的采访    “你好!兄弟。”委内瑞拉总统官邸内,乌戈-查韦

以下文字全文摘自《环球人物》


本刊记者刘宏


乌戈-查韦斯这个名字,在国际上日益响亮。他就是拉丁美洲小国委内瑞拉的总统。他敢与美国叫板,不畏惧美国的威胁;他决心改革,要在委内瑞拉建设另一种特色的“社会主义”。他喜欢中国,他尤其崇拜毛泽东,苦读《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不离口。在接受独家专访时,他称本刊记者为“兄弟”,并讲述了他许多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花园草地上的采访

“你好!兄弟。”委内瑞拉总统官邸内,乌戈-查韦斯坐在花园草地中央的一张圆桌旁,一见到我就亲切地打招呼。接着,他的目光落在我拿着的一个绿皮笔记本上。“你拿的是卡扎菲的《绿书》吗?”查韦斯半开玩笑地问。我一愣,但很快明白过来。

《绿书》是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1975年发表的一部著作,集中阐述了他的治国理念。正如书名所说,该书外皮是绿色的。查韦斯就任总统后,曾数度出访利比亚,与卡扎菲关系甚笃。卡扎菲的政治主张,对查韦斯本人也有着不小的影响。显然他也是《绿书》的忠实读者。

于是我回答说:“不,总统先生,我还没有拜读过卡扎菲上校的这部著作,我拿的是我们报社的采访本。”接着,我借机向查韦斯简要介绍了《人民日报》的历史、发行规模及其子报子刊的情况。听了我的介绍,查韦斯总统不禁感叹道:“真是一份伟大的报纸!”

这是发生在我离任回国前专访查韦斯的一幕。查韦斯将气氛营造得如此轻松,我因此没有了一点紧张的感觉,开始专注地向他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查韦斯告诉我,委中两国间的共同点好比是一片肥沃的土地,相信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可以长出参天大树。他还感谢中国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公正进行的斗争。

通过此次专访,查韦斯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加深刻。这位年轻的总统思路敏捷,国内、国际大事全部记在脑子里。他谈锋甚健,回答起问题来口若悬河。一般情况下,委内瑞拉总统府都要求事先提出采访提纲,以便让总统本人有所准备。但这次他们没有提任何要求,查韦斯本人事先也没有进行任何准备。采访过程中,他周围也没有任何人给他提示或递条子,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滔滔不绝地与我进行交流。另外,他平易近人,没有架子,让人有一种亲近感,和他在一起你不会有任何紧张局促的感觉。采访结束后,我提出希望与他单独合影,查韦斯总统也愉快地答应了。

脱去外套让记者“验伤”

我常驻委内瑞拉4年多,有很多次机会近距离接触查韦斯。其中,他在遭遇政变后举行的首次记者招待会,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2002年4月11日,委内瑞拉爆发震惊世界的政变,数十名高级军官联合发难,将总统查韦斯扣押起来。委内瑞拉国内拥护查韦斯的广大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向政变者施压,要求恢复查韦斯的总统职务。仅过了47个小时,局势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过渡政府被迫解散,查韦斯在支持者的簇拥下又回到了总统府。

政变被粉碎后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15日,驻委外国记者接到通知:当天下午,查韦斯将在总统府举行记者招待会。出席记者招待会的人非常多,不仅有常驻委内瑞拉的记者,还有许多临时从国外赶来的。

政变最终被粉碎,国际媒体功不可没。在当地私人媒体封锁消息的情况下,是各路国际媒体将事实真相迅速发往世界各地的。违法的过渡政府很快陷入国际社会重重压力和严厉谴责之中。查韦斯立刻召开国际媒体记者招待会,也有感谢之意。

这场记者招待会历时近4小时。查韦斯看上去精神不错,只是有些疲惫,表情也比以前严肃。但开始回答记者提问时,他又恢复了往日诙谐、幽默和健谈的特点。其间曾出现一个小花絮:一名记者问查韦斯,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肿,是否因为在被关押期间遭过殴打?查韦斯回答:“当然没有。”见记者们不太相信,他当即走下讲台,来到记者当中,脱下西装上衣,让大家近距离查验。他还开玩笑说:“要不要我脱光了?”我们一群记者一下围了上来,又是拍照又是提问,会场好不热闹。查韦斯以口才好著称,连续演讲几个小时不停是常事。不过查韦斯的演讲并不枯燥,话锋一起,他可以上说天文,下讲地理,既谈古又论今,天南地北、名人名言张嘴即来,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知识之渊博。

