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将成“门票最贵”世界公园

xhdl88 收藏 0 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游客不断增多,游船不停往返,企鹅不胜其扰,冰山不时崩塌

联合国今年拟展开论证,南极游能否名正言顺将有分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企鹅默默地看着这片踏入它们领土的陌生客

蔚蓝的天空、银白的海冰、憨态可掬的企鹅……南极给人们的印象是一方净土。最近,记者随由25位广东游客组成的中国首个南极环保旅游团踏足这块土地,发现昔日人迹罕至的南极,如今遍布人类的足迹。有环保人士提出,南极风光与风险相伴,南极环保不容忽视!

去年4万游客涌向南极 一张船票5000美元

在南极逗留十天,你会看到一条条满载各国旅游者的游船不断穿梭于南极大陆与周边岛屿之间。从木帆小船到万吨大船都有。记者见到最大一艘估计有10万吨,船高近10层楼,100米长,可载客2000多人。阿根廷的乌斯怀亚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每年夏季从这里出发到南极旅游的船达30多艘。设在这里的南极旅游服务中心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赴南极旅游人数正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上升,去年预计突破4万人次。

据该中心的资料显示,自1957年人类首次开展南极旅游以来,去过南极的累计有34万人次,其中科学考察16万人次,旅游18万人次。该中心负责人称,中国人去南极旅游人数极为有限,以前都是零星散客自己到该中心报名参团。去年下半年,中国政府同意阿根廷等5国为出境游目的地国家,开始有国内旅行社与他们接洽。“老广”团算是首个旅行社组织的中国南极旅游团。记者在该中心看到,南极游船费并不便宜,低的四五千美元,高的七八千美元,但仍要提前三个月甚至半年预订,否则没船位。

风光虽好步步惊心 渡海似“筛糠”,浮冰屡撞船

到南极旅游并非纯粹享受。若乘船,必须穿过“死亡海峡”德克雷海峡。这是世界上最宽、最深的海峡,风浪之大、航行之凶险,堪称罕见。德雷克海峡的海浪高达一二十米。船就像失缰的野马,上下左右摇摆不定,人根本无法在船上行动,只能躺到床上。可是,睡觉也不是享受,船身以近30度的幅度摇摆,人不是头撞床头,就是被摔下床。睡在床上还得使劲抓住两边的扶手,不到半天就已腰酸手疼。船舱上的彩电、热水瓶等全飞到地板上。800公里的海路,要走三天三夜。晕船只是身体难受而已,擦肩而过的“冰山”以及时刻的“冰裂”则是最大的危险。由于温室效应,南极内陆的最高气温达到5摄氏度,这是很少见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某些海拔达到1828米的“永冻”冰层也出现了较大面积的融化现象。“冰山”脱落已成了南极一道独特景观,小的几平方米,大的几百平方米,在水道中漂来涌去。在船上,你会常常听到“轰轰”的浮冰撞船声。一开始还提心吊胆,后来也习以为常了。到南极前,一艘加拿大籍著名邮轮“MV探险家”号在南极设得兰群岛海域与冰山相撞,船体破裂进水,由于救援及时,100名乘客和54名船员均脱险,邮轮沉入冰海。我们船上的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游船经常会与“浮冰”相撞,大家也都麻木了。冰山的撞击是致命的。冰山很大一部分都在水面以下,破坏力巨大。而旅游船的破冰能力比科考船差很多,加上日久失修,旅游船往往容易出事。在我们离开南极回到阿根廷后,又有一艘挪威的南极游船发生严重的“冰山”撞船事件,幸好没人员伤亡。

环保游也有不环保 有人欲抱企鹅,被企鹅群起攻之

到南极,人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环保”。为了让我们这些外来客少干扰南极,主办方做了各种预防。上船后,几乎每天上课,接受当地环保人士的谆谆教导,比如不可喂食企鹅,不可触摸鸟类和海豹,甚至不可过分接近它们,尤其在动物正在孵蛋或换毛的时候。

船上的环保人士还不断叮嘱,不要带走任何在南极的动植物,包括遗骨、蛋、化石等;也不要随意丢弃垃圾,以及在海上放漂流物,更不要在石头上刻“到此一游”。

大部分旅游者在踏上南极陆地之前,必须先通过一道“靴子清洗装置”,因为几年前,一些来自陌生国度的旅游者,曾将细菌带给企鹅群,导致了大批企鹅死亡。

不久前,有南极科考人员试图抱企鹅,表面沉默温驯的企鹅突然群起而攻之,打伤了这位“侵犯者”。还有一位西方的游客看到企鹅蛋很可爱,偷偷拿走一个,船回到阿根廷后,行李过X光机被发现,偷蛋者被罚了4000美元。工作人员还不嫌麻烦,把企鹅蛋送回原地。

此次广东游客表现还算不错。大家尽管很喜欢企鹅,依然离开几米拍照。对于覆盖在土地或斜坡上的青苔,更是小心翼翼,不敢轻易靠近。据说,这些不起眼的青苔是南极大陆唯一的绿色,要好几年才能长出几厘米。

尽管我们刻意地环保,但南极还是不经意地受到人类的侵害。一些旅游者兴之所致,会在雪地上乱跑,甚至踩乱企鹅的行走路线。遍布雪地的人类脚印,使习惯跟着脚印走路的企鹅,经常迷失方向。由于气候变暖,以及人们踏足越来越多,一些不太适应的企鹅开始从周边岛屿往大陆深处迁徙。

不仅旅游改变南极,当地科学考察站也在不知不觉地改变南极。记者在南极看到,一些科考站从世界各地运来了各种车辆以及科考设备,部分汽车在雪地上走,竟然屁股冒着黑烟。一些废弃的柴油筒满沙滩都是。

南极游或试“人数配额”

深入内陆的旅游者最令人头疼

世界各国对“能否到南极旅游”一直有分歧。反对者认为,旅游活动对南极环境多少都会造成破坏。而支持者则认为,在严格控制的条件下适度开发南极旅游,不仅不会破坏环境,还能对旅游者进行终身难忘的环保教育。当然,另一个没说的理由可能是:南极旅游很赚钱。

阿根廷的旅游环保人士莫里卡女士说,南极洲旅游业主要集中于南极半岛,而当地的旅游盛季是南半球的夏季,即万物生长的10月到次年3月,因此人们担心,非常敏感的南极洲生态系统将无法长期承受旅游潮的摧残。

目前,大部分游客是乘坐旅游船抵达南极洲,然后再跟导游坐汽艇到各处游览。其实走马观花式的游览倒问题不大,最令环保人士头疼的是打算在南极半岛深入体验的旅游者。

“南极是地球最后一块净土,这里未来很可能成为一处门票昂贵的世界公园。”在南极中国长城站,站长孙云龙对本报记者说。他认为,开发南极旅游资源必须遵循适度原则,首先要解决好环保问题。每年到南极旅游的人数不宜过多,应控制在一个适当的平衡数值。而目前国际南极旅游协会正在规划各国南极旅游的“人数配额”方案,以便将被控制的游客人数,分配到有旅游需求的各个国家。

据悉,今年上半年,联合国将就南极的旅游开发以及环保问题进行论证,能否名正言顺开展南极游,很快见分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