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锋 第一卷 拉练 第三章 残酷拉练(三)

haoren5100 收藏 1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URL]   大家立即跑到离此地一点五公里的地方休息。   边休息边商量着下一步的打算,可此时他们都没有表示什么,因为他们对我服气,只等我的命令就是了,所以他们都不做声的看着我,这反而激起我心中那股子不服输的傲气了。   这些老队员都他妈的比猴精,特别是处于敌对时,他们的话我根本就不能相信,何况那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


大家立即跑到离此地一点五公里的地方休息。

边休息边商量着下一步的打算,可此时他们都没有表示什么,因为他们对我服气,只等我的命令就是了,所以他们都不做声的看着我,这反而激起我心中那股子不服输的傲气了。

这些老队员都他妈的比猴精,特别是处于敌对时,他们的话我根本就不能相信,何况那个指挥官是大声的说出要到前面去设伏,我鼓膜着他肯定在我们的某个方向等着,但绝对不是前面,后面也可以排除,右边(现在是悬崖方向,东边)估计可能性不大,因为按常理来推测,我们最好的选择是从左边绕道而行,可他也知道了我有多聪明,所以我估计他会把重点设伏的地方放在右边,不是有句老话么:越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我猜他们下一步就是根据这个来的。

可我们呢?我个人觉得两边和后面都不能走,他刚才故意那么说,老子偏要让他意想不到的直奔前面,这样,估计就可以暂时甩开他们一段距离了,反正大家打的就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把戏,就看谁能先猜透对方。

想好了就去做,所以我很直接的就把下一步意图对大家说了,大家也都默默点头同意,这样,就算是失败恶劣,大家谁也不能怪谁。

半个小时的休息是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又得前进,可肚子却抗议了,没法子,只得忍着,真希望路上能顺手抓点什么东西吃。

一路上很顺利,没遇到什么情况的就急行了十公里,最让我们兴奋的是路上采集了很多救命粮(一种野果子,红色,玉米粒大小,成熟时是酸甜味,可暂时性填饱肚子,因为当年红军打游击没吃的时候就吃它,所以它就叫救命粮),这可让我们招事兴奋了好久,不过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正大跨步的走向真正的伏击圈,那个指挥官说的是真的,他就是利用假中有真的把戏来对付我们。

烈日当空,各种鸣叫声让人心烦,道路难行,各种绊脚的细野藤和野刺让我们越走越困难。

正当我们边吃救命粮边走时,前面的A2和A3突然转了回来,然后快速的从我们身边跑过,留下一个字——跑!

一听他俩的意思,我们三人没任何犹豫的撒腿就跑,那速度,快的跟风似的,还好这口袋是特制的,可以自动拉紧,不然我们这唯一的口粮就没了。

稀里糊涂的跑了三四公里,我们停了下来,这时我才有机会问原因,因为我并没有发现追兵。

“队长,我和A2发现了个陷阱,看上去是捕野兽的,可我仔细检查过,那陷阱是刚做好的,连树干都没干了,然后我俩又向前爬了二十多米,在山头上发现下面尽然有两个老家伙(我们对抓捕者的称呼,老了嘛,就该是过期的了,带点轻蔑的意思。)在取水,而他们身边最少有二十几个老家伙正商量着什么,吓了我们一跳,就跑回来了。”A3气喘吁吁的说,等他说完,A2突然补充道:“不酸取水的那两个,我们共看见二十六个。”

我心里一惊,立即打开地图,在地图上找准我们现在的位置,然后和他俩说的地方一对比,妈的,他们尽然钻了规则的空子,因为按规定,集结地周围一里内都不能有抓捕者,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离集结地刚好一里,看来,是守株待兔了。

心里虽然骂这些抓捕者的狡猾和无耻,可我还是下意识的问:“那你俩跑这么急干什么?”

A3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支支吾吾地说:“不好意思,我见到几个大果子,一时没忍住就去摘了,没想到他们在那上面布置了警戒铃铛,一不小心就——嘿嘿!”

A4一听,急了,跳起来就要跑,我连忙拉住他,指着地图说:“等一下,再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就算跑也得先选个好方向,不然,在指定的时间内到不了目的地,大家跑多久都白搭。”

然后我们都蹲下,我接着说:“大家看,我们现在的位置在这,在我们北面是你们刚才发现抓捕者的地方,那肯定是不能区了,而我们的东面就是一条大河,既然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对于这个点来说,白天他们派几个人延河把手就可以了,晚上肯定会重兵防守的,所以这个地方也不行,西面是一片沼泽地,那地方危险系数太多,也不是个前进的最佳选择。”

“队长,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叫我们退回去不成?”A3立即插口道。

“对!我们就是要退回去。”我点头肯定道。

“为什么?”A4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你们看,他们现在的阵型很完整,一点空挡都没留给我们,想要就这么突围出去,那根本就是扯淡,所以,我觉得我们只有调动对方来追捕我们,让对方的防线因为过长而自动露出破绽,我们才有可乘之机,从中间穿插过去,这道口子如果实在撕不开,我们就只有走西边的沼泽了。大家以为如何?”我边说边在地图上演示着。

