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翅东南亚:全面评估越战中的F-111战机(组图)

sededede123 收藏 13 871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6_27061_6727061.jpg[/img] 美制F-111C战斗轰炸机掠海飞行  美国通用动力公司研制的F-111战斗轰炸机是世界上第一种集变后掠翼、地形跟踪及全天候对地攻击等先进技术于一身的作战飞机。在世界军用飞机发展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人们对F-111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1986年对利比亚的成功轰炸。但F-111开发期间和服役之初所 饱受的技术问题的困绕却鲜为人知。本文通过F-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制F-111C战斗轰炸机掠海飞行

美国通用动力公司研制的F-111战斗轰炸机是世界上第一种集变后掠翼、地形跟踪及全天候对地攻击等先进技术于一身的作战飞机。在世界军用飞机发展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人们对F-111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1986年对利比亚的成功轰炸。但F-111开发期间和服役之初所






饱受的技术问题的困绕却鲜为人知。本文通过F-111研制过程和在越战期间的作战,回顾一代名机早年所走过的曲折道路。




◇研制过程


1950年,美国空军开始计划寻求新的飞机以替代现役的F-100,F-101,F-105等战斗机。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也正在寻求一种新的舰载防空、护航战斗机以替代F-4,F-8系列战机。空军需要的是一种以对地攻击为主的飞机。空军于1960年提出了具体的性能要求,主要是最大速度应达到2.5马赫,能执行高低空轰炸任务,作战半径800公里,机体内部设有弹舱,总载弹量30000磅。海军需要的是一种以对空截击任务为主的舰载机,要求具有长时间的巡航能力,并可以远距离地拦截敌方的轰炸机,并具备发射空空导弹的能力。美国海军当时正在全力发展道格拉斯F6D-1空空导弹,但海军发展署认为F6D速度慢、应用范围窄,价格昂贵,并不是一种理想的空空导弹。直到60年代末,海军理想中的空空导弹仍然没有出现。


1960年,美国国防部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S.McNamara)。上任开始,这位国防部长便以其在福特汽车公司经营管理的手段,开始对武器采购政策进行改革。尽管海空军对新机的要求大相径庭,但麦克纳马拉仍然要求研制一种同时满足海空军要求的新战机,此外他还加入了能够为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提供近距支援的新指标,项目的代号TFX,即实验战术战斗机计划。虽然这样的要求有些不近人情,但在麦克纳马拉看来,降低成本是最重要的。要同时满足这些要求,新飞机就必须在高、低空范围和高、中、低速度区域内均具有良好的性能,因此项目启动开始,研究人员便把目光转向了非常规的“变后掠翼技术”。这项技术此前虽然经过NASA成功的验证,但还从未在量产机型上应用过。不过这是唯一的海空军都同意采用的技术,其他如并列式座舱等设计,都只是海军妥协的结果。无疑,国防部长的目的是追求完美的通用性,以降低成本。但随着项目的进展,两军种对飞机的尺寸、重量、武器系统方面需求的差异也越来越明显。国防部被迫作出了让步,决定试制空、海军两种型号的F-111,于是空军型F-111A和海军型F-111B的作战指标要求分发到美国的主要飞机制造商手里。


在经过历时一年的方案筛选后,国防部和海空军最终选择了波音和通用动力提交的方案。在两种方案中,军方倾向于波音公司的设计。但是在1962年11月国防部却宣布通用动力的设计方案获胜,理由是“该方案具有更高的通用性,更容易实现低成本的目标”。1962年12月21日,主承包商通用动力和格鲁曼在德克萨斯州的沃斯堡与国防部签署了项目合同。


总体而言,F-111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项目,完成整个计划需要应用大量新技术,当然,项目顺利进行下去还离不开项目参与者的协调与协作。整个项目以通用动力主,格鲁曼公司的参与是因为其有设计和生产舰载机的丰富经验。另外,还有普一惠和休斯两个主要分承包商,普一惠负责研制F-111的发动机。休斯公司为海军型F-111B研制不死鸟机载电子系统。除上述公司外,项目还有17个子承包商,分别负责飞机的各个子系统,范围包括雷达、弹射座舱、导航系统等等,所有人都要自己从头做起,没有任何现成的产品。而主承包商和子承包商还要依赖分布在44个州的6000个供应商。难怪会有人评论到“一个接近完美的项目,几乎每个选区都有一个承包商”。


F-111的研制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整个项目最大的难题是将先进技术和海空军要求都集合在一架飞机上,承包商和军方同时还要顶住国会和媒体的压力,后两者发现在新机研制过程中不断暴露出成本过高、交付延迟的缺点。在他们眼中F-111只有显而易见的缺点,全新的变后掠翼技术、电脑控制的全天候导航和武器投放系统、低空自动驾驶系统,政客和记者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技术名词的真正含义。而这些新技术在成本和应用方面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F-111的成本大大超过了麦克纳马拉的估计。首架原型机的成本已从先前预计的450万美元涨到600万美元。这使得以强调通用性和低成本的麦克纳马拉和F-111成为美国人眼中的笑柄,公众激烈的反应充斥着美国媒体。出于成本的原因,最终导致F-1111的采购数量大幅度地削减。这对于通用动力和F-111都是非常痛苦的,不过好在还没有危及整个项目的发展。这样通用动力面对着双重的压力,一方面要尽量控制成本,另一方面还要解决新技术带来的困难。这样一些本应在飞行实验中发现和解决的问题,全都转移到机场和工厂中进行。


尽管项目在研制阶段遇到了很多困难,但F-111还是如期地面世了,在合同签订两年后,F-111于1964年12月21日在沃斯堡的卡斯威尔空军基地(Carswell AFB)完成首飞。海军型的F-111B于1965年5月1813在纽约的格鲁曼贝斯佩奇工厂首飞。但此时的F-111并未万事大吉,它仍倍受超重、成本过高及大量棘手技术问题的困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