喜欢与外国记者交朋友

在委内瑞拉,大部分媒体掌握在私人手中,政府基本上难以对他们施加影响。因此,查韦斯十分看重外国记者的作用。为此,他定期在总统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对象当然仅限于外国媒体驻委记者。查韦斯总是让总统府的人为每位记者准备一些小礼物:比如委内瑞拉音乐CD盘、画册、书籍等,既宣传了自己的国家,又赢得了外国记者的好感,可谓一举两得。

查韦斯每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时间都很长。他有个习惯,就是讲话时总不停地喝咖啡。一次,他的一杯咖啡放在桌上忘了喝,再拿起时已经凉了。当查韦斯让服务人员给他换一杯热咖啡时,抬眼看到了台下的记者。于是他说:“大家都是平等的,请给台下的女士和先生们也送上咖啡。”

“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边境哥方一侧,一个小贩用毛驴驮着货准备到外地去贩卖。前面突然闪出一伙武装分子。‘哪部分的?’对方问。小贩猜对方是游击队,赶紧说:‘别开枪,我是游击队的。’只听对方喝道:‘抓起来!’原来他遇到的是准军事武装分子。过了一段时间,小贩又出去做买卖,前面又闪出一伙武装分子。小贩赶紧说:‘别开枪,我是准军事武装的。’只听对方喝道:‘抓起来!’原来小贩又搞错了,这回他碰到的是游击队。小贩郁闷极了。过了一段时间,他第三次上路做买卖,没走多远,前面又闪出一伙武装分子。这回,只听小贩大喝一声:‘你们先说,你们是哪部分的?’”

这是查韦斯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讲的笑话。当时,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正因游击队和准军事武装之间的矛盾而关系紧张。他用这种既轻松幽默,又让人难以忘怀的方式来说明很严肃的问题。类似的笑话,记者从查韦斯那里听到过不少。

中国人民的朋友

查韦斯总统对华十分友好。他熟读《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常不离口。近年来,中国经济稳步持续发展,国际地位不断提高。查韦斯亦十分看重中国的大国地位,希望通过与中国的交往和合作,带动委内瑞拉快速发展。就任总统后,查韦斯先后3次访华。在公开讲话时,查韦斯几乎每次都要提及中国,称中国是委内瑞拉学习的榜样。

随着两国关系的不断升温,访委的中国代表团逐渐增多。对于到访的重要团组,查韦斯一般都亲自接见。我因此经常有机会参加这样的会见。会见往往更像朋友之间拉家常,而不是规规矩矩的宾主会谈。他对中方人员的请求,经常一一给予满足。记得有一次,一个金融代表团受到查韦斯的接见。接见结束后,一些成员提出与查韦斯合影,有人请他签名。当看到有人取出事先带来的他的画像,并请他在上面签名时,查韦斯感到非常兴奋:“这是你们在街上买的吗?我怎么不记得照过这样的相”。随即他还幽了一默:“本人可没有画像精神。”

另一次,查韦斯会见一个中国地方政府的代表团,其间高度赞扬两国间的深情厚谊,希望双方要竭尽全力相互支持。查韦斯说,他知道中国由于经济快速发展而需要大量的能源,而委内瑞拉油气资源丰富,他的政府愿意在能源方面给予中国尽可能的帮助……讲到动情处,他说:“我们衷心希望与中国发展更密切的关系。要是两国间的地理距离近点就更好了……”

“我崇拜毛泽东”

随着我在委内瑞拉工作时间的延长,我对查韦斯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尤其是他苦读《毛泽东选集》的故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查韦斯可能是对《毛泽东选集》研究最深的外国领导人之一。让我们将时光倒回1999年10月。就任总统仅8个月的查韦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查韦斯主动提出要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在毛主席遗体前,这位来自太平洋彼岸的委内瑞拉总统,对着一代伟人表达了他由衷的敬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查韦斯毫不回避他对这位伟人的无限敬仰――“我崇拜毛泽东”。实际上,查韦斯对毛泽东思想的研究超过一般人的想象。