见大家都点头统一了我的计划,我心里却没有任何高兴的地方,因为我隐约觉得我们运气不好,真的可能中了那个指挥官的计谋,要不是两个侦察兵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我们真的有可能糊里糊涂一头就栽进去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实在太他妈的幸运了,居然真的一头就扎进了抓捕者的正中心。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抓捕者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大鸟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利用早上雾气打在叶子上形成的水滴来解渴,或者是把军服反穿,等早上醒来时,衣服上会有稀少的水珠,虽然少,但总比没有的强。晚上连火都不敢生,就连蚊子都很及时的来欺负我们,弄的我们根本就不敢打蚊子,只能捏或轻轻地抖动下,因为任何声响都有可能引来敌人。我们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心惊胆战,没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的路线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了双翅膀飞过包围圈。更可气的是,似乎我们想什么东西这些抓捕者都知道,每条路线都有他们的人在等待我们,这祭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那儿兜圈子,看来,我们被包围的更紧了。

今天是第十天了,而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前进,体力消耗量是非常巨大的,在食物稀少的情况下,想要在十天里到达目的地,很难。而且现在我们依旧在包围圈内,根本就没突围的希望,唉~!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而且还跑进抓捕者的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就要破灭了,还连累了四名兄弟,如果我选择另外路线,哪怕是远点,都比呆在这地方打圈圈来的强。

看着兄弟们干燥的嘴唇,眼神虽然依旧有力,但那透射出来的焦急心情,更让我无法自容,虽然他们没怪我,但我知道,大家的希望正慢慢地走向破灭,而支持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就是到达目的地的希望。不行,今晚必须突围,不然就只能是失败了。人生真的很奇怪,有很多时候都在赌,拿自己的命运做赌注。

晚上,估计是七点多了,清风,无月,四周一片雾气,和平时不同,今晚的虫鸣很稀少,而四周有种淡淡地压力正在增加,我一喜,看来要下雨了,在雨中是最好突围的,就看老天爷照顾不照顾我们了,如果能有一个小时的倾盆大雨,我就有把握平安突出去。

“醒醒,都醒醒,快起来,准备突围!”我一个一个地摇醒他们,惊喜的心情让每位兄弟一扫这几天来的眉头,他们也都知道四周的情况,在这种没有希望的情况下,老田爷就要帮忙了,能不高兴吗?

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望着天,就盼着这雨能早点下起来,老天爷很快就应验了大家的祈求,很直接的就是一场倾盆大雨当头下起来,但我们没有立即行动,因为我们还要等待一个最佳时机。

只三分钟,雾气猛地浓密起来,雨点也一直不断地加大,大的我都有些担心路滑了。不过雾气一大,四周的能见度就低了,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此时,就算有人发现了我们,也绝对只有一两人,按规定,我们可以直接俘虏三人一下的抓捕者。而我现在的以为希望就是这雨能下两个小时,那样就太完美了。

我们从先前选定的方向向北突围,因为只有十天了,我不得不冒险直线穿插过去,感谢老天爷,雾气使视线减弱,雨点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很好的掩盖了我们前进的脚步声,而雨水会冲刷掉我们的鞋印。一路上,我们像警戒的兔子似的,耳朵竖的老高老高,跟猫一样的小心而快速前进。

借着这场一直下了三个多小时的大雨,我们很顺利的就冲出包围圈,一口气急行了六公里,不过路上我们没少摔倒,但大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因为心境不一样了。可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高兴的有些早了,因为这些抓捕者为此也做了很详细的部署,他们连路布置的警戒和陷阱,虽然我们很小心,但他们依旧察觉了,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也悄悄地快速追捕而来。眼看我们就要给‘包饺子’了,却借着这场大雨就这么逃脱了,想想,谁都会不服气的。

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不过我不知道的是,我们离那条小河越来越远了。

又是默默地前行,我们主要的精力就是注意脚下,而两个侦察兵主要注意四周的情况,弯腰,直视前方,背着背囊,提着枪,就这样,我们像幽灵一样的穿梭在丛山峻岭之中。

三个小时后,我们稍稍地休息,我边嚼救命粮边想着下一步打算: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现在我们哪怕跑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突然想起,地图上标注着目的地旁边不是有条小河嘛?我学过,如果沿着小溪走,小溪就会变成小河,小河汇入大河,虽然我肯定沿途绝对有抓捕者,可我们不得不冒险试试了,再说了,顺着河水漂,既节约了大部分体力又能在时间上占很大的便宜,只要伪装的好,机会非常大,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

非常感谢这个地图的制造者,因为制造这份军用地图的原料是采用特殊制作的,所以普通的小雨对它没半点影响。

拿出地图,快速的确定自己的位置和目的地,然后从目的地旁边的河流一直顺流而上,遇到一个三岔口,再顺流上来,就发现河流路线开始变细,各条分支都慢慢地散向四周,很幸运,离我目前位置右边四公里处有条小溪,嘿嘿,一切都显得很顺利。

收好地图,我下达了命令,然后大家都快速的向前前进,因为我估计抓捕者肯定会追上来,所以我必须向前再跑三公里,然后来个九十度大转弯,直奔向那条小溪,这也是为了迷惑抓捕者的一种必要手段,再说了,那儿就有一大片原始森林,便于我们取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