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八章 第三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他独自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踱着步子。 考虑到情报局对现今人员调动所做出的安排,可能里面存在着部分原因,是针对于他的因素。为什么突然安排了另外两名人员来参加。以前的安排可不是这样的。可能许多的因素,还是来自于他的那位中国老师,一定是李参赞的到来,才引起了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他独自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踱着步子。

考虑到情报局对现今人员调动所做出的安排,可能里面存在着部分原因,是针对于他的因素。为什么突然安排了另外两名人员来参加。以前的安排可不是这样的。可能许多的因素,还是来自于他的那位中国老师,一定是李参赞的到来,才引起了最终的决定。

情报局对面前的资料进行了分析,与决策者臆念里的观点是:认为他可能会碍于师生的情面,在有些事情的处理上,会往中方那边迁就一点。从而撤换了先前的人员。他对此多少是有一点愤慨,因为他认为局里对这种情况,太过于敏感及过分地认定了。要知道,他早已经被训练成为,一名只认定国家利益至上,并且坚决去执行命令的人。

当门外的过道中传来脚步声的时候,他估计一定是等候的人来了。

果然,那位十分肥胖,走起路来显得非常吃力的下属,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正好踱到了桌子旁放置的椅子边,在来人朝他走近的时候,他往椅子上就坐。

“请坐!少校!”查扎尔探身朝下属说道。

内心里暗暗地为他,不断增胖的趋势而着急。两条较短的腿,因胖得成了两个粗大的肉柱,造成不能往前跨步,而是只能往两侧迈动脚步,身体在迈步的时候顺势转动。正常体型的人,非常容易做到的移动,对他来说是一件较累的苦差事。脸腮肥得快落到了厚肉的肩头上。由于肥胖,他根本买不到鞋子,只好总是穿着那双用轮胎皮制作的拖鞋。就坐也是用手撑着办公桌边,磨移到椅子里。随后把带来的大吕宋纸信封放到中校的桌子上。

“所有的证件全都办齐,全都带来了?”中校查扎尔朝对方问道。

“是的,各种证件全办齐备。”肥胖的手指在信封上拍了拍。

“我们马上去雅加达的西尔顿宾馆,”他说道。刚才在不久前,他接到了中方给他打来的电话,内容是告诉他,需要立即去给那位德国女士介绍系列情况。

“这是我从事情报工作以来,做得一件最为顺手的事情。”肥胖的少校十分感慨地说,“我感觉到与中国人共事,就像是程序中的一个函数代码,以它的功能来定语句。”

查扎尔对下属抱以点头。从计划的安排上,他感觉到中方是有意地抬举,印尼情报人员的身份。事实上,中方的谍报人员代号叫‘高山’的间谍,由该人领导在印尼的情报机构,对海盗的资料掌握,比印尼情报局所掌握的资料还要多。

“我们负责的事项全办妥了吧?”中校问道。

“是的!”

“中方的行动方案制定的简直是天衣无缝。”

“十分复杂的计划,任何方面都有一套备用的方案,以备急需时所用。”

“有关船运公司的事情办妥了吗?”他问道。

“不会引起任何的问题,”下属回答。

查扎尔对下属办事的能力是信任的。不然不会将此人提拔到身边来做事。

在中方的计划安排里,是这样安排的。找一个事实上是虚拟的、并不存在的船运公司,同时在业务上必须具备这样的技术要求,那就是能够经得起,让人又有据可查。更为重要的是:从保密的角度上来讲,这件事情是绝对秘密的,绝对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在中方递交而来的合作协议文件里,就很明确地注明了这么一条。作为查扎尔被政府派遣与中方合作的人选,他的工作量的确不少。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做砸,不然将在中国人的面前给印尼的情报局丢脸。显而易见,他肩上的重任是不轻的。

根据中方的计划,所完成的事项是为了让海盗相信;西德尼·闶阆特是被一个喜欢商业冒险的机构,通过周密的计划,才把她由监狱里弄了出来。她现在的身份是,这个机构!直接一点,是一家国际航运公司里的高级职员。当然她的姓名是经过更改的。目的是为了不必要引起别的国家,对该船运公司的运作造成障碍,自然,没有比更改名字更好的做法了。

可是有关这家船运公司的注册,以及等等系列的,有关船运公司的商务活动,每一个十分细小的环节,都要一一做到,就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查扎尔在接到任务之后,就展开了这项如同系统一样的工作。甚至就在今天,他还命令手下人,对该公司里的所有细节部分,再一次去进行认真的核查,一遍又一遍,做到事无巨细。

这时候,查扎尔中校拨动了一个电话号码,里面立即传来了英语的说话声。中校的电话是打往西尔顿饭店的一个房间里,在那里,安排事项的中方情报负责人。正在处理他那方面的行动事项。中校在电话里进行汇报道:

“有关船运公司的事项全都办好了。”

“谢谢!非常感谢你们给予的协助,这件事情办妥将对整个行动起到积极的意义。”

“这是两国达成协议中的分摊事项。”查扎尔歉意地说。

“你们马上就过来吗?”查扎尔的中国老师在电话中问道。

“是的,我们马上赶来。”中校放下电话时,深深地望了部下一眼,“我想中方的行动,也许就在最近的几天里全面展开。”

“只是……。”这位肥胖的少校,从椅子上起身,这种很小的动作,仿佛都是通过憋着气来完成。他把那个信封拿在手里。“我想,我们分摊的事项,只是中国人的整个解救人质计划中很小的一部分。”他思考道:“真正起决定性的计划行动,并没有透露出一丁点来。”

“我们只能进行猜测与揣摩。”

“从国防部与中国人达成的一项秘密协议上来揣摩。”肥胖的少校明示出一条思路道:“中国人花费巨大的心思,一定要把那艘已经被海盗劫持了的商船弄到手干吗?这艘巨大的商运货轮,事实上已经是半新半旧的呀!”