少年时代就学习毛泽东理论

查韦斯1954年7月28日出生于委内瑞拉西部巴里纳斯州萨瓦内塔镇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由于父母工资不,加上查韦斯还有5个兄弟,全家祖孙三代的生活相当拮据。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查韦斯很小就在镇上走街串巷,叫卖奶奶做的甜食,赚些钱补贴家用。应该说,查韦斯是幸运的,由于父母都是教师,他和5个兄弟都读上了书。而那个时候,当地适龄儿童能够进学校读书的,10个里面还不到1个。

查韦斯出生的年代,正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如火如荼的时期。新中国的成立,为第三世界人民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一时间,毛泽东的理论和学说在拉美知识分子中广泛传播。年少的查韦斯,在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开始从父母那里接触到了毛泽东思想。

16岁那年,查韦斯报名参了军。据他后来回忆,当时,他参军的目的很简单:一是为了能够进入大城市,不再过穷日子;二是为了能继续打棒球,他太痴迷这项运动了。

参军后不久,查韦斯考入了委内瑞拉军事学院,1975年毕业,获少尉军衔。在校期间,查韦斯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在此后长达17年的军旅生涯中,他也自始至终是名优秀的军官,曾荣获多枚奖章和勋章。

从军后的查韦斯一直没有放弃读书的习惯,读了不少毛泽东的著作。毛泽东关于政治、军事问题的深刻论述,让他开阔了眼界,受益匪浅。从那时起,查韦斯就开始思考委内瑞拉未来的道路。

查韦斯的政治生涯始于1982年。这一年是委内瑞拉国父玻利瓦尔诞辰200周年。当年12月17日,28岁的查韦斯与同伴共同创建了“玻利瓦尔革命运动200”,参与者大部分是与他主张和观点相同的中下级军官。

上世纪80年代以后,委内瑞拉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和社会危机,民众对佩雷斯政府非常不满,并走上街头游行。查韦斯等人想推翻佩雷斯政府。他们秘密制订了夺权行动计划,时任伞兵营长的查韦斯被推举为军事行动的总指挥。

1992年2月3日,查韦斯率领他的部队连夜赶赴首都,并于次日凌晨打响了军事政变的第一枪。这就是委内瑞拉著名的“二·四政变”。战斗中,查韦斯的部队控制了位于加拉加斯东部的总统官邸和市内的机场。与此同时,查韦斯的战友们也在第二大城市苏里亚和第三大城市瓦伦西亚起事并且成功。

得知政变消息后,佩雷斯急忙外出躲避。最紧张的时候,他身边只剩下12名保镖。然而,就在查韦斯率部下向位于城西的总统府进发时,他们遭遇到总统卫队的顽强抵抗。随着佩雷斯增援队伍不断拥入,查韦斯与部下陷入重重包围之中。为了避免更多的牺牲,查韦斯决定率众放下武器。

佩雷斯当局给了查韦斯5分钟的时间,让他向媒体发表“投降宣言”。面对电视镜头,身着作战迷彩服、一身硝烟、满脸疲倦但依然坚毅的查韦斯说:“战友们,遗憾的是目前时机还没有成熟,为了避免更多的牺牲,我决定放下武器……”就是在这短短5分钟内,委内瑞拉人民第一次认识了查韦斯。他给人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狱中坚持阅读毛泽东著作

军事政变失败后,查韦斯与战友们全部被判刑入狱。服刑期间,由于时间充裕,查韦斯阅读了所有已经翻译成西班牙文的毛泽东著作,系统地研究了这位东方伟人的思想体系。

时隔“二-四政变”仅一年多,佩雷斯就因腐败案遭弹劾下台。1994年,新任总统赦免了所有参与“二-四政变”的军人。查韦斯获得了自由,但条件是从此退役。他的军衔也因此永远只是中校,没能进一步晋升至将军。

出狱后,查韦斯全身心地投入到政治活动中。他成立了“玻利瓦尔革命运动200”的分支组织――“第五***运动”。作为新组织的负责人,查韦斯足迹踏遍全国,到处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他发誓要带领委内瑞拉走上“第三条道路”――一条不同于传统社会主义和当时盛行的新自由资本主义的道路。

当时,在很多委内瑞拉人看来,查韦斯作为委内瑞拉政坛的一颗新星,象征着希望,带来了一股新风。在1998年11月的国会选举中,“第五***运动”一举夺得国会189席中的49席,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政治组织,一跃成为全国第二大党。一个月后,委内瑞拉举行总统大选,查韦斯作为左翼政党联盟推举的候选人,轻松地击败了传统政党支持的竞争对手,以56.6%的得票率当选,成为该国40年来得票率最高的总统。

