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从警故事(1)----当警察,也有挨打的时候!

鱼缸养龙 收藏 50 5747
导读:原创的从警亲历记,将一些真实的经历和内心的真实感受写出来,先讲一下挨打的经过

铁血论坛里有许多同行,也有许多对公安褒贬不一的网友,我常来泡坛子,发言不多。我是一个有十年警龄的普通基层民警,现在讲一些自己亲身经历的往事,也有些感受,发上来就当是闲话,有人愿意看就多写点。

从哪开始写呢,这么多年,我干过刑警、管教、治安警三个警种。刚上班时,也觉得自己不含糊,暗下决心要干出点名堂。现在已人到中年,还是个小警员,每天过着被人编排的日子,变得平淡了。公安是一种职业,而非一种热情。我不再以自己的警察身份而自命不凡,下班也不愿穿警服,嫌扎眼了。干公安,的确是有许多便利,但那一行都一样,有干的好的,也有混得差的,我大概是不好不坏的那一类。我在这十年里,立过一次三等功,也挨过一次乱人打,尤其被围攻的经历,至今记忆犹新,是我从警生涯里,真正难忘的事情,就先从这件事讲起吧。

2005年,因为要入党,我在看守所当了一年管教。回来后,成立不久的开发区公安分局要人,待遇还行,找了找关系,调了过来。这是个新单位,级别和市局是平级,但人少,只有二十来个。我还是干刑侦的老本行,刑警大队也不过六个人而已。正是由于警力太少,而辖区却有近十万人口,忙不过来,我们得和派出所一块值班,处理日常治安警情。而以前,我是在重案队工作,也出现场,但基本上都是去看死人。所以,虽然也算得上老警察,出警调解纠纷还是新活,干得不熟,不久就经历了出警被围攻的糗事。

那是夏天,我和一个上班时间不长的小后生(小董)一块值班,带班的是派出所的所长,一个在公安干了二十年的老油条,除了晚上不敢跑以外,白天基本看不见人影。我和小董的组合,其实是我在此次事件中犯的第一个错。我干了多年刑侦,对调解这种和稀泥的事不在行,小鬼刚上班,人有老实,出警还得听我的,等于是两个外行。那天是晚上七、八点钟,接到报警,有个工地上民工打架,这个工地是台湾人的工厂,正在建设,有几万民工干活,每天的警情大都集中在这一片。我接警时,犯了第二个错,只叫了一个协勤,连我,小董,一共三个人出了警。当时,派出所的联防队员还有好几个,但我没叫,主要是麻痹大意,对警情复杂性估计不足,加上平时不愿多搭理这帮协勤,嫌他们啥也干不了,所以自己充大头,轻敌了。去了现场,我的第三个错误是,见到打架的是一帮河南民工,醉酒内讧,因为以前和河南人打过几回交道,感觉不怎么好,所以去了就没啥好气,主观上,带着一种不耐烦的情绪,自然态度偏硬。

当时的警情是这样的,有个民工的老婆在厨房做饭,另一个民工进来,也不回避,往泔水桶里撒尿,引起女人的不满,发生了争执。下午,撒尿的这位和人喝多了酒,回了工地,重提旧事,仗着自己的好几个亲戚也在工地干活,以多欺少,一块把那个女人的丈夫打了一顿。我去了现场,醉鬼还在劲头上,不依不饶,非说自己吃了亏,要对方赔偿,当场要钱,蛮不讲理。我看他的德性,就来气,先训斥了几句,要他们马上陪对方去看伤,然后来派出所解决。但我忘记一句俗话:皇上也的避醉汉,我说不动醉鬼,他还是纠缠着要钱,这时已经有民工(他的本家弟兄)跟着起哄,说要自己解决,打死了也不要警察管。于是,我决定带双方回派出所,醉鬼歪歪斜斜,被我拉着胳膊,就在上车时,局势失控,醉鬼突然挣脱,和他的亲戚对那个女人的丈夫大打出手,对方没敢还手,立刻被打到在地。看着几个家伙,居然当着我的面,围攻受害人,且下手极狠,在脸上连踹几脚,我一时感到自己的警察尊严受损,犯了最大的错误,以为自己能镇住这么多人,过去要分开双方,结果被一个醉鬼乱中踹了一脚,接着大怒,没能控制住自己,要把他按住戴铐子。醉鬼们此时已经忘乎所以,加上他们本来就没把警察当回事,开始围攻我和小董。可气的是,不但没有个懂道理的人出面制止,反而许多民工也涌上来,围住我俩,争相占便宜,一时间,眼前拳头乱飞,身上被人又打又抓,被逼在墙角,只能胡乱招架,保护好要害不受伤,但双拳难敌四手,混乱之中,根本不知道身上挨了几拳几脚。

还好,工地的施工方过来,喝止了民工,把他们大部轰出屋子,但我们却被堵在工棚里,无法离开。我打电话向带班所长求援,嘿嘿,他先是费了好长时间回了派出所,又费了好长时间,组织了几十个厂里的保安,来了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民工虽然堵在门外,不停地吵嚷,但总算还是听施工方经理的话,没有二次冲击,要不,我随身连个警棍也没带,毫无招架之力。我被一顿乱打,明白了现实社会中,警察要不是仗着人多,单纯依靠这身警服,威慑力几乎等同于零!所以,我只能及时改变了战术,装作挨打无所谓的样子,为稳住局势,继续把双方叫进来,在施工方的配合下,做些口头调解工作,其实是拖延时间。这几个醉鬼十分猖狂,打了警察,扣了警察,以为天下无敌了,指着鼻子威胁我,唾沫都能飞到我脸上,扬言今天就是要打警察!这时,那些参与打人却没喝酒的民工意识到,事情不会完,几次要拉走这几个家伙。时间过的无比煎熬,好容易所长赶来时,只有撒尿的那位“祸首”还在,他的酒疯还没发够,居然把所长给骂了一顿,但这时民工们都不敢再来起哄,他被当场铐回了所里。

当晚,我们分局全局出动,把挑头的另外两个个醉鬼带了回来,虽然没轻饶了他们,但也不能把人家怎样,毕竟我俩没怎么受伤,构不成妨害执行公务罪,只能行政拘留了事,至于参与起哄的其他人,法不责众,奈何不得!施工方后来给我陪了两千块钱的损失费,我浑身疼了一个礼拜,回单位后发现,连钥匙都让揣弯了。

这是一起典型的突发性群体事件处置失误的例子,而失误的原因在我!不过,我在这件事以后,总结了几条经验:警察是调解过程中,是完全中立的第三方,不要明显让人感到你的立场;醉鬼是没有理智的混蛋,遇上加倍小心;控制局面的前提,是你的力量对比不占劣势,不是你的警察身份;处理群体性事件,你要学会跑!不丢人!


本文内容于 2009-2-13 14:51:00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