“这是中国人有意使出的障眼法吗?”

“不!”下属很快纠正上司的想法,虽然他知道,上司只是一句打趣的话语而已。

果然,让他猜对了。“这样地去认为的确是一个错误!”查扎尔中校思虑地说:“我了解中国人的行为个性,如果不起作用的东西,是绝对不会考虑进去的。但是,我无法看出这艘商船将会有什么样的重要性。于是基于这一点,完全可以避开中国人那种深谋远虑,做出一些不符合实际的事项。”但是他很快摇了摇自己的头,因为越这么去想,就越是不能理解中国人的用意。

“我也不能猜透,其中包含了一个什么样的意图!”下属耸了耸肩回答道。

两人赶到西尔顿宾馆的一套高级套间里的时候。代号叫‘高山’的中方谍报人员,正在与一名从他们国内赶来的国防部要员商谈着什么。查扎尔的老师李参赞,将印尼的情报人员,迎进总统套间里的另一个单间。在这个房间里,早聚集了不少参与行动的人员。他把带来的文件递交给老师。李参赞立即吩咐一位人员将它送往另一间房间去。

“请坐!先生们!”李参赞把两人带到沙发旁说道。

在往沙发上就坐的时候,目光追随那位朝另间房间走去的工作人员背影。他拿开门走了进去,没有及时把门带上。在那间房间里,西德尼女士正接受情报人员,对她即将要做的事情进行系列的讲解与安排。中校看到了那位美女双臂交叠于胸前。她是一个高挑,有着贵妇人气质的女人,一头金色的长发很迷人地盘卷着,身着名贵典雅的晚礼服,高高的鼻梁,纯种的雅利安人血统。

从敞开的房门望去,还看到屋里的另一个房间门被人推开,走出两个人来。查扎尔看清是本国的国家情报局的人。他们正在与中方的人员就什么事情谈论着。两个人深深地吸引住了中校的目光。他定睛瞧视,顿时感到无比的震惊。

怎么会是他俩?这俩人可是情报局里的两名调查人员,也就是在不久之前,查扎尔中校还与他俩见过面。俩人在他的办公室里,从他的手中接过装着钱的提箱,去完成他们负责的事务,这时候是没有任何的理由,会在这里出现啊!看到两人立正,朝一个中方要员举手敬礼之时,中校立即明白了,这两个人如同代号‘高山’一样,他们也是中方的谍报人员。

这个信息告诉自己得牢记心里。这简直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讥嘲。

就在他暗地里叹着气,沮丧地摇着自己脑袋的时候。李参赞为自己的学生,端来了一杯咖啡,他把它递给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学生。

中校谢意地接过,老师很明显想和他坐在一起,于是敬意地往一旁挪移。李参赞在学生的身边坐下。他朝年轻人递过几页满是字迹的纸张。查扎尔朝纸张上刷了一眼,尽管没有全部看懂上面的内容。可是大概意思他是知道的。那是行动后续部分的草拟计划安排方案。

他的目光仍然瞥视俩人,看到那俩人谈完话离开之后,才认真地看起手中的文件。

一份先前行动文件的详细注明。中国在这份文件里,向印尼的情报部门通告,在几天后将有一艘大型的货轮开往印尼而来,印尼政府提供的那个岛屿。根据达成的协议,这艘船不能受到任何的海关检查,但是情报机构可以对此进行核实。

从文件中注明的货物清单上,除了建筑机场所需的物资之外,其中在机械的内容部分之中,好像有一点措辞很模棱两可的意思。不论怎样,还是随便怎么样去理解,在这个环节上,都不会出现有争议方的地方。

另一个很明显的方面能从文件的内容中看出来,印尼政府当初保持的一种对策,已经在中方的强大外交压力之下,不得不做出了极大的妥协。然而国防部对领空仍然不愿开放。但是这种坚持有了让中方寻找另一模式的构想。一艘大型的货轮可能会被改装,从某种深刻的意义上去说,它俨然会是一艘航母式的平台。

他放下文件喝着咖啡。很感谢地朝导师抱以微笑,虽然时隔多年,他仍然没有忘记弟子的习惯,查扎尔喜欢喝浓咖啡。

“这几天的工作很累吧?”导师对他关切地问。

“有一点!”他不想隐瞒这个事实。

“你负责处理的事务做得很好!”导师对他称赞道。

肥胖的部下正处在窗边,与一位中方的人员在交谈什么话题。

“谢谢!”他敬意地说。

他把咖啡杯放到对面的茶几上,房中其他的人,对一个问题的讨论显得比较投入,他们根本就不想注意离题之外的事务。那怕是印尼的情报官员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中方人士的注意。好在他的导师陪他谈着话。

不得不承认,查扎尔现在的心情是古怪,但又是接近于常情。有一个问题在目前很快地闯入了脑海里。尽管以前他曾经想过,只是没有对此进行过深入的探究。也尽管在课堂上,曾接受着一种理论性的教育。成为一个优秀合格的情报人员,所有的情感与杂念都要服从国家的利益。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只是有一点仍然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有关情感的问题。显然情感是可以超越国家的任何意识形态。对于导师的敬意之情,在他的心中是永远不能磨灭。

“现在的计划步骤是……?”他歉意地问。

“一个十分周密的计划。”

“与海盗进行首次的接触事项,目前准备的怎么样?”

“已经按计划中安排的那样进行着。”李参赞告知道。“我想安排与他们接触的人员,可能已经到达了预定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