1999年2月2日,查韦斯宣誓就任委内瑞拉总统。2000年7月,委内瑞拉修宪后重新举行大选,查韦斯再次当选。当年8月19日,他就任国名已改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的总统,任期6年。

毛主席语录不离口

“伟大的舵手毛泽东”、“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对这些话语,查韦斯像很多中国人一样,经常会脱口而出。更令人惊奇的是,他甚至能说出毛主席某段语录出自《毛泽东选集》的第几卷。这一点,恐怕不少中国人都比不上他。

2002年年底至2003年年初,委内瑞拉发生长达63天的全国性罢工、罢市。这是反对派为将查韦斯赶下台使出的“绝招”。这次罢工与一般的罢工不同,其发动者是资方而非劳方――工厂老板自己停工,不让工人生产;店主自己关门,不让雇员营业。罢工的目的是向政府施压,逼查韦斯下台。罢工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两个月的时间里,委内瑞拉全国食品短缺,汽油断档,娱乐场所停业。影响力巨大的私人媒体报道的内容只有一个:查韦斯顶不住了,很快就要下台了。在那种气氛下,所有关心查韦斯的人没有不替他捏把汗的,都担心他顶不住。

然而,困境中的查韦斯依然沉得住气。他采取“敌进我退,避其锋芒”的策略,不与对手正面交锋,而是大打“持久战”。果然,最后举白旗的是反对派。他们不仅没有扳倒查韦斯,还使自己在经济上遭受了惨重损失。从此以后,反对派的士气一蹶不振。

在委内瑞拉的中国人后来替当地人总结出一条经验:查韦斯之所以屡屡力挫反对派,就是因为他熟读“毛选”,而对毛泽东思想一无所知的反对派,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试图改造军队

军人出身的查韦斯非常推崇毛泽东关于军民关系的理论,他经常在不同场合提起“军民鱼水情”、“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以及“人民战争”等毛主席语录中的词句。

过去,委内瑞拉军队长期受美国的影响,使用的是美式装备,穿的是美式军服。不少军人特别是中高级军官普遍亲美,对查韦斯的治军理念持抵触态度,甚至极力反对。2002年“四月政变”前后,有数十名高级军官跳出来反对查韦斯,就是美国暗中影响委内瑞拉军队的最好例证。

“四月政变”给查韦斯提了个醒,使他认识到必须对军队进行彻底的改造。此后,查韦斯陆续将拥护现政府的军官提拔到关键岗位上,同时向军人宣传对国家和人民绝对忠诚的思想。查韦斯本人也亲自过问军队的建设,每次遇有军官晋级或各军种的纪念日,他都到场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拉近与军队的距离。经过几年的努力,这位军人出身的总统,逐渐将一支长期亲美、镇压型的军队,打造成了一支新型武装力量。

除了正常的军事训练外,查韦斯命令军队尽可能地为老百姓提供各种服务和便利。在2002年底至2003年初持续两个多月的大罢工期间,委内瑞拉社会因食品供应短缺而人心不稳,查韦斯于是下令部队直接参与食品的进口、运输和供应,优先保证下层百姓的基本生活供应。从那时起,军队为老百姓服务成了惯例。例如,现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军人都会在固定的地段开设大众市场,以优惠的价格向穷人出售各类食品,同时还为到场的民众提供诸如理发、修理电器和门诊看病等义务服务。一开始,有许多军人对此感到十分不习惯,认为军人的职责是军事训练、保家卫国,如今却要经常去卖水果、蔬菜、鱼肉,实在是“不务正业”。然而时间一长,当多数军人看到大量低收入百姓在得到实惠后满足的表情,感受到老百姓对他们的衷心谢意,特别是感觉到他们与广大百姓的距离大大拉近时,他们更加愉快地接受了这种做法。

在国内,查韦斯不断提醒国人要作好随时应对外来入侵的准备。除强化正规军、完善预备役制度外,他还下令组建100万人的民兵组织。这支民间防卫力量不归军队领导,直接听从总统本人的号令。查韦斯决心参照毛泽东的军事理论,强调在抵御强大的外来之敌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打“人民战争”,将来犯之敌消灭在武装起来的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

他相信“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2005年11月4日至5日,第四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在阿根廷的马德普拉塔举行。来自美洲34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了会议。4日当天,数万名反对美洲自由贸易区和抗议美国总统布什的各国人士,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会。阿根廷前“球王”马拉多纳、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主席阿拉尔孔、玻利维亚古柯农组织领袖莫拉莱斯等名人与会。查韦斯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他讲道:“前天,美国的一份刊物报道说,五角大楼披露,美国正计划入侵委内瑞拉。我要说这是绝对真实的,因为这正是美帝国主义绝望的信号。我们不要忘记毛泽东曾经说过的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所以,我们不用怕它,我们的人民会战胜它的。”

事实上,查韦斯一上台,就开始了同“纸老虎”的斗争。他针对美国采取的措施,不仅形式多,而且有成效。第一,他使委内瑞拉一改过去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外交政策,强调平等和相互尊重。这引起了美国的不快。发生于2002年的“四月政变”,据传政变发动者的背后就是美国在撑腰。事后委方公布的证据显示,美方曾试图在政变期间用军舰将查韦斯劫持到美国。另据委内瑞拉媒体报道,2004年,委内瑞拉反对派发起旨在罢免查韦斯的公民投票,其间美国也曾大力资助委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

美国仇视查韦斯还有其他原因。由于两国地理位置接近,委内瑞拉的石油在美国市场上有很大的竞争优势。但查韦斯政府2001年11月颁布了新的《石油法》,大大增加了外国公司在委的经营成本,令美国公司利润锐减。此外,查韦斯还协同其他不少拉美国家的领导人,共同抵制美国试图控制拉美的计划。

为巩固拉美这个“后院”,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提出了组建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布什政府更把这一计划的实施当成自己的优先任务。根据美方的设想,美洲自由贸易区应在2004年底前完成所有谈判,2005年底前开始全面实施。不料半路杀出个查韦斯,再加上墨西哥、美国和加拿大建立北美自由贸易区后,墨西哥遭受的种种惨痛教训,拉美人民对美国的主张越来越警觉。如今,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规定期限已经过去,但各国间还未就许多关键性问题达成一致。美国的时间表被查韦斯毫不留情地破坏了。

第二,查韦斯上台后,与美国的宿敌――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越走越近,并公开支持拉美地区的反美左派力量。自1999年初查韦斯就任委内瑞拉总统后,拉美地区先后又有基什内尔、卢拉等具有左派色彩的人物分别就任阿根廷和巴西总统。就连素有“南美瑞士”之称的乌拉圭,也产生了该国170年来的第一位左派总统。加上原有的古巴,一时间,拉美地区的左派力量空前壮大。然而,令美国不高兴的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查韦斯还在支持其他国家的左派力量,而且这种支持不是暗中进行,而是大张旗鼓地公开推动。近年来,玻利维亚的古柯农组织领袖莫拉莱斯、尼加拉瓜桑蒂诺民族解放阵线的奥尔特加等左派领袖,一直是查韦斯政府的座上宾。查韦斯曾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希望这些人能够当选各自国家的总统。如今,莫拉莱斯真的成了玻利维亚总统,他与讲话中谴责美军滥杀无辜。后来,他又公开宣称“布什才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并指责美国政府“在搞国家恐怖主义”。出于对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的激愤,查韦斯曾数次在公开场合宣布要和布什打赌:看看他们俩谁在位的时间更长,赌注是1美元。更有甚者,查韦斯还数次公开称布什是“蠢蛋”。对此,查查韦斯、卡斯特罗一起,组成拉美的“反美铁三角”。

第三,在国际上频繁批评美国。在当今世界上,查韦斯是少有的不断公开谴责美国政府并奚落布什的国家元首。记者清楚地记得,在美国攻打阿富汗期间,查韦斯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谴责美军滥杀无辜。后来,他又公开宣称“布什才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并指责美国政府“在搞国家恐怖主义”。出于对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的激愤,查韦斯曾数次在公开场合宣布要和布什打赌:看看他们俩谁在位的时间更长,赌注是1美元。更有甚者,查韦斯还数次公开称布什是“蠢蛋”。对此,查韦斯解释说,自己的言行都是对布什政府一再挑衅的回击,他攻击的只是布什本人及其政府。但对方伤害的不仅仅是查韦斯本人,而是全体委内瑞拉人民。

第四,在美国本土发动宣传攻势。2005年8月,为开展对美宣传攻势,孤布什政府,查韦斯宣布将向美国部分地区提供廉价的燃料油。“在美国,一些人会在冬天被冻死,我们希望帮助那里最贫穷的社区”。从11月下旬开始,这批低于市场价格40%的燃料油开始进入马萨诸塞州、纽约和波士顿地区的数万户低收入的家庭,供他们取暖御寒。委政府的慷慨行动令许多受益的美国人感动。林达·克里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查韦斯总统在做正确的事情。委内瑞拉人民有这样的总统是幸运的。这就是政府应该做的,照顾社会中的小人物。”查韦斯的燃料油攻势获得良好效果:多名美国议员向这位委内瑞拉总统表示由衷感谢;而美国的能源组织则对布什政府提出严厉批评,称委内瑞拉的举动表明了美国石油公司的失误,也证明了布什政府在采取措施提供帮助方面的不作为。

第五,巧妙对付美国。查韦斯曾发出警告:由于美国政府违约,停止向委内瑞拉供应飞机零件,委方可能考虑将美国制造的F―16战机“随意处置”,比如送给古巴等其他国家。

委内瑞拉于1983年以每架超过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4架F―16A型战斗机。此次军购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委内瑞拉都是拉美地区唯一装备此款先进战机的国家,空军实力一时超过邻国。按照当时的合同,美国在售出飞机后,应继续向委方提供相关零部件。如今20多年过去了,24架飞机在训练过程中先后摔毁了3架。查韦斯上台以后,美方开始在这一问题上卡委内瑞拉的脖子,供应的零配件逐渐减少,最后终止供应。无奈之下,委内瑞拉空军只好拆东墙补西墙,以保证少量的飞机完好能飞。目前,能执行正常飞行任务的不超过5架,其余全部“趴窝”。查韦斯警告的言外之意是抗议美国的背信弃义。查韦斯这么一叫,美国还真的紧张了。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馆不久就发布公报,一度中断的零件供应开始恢复。

布什政府显然不会放过处处和它作对的查韦斯,但是几年较量下来,丝毫不能占上风。此外,查韦斯政府不断在国内外揭露美方的阴谋和企图。布什对查韦斯既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查韦斯处处戳布什的痛处,在他眼里,美国似乎真的是“纸老虎”。

拉丁美洲的平民总统

2005年1月27日,第五届世界社会论坛在巴西南方城市阿雷格里港举行,查韦斯到场演讲。他在讲话中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各国人民团结一致,拉丁美洲的未来将无限光明。”

查韦斯首先做到了分清敌我。他将委内瑞拉广大的下层穷苦百姓当作依*的力量、执政的基础。委内瑞拉实行的一直是西方代议制民主,查韦斯上台后,在原有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的基础上,加入了选举和道德两种权力,形成“参与制民主”。在这种体制下,任何国家大事均要通过全民投票决定,人民被赋予了更多更大的权利。从1999年4月25日开始,查韦斯政府发起了多次全民投票,召开制宪大会、选举制宪大会议员、通过新宪法、重新举行大选等,选民得以充分行使自己的投票权。更为难得的是,2004年8月15日,查韦斯同意接受举行针对他本人去留的罢免性公民投票。然而,在执政后的历次全民投票中,他都获得了胜利。

委内瑞拉的总统府位于加拉加斯城西,名字非常动听――观花宫,里面的建筑也非常美丽壮观,但周围却是大片的贫民区。有人曾这样形容过:在拉美国家中,委内瑞拉的总统府是周围穷人最多的总统府。然而这里也是查韦斯支持者的聚居地,是这位平民总统密切与百姓接触的地方。每次在重大全民投票获胜之后,查韦斯总要站在总统府一处显眼的阳台上向聚集的选民致意谢票。这处阳台后来被称为“人民的阳台”。2002年4月13日,也就是政变后的第三天,成千上万拥护查韦斯的民众聚集在总统府外,向政变分子要人,“还我查韦斯”的口号声震耳欲聋。正是广大人民最后粉碎了政变,将查韦斯迎接了回来。

过去,总统府在规定的开放时间内是允许公众参观的。2002年政变发生以后,特别是有人要暗杀总统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之后,总统府加强了戒备,常人不再容易进入。但这里向穷人提供救助服务的做法一直保留下来。总统府安排了专人和专门的办公室,负责接待无助的穷人。那些无依无*、家里老人或孩子得了重病、生活困难却又找不到工作的人,都可以到总统府求助,负责接待的人将有关情况登记立档,然后根据具体情况给予适当的资助或帮助介绍工作。因此,总统府外经常可以看到排队